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42 高手

萬象樓一樓,滕青山抱刀而立,根本不看那些護衛。 咚,咚…… 其中一名護衛迅速地上樓去通報這萬象樓的樓主了。萬象樓一共有三層,一層和二層擺放著眾多柜臺,唯有第三層禁止外人進入。這萬象樓樓梯扶手旁的第一間屋子,就是樓主平常呆的地方。 “師叔!師叔!”那年輕護衛沖進去。 “大呼小叫,像什么樣子。”在屋內,正有一名白袍儒雅中年人揮灑潑墨,畫著畫兒。 “師叔,樓下來了一個高手,看起來,是一個非常狠的主兒。”那護衛連道。 “高手?”這儒雅中年人眉頭微皺,放下畫筆,看向那護衛,“說的詳細點。” 那護衛仔細說道:“就在剛才,這名刀客不愿意卸下兵器,直接將門口的兩位師妹給震飛。而且對我們諸師兄弟,不屑一顧。我們不敢擅自做主。而且他也說,有大事找師叔你。所以……” “別亂來。”儒雅中年人連道,“你們練內勁十數年,經驗少,對付一般人還成。對付那些狠辣的高手,還差的遠。你去請他上來。你讓你們大師兄和二師兄,也一同上來。” “是,師叔。”這護衛立即退下。 儒雅中年人心底疑惑的很:“不知道哪來的人物,不過,還是先看看再說。”萬象門沒有一統天下的野心,可是他們的‘萬象樓’卻開遍了整個九州各個城,根據城池大小,店鋪規模,高手數量也不等。 像萬象樓,只有這位樓主,才是萬象門的核心弟子,后天巔峰高手。 萬象門整個門派的過半人力,都分散到九州大地的各個萬象樓中去。也因為萬象門太富有,這招人手也簡單。 “咚,咚……” 腳步聲響起。 一名看似年輕的刀客同兩名護衛,一同走了進來,這刀客目光一掃便鎖定坐在書桌旁的儒雅中年人。 觀察來人步伐、眼神、氣質,這位識人無數的樓主瞬間有了自己判斷:“這是一個殺伐果斷的主兒,氣勢凌厲,這刀法估計同樣凌厲,應該是位實力很強的高手。”這樓主很清楚,不同的經歷,會使人產生不同的氣質。 比如,有錢的富豪常被人恭維,談笑氣度都不同。 而沒實力的人,敢像滕青山這樣,在萬象樓耍威風?恐怕被一群內勁高手圍著,估計心底就打鼓,神態都不一樣。 而高手這么做,那不是耍威風,而是高手風范! 沒實力的人敢不卸下兵器,還囂張,恐怕會被打斷手腳扔出去。而高手不卸下兵器,萬象樓卻還要熱情招待。 同樣一件事情,不同人做,那結果截然不同。 “在下萬象門霍言!”這儒雅的中年人拱手說道。 “秦狼!”滕青山說道,前世自己弟弟叫‘秦洪’,自己在黑暗世界殺手代號為‘狼’,滕青山也就編了這個假名——秦狼。 這萬象樓樓主霍言腦中迅速搜索一下,卻沒搜索到有秦狼這么個人物,不過九州大地上厲害人物無數,這霍言也不敢怠慢,笑著道:“宜城小地方,難得遇到一個高手,秦狼兄,請坐。” 滕青山這才露出一絲笑容,大馬金刀地直接坐下。 “宜城這地方,的確難遇到內勁高手。不過……萬象門不愧是大門派,不少貴重物品放在那,讓這些個初出茅廬的弟子就去看守,這份膽色,佩服。”滕青山臉上也露出笑容,簡單說道。 那兩名護衛面色微變,卻沒敢出聲。 霍言輕笑道:“這些弟子,只是讓他們歷練而已。這天下間,各位高手一般還是給我們萬象門幾分薄面的。” 這時候,侍女也奉上了茶。 “不知,秦狼兄,到我萬象樓有什么事?”霍言說道。 滕青山直接從懷里取出萬年寒鐵,砰的一聲,放在低矮茶幾上,淡笑說道:“我在天下間闖蕩,磨練刀術,前不久,碰巧在一險地,得到這一塊萬年寒鐵!所以,想和你們萬象樓做一筆交易!” “萬年寒鐵?紫光寒鐵?”那霍言心中一顫,連仔細辨別,還特意用手罩住,看光暈。 “果然,果然是萬年寒鐵,這重量也對!”霍言手里感受一下沉甸甸的重量,而后更是用內勁猛地一震,這萬年寒鐵一點損傷都沒有。這霍言便完全確定這塊石頭,的確是萬年寒鐵。 這霍言瞥了一眼滕青山不由心底忖道:“這個秦狼,萬年寒鐵這等寶貝就這么隨意拿出來。果然是藝高人膽大!” 一般人有這等寶物,藏著還來不及。 霍言是見過,有一些人到萬象樓賣寶貝,會耍很多心計,就擔心被人搶奪寶物似的。可真正高手卻不在乎,因為高手自信! 你敢伸手搶,我就能斬斷你的手,再拿回寶貝! “而且萬年寒鐵這等寶物,是在極寒區域才會誕生。在那北海,能得到萬年寒鐵的,一般也是高手。這秦狼,說是在一險地得到。嗯,孕養萬年寒鐵的地方,當然是險地。看來,這個年輕刀客,實力很強。”霍言很清楚,不能從外表來判斷人實力。 因為內勁高手不顯老,看似二十歲的年輕人,很可能三四十了。 比如他霍言,看似四十歲,實際上卻六十多了。 “秦狼兄,這的確是萬年寒鐵,不知道,你要什么樣的價?”霍言說道,此話一出,那兩名站在一旁的護衛相視一眼,顯然有些眼熱了。 “出價?”滕青山輕笑一聲,看向霍言,“紫光寒鐵乃是煉制兵器重寶,我會拿來換銀子?” 霍言尷尬一笑。 “我不賣,只換!”滕青山看著霍言。 “不知道換什么寶貝?”霍言詢問道。 “星紋鋼!”滕青山說道,“我這萬年寒鐵,有七斤二兩重。我準備換110斤星紋鋼。當然,萬年寒鐵遠不止這個價格,差價,你們用黃金或者銀票來補。”滕青山說的非常干脆。 霍言沉吟道:“七斤二兩……我萬象樓可以換給你110斤星紋鋼,外加500兩揚鹽的金票!秦狼兄,你認為這個價格怎么樣?” 按照一斤紫光寒鐵二十斤黃金的價格。霍言給的價格,要高不少。 “這萬年寒鐵,可比那星紋鋼貴重的多,有價無市!你給的價,低了些吧。”滕青山淡笑道。 萬年寒鐵,無堅不摧,這種特性,許多內勁高手都夢寐以求有這樣的兵器。既然有價無市,那萬年寒鐵,真實成交價,一斤紫光寒鐵,應該遠超二十斤黃金。而且星紋鋼在萬象樓的賣價是‘一兩星紋鋼一兩黃金’,那萬象樓的進貨成本,星紋鋼是要比黃金便宜些的。 “這……”霍言略微一遲疑,而后一咬牙,“110斤星紋鋼,外加600兩揚鹽的金票。這是我所能報出的最高價。” “很好。”滕青山點頭,“不過,這金票,還請兌換成金條。我不喜歡用金票。” “這沒問題。”霍言說道,去錢莊兌換時候,需要交納的一點儲存費用,萬象樓還沒斤斤計較到那個地步,“不過,秦狼兄,你也應該明白,這在宜城的萬象樓,是沒有這么多星紋鋼存貨的。” “這點我懂。”滕青山淡笑道,“你要多長時間,準備好?” “我馬上派人,連夜到三百里外的江寧郡,明天這個時候,定能準備好。”霍言說道。 “你這,可有地方住下。我就在你這等。”滕青山淡笑道。 那兩名護衛相視一眼,心底暗自佩服。