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39 人蟒之戰

這蟒蛇碎金色眼眸中有著高高在上的冷漠,或許,對這一條深潭怪物而言,殺死一個人類根本就不值一提。那充滿腥氣的血盆大口已經到了滕青山眼前。 “嗬~~”滕青山目光冷厲,右手成掌刀,高高舉起,迎著那吞來的血盆大口,就是一記劈掌! 手掌化為一道幻影! 嘩啦!水流迅速的被劈分開! “蓬!” 蘊含可怕力量的一掌,直接劈在了這深潭蟒蛇的頭顱上,發出低沉的撞擊聲。滕青山力大無窮,這一掌下去,也劈的那深潭蟒蛇不由的腦袋下墜,可僅僅下墜一丈,這深潭蟒蛇又停止了下墜。 深潭蟒蛇發出詭異的怒吼聲,盯著上方的人類! 滕青山正在朝上方飛竄! “怪物!這絕對是怪物,我的一掌,就是鋼鐵墩子都能劈開,可這蟒蛇皮竟然一點傷痕都沒有。而且僅僅腦袋略微下垂,就卸掉我這一掌之力,不可思議。”滕青山很清楚自己拳腳多可怕。 正因為知道,滕青山才愈加感覺這蟒蛇的恐怖。 “而且,這蟒蛇額頭還有一個很小的銀色尖角,難道這蟒蛇怪物,是蛟龍?”滕青山在急速朝上方飛竄的同時,心底也震驚的很,在劈出那一掌,滕青山才看到深潭蟒蛇頭顱上,只有一尺高的銀角。 蟒蛇有角? 前世滕青山是沒見過有角的蟒蛇,恐怕只有傳說中的蛟龍才有吧。滕青山不知道這一條深潭蟒蛇是否是蛟龍,可這深潭蟒蛇絕對是不折不扣的怪物。 “吼~~”深潭蟒蛇那金色瞳孔猛地縮小,憤怒的吼聲響起。這深潭蟒蛇終于正視眼前這個獵物了,“呼”的一聲,這一條深潭蟒蛇便急速朝上方游竄過去,速度比之于滕青山快了好幾倍。 “距離寒潭水面,只有百米距離,不好!”滕青山沒來得及驚喜,就發現那一條蟒蛇眨眼功夫就竄了上來。 轟! 水流涌動,水桶粗細,紫紅色鱗片的大蟒蛇從滕青山的一側竄過,而后半條身體直接橫在滕青山上方,還有半條身體在滕青山的下方。 “好長!”滕青山這時候才完全看清這條深潭蟒蛇怪物長度,“估計有三十米長,這么巨大的身體,可是它的鱗片竟然堅不可摧,頭部力量能輕易化掉我那全力一掌。這蟒蛇的力量恐怕將是我的十倍,乃至更多。” 這一條蟒蛇,豎起來,足有十層樓房高。 如此一條蟒蛇,單單頭顱就可以卸掉滕青山的一掌力量,那蟒蛇的本身力量,將何等可怕? 深潭蟒蛇的碎金色瞳孔盯著滕青山,有著高高在上的冷漠。 “嗤嗤~~” 快如閃電,深潭蟒蛇那龐大的身體急劇收縮纏繞,那十余丈長的龐大蟒蛇身體欲要將滕青山整個人給包裹壓成肉糜。滕青山只感到眼前一模糊,這上下前后左右,各個方向,那龐大的蛇身都壓向滕青山。 “這個怪物力量無窮,一旦被包裹上,定是無法幸存。”滕青山一咬牙。 “哧~~”滕青山的雙腿猛地膨脹開,撐得褲子都崩裂開,那血管膨脹的猶如一條條青蛇,強勁的肌肉猶如根根鋼絲糾纏。體內的內勁仿佛洶涌的洪水,瘋狂透過雙腳,朝外部涌出。 “破!”怒吼著,滕青山右腳狠狠地踹在那卷來的蟒蛇身上。 腿部力量,一般是比手臂力量要強的。一般普通人如果能舉起百斤重物,那他一腿猛踹有四百斤沖擊力,都很正常。 滕青山雙臂就有十多萬斤巨力,那更強的腿呢?而此刻,滕青山面臨生死時刻,最強一腿的力量,以及大量內勁的攻擊力,那是大到不可思議地步。 “蓬!”“蓬!” 左右雙腿,連續兩次猛踹。 “吼~~”蟒蛇怪物疼痛的怒嚎一聲,那蟒蛇蛇身被踢得,狠狠撞擊在寒潭旁邊的山壁上,發出劇烈的震顫,整個山壁表面“蓬”的一聲,大量碎粉混在水中。整個潭底山壁都龜裂開一條條裂縫。 “咻!” 滕青山趁這間隙,猛地朝上飛竄,體內內勁瘋狂消耗,只為加速。 “怪物,絕對的怪物,我這一腿,竟然都沒踢破它的蟒蛇皮,看來今天慢了,活命都難。還有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滕青山都已經發現上方的亮光了,隱約,都聽到外面噼里啪啦的暴雨聲了。 “吼~~”憤怒、瘋狂的怒吼聲,從潭底傳來。 下方的深潭蟒蛇怪物舞動身體,再一次朝上方極速竄來。 