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40 失與得

轟卡! 大雨傾盆,那震耳欲聾的雷聲也時而響起,這一場大雨顯然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停的。 在距離滕家莊大概一里外,一名青年正赤腳走在泥地上,他的衣服袖子成了一根根碎布條子,褲子也完全崩裂成布條,披頭散發的他,宛如一個乞丐。 “還真是夠狼狽的。”滕青山看看自己衣著,在那碧寒潭和深潭蟒蛇怪物廝殺,不自禁的就傾盡全力,雙臂雙腿氣血強盛到極致,硬是將褲子、袖子崩裂成碎布條。至于那雙靴子……滕青山進山的時候穿靴子,可下寒潭之前,將靴子脫到一旁。 逃命的時候,也沒來得及帶回。 “那條大蟒蛇發瘋,估計我那雙靴子也被碎石壓住了。我這樣子,回去,怎么見人?”滕青山遙遙看著前方的滕家莊,不由苦笑。 這幅狼狽樣子,被族人見到,估計族人們會猜測,什么事情會讓滕青山如此狼狽。 “咻!” 滕青山在暴雨中,攸地化為一道幻影,朝滕家莊的護莊巨木柵欄沖去,一里路,片刻就沖過去。而后腳下一點,躍起一丈多高,輕易躍過這高大的柵欄。在木柵欄后,就削的尖尖的一根根木樁,以及房屋。 輕輕一點木樁,滕青山就上了房屋屋頂,只見滕青山運轉內勁,整個人身輕如燕,踩著屋瓦迅速潛行。 幸好這一場暴雨,令族人們幾乎都躲在家里,加上現在還早,家家戶戶都在忙早飯。沒人注意到這種暴雨情況下,他們宗族的第一好漢正在房頂上‘趕路’。 …… 滕青山家里。 青雨正在燒火,母親‘袁蘭’正在做著面餅,忙著早飯。 “咦?有人進來了。”袁蘭驚訝的朝外看去。 “娘。”推門走進庭院內的滕青山,朝母親袁蘭喊了一聲,袁蘭連抓起雨傘跑過來,震驚的打量了一下滕青山,急切道:“青山,你怎么弄的?這衣服完全破了,嗯,你的靴子呢?光腳就回來了?” 父親滕永凡也走到堂屋門檻處,也驚訝地看著外面的滕青山。 “青山,你,你進山遇到什么了?這么狼狽,對了,你的鑌鐵槍呢?”滕永凡道。 滕青山將手里枯葉扔到一旁,便取出包在樹葉內的一截鑌鐵槍槍桿,無奈一笑道:“爹,沒辦法,就剩下這么一截了?”滕永凡聽了臉色一變,自己兒子的實力,他是知道的。那可是一流武者。 能讓一流武者,連武器都沒了一半,那之前兒子遇到的情況,會何等的危險? “爹,我先去洗一下,換一身衣服。”滕青山笑道。 “嗯,快去換衣服,等會兒,來找我。”滕永凡說道。 滕青山點著頭,便進了自己的屋子。 “凡哥,青山到底遇到什么危險了?野豬王?狼王?”母親袁蘭疑惑詢問道,滕永凡搖頭道:“你兒子的本事,你還不知道?十歲就能殺狼王了,現在,就是一百頭狼王,都威脅不到他。他可是一流武者!我還真想不到,這大延山里,會有什么,讓青山他這么狼狽。” “娘,快翻餅子,餅子快糊掉了。”正在燒火的青雨喊道。 “啊。”袁蘭連跑過去。 滕青山屋里。 沖洗了一下,換上衣服,穿上鞋子,用一根繩子將頭發略微束一下,滕青山也感到一陣神清氣爽。在這古代,可沒理發店,而且族人們頭發都比較長,滕青山總不能剃成短發吧? “損失了一套衣服,一雙靴子,半截長槍,換來的,是這兩塊礦石。”滕青山仔細打量著手中這兩塊礦石。 這兩塊礦石一個略大一點,一個略小一點,通體黑色,看似普通。 這兩塊礦石,就是滕青山在碧寒潭潭底發現的大量礦石中的其中兩塊,畢竟當時,滕青山也沒法大量攜帶。只是隨意取了兩塊,放在懷里口袋中。 “咦,在寒潭不是發出紫色光暈嗎?”放在眼前,根本看不到紫色光暈。滕青山當即雙手罩住礦石,擋住光,果然,在黑暗的情況下,滕青山勉強看到了很微弱的紫色光暈。估計在寒潭中,完全黑暗條件下,這紫色光暈才更明顯。 “在寒潭里,覺得這礦石還挺熱,現在感覺,也就溫熱罷了。”滕青山也明白,在外界,自己都感覺到這礦石是溫熱的。 寒潭潭底,那是極寒條件下,摸到這礦石,感到很熱,也正常。 “我對礦石不了解,去問問爹,這到底是什么礦石。”滕青山將這兩塊礦石放在懷里,撐起傘,就出了屋子,走過庭院,朝那堂屋走去。 放下傘,滕青山也就坐在桌旁。 