敢大膽在萬象樓住下,不怕萬象樓暗地里殺人掠貨,的確是藝高人膽大。 “那沒問題。”霍言笑道,“這萬年寒鐵,秦狼兄還是你保管。明天這個時候,我們再交易。” 萬象樓的后面,還有大的庭院,以及大量的屋宅。萬象樓的護衛們、侍女以及霍言樓主,都是居住在這。滕青山也被安排在布置非常精致的一間屋子內。如果是大的客棧中,這等屋子,絕對是天字號屋子。 傍晚時分,萬象樓已經關門。 在萬象樓后面空曠的庭院內,不少護衛正在這切磋武藝。 “秦狼兄,你看,他們的劍術如何?”霍言和滕青山二人并肩站在走廊上。 滕青山看了一眼,笑道:“萬象門的劍術很是不凡,我也曾見過萬象門高手動手,那劍術快如閃電,迅捷凌厲。而這些弟子的劍術,徒具其形,無其意!估計,沒經過真正的生死磨練。” 那些男男女女們,看向滕青山的目光中都隱含一絲不忿。 年輕人都很傲氣,被人如此評價,他們怎么能滿意? “秦狼兄,不如略微指點一下這些后進晚輩如何?”霍言笑道。 “很久沒活動筋骨了。”滕青山輕笑著走下走廊,滕青山也不想今天晚上出現一些毛賊,干脆現在先露一手。 為首的那名護衛大師兄拱手道:“請。” “你們一起上吧。”滕青山淡然道。 那些師兄弟們臉色大變,這個‘秦狼’竟然如此猖狂!在走廊上的霍言卻是神色一變,隨即朗聲笑道:“秦狼兄指點的機會,錯過了可不再有,就好好向秦狼兄討教吧,輸了也不丟人。” “看劍。”中午曾被滕青山撞飛的一名年輕少女,心底早就一肚子氣,直接一聲叱喝,第一個持劍便是飛身直刺向滕青山。那名大師兄同時跟上,手中長劍竟然幻化出三道劍影,罩住滕青山頭部。 二人聯手一擊。 滕青山站在原地,看著兩柄長劍刺來,目光一凝,右手如閃電。 鏘!鏘! 清脆的兩聲,兩柄長劍同時被彈飛了,跌落在地。 那少女和那名大師兄,右手都發顫著,震驚看向滕青山。周圍見到這一幕的師兄弟姐妹們,更是目瞪口呆。大師兄是他們中最厲害的,那少女同樣是內勁高手。對方竟然不拔刀,靠手指就彈飛了利劍。 何等強的指力!何等強的眼力! “刺劍,心不定,手都不穩,還想殺敵?你現在,還不需要練習繁復的劍術,每天刺劍一千下,是最基本的。”滕青山瞥了一眼那少女,隨即看向那大師兄,“至于你,基礎先打牢再說,勁力分散到三道劍影上,唯一的后果是,三道劍影威力都弱!對實力比你弱的,你不用這一招也能贏。而比你強的,一眼就看出這劍法虛實。” 這群年輕男女們眼睛發亮,有些崇拜的看著滕青山,仔細地聽著這一些評價指點。他們只是萬象門外圍弟子,平常難得得到高手指點。在他們眼里,他們已經將滕青山當成一個超級高手。比他們師傅還強的高手。 不拔刀,靠手指就彈飛兩劍,這份實力,絕對是后天巔峰。 滕青山前世就是形意宗師,今生,在十歲前就達到人槍合一境界。比這些沒經歷多少血腥的男女們,不知道強多少。 “哈哈,秦狼兄的指法,簡單迅捷,卻很是厲害。真不知道,秦狼兄的刀法又是何等的凌厲啊。”那霍言大笑著,“能結識秦狼兄,我霍言也開心的很,宴席已經準備好,我定要和秦狼兄,好好喝上幾杯。” 滕青山笑著,也和霍言一同走開,只留下那一群年輕男女們議論紛紛,驚嘆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