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09)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09)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09)     

九鼎記41 七斤二兩

滕永凡身為兵器匠師,看到傳說中的‘紫光寒鐵’,當然激動的頭腦發熱。 可瞬間他就反應過來了。 “青山,跟我進屋。”滕永凡連抓住兩塊萬年寒鐵,朝里屋里面沖,同時對外面喊道,“阿蘭,我和青山有事情商量,你們先吃,不用再喊我們,我們等一下出來再吃。” 而滕青山連跟父親,一同進入里屋內。 一進入里屋,滕永凡就立即拴上門。 “青山。”滕永凡盯著滕青山,連道,“這兩塊萬年寒鐵,可是無價的重寶!一旦我們滕家莊有萬年寒鐵的消息傳出去,被白馬幫、鐵山幫知道,對我們滕家莊,那可是滅頂之災。” 懷璧其罪的道理,滕青山當然懂。 “青山,這萬年寒鐵的消息,連你娘、你妹妹都不能說。你娘還好,你妹妹嘴巴不嚴,一不小心說出去就糟糕了。我們族人是很團結,可他們也是人,面對這等重寶的誘惑,難免出現一些起歪心思的。”滕永凡鄭重道,“這萬年寒鐵的消息,只能有三個人知道,你,我還有你外公。” 滕青山點頭,外公滕云龍身為族長,是值得信任的。 而且,這萬年寒鐵要使用,肯定躲不過外公。 “來,我拿秤,看看有多重。”滕永凡連走到床的旁邊,米缸后面,秤就放在那。 “千年寒鐵,一斤寒鐵價值二兩黃金。這萬年寒鐵,價格是千年寒鐵的百倍往上。一斤萬年寒鐵,最低,也起碼得二百兩黃金,也就是二十斤黃金。”滕永凡說著,連將一塊略微小些的萬年寒鐵放到托盤上。 一秤。 滕青山也仔細看那秤桿的刻度,當初在萬象樓看到的最貴的‘星紋鋼’也只是和黃金等價,可這萬年寒鐵,卻是黃金的二十倍往上。 “七斤二兩!”滕永凡驚喜道,“就這么一小塊,就有七斤二兩。不愧是萬年寒鐵。” “爹,這七斤二兩。如果賣掉,那估計能賣到近一百五十斤黃金,就是一千五百兩黃金!”滕青山驚嘆道,不起眼的一塊黑石頭,換成黃金,竟然能夠換成一小堆黃金。想想一小堆黃金放在眼前,那都讓人心動。 “你小子,說的你爹都動心了。來,看著略微大的,有多重。”滕永凡繼續秤第二塊。 一秤。 “九斤一兩!”滕永凡壓抑住驚喜說道。 這是一筆巨富! “青山,這加起來,有十六斤多!萬年寒鐵,有價無市。真正去賣,估計還能賣的更高。不過,錢太多,對我滕家莊也沒多大好處。”滕永凡忽然笑看向滕青山,“青山,你不是一直想要煉制一柄稱手的兵器嗎? “兵器?” “哈哈,有了這萬年寒鐵,你老爹我就有把握,給你煉制出一桿神兵來!”滕永凡自信十足,“就是在這天下,都有數的神兵。” 滕青山不由心動,萬年寒鐵是很值錢,可有著前世記憶的滕青山對金錢并不看重。錢,夠用就成。多到一定程度,只是數字而已。至于神兵利器……滕青山心底倒是非常的期盼。 因為他的力氣太大。 雙臂十幾萬斤的巨力,一般鑌鐵槍,根本無法讓滕青山盡情施展。一些精妙招式施展起來,鑌鐵槍很容易斷掉。 “爹,你說用萬年寒鐵制造兵器?可這才多少一點,根本無法打造出一桿槍啊。”滕青山看了看兩塊萬年寒鐵,“如果要打造成一柄完全由萬年寒鐵而成的長槍,那我,就再下一次寒潭。小心一點,應該問題不大。” “還去?”滕永凡一瞪眼,“你小子給我聽清楚了,以后絕對不準,進那碧寒潭。” 滕青山連尷尬一笑。 如果悄悄潛入碧寒潭,弄到萬年寒鐵就立即逃,的確成功可能性很高。可是……對滕青山已經充滿怒氣的蛟,一旦再次發現滕青山,從那水底通道竄入碧寒潭。那滕青山也很危險。 “你爹我的意思,不是單靠這萬年寒鐵。還要靠那星紋鋼!”滕永凡說道。 “星紋鋼?”滕青山皺眉,“它趕不上萬年寒鐵吧?”父親之前還說,要煉制一柄天下有數的神兵。 滕永凡得意一笑:“青山,這槍法,你是族內第一,可論到打造兵器,你差遠了。記住,這打造兵器,不是材料越貴就越好的!萬年寒鐵,堅不可摧。可是一柄長槍的槍桿,堅硬程度是重要,可更重要的是韌性,能存的住勁力!” 適合的,才是最好的。 比如木頭,堅硬的木材很多。