可是滕青山已經快到寒潭水面了,這蟒蛇怪物眼看著快追不上滕青山了,竟然一張嘴—— “嗤嗤~~” 黑色霧氣從它嘴部噴出,凡是黑色霧氣彌漫處,所有的寒潭潭水瞬間凍結成固體。眨眼功夫,從蟒蛇怪物嘴部到寒潭水面,這足有二十米深的水域,全部凍結成一個整體的大冰塊。 滕青山整個人就被凍在這冰塊里。 “冷,真冷。”滕青山全身內勁瘋狂涌動,體內氣血強盛到極致,只為抵擋這可怕的極寒。 “這個蟒蛇怪物竟然還有這一招,它噴出的黑霧竟然連寒潭潭水都能凍結。”這寒潭潭水極難結冰,現在卻結成了冰。由此可以想象,到底有多寒冷。不過幸虧滕青山是在冰內。如果是被那更冷的‘黑霧’給波及到,估計整個人會被活活凍死。 畢竟,能輕易凍結寒潭,那黑霧肯定更加冰寒。 “怪物,真是怪物。”滕青山在焦急的同時,雙拳也狠狠地砸著冰塊。 “蓬!”“蓬!”…… 閃電般的拳頭,上方冰塊極速崩塌、碎裂。 滕青山在說那深潭蟒蛇是怪物的時候,其實,他自己也是個小怪物了。 “吼~~~”那蟒蛇猛地朝上沖,大量冰塊被沖的碎裂,這蟒蛇極速追向滕青山,誓要將滕青山給吃掉。 “轟!” 隨著一聲巨響,大量的冰塊從寒潭水面朝四面八方迸射,同時一條人影就從水內沖出,落在了寒潭不遠處。 “總算出來了。”滕青山不敢有絲毫放松,直接沖向不遠處的包裹,此刻大雨傾盆,天地間一片水茫茫,滕青山一把抓住那包裹,嘶啦一聲,直接撕裂,從其中取出了分為兩截的鑌鐵槍。 吼~~ 一聲怒吼,嘩啦一聲,一條可怕的蟒蛇怪物從寒潭中破冰而出,巨大猙獰的蟒蛇頭掃向四周,一下子目光就鎖定滕青山了。 “呼!”滕青山根本來不及連接兩截槍桿,整個人立即施展《天涯行》,化作一道青煙,沖出半山腰。 一躍而起,直接從半山腰,朝山下跳去! “吼~~”那大蟒蛇龐大的蛇身猛地竄出,一口就咬向躍在半空中的滕青山。 “滾吧你!”滕青山怒吼著,手中的半截鑌鐵槍化作一道幻影,竟然脫手而出,帶著一股尖銳的氣爆聲,刺向大蟒蛇的腦袋。 “嗤嗤~~”那旋轉著的半截鑌鐵槍的槍尖刺在大蟒蛇的鱗片上,竟然艱難的刺出了一個小窟窿,槍頭滲透進入大蟒蛇的鱗片層內,鮮血從大蟒蛇頭顱上滲透出來,大蟒蛇攻勢也為之一頓。 滕青山一下子就掉到下方深山中去。 天地間一片水茫茫,這蟒蛇怪物,再也看不到滕青山的人影了。 憤怒的大蟒蛇一甩頭顱,那一截鑌鐵槍被甩地砸在一側山壁上,山壁仿佛豆腐一樣,鑌鐵槍竟然陷入到山壁內部去了。 頭顱染血的蟒蛇怪物憤怒之極,張開血盆大口,便肆意朝四面八方噴去,黑霧從這蟒蛇口中噴出,朝四周彌漫開,周圍的山壁被這黑霧碰觸到,立即悄無聲息的化為碎石粉,向下方流淌。 “吼~~~” 在半山腰處,這個可怕的蟒蛇怪物對天咆哮,發泄著憤怒,周圍山壁顫抖著,似乎為這蟒蛇怪物的憤怒而顫栗。 許久后,這個蟒蛇怪物只能不甘心地縮回碧寒潭中,碧寒潭恢復了平靜,在寒潭彈面上很快又有了厚厚一層堅冰。 …… 山崖下,滕青山站在林間,不顧雨水傾盆,仰頭看向那半山腰,當看到這蟒蛇怪物仰頭向蒼天怒吼時,心中為之一震。 “那水底通道深處,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竟然孕育出這么個可怕怪物。今天不是我跑的快,恐怕今天命就丟在這了。”滕青山也明白,天地靈氣充裕,人類能變得更強,也同樣會誕生可怕的怪物。 “我的絕招,毒龍鉆,竟然只是破它的蛇鱗。怪物。”滕青山感嘆一聲。 從十歲到十六歲,這六年來,滕青山當身體歇息的時候,就開始研究槍術。 十歲之前,滕青山研究出‘如影隨形’和‘混元一氣’兩種槍法。而這六年時光,滕青山長期在寒潭中體悟,終于將這水屬性的‘鉆拳’衍變成了‘毒龍鉆’槍法,此槍法威力極大。 一槍出,宛如毒龍出水,可以輕易在對手身上鉆出一個窟窿來。威力極大。 有利就有弊。 這‘毒龍鉆’一槍出,長槍會有一瞬間略微失控,可和這威力相比,這個缺點也就可以忽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