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34 兩百兩銀子

赤火馬的二當家目光閃爍,忖道:“這個叫滕青山的小子實力還真強,而且宜城境內,民風極其彪悍,如果逼迫地太厲害,滕家莊這群山野莽漢恐怕還真的可能動手,之前屠掉黑木莊,就讓我鐵山幫死掉好些兄弟。如果今天要動手……恐怕今天我帶來的一千兄弟,要死掉大半!” 滕家莊勇武之名,流傳在外。 而且今天,這二當家也發現,滕家莊竟然有內勁高手,這不得不令他忌憚。擁有內勁高手的莊子,真的殺起來,他這一千馬賊,勝也是慘勝。鐵山幫和白馬幫廝殺在即,在滕家莊損失大量人馬,還真是不值得。 …… 滕青山話音落后,震裂地面。滕家莊不少人心底暗喜,同時看著那位馬賊首領。鐵山幫一方的馬賊們也看著他們二當家,現在大家都等著二當家發話! “哈哈……”二當家大笑起來,目光凌厲盯著下方滕青山,“好身手,看到小兄弟你這等身手,我也手癢的很吶。不如,咱們切磋切磋。” “切磋?” 滕氏族人們都看向滕青山。 “青山,別去。”滕云龍壓低聲音道,“這二當家在外闖蕩,肯定有不少手段,而且內勁也很驚人,一錘轟碎我滕家莊大門。不好惹啊。如果在切磋的時候,下了狠手,青山……你還年輕。” 不但滕云龍擔心,滕永凡、袁蘭夫婦也極為擔心他們的兒子。 在他們看來,那二當家就是一個老油條,心機多的很。他們的兒子,也一直在宜城境內闖蕩,又見識過幾個內家高手。 “爹,娘,外公,沒事的。二當家可是前輩高手,不會和我這小子計較的。”滕青山笑著,持著長槍便走過去,拱手道,“聽聞二當家勇武過人,一錘就轟碎我滕家莊大門,我也技癢的很。” “哈哈,痛快漢子!” 這二當家大笑一聲,“就憑你答應切磋,這一條,降低年錢也就是一句話的事。來,小兄弟,小心了!” 說著,這二當家手持兩個赤銅錘,就從馬上躍起落下。 “都讓開點。”二當家大喝一聲。 頓時練武場上的馬賊們立即牽著韁繩,讓戰馬都退到一邊去,露出足有二十丈長寬的空地。空地中央只有手持兩個巨大赤銅錘的二當家,二當家下馬,滕氏族人才發現,這位二當家身材極為壯碩,陽光照耀下,這位光頭壯漢整個人宛如鐵鑄一般,手持赤銅錘,猶如魔神。 “青山,別莽撞,保命要緊。” 滕云龍看著這個外孫,有些擔憂、緊張。 滕青山向親人們笑笑,隨后持著那一桿鑌鐵長槍,大步走向練武場中央空地上。 那二當家壯碩如魔神,滕青山身材勉強也算魁梧,可和二當家一比,明顯小上一號。畢竟滕青山只有七尺多點(一米八),可那位二當家卻是比滕青山高半頭,腰圍都粗上一大圈。 二人在中央空地上對峙著。 “請。”二當家一拱手。 “請。”滕青山也拱手。 “小心了。”二當家腳下一點,整個人猶如離弦之箭便急速沖向滕青山,同時右手持著鐵鏈便開始舞動起來,其中一個赤銅錘宛如風火輪就在二當家的頭頂急速旋轉了起來,當靠近滕青山的一瞬間,二當家猛地一撒右手。 “呼!” 那旋轉地赤銅錘宛如流光閃電,帶著一股銳嘯聲,砸向滕青山。 一直站立的滕青山眼眸寒光一閃,手中鑌鐵槍仿佛一條蛟龍劃過一道圓弧,和那赤銅錘略微一碰觸,赤銅錘就立即改變方向,朝一側偏去。 蹬地! 呼! 滕青山身形前沖,手中鑌鐵長槍仿佛一道黑色閃電,直刺二當家胸口。 “好槍法。”二當家大喝一聲,那鐵鏈一繞,竟然卷住滕青山的長槍。同時身形前沖,揮舞著一手上的赤銅錘,砸向滕青山的腦袋。 “嗯?” 滕青山也為對手這鐵鏈一繞,而感到驚訝,看似簡單的一繞,卻能夠在不影響兩枚赤銅錘的基礎上做到如此迅捷,沒有數年苦功,難。 “破!”滕青山大喝一聲。 手中長槍猛地巨震,攜著鐵鏈,直接砸在那二當家腰部,將那二當家砸的不由飛拋起來,那束緊的鐵鏈也松了下來,滕青山連趁勢收回長槍,腳下一點,整個人飛起,直接一槍刺向空中的二當家。 “轟山錘!”二當家滿臉通紅,猛地一聲暴喝,右手上的赤銅錘帶著古怪的聲響,劃破空氣,砸向鑌鐵槍。這一錘砸下,仿佛萬斤巨石轟下,讓人感到無法反抗。 