可是當槍桿的,也就青楠木、白蠟木之類的韌性十足的木材。 “星紋鋼,是韌性最好的鋼,也是如今我們所知道的,打造槍桿最好的材料!”滕永凡笑道,“這星紋鋼,按照書籍上敘說,就是先天高手都難以毀掉,一旦灌入內勁,更是能承受無盡巨力。” 無盡巨力,當然不可能真的無盡。只是,這個極限很高很高。 “而萬年寒鐵,則是適合做槍頭!槍頭要的就是堅不可摧,要的就是鋒利!”滕永凡笑,“不過,星紋鋼我們買不起,所以……就要用萬年寒鐵去換!青山,你就用這塊七斤二兩的萬年寒鐵,去萬象樓,換星紋鋼。” 滕青山心中火熱。 星紋鋼為槍桿,萬年寒鐵為槍頭,這出世的神兵,才是能完全發揮自己實力的兵器。 “爹,需要多少星紋鋼?”滕青山詢問道。 “青山,你需要多長的長槍?”滕永凡卻反問道。 滕青山思量一下,他的身高約為七尺四寸(一米八五),而且生理發育期已經將筋骨生長到一個極限,現在身高幾乎沒什么增長。那長槍最佳長度,大概在九尺六寸(兩米四)。滕青山便說道:“爹,這槍長最佳是九尺六寸,當然,短上一兩寸,長上一兩寸,問題也不大。” “什么叫問題不大?你爹我,為你打造九尺六寸的兵器,打造出來的,就定是九尺六寸!”滕永凡略微沉思說道,“那這桿槍,需要的星紋鋼應該剛過百斤。這樣,你購買一百零五斤的星紋鋼,有備無患!” “知道了,爹。”滕青山點頭。 “你打算什么時候進城?”滕永凡說道。 “爹,我打算,今天吃過早飯,就立即進城。不過爹……星紋鋼這種珍貴材料,我估計,那萬象樓沒這么多的貨。”滕青山說道,在前世,滕青山就知道,許多金店的金子貨源也就那么多。 宜城,只是一個小城。 萬象樓在一個小城的店鋪,那種珍貴材料,又能有多少存貨? “對,你想的比爹周到。還真有可能,萬象樓沒存貨。”滕永凡驚醒,他畢竟只是山下平民,在他們眼中萬象樓是很了不起的店鋪,根本沒想到這點。滕青山這么一說,滕永凡才明白。 “所以爹,今天我進城,估計,不能當天回來。我準備在城內等,等到貨物到了,再回來。”滕青山說道,這么做,滕青山也是防止,被人跟蹤。 滕永凡這才警覺,連道:“對,等買到貨物再回來,還有青山,你在城內一定得小心。” “放心,爹。”滕青山輕笑道,前世作為超級殺手,如今時代的殺手的一些潛伏暗殺手段,滕青山還真沒瞧上眼。如果真有人跟上自己,在滕青山看來,那是壽星老喝砒霜,找死。 當天清晨,滕青山懷里揣著一塊‘七斤二兩’重的萬年寒鐵,以及數十兩銀子和一些銅錢,手持著一柄大砍刀,就進城了。 進城后。 滕青山首先去了布店,花了三兩銀子,給自己購置了一套裝束。用三兩銀子買衣服、鞋子,對普通平民而言,那是奢侈。對內勁高手而言,只能算是‘低調’。滕青山要做的是,讓別人完全看不出自己的身份。 所謂人靠衣裝,這一穿上一套做工精致的青衫后,背負著一柄利刀,倒是有一副闖蕩天下武者的風范。 隨后,又在一家酒樓,享用了一頓豐盛的午餐。 到了下午,滕青山才走向那萬象樓,此刻的滕青山面容冷漠,周圍行人一看,就覺得滕青山不是好人。 “進我萬象樓,請卸下兵器。”萬象樓門口的兩名佩劍女子,同時擋住,伸手阻攔。 “哼。”滕青山目光一冷,一掃這兩名女子。 “滾開。” 滕青山身形前沖,直接將這兩名擁有內勁的女子撞飛。頓時萬象樓內的一些內勁高手連圍過來,這些人,盡皆都是護衛。其中為首的一人,仔細打量了一番滕青山,拱手道:“這位兄弟,進我萬象樓,卸下兵器,這是規矩!” 滕青山目光掃向他,目光冷冽,目光中的殺意,讓那些人心中一凜。 滕青山前世就是在死人堆里爬出來,今世,十歲就屠戮狼群。滕青山本就是個殺神,要震懾這些內勁高手,還不是輕而易舉? “小小宜城,還沒人,有資格讓我卸下兵器。”滕青山抱刀,站在淡漠道,“讓你們管事的樓主過來!我今天,是找你們樓主有大事,我不想殺人!” “大師兄。”其中一名護衛,看向為首的人。 “這人,一個碰撞就讓兩位師妹毫無反抗之力,我們得罪不起。快去請樓主師叔。”這護衛首領壓低聲音說道。 滕青山瞥了一眼這些人,冷漠一笑。 所謂的規矩,那是對常人而言的。卸兵器?真正的厲害高手,視兵器為生命,怎么可能讓一個萬象樓就卸掉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