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33 一條活路

滕青山閱讀過萬象門編寫的《地榜》,對天下高手也有所了解,在九州大地上,像白馬幫洪四爺,是屬于后天頂峰中極為厲害的高手。他成立白馬幫,麾下肯定也有一群有內勁的高手。 “這鐵山幫,竟然敢跟白馬幫抗衡,也有一些內勁高手。不過馬賊畢竟是馬賊,吸引不到真正的強者,這些,恐怕都是在各自宗派不得志,才出來加入強盜土匪的內勁高手。”滕青山很清楚自己的實力。 如今的自己,比前世巔峰狀態還要強的多。 這些人的劍,恐怕就是刺到自己身上,都破不開皮膚肌肉! 鏘!鏘!鏘!鏘!…… 十三把利劍帶著道道寒光,刺向處于正中央的滕青山。滕青山手中長槍陡然舞動,仿佛一陣旋風席卷過周圍,竟然一瞬間同時抵擋住所有的利劍。 “好槍法!”觀看這一幕的鐵山幫二當家眼睛一亮,“不過,這槍法……我過去竟然從沒見過,到底是哪一宗派的槍法?” 這二當家不可謂不見多識廣,許多宗門的槍法路數他都見到過,可卻看不穿滕青山這槍法。 …… 滕氏一族的族人們都揪著心看著這一幕,在他們眼中,那十三名男子的長劍仿佛急雨一樣接連不停,他們唯恐滕青山慢上一絲,被刺到。 “青山。”母親袁蘭緊張的很。 “娘,哥他最厲害的。”旁邊的青雨卻是很相信她的哥哥。 不但滕氏一族人關心,那鐵山幫的馬賊們也很重視這一場廝殺,如果他們輸了,那可是很丟面子的事。滕青山和十三劍手彼此廝殺許久,騎在赤火馬上的二當家,臉色一沉,喝道:“快點解決。”廝殺上這么久,還沒傷到滕青山,這令二當家有些不滿。 滕青山其實一直在觀察對方劍法,畢竟來到這個世上,他還沒有真正和內家高手交過手:“這劍法倒也是不凡,一招一式如行云流水,彼此相互連接,特別灌輸內勁后,威力也真夠大。不過很明顯……這些劍手,都還處于‘形’的階段,沒琢磨到劍法之意蘊!” 滕青山的槍法,看似復雜。 實際上,從頭到尾,他施展的都是同一招——混元一法! 滕青山練槍,是練的意。 意,完全對了,那隨意的招式,都含有莫大威力。 “也就這么些劍招,創造這劍陣的人,很是了得。可這些人使用起來,威力也就一般般。”滕青山心中暗道。 “亂劍式!”持劍十三人中為首一人喝道。 頓時,十三柄利劍的劍影,密集的宛如十三朵銀色花朵,覆蓋向滕青山。 處于劍陣中央的滕青山猛地叱喝一聲:“撒手!” 十三名劍手只感覺到滕青山手中那桿長槍蘊含的力量一下子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仿佛巨石砸在他們的長劍上一般,只聽得“哐!”“哐!”“哐!”“哐!”……一陣亂響,十三柄長劍都跌落到地上。 “怎么會……” 十三名劍手驚恐的看著中央的滕青山,他們的右手顫抖著,虎口都撕裂開,鮮血直流。 寂靜! 練武場上眾多馬賊都驚呆了,鐵山幫內能騎青鬃馬的幾乎都是內勁高手,十三名高手聯手,竟然被擊敗。這太不可思議了。 滕青山則是大步走向自己族人,那些馬賊們畏懼的連讓開一條路,讓滕青山回到族人群中。 “好!” “打的好。” 滕家莊的一群族人們卻是歡騰了起來,一個個激動的很。 “青山,做的好。”外公滕云龍也是拍了拍滕青山的肩膀,滕青山笑笑,隨后轉頭看向后面的族人,微微一伸手下壓,滕家莊的族人們就安靜了下來。 “二當家。”那十三名劍手,都慚愧低聲地走到二當家一旁,二當家臉色難看,低喝一聲:“還不上馬,在這丟人現眼嗎?”那十三名劍手立即退到旁邊去,而二當家看向滕青山,卻是大笑起來:“好,好,好槍法。” “那你傷我手下的事情,也就作罷。”二當家騎在赤火馬上,居高臨下笑著道,“你們滕家莊,交給我們鐵山幫一筆年錢,那我們就立即走人。” “年錢?”滕青山道,“敢問二當家,這年錢多少?”