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36 滕青山的想法

“成親?” 滕青山連道,“爹,娘,現在談這實在太早了點。我暫時也不想成親。” “這叫什么話。”滕永凡眉頭一皺,放下筷子訓斥道,“青山,這不孝有三,無后為大!成親不成親,不是你想不想的事,是你必須做的事!你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我和你娘著想。我們可是等著抱孫子的。” 一旁的青雨捂嘴偷笑。 滕青山心里發苦。 這古代和現代思想是完全不同的,現代社會人們對孩子就很看重,更別說這古代了,那可是一家的香火傳承,比命都重要!要是滕永凡今天敢說一輩子不想成親,恐怕他老爹滕永凡再喜歡這個兒子,也會火的拿起鐵槍就砸他。 “凡哥,青山過幾天也才剛成年,你著什么急?”旁邊的母親袁蘭連拉了一下滕永凡,“你不也二十八歲那年,才有兒子的?” “就因為我晚,青山他才要早點。”滕永凡有些怒氣難平,“早結婚,早有孩子嘛!” 二十八歲有兒子,純粹算是晚育了。 像那滕永湘大伯,比滕永凡僅僅大兩歲,可是滕永湘的兒子‘滕青浩’今年已經二十七歲,過了年祭都二十八了。比滕青山足足大了十二歲。連孩子都有了三個了。這滕永凡怎么會不急? 畢竟他自己都晚了,當然想兒子快點。 “爹,這成親不是說早就早的。”滕青山連辯解道,“我也不是說,不娶,只是,不急著娶。” 前世是前世,今世是今世。 在滕家莊這些年,被濃濃的親情包圍,滕青山早已經不是前世那個冷酷的殺手。他也不想因為前世的事情,而今世就終身不娶。即使是為了爹娘考慮,將來也必須地娶上一個媳婦。只是……滕青山終究不可能,隨便找一個媳婦,看著漂亮順眼就娶。這,不太可能。 “爹,這娶媳婦,我得找上一個對上眼的啊。”滕青山笑著打趣道。 “嗯。”滕永凡這才略微舒服點。 “青山,你將來準備娶幾個媳婦啊。”滕永凡又說道。 “噗。”正在吃飯的青雨都把飯粒噴了出來,瞪了她爹一眼,不滿道,“爹,你還有叔伯他們,大多不都是就娶一個么。你怎么提這個?” 滕青山哭笑不得。 “你這孩子,懂什么。”滕永凡虎著臉道,“你看你外公,那可是有三個媳婦。你住在西頭的三叔,那也是有兩個媳婦。這男人愈是有本事,就要多娶幾個媳婦!你到城里看看,那些大商人,哪一個不是一大堆媳婦。” 滕青山捂著腦袋。 頭疼啊! 如果沒前世記憶,也就習慣了,可滕青山真的不太習慣。 那些商人,滕青山也知道。正妻、平妻還有一堆小妾,子女都是一大堆。而在平民中,因為許多人自己都養不活,當然也就娶一個媳婦了。有點本事的,娶兩三個媳婦也是正常。 “凡哥,你怎么不再娶一個啊?”旁邊的母親袁蘭看向滕永凡。 滕永凡笑了:“阿蘭,我有你就行了嘛。”說著一拉袁蘭的手,“不過青山他可是比我厲害,就該多娶幾個。這男人厲害,一個看有多勇武,第二個就看子女有多少!子女越多,將來也好將家業傳承下去嘛。” “爹!”滕青山遲疑著,還是決定先說破這事情。 “怎么,不高興?”滕永凡反問滕青山。 “不是,我有一件事情必須得說。”滕青山有些鄭重。 “說。”滕永凡也仔細聽。 “爹,兩年前我和那鐵山幫二當家交手,你們已經知道了,我擁有著萬斤巨力。而現在比當初,我實力還略有提升。按照外界的說法,我應該算是一流武者了。”滕青山說道。 “嗯。”滕永凡、袁蘭夫婦仔細聽兒子講述。 滕青山說道:“我感覺得到,這白馬幫和鐵山幫斗的越來越慘烈,估計,也快有結果了。我想……等這兩幫分個勝負,宜城平靜下來,滕家莊恢復寧靜。我就離開滕家莊,去加入歸元宗!” “離開滕家莊?”一旁的青雨驚呼一聲。 可相反,滕永凡、袁蘭夫婦卻絲毫不驚訝,二人相視一眼。 滕青山在剛出生在這個世上,就有了闖蕩這天下,見識見識這天下高手的想法,否則,他每天不間斷的苦修,又到底是為了什么呢?