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35 媒人上門

滕家莊一片喜慶,整個莊子的人先是重新制作好大門,而后當晚,更是一族的人在練武場上擺酒席慶賀一番。這些日子以來,鐵山幫已經去過很多莊子收年錢,滕家莊的族人們都在擔心著…… 鐵山幫到來,會帶來什么可怕后果。 未知是最令人恐懼的。 而今天的結果卻是皆大歡喜,用二百兩銀子就了結了這一件事情,全族沒有一人身死,這不是大喜事? “哈哈……青山。”滕云龍捧著酒杯,“我今天這心可一直提在嗓子眼,不過太好了,兩百兩銀子,都解決了。沒了鐵山幫和白馬幫的威脅,我滕氏一族在這宜城也可以過上好日子了。” 在這個世道,像滕家莊族人這樣,可以吃飽穿暖,已經是好日子了。 “今天,可都是靠青山的。”一旁滕永湘也笑著舉杯,“青山,來,大伯敬你一杯,你可是救了我一命!” 滕青山連起身舉杯。 滕家莊能主事的一群人是坐在一個桌子上的,在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后,滕云龍便開口道:“大家也看得出來,這一山不容二虎,鐵山幫和白馬幫肯定會斗下去,我們宜城接下來的日子會比較亂。” “嗯。”滕永凡點頭,“鐵山幫今天走了,不過大家是得加緊訓練,而且,也要加強戒備。” “嗯,青山啊,你最好日間別進大延山苦練了。要苦練,清晨的時候去,最好一兩個時辰就回來。或者傍晚時候去。”滕云龍也說道,滕青山也點頭:“知道,外公。” 滕青山知道,強盜土匪要趕到滕家莊,最起碼兩個時辰。 而且,強盜土匪們要在天黑前趕回老巢。因為這是在古代,沒有電,一旦天黑下來,那可真是一片漆黑。除非當夜月亮很圓,否則數百上千的人馬,在黑夜中前進,那可是真是活受罪。 所以,滕云龍才會那么說。畢竟滕青山是族里第一高手。 今天若不是滕青山,估計滕家莊會被壓榨個萬兩白銀。 …… 時間悄無聲息的流逝,一切如滕云龍預料的那樣,宜城境內有白馬幫、鐵山幫這兩大幫派,就不可能平靜下來。一次次交鋒,一次次殺戮,白馬幫和鐵山幫的損失都很大。 白馬幫人手眾多,而且擁有著大量錢財儲備。 可鐵山幫的三位當家,無一不是厲害高手。 大當家‘王鐵山’,一柄開山刀下,不知道多少高手殞命。 二當家‘王鐵峰’,兩柄赤銅錘,都有人說這赤銅錘是鮮血染紅的。 三當家‘王鐵海’,一桿精鐵長槍,更是號稱宜城境內第一槍法高手。 這三兄弟,明知白馬幫洪四爺威名,還敢在宜城立下幫派,沒有幾分手段,怎么敢做?特別他們還從各地招攬了一些內勁武者。雖然這些內勁武者,實力一般般,可對付馬賊盜匪,那卻是厲害的很。 鐵山幫來勢洶洶,狠辣非常。 而白馬幫呢? 洪四爺,已經年過七十,雖是后天巔峰,可畢竟未踏入先天,這身體功能自然下降,拳怕少壯。洪四爺對上王家三兄弟之一,還有把握。可對上三個,可就不行了。 白馬幫雖然也有三位當家,可另外兩位當家,論實力,要比洪四爺差了一大截。雖也是內勁高手,和兇名卓著的王家三兄弟比,還要略差一絲。 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白馬幫八千好漢,豈是開玩笑的? 而且,這洪四爺老來得子,那位少當家,如今年過三十,正是身體最壯的時候,更是號稱白馬幫第二高手,僅次于洪四爺。 …… 這兩大幫派廝殺多年,且不談。這滕家莊的日子倒是過的安穩。 轉眼,便是一年多過去,距離年祭只剩下數天。 滕青山家里。 “阿蘭姐,你家青山還有幾天,就十六成年了。也能找個媳婦了。”一名婦女笑著拉著母親袁蘭的手,“我老家的侄女小媛,那可以說是我們大李莊的一枝花啊。