屋外暴雨傾盆,屋內倒是舒服暖和。 “青山。”滕永凡擔心詢問道,“你進山,這才半個時辰,到底遇到了什么?竟然讓你連鑌鐵槍都損失了半截。”這進山出山,下碧寒潭,說起來慢,可是實際上以滕青山的速度,來回加起來都不足半個時辰。 母親連早飯都還在準備當中。 “遇到什么?”滕青山無奈一笑,“爹,我也沒想到,我們大延山,也算不上什么大山,可這大山里,竟然有一個怪物。” “怪物?”滕永凡更加驚奇,“什么樣的怪物?” “頭生銀角的巨蟒,足有十余丈長的巨蟒。”滕青山回憶起那條蟒蛇,依舊感到心驚,那條蟒蛇堪稱刀槍不入。連自己的絕招‘毒龍鉆’都只能略微破皮,要知道,以自己的力量和槍法,這槍尖的穿透力,早就超過前世的眾多熱兵器了。 估計,就是前世的一些導彈,都轟不死那種防御程度的蟒蛇。 “十余丈長的,頭生銀角的蟒蛇?蛟?”滕永凡也驚訝道。 頭生獨角的蟒蛇,在九州大地上,就是蛟龍。 “蛟,那可是妖獸、神獸,青山,你碰到蛟了?”滕永凡不敢相信,“我們大延山,里面有蛟?”在九州大地的許多傳說中,一些擁有不可思議力量的怪物,被稱之為‘神獸’或者‘妖獸’。 那些怪物,每一個,都有著毀滅城池的可怕力量。 滕青山笑道:“爹,就是那碧寒潭。我潛入那碧寒潭……想看看,這碧寒潭為什么這么冷。就在潭底,碰到了那一條蛟!幸好我逃的快。” “你這孩子,瞎胡鬧。”滕永凡聽的后背都是一陣冷汗。 一想到自己兒子,在碧寒潭潭底和蛟廝殺,滕永凡就是一陣驚恐,如果自己兒子死了,那怎么辦? “爹,我不是回來嘛。”滕青山說道,“對了,爹,以后讓族人進大延山取碧寒潭的潭水,記住,最好別朝碧寒潭里砸石頭,如果石頭沉到潭底,驚醒那頭怪物,一旦它再出來。我們一般族人,可逃不掉。” 滕青山很清楚這蛟龍的可怕。 速度,比他滕青山還快。 如果不是那蛟龍,不愿意離開碧寒潭。而是一意孤行,一路追殺滕青山的話。那今天是否能安全回來,還難說。 “放心,沒人像你小子這么大膽。”滕永凡看著自己兒子,也是罵不得,笑不得。 不知道該為兒子能和蛟龍這種傳說妖獸廝殺還活著而自豪,還是為兒子的大膽而生氣。 滕青山也知道自己這行為惹父親不滿了,便立即轉移話題:“對了,爹,我在那碧寒潭的時候,發現了一種礦石,這種礦石,在碧寒潭潭底反而發熱,很怪異。你看看,這是什么。” 滕青山從懷里,取出了那兩塊黑色礦石。 乍一看,這礦石很普通。 “哦,寒潭底的?”滕永凡眼睛一亮,作為兵器匠師,滕永凡對煉器礦物了解很多。 一摸這黑色礦石,滕永凡臉上便露出驚喜之色:“竟然溫熱……”連將一塊黑色礦石拿到身前,雙手一合擋住光,仔細地一看,滕永凡驚呼起來,“真是它,真的是它,紫光寒鐵,就是紫光寒鐵!” 滕青山滿心疑惑:“爹,什么紫光寒鐵?” 滕永凡一抬頭,驚喜看著滕青山:“青山,紫光寒鐵你不知道,但是,它還有一個名字——萬年寒鐵!” “萬年寒鐵?”滕青山一怔。 因為他想到了一種礦石——千年寒鐵。過去去宜城萬象樓,滕青山就看到過這種礦石,千年寒鐵通體黝黑,而且發出冰冷寒氣。價格也極為昂貴,一斤千年寒鐵,需要二兩黃金購買。 “對,我買過萬象樓,介紹各種煉器礦物的書籍,上面就描述過這紫光寒鐵。紫光寒鐵,又叫萬年寒鐵。是有價無市的奇寶!按照書籍上書寫,只有在北部草原的北方,那寒冷的北海中,才有人僥幸發現過。” “這萬年寒鐵,已經是最珍貴的寒鐵,普通千年寒鐵,摸起來有透骨的冰冷。而這萬年寒鐵,卻達到極致,反而變得溫熱如玉。” “萬年寒鐵,它堅不可摧,煉制兵器,只需要摻雜一些進去,就可以煉制成神兵利器。”滕永凡激動萬分,“這萬年寒鐵,價格更是千年寒鐵的百倍!而且,有價無市!” “千年寒鐵價格百倍?”滕青山看看這兩塊黑石頭,有些發怔。 滕青山發現,自己損失了一套衣服,一雙靴子,半截槍桿。換來這兩塊石頭,似乎……賺了。 :昨天有人說,推薦票只能投一張了,不能連續投五六張了。不過今天,好像變回來了,起點又能多投推薦票了。嘿嘿,那大家,還請推薦票,大力支持啊。現在推薦票差距蠻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