讓他一輩子,龜縮在滕家莊這塊土地上,滕青山怕是受不了。 “青山。”滕永凡微笑著拍了拍滕青山肩膀,“其實我和你娘,早就想到,有一天你會提到這事情。” “你六歲那年。”滕永凡笑道,“當時,你外公他們就力主,讓你進入歸元宗。甚至于逼迫你,將你關進柴房。不過當時你不想離開……其實我和你娘,一直在想,一個天才兒子,我們這莊子,鎖不住你多久的。” 旁邊的袁蘭也笑道:“青山,娘很高興,男兒志在四方,宜城有名的好漢,哪一個不是在天下間闖蕩,闖出威名的?” “娘。”滕青山卻發現,娘的眼睛紅了。 “青山,以你的實力,加入那青湖島都是輕而易舉的。你也應該知道,那青湖島,是九州八大宗派之一。比歸元宗強的多啊。”滕永凡說道。 的確,天下九州,其中揚州第一宗派‘青湖島’,是九州八大宗派之一。 而歸元宗,雖然在揚州和‘鐵衣門’并稱第二,可在九州大地上,排名要在數十位了。 “爹。”滕青山笑道,“畢竟這歸元宗就是控制我們江寧郡的,我加入歸元宗后,還是住在江寧郡境內。而且以后我也可以常常回來看你們!以我一流武者的實力,加入歸元宗,想必出頭也不難。到時候,也可以幫助我們滕家莊。” 滕永凡眼睛一亮,一拍滕青山肩膀:“不愧是我滕永凡的好兒子!” “嗯,青山,以后一年來看一次娘,娘就很開心了。”袁蘭眼睛泛紅,“其他時候,你好好打拼,你自己的事情,更重要。” “爹,娘,現在我不是還沒走嘛。不等到宜城亂局平定,我也無法安心去歸元宗的。”滕青山說道。 “嗯。”滕永凡點頭,隨即看向自己妻子,“阿蘭,青山既然決定將來要去歸元宗。那……那些說媒的,你都別答應。我這兒子,將來成就,可遠遠不是那鐵山幫那三位當家、白馬幫洪四爺他們能比的。以后娶的媳婦,那也是會琴棋書畫的大家小姐。” 滕青山不由笑了。 他明白滕家莊人的想法,能娶一個在他們看來,會琴棋書畫的大家小姐,那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滕青山準備要離開滕家莊的消息,并沒傳開,也只是族長等少數人知道。大家都很贊同滕青山這個決定。 男兒志在四方! 有本事的人,才能出去闖蕩的。 同時也為滕青山不加入青湖島,反而要去加入歸元宗而感到高興。一旦滕青山在歸元宗內身處高位,那滕家莊就可以沾光了。 …… 幾天之后,臘月三十這一天,也就是年祭這一天。 這一天,滕家莊熱鬧的很,全莊子的人都聚集著一起吃喝,開心的很。而在傍晚時分,滕家莊有一批青年,也正式成年。其中便有滕青山。 晚上,練武場上周圍點著火把,許多族人都圍著一張張桌子吃喝著。 “青山!恭喜你成年,以后,可就能娶媳婦,生娃兒了,哈哈……來,咱兄弟倆干一杯。”滕青浩舉著大碗走過來,滕青山也是笑著舉著大碗:“來,干!”二人碰碗,隨后仰頭,一口便是喝的干干凈凈。 “各位兄弟。”旁邊穿著黑色皮襖的壯碩漢子看著滕青山等人,笑道,“我得和大家說一個事。” “青虎,有什么好事?”一個個滕氏一族青年,都看著滕青虎。 滕青虎笑道:“不出意外,明年我就要成親了。” “青虎你小子,早就催你了,你小子終于要成親了。”滕青浩不由笑罵道,畢竟滕青虎過了年祭,那可是足有二十二歲了。二十二歲的男人,在滕家莊,幾乎都成親了。 “表哥。” 滕青山一抓滕青虎手臂,拖到一旁,壓低聲音道,“表哥,你怎么想的?你不是說,等宜城亂局平定,打算跟我一起去歸元宗嗎?怎么轉眼又成親了?” “青山。”滕青虎笑道,“這大丈夫,當然要出去闖。不過,娶了媳婦,再加入那歸元宗也沒事嘛。反正到時候,等我在歸元宗站穩腳跟,將媳婦再接過去!之前不成親,那是沒找到對上眼的,而這個……青山,你嫂子她,我可是一眼就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