今年十五,也成年不久,跟你家青山,那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男子十六成年,女子十四成年,一般男人成年了,就能找媳婦了。 “小媛那孩子,我沒見過,為人怎么樣?”袁蘭有些意動。 “那還用說。你找人打聽打聽,小媛那絕對是個守本分的好孩子,將來肯定孝敬公婆,而且家里什么事情不會做?”這婦女連說道。 在一旁一直聽著的一個俊俏姑娘,鼻子一皺哼聲道:“二娘,我哥找媳婦,那可不是什么人都要的。最起碼,得經過我這一關。這幾天,來我們家說媒的,可是把我們家門檻都快踏平了,我哥得好好選一選。” “青雨這孩子。”那婦女笑起來,“也對,青山,那是宜城境內有數的好漢,哪家姑娘不想嫁給這樣的男人。” “那是。”青雨得意一昂頭。 “不過,說起來,這兩年,咱們滕家莊的男人,有一個成年的,就有不少外莊的姑娘想嫁過來啊。”這婦女也笑呵呵起來,“我家二娃,來說媒的都不少呢。更別說你家青山了。畢竟,青山,可是我們滕家莊第一條好漢。” 因為白馬幫、鐵山幫的廝殺,特別是鐵山幫的壓榨。 令許多莊子生活艱難。 這一對比,過去生活就好的滕家莊,愈加顯得好了。周圍許多莊子的姑娘們,都想嫁到滕家莊去。 至于滕青山,這莊內第一條好漢,名聲在外,什么有萬斤巨力,十歲就能殺群狼等等……各種傳說,令外莊的不少姑娘們想入非非。畢竟這個年代,人們最佩服的就是那些勇武的男人。 忽然—— 庭院的門吱呀一聲開啟了,手持一桿鐵槍的青年便大步走了進來。 “哥。”青雨連起身跑出去。 “青山回來啦。”那婦女連起身熱情打招呼。 “二娘。”滕青山也笑著,“都中午了,二娘就在這邊吃午飯吧。” “不了不了。”這婦女見到滕青山似乎有些局促,連笑道,“我家午飯也差不多好了,我就先回去了。阿蘭姐……我跟你說的,你可要好好考慮啊,我侄女小媛,那可真是好姑娘,絕對不錯的。” 母親袁蘭也笑著連送這位二娘離開。 “又是來說媒的。”滕青山無奈一笑。 “哥,我看你今天挺高興的,有什么大喜事啊?”青雨是和滕青山在一起,是親兄妹,很容易發覺今天滕青山似乎格外高興。 “這你都看出來。”滕青山笑道。 “當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誰,我可是我們滕家莊第一好漢的妹妹呢。”滕青雨嬉笑道。 “嗯,是有喜事。不過告訴你也不懂。哦,爹回來了,準備吃午飯吧。”滕青山今天心情很不錯,從兩年前開始,滕青山也就每天清晨,天還黑著,沒怎么亮,就進山苦練了,扛著巨石在大山里奔跑訓練。 待得一個半時辰后,回來吃早飯。 日間滕青山都是呆在族里,或是練習形意拳,或是練習槍法。 而就在今天,他終于突破最后的關卡了。 “沒想到這身體素質越強,打通經脈難度也提升。不過,總算打通最后的支脈……從今天起,我全身經脈完全暢通。”滕青山心中暢快,這近兩年來的訓練,滕青山的實力,比之兩年前更強一籌。 全身各方面素質都有一個提升,當然,提升幅度,沒有最強計劃的那四年提升的多。 “我現在實力,比兩年前提高了三成左右。可誰想,還無法深入到那碧寒潭潭底。”滕青山心中暗道,“今天總算經脈完全通暢,從明天開始修習我形意拳的宗師絕技‘虎形通神術’!等實力再有大幅度提升,再一次去探那碧寒潭。” “青山。”父親滕永凡也坐下,準備吃午飯了,“我剛才路上看到你二娘了。” “凡哥,你也看到了?”母親袁蘭將飯碗端到桌子上,同時笑道,“她是為她的一個侄女來說媒的,咱們家青山啊,還有幾天才成年,可有大把姑娘想要嫁過來了,一個個,可都是貌美如花啊。” “青山,你怎么想的?打算什么時候成親?”滕永凡拿起筷子,同時詢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