滕青山人在半空,手中長槍卻猶如毒蛇,刺在赤銅錘邊上,鏘的一聲,鑌鐵槍在接觸一瞬間順勢一轉—— 如影隨形槍法! “噗!”長槍直刺二當家胸膛。 可是誰想到,這二當家在轟出一赤銅錘的同時,左手的赤銅錘同樣轟下。 “鏘。”待得滕青山卸開這一錘的時候,那二當家在半空中直接一側身,趁機右手一把抓住滕青山的槍桿。 “撒手!”二當家暴喝一聲。 滕青山只感覺一股強大的內勁通過槍桿傳遞過來,滕青山手中用的力氣陡然暴增,萬斤巨力灌輸在槍桿上,順著槍桿直接作用在那二當家手上。那二當家只感到右手猛地一疼,情不自禁就立即松下槍桿,立即運轉內勁,整個人極速墜下。 二當家左手持著鐵鏈,拖著兩枚銅錘,右手則是微微發顫,火辣辣的劇痛。 “抓我槍桿,真是找死。”滕青山心底暗道,達到人槍合一地步,長槍就等于滕青山的手腳,想要讓滕青山放開長槍,不就等于斷他手足?豈是這般容易的? “呀~~~”那二當家面色猙獰,雙手各持有赤銅錘的把柄,暴喝一聲,整個人舞動著兩柄百斤赤銅錘,瞬間就沖到滕青山的身前。 “十八轟山錘!” 暴喝聲在練武場上空響起。 只見那兩枚赤銅錘,一錘接一錘,仿佛那江水一般連綿不絕,一錘力道比一錘力道更強。 “青山!” 滕家莊族人們和馬賊們都目瞪口呆,那赤銅錘速度之快,他們勉強只看到一道道幻影。這錘影之迅猛、密集,猶如爆發的洪水。 “鏘!”“鏘!”“鏘!”“鏘!”…… 密集的撞擊聲響起,長槍槍影和赤銅錘錘影,密集的讓人無法看清。 “蓬!” 撞擊聲忽然消失。 “呼。”滕青山整個人飛拋起來,一個千斤墜,立即落地,滿臉通紅,拱手道:“二當家實力驚人,我甘拜下風。” 那二當家也是滿臉漲紅,收回雙錘后,仔細地打量一番滕青山,而后哈哈笑道:“好,果真好身手,這宜城境內能夠接我十八轟山錘不死的,不超過十個!你是其中一個。我,王鐵峰,交你滕青山這個朋友。” “既然是朋友,我王鐵峰也給你面子,你滕家莊,一人繳納一吊大錢,這事情就罷了。”二當家豪爽道。 “二當家果然豪爽。”滕青山也笑道。 “外公。”滕青山轉頭看過去。 聽到一人繳納一吊大錢,族長滕云龍就立即和周圍人湊錢了,一人一吊大錢,滕家莊加起來也只需要繳納二百兩銀子。畢竟十吊大錢才算一兩銀子,比那白馬幫的年錢都要低上大一截。 父親滕永凡立即將二百兩銀子送過來。 “收下年錢。”二當家吩咐道。 立即有馬賊收下二百兩銀子。 “青山兄弟,什么時候去我鐵山幫,我,定會好肉好酒漂亮女人,招待兄弟你,今天,就不多呆了,兄弟們,走。”那二當家‘王鐵峰’一躍就上了赤火馬,隨即領頭,帶著一幫馬賊呼嘯而去,迅速消失在視線范圍內。 在滕家莊遠處道路上,馬賊們密密麻麻一片。 “二當家。”一名騎著青鬃馬的青年連道,“就這么放過那小子了?” “哼。”二當家一聲低哼,喝斥道,“人家才多大,就這么厲害,能教出這么厲害的弟子,你說,他師父會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現在是和白馬幫廝殺的關鍵時候,不宜多樹敵。” “二當家說的對。”那青年連奉承道。 二當家本人卻是低頭看了看胸口,胸口的衣服有一個窟窿,想起之前那一幕,二當家還是不由嚇得后背直冒汗:“這個滕青山,接我十八轟山錘,竟然還有余力殺死我,今天,可真是閻王爺面前走了一遭啊。如果這個滕青山,不是顧及我大哥,還有我鐵山幫的三千兄弟,我今天,恐怕真的栽了。”之前那一幕太快,外人看不清,可是二當家本人知道。 滕青山看起來,最后拋飛起來,說甘拜下風。 可實際上,滕青山曾一槍點破他衣服,卻又收槍,主動后退拋飛起來,裝作輸掉。 那一刻,滕青山完全能殺他。 既然對方給面子,二當家也不會不給對方面子,才一人僅僅收一吊大錢。而且,真正廝殺起來……即使屠掉滕家莊,他這一千人馬,恐怕沒多少能活。最重要的是,他自己活不了。 :大家說說,滕青山是殺二當家好,還是暫時不殺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