也是聽那十三劍手稱呼‘二當家’,滕青山才知道,這來人是鐵山幫三位當家中的二當家。傳說,鐵山幫三位當家,實力最強的是大當家。 “一人二兩銀子。”這二當家朗聲道。 “二兩銀子!這,這不是吃人嘛。” “怎么這么高。” “不讓我們活了啊。” 滕家莊的族人們一片喧嘩聲,連滕云龍、滕永凡等人也都是臉色大變,一人二兩銀子,這年錢比例實在太夸張。須知,白馬幫也就收一人半兩銀子。 “二當家。”滕青山臉色不太好看,“一人二兩銀子,是不是太高了?” “高嗎?你們滕家莊是周圍有名的富裕莊子,你們一個莊子應該有兩千多人吧。不過,我也就按照兩千人算。一人二兩銀子,讓你們拿出四千兩銀子,應該不是難事吧。”二當家冷笑道,“那大李莊等一些窮莊子,我們可都是收二兩銀子一人的,今天,我是給小兄弟你面子,才只收你們二兩銀子一人。” 滕青山終于明白,為什么黑木莊會拒交導致屠莊了。 因為,這鐵山幫太貪婪了。 要知道…… 滕家莊宗族庫房,余錢估計也就近兩萬兩左右。當然還有雪貂皮和狼王皮。可如果不是滕青山,那就沒有雪貂皮、狼王皮,甚至于連揚州鹽商那一筆生意估計也會被吞沒掉一萬兩銀子。 滕家莊族人生活條件不錯,平常消耗大,導致族內余錢并不多。 一次性就收四千兩銀子,收幾年,滕家莊就要勒緊腰帶省錢了。以后肉也不敢吃了,打獵的肉都要拿去賣錢,也不敢買布匹做新衣服了,要省錢了。 “二當家。”滕青山朗聲道,“你也應該知道,我們山民一年也就賺那么一點銀子,一戶人家,一年收入也就十幾兩銀子。已經很好了。可是正常吃喝,要花去一半。而一戶人家,一般有四五口。你鐵山幫一人就收二兩銀子,那一戶人家,你可就是收到近十兩銀子!白馬幫再收年錢,我們還剩多少點?二當家,你讓我們族人怎么活?” 滕青山,是族內獵人隊首領,族內給予的月俸是十兩銀子,一年就是一百二十兩。這是整個莊子最高的。獵人隊首領、槍法大師傅、第一打鐵匠,三人是月俸最高的。 而一般族內壯漢,月俸也就一兩銀子,一年十二兩。這在平民中,算是不錯的了。 而一戶人家中,一個壯漢要養女人、孩子、老人。女人種田,除了供家里吃,也就能分到兩三兩銀子罷了。一戶人家,一年收入并不高。過去……單單繳納白馬幫的錢,滕家莊的族人們還能過好日子。 可如果繳納鐵山幫的高額年錢,那以后,可真的吃喝都成問題了。 “別在這廢話。”高坐在馬上的二當家,臉色一沉,“那大李莊,一人二兩銀子都交得起,你們就交不起?” “青山。”滕云龍拉了拉滕青山的手臂,靠近滕青山,壓低聲音小聲道,“這個二當家實力太強,一錘就轟掉了我們莊子的大門,絕對有萬斤力氣,不好惹。四千兩銀子,我們暫且忍忍,先交掉。白馬幫和鐵山幫,肯定有一天會分出勝負的。” “這位老爺子說的對!”那二當家大笑道,“我們鐵山幫和白馬幫定會分出個上下,到時候,等那白馬幫完蛋了,我們鐵山幫也會降低年錢的,我們也懂得細水長流嘛。” 滕云龍臉色一變,他壓低聲音,原以為那二當家聽不見。沒想到對方聽得一清二楚。 “等白馬幫完蛋,再降低年錢?”滕青山心底一陣怒火。 兩大幫派要分出勝負,誰知道要多久?過去歷史上,幫派競爭十數年,并非沒有過。 “二當家,這一次,我們能忍,能湊湊,湊出這么一筆銀子,可下一次我們莊子怎么辦?”滕青山體內內勁攸地從雙腿沖入大地中,朝馬賊方向迸發。 頓時,地面劇烈震顫起來。 “轟隆隆~~~”從滕青山腳下,地面龜裂開,朝馬賊方向延伸。令那些戰馬驚得蹦跳起來,“律律~~”戰馬亂沖,不少馬賊被摔下馬去。馬賊群中一片慌亂,而那二當家卻是臉色微微一變,暗道:“這小子,好強的內勁。” 練武場上的彎曲的龜裂痕跡,顯得很是猙獰。 滕青山盯著這二當家,目光銳利,聲音低沉:“二當家,還希望你能給我們滕家莊一條活路!” :嗯,別忘了推薦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