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43 江寧郡總樓

夜,萬象樓后院內一片寂靜。 屋內。 “傍晚露了一手,估計一般小毛賊是沒這個膽子來搶奪萬年寒鐵了。”滕青山洗了把臉,隨后將床鋪下“嘶”一聲,扯下一塊布條,“防止有些利欲熏心,不開眼的家伙過來,還是略微準備一下。” 腳下一蹬,運轉內勁。 嗖! 滕青山就上了房梁,用布條將房梁上的灰塵擦拭掉,便隨手將布條朝地下一扔。滕青山穿著衣服,便躺在這根梁上閉上眼睛休息了。 或許是真的被滕青山傍晚表現所震懾,這個夜晚,沒有任何人來打擾滕青山。滕青山這一閉眼直至天蒙蒙亮,屋外傳來一陣陣呼喝聲,滕青山這才睜開眼睛,一躍而下,落到地面上。 “睡的舒坦。”滕青山將那一塊臟兮兮的布條,一腳踢進床下去,隨后濕毛巾擦了一把臉,持著戰刀,背上包裹,也就走出了屋子。 空曠的庭院內,那些青年男女們正苦練著劍術。 那些青年男女看到滕青山,都不由有些拘謹。對待普通人,他們自持是內勁高手,態度自然有些高傲。可是在滕青山面前……他們根本走不過一招。人家隨手拿出萬年寒鐵,這份氣魄也是令這些男女們羨慕的。 “秦狼兄,昨夜休息的可好?”那樓主霍言也走過來,笑著打招呼。 “還行。”滕青山淡笑道,“對了,我要的貨物是等到中午時分,才能到吧。那我暫時先出去逛逛,等到午后,我再來。” “也好。”霍言點頭道。 隨后滕青山便從這萬象門的后院門走了出去。 “師叔。”一名綠衣少女連走過來,好奇詢問道,“這個秦狼,到底什么來路啊?昨天他竟然靠手指頭就彈飛了大師兄和路師姐的劍!也就十年前大師伯來我們這,我見過大師伯施展過彈指崩飛利劍的手段。” 其他師兄弟、姐妹們也連靠過來,在他們眼里,滕青山就是個迷。 霍言肅容道:“這秦朗是闖蕩天下,在生死間磨練自己刀術的真正武者。你們學習劍術,都是學前人的。不懂得劍術中每一招真正的威力!而秦朗這種生死間磨練刀術的人,才是真正可怕的武者。而且,他的內勁也極強!敢用手指彈你們的利劍,怕是達到后天巔峰了。” 那些師兄弟們彼此相視。 “看那個秦狼,很年輕的樣子,內勁這么強?估計他的師門也很厲害,他學習的秘籍,最起碼也是人級秘典,甚至可能是地級秘典!”那大師兄低聲驚嘆道,“假如我們也能習得這等秘典就好了。” 周圍一群年輕人連點頭。 他們只是萬象門最外圍的弟子,學的也是入門內勁秘籍。這煉化內勁速度是比較慢的。 “哼,內勁是根基!內勁秘典是好,可是,這殺人的手段、眼力,那可是練出來的。”這霍言冷哼一聲,瞥了一眼這一群年輕人,“紙上學來終覺淺,就算這秦狼就是和你們一樣的內勁,他一個人都能輕易殺光你們。這就是經驗、眼力,也是所謂境界的區別!” 霍言這等闖蕩天下的老油子,很清楚。 真正的高手,無一不是經過磨練,擁有自己的領悟。同樣的劍術,不同人施展出來,威力卻相差極大。 “哼,等你們真正去押解貨物,走天下,歷練的時候,就會明白了。”霍言淡漠道,“趕快吃早飯,等會兒就開門迎客了。” “是,師叔。” …… 噠!噠!噠! 馬蹄聲密集,三匹通體青色,唯有四蹄雪白的駿馬飛奔著。三匹駿馬上分別是一名老者和兩名中年人。這三人都背負著利劍。如果識貨的人,一眼就能辨別出那三匹駿馬,乃是青州出產的青鬃馬中的王者‘踏雪’。 這踏雪寶馬,高過八尺,除了四蹄雪白,身上盡皆為青色,沒一絲雜色,毛色油亮。 這馬匹飛奔起來,速度也是極快。每一匹踏雪馬,市價五千兩。沒點身份、財力的人,根本別想騎這等寶馬。 很快,這三匹踏雪馬便進了宜城。 萬象門院。 “師祖,師傅,師伯!”早在這迎接的兩名弟子,看到騎在三匹駿馬上的三人連行禮。這三人下馬后,直接將三匹駿馬牽進了后院,庭院內立即有人迎上,將這三匹踏雪馬送到馬廄。 “快去通知你們師叔。”其中一青袍中年人放下背上的布袋,喝道。 “是,師傅。”那弟子飛速跑進萬象樓。 這三人在庭院內,其他年輕弟子們嚇得都不敢說話。 青袍中年人轉頭看向老者:“師傅,你說這賣萬年寒鐵的秦狼,是哪冒出來的?我萬象門記載天下英豪,有實力的,一般都有情報記載。可我們江寧郡總樓的高手記載中,卻根本沒秦狼這一號人。” “等你師弟來,就知道了。”那白袍老者說道。 “弟子,拜見師傅。”那霍言這時候也走來了,連行禮。 “霍言,將你情報上說的秦狼的訊息,詳細說來。”白袍老者說道。 “是,師傅。這秦狼,實力深不可測,單單暴露出來的實力……”霍言開始將滕青山展露的部分開始詳細敘說,同時也加上他的推測內容。這三位從江寧郡總樓趕來的萬象門高手,仔細聆聽著。 …… 正午時分,滕青山在酒樓內吃完午飯,便持著戰刀朝萬象樓走去。 “進我萬象樓,請卸下兵器。”迎賓的帶劍女子,正向要進入萬象樓的一對情侶說道,那對情侶也知道規矩,當即卸下兵器交給萬象樓暫時保管。而就在這時候,滕青山背著刀直接走了過來。 那迎賓女子也不敢阻攔,滕青山大步走進去后,直接沿著樓梯上三樓。 “嗨,他怎么不卸下兵器?”那對情侶有些吃驚。 那迎賓女子根本懶得回答。 萬象樓三樓,霍言的屋子內。 滕青山一進來,就看見四個人,三名中年人和一名白袍老者。 “哈哈,秦狼兄,來來來,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二師兄封嚴!這位是我的大師兄劉和洲!”那樓主霍言熱情的介紹道,那兩名中年人也是笑著拱手。這萬象門是做生意的門派,一般待客都很有禮。 那白袍老者略微一拱手笑道:“老朽劉天南!聽我那徒兒提到秦狼小兄弟你的本事,很是佩服啊。不知道,秦狼小兄弟你師傅是何人?或許,老朽還認識。” “我師傅,滕伯雷!”滕青山看向這白袍老者,“不知道,劉前輩你可認識?” “滕伯雷?三百多年前,我九州大地上出現過一個叫滕伯雷的先天強者。不過他很早就去世了。近一兩百年來,這九州大地上,老朽還真不知道有哪位叫滕伯雷的,能教出秦狼小兄弟你這么了得的高手。不過,這天下大的很,老朽所知有限,想必小兄弟你的師傅,是隱世,不為人所知的高手。” 滕青山一聽,微微一怔。 這九州大地上,還真有叫滕伯雷的。不過是三百多年前的事了。 “哈哈,我們也別都站著,坐下再談。”白袍老者待得大家都入座,才接著說道,“秦狼小兄弟你要賣紫光寒鐵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你所要的星紋鋼,我們已經從將江寧郡總樓帶了過來。” 說著,將旁邊放在地上的布袋一打開,大塊大塊的銀色金屬在里面,金屬表面仿佛一顆顆星星的點狀紋痕,很是清晰。正是價比黃金的星紋鋼。 “痛快。”滕青山笑了。 “敢問一句,秦狼小兄弟你這紫光寒鐵,從哪得到的?”那白袍老者追問道,因為一般能出產紫光寒鐵的地方,不應該只有一塊才對。雖然出產的地方一般很危險,可萬象門高手極多,為了萬年寒鐵這等至寶,出動大量高手冒險去挖掘,也是值得。 滕青山目光一寒,臉色微微一沉。 屋內氣氛立即不對了。 “幾位,這筆買賣,你們萬象樓還做不做?”滕青山直接說道。 “當然做。”白袍老者也覺得,單憑他們幾人力量,要對滕青山用強,也沒多大把握。 “好,這是萬年寒鐵。”滕青山將萬年寒鐵拿了出來。 旁邊的霍言連從一旁又提了一個袋子過來:“那個袋子里面是110斤的星紋鋼。我這個袋子里面是六十斤的黃金!你可以稱量一下。” 滕青山分別對兩個袋子里面的星紋鋼、黃金,仔細觀察了一番,防止這里面夾帶其他東西。 “我的萬年寒鐵,七斤二兩,沒錯吧?”滕青山看向白袍老者。 “沒錯。”白袍老者也起身。 “很好,那我就告辭了。”滕青山將兩個袋子一抓,一百七十斤的重物,在滕青山手上仿佛沒重量,就這么的,滕青山直接下了樓去。 白袍老者眉頭一皺,目視滕青山離開。 “師傅……”其他三人都看向白袍老者。 “霍言你留在這,你們兩個跟我走,悄悄跟上去,看這個秦狼去哪里!”白袍老者‘劉天南’,當即帶著兩名弟子迅速的離開了萬象樓。 滕青山在大延山上,遙看遠處的滕家莊,回頭瞥了一眼,嗤笑一聲:“跟蹤我?現在恐怕都轉到大延山以南去了吧。”滕青山出宜城的時候,故意走了南門,沿著蘭香河河岸,進入了大延山。 這條路,和滕青山回家的路,相差過百里。 滕青山故意在大延山內繞一圈,以滕青山在大山里的速度,輕易將那三個內勁高手給甩到老遠了。之后滕青山從大延山南部,不斷的翻山越嶺,在大山里,行了過百里山路,這才趕到大延山最北部。 此刻,滕家莊已經在視野范圍內了。 “110斤星紋鋼,六十斤黃金。”滕青山一想到,外公滕云龍他們見到這筆黃金時候的表情,就不由笑了。 “回家嘍!”滕青山笑著,大步流星的朝遠處的滕家莊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