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32 大喝飛刀

練武場上一片混亂,那些馬賊利用戰馬奔跑的速度揮出一刀,一刀絕對有千斤之力,常人如何能抵擋? “鏘!” 一刀砍在長槍槍桿上,削斷了槍桿,硬是在族人身上劃出一大傷口,血肉翻起,鮮血直流。 “二哥。”其他族人們連將受傷族人一把拖到后面,同時刺出手中長槍,抵御那些揮刀的馬賊。 “哈哈……”馬賊們狂笑著。 “呼!”一名披著鐵甲,腦袋上抱著頭巾的兇悍馬賊,在戰馬上猛地一揮大砍刀,居高臨下朝一名滕氏族人腦袋劈去,那名族人防御不及,眼看著就要被劈死。 “死吧。”這馬賊還猙獰大笑起來。 就在這時候—— “咻!”一柄鑌鐵槍破空而來,鏘的一聲,擋住了這一刀,持著這一桿鑌鐵長槍的正是滕家莊的槍法大師傅‘滕永湘’,滕永湘本是族內有數的好漢,練習虎拳四年后,體內也擁有了內勁,本身力氣也大增。 “下來!”滕永湘暴喝一聲。 只見那桿鑌鐵長槍猛地一個抽打,直接壓著那砍刀,抽打在馬賊身上,發出‘蓬’的一聲,馬賊整個人拋飛起來,砸在旁邊的一名馬賊身上,滾落到地上。 “律律律~~” 整個馬賊的人馬終于停下了,而已經沖到最深處的馬賊首領,那騎著赤火馬的光頭壯漢猛地轉頭,盯向滕永湘,竟然大笑起來:“哈哈,外面盛傳,你們滕家莊的漢子勇武,果然有點實力。沒讓我失望啊。” 鐵山幫出來征收錢財的策略很簡單,沖上來先劈幾個人,管他是死是活,之后再要錢。 鐵山幫大當家‘王鐵山’,在老巢的時候,曾說過這樣的話:“我們是強盜,是土匪!因為那些平民害怕強盜,所以才會上繳年錢!不害怕,不恐懼?他們為什么交錢?那白馬幫積威太深,我們鐵山幫初立,必須以狠辣手段,震懾宜城,以后才好辦事。到那些莊子,不管其他,先劈幾個人,管他是死是活,那些平民心里自然害怕。害怕才會給錢……否則,他們還以為我們脾氣好!哼……至于那些刺頭,給我除掉。敢于反抗的,給我殺掉!” 鐵山幫一共三位當家,其他兩位當家,也非常贊同他們大哥的話。 三兄弟在九州大地上闖蕩數十年,早對這世道有了自己的認識。 要錢? 得狠辣! “二當家,那個小子實力不錯,我來對付吧。” “交給我,我兩招就解決他。” 在這馬賊首領周圍,有一群騎著青色鬃毛戰馬的男人,這些男人們爭先恐后的說道。 這青色鬃毛戰馬,正是青州的‘青鬃馬’,也需要數百兩銀子。其他普通馬賊坐下的馬匹,毛發土黃,是揚州的本地馬,只需要數十兩銀子就能購買一匹。騎什么馬,也能看出在馬賊中的地位。 “大家都退后。”滕永湘連道。 練武場上族人連退到一起,舉著長槍,小心戒備。這個時候,原本呆在家里的族人們已經有不少趕到練武場。作為一個擁有兩千多人口的大莊子,莊子還是很大的。滕青山、滕永凡等人這時候也在趕來途中。 “三子,給你個機會,那個拿鐵槍的,你去對付。”馬賊首領淡笑道。 對方的刺頭,必須除掉! “是,二當家。” 在他身后,十八名騎著青鬃馬的男人中的其中一個,持著一柄只有兩指寬的長刀,刀背也比較薄,看起來有點類似于劍。 “老家伙,受死吧。”三子嗤笑一聲,滕永湘今年已經年過四十。 “呼。”這個叫‘三子’的馬賊,手持著狹長長刀,身體一躍,竟然從馬匹上躍起一丈多高,仿佛一只展翅飛翔的雄鷹撲向滕永湘。手中的長刀也舉起頭頂,帶著一股可怕的力道凌空劈下。 滕永湘冷靜而立,緊握手中長槍。 “咻。”滕永湘眼睛暴睜,手中長槍仿佛毒龍出洞,攸地刺出。 “嗯?”那人在半空的年輕馬賊臉色微微一變,手中長刀速度激增,帶著一抹幻影,竟然剛好劈在那鑌鐵長槍的槍頭上。 “鏘!”“鏘!” 連續兩聲,鑌鐵長槍被劈的反震到一邊去。 “哼。”那年輕馬賊冷笑一聲,刀勢一變,翻手就是一個直刺,刺向滕永湘的胸口。 “永湘!”這時候,剛從兵器鋪趕到練武場的滕永凡老遠看到這一幕,便是臉色大變,可是他根本來不及救助了。 就在這時候—— “住手!” 仿佛天空中一聲雷響,這一聲大喝甚至于令馬匹嚇得亂跳起來,令數名馬賊嚇得從馬上掉下去,滾落到地上。同時,一股可怕的尖銳呼嘯聲響起。 “咻!” 動人心魄的可怕呼嘯聲! 一柄穿透空間的飛刀! “高手!”那叫‘三子’的馬賊臉色大變,飛刀速度之快,根本不容他躲避。 “噗!” 一道寒光掠過。 “啊!”叫‘三子’的馬賊痛苦的喊叫一聲,跌落到地上,他捂著胸口蜷縮在地上,鮮血不斷滲出。在他的背部也同樣有著一個血窟窿。剛才那柄飛刀從他前胸進、后胸出,直接射在滕家莊練武場遠處的木柵欄上。 “高手!”坐在赤火馬上的首領,那名二當家轉頭看向飛刀襲來的方向。 其他騎在青鬃馬上的馬賊好手,也都轉頭看去。 只見一名穿著布衣,面容清秀的青年,手持一桿鑌鐵大槍,已經到了滕氏一族族人的最前面。 “好快的速度。”那二當家心底一驚,別人辨別不出那聲大喝源處,可是他能辨別出來,“剛才這布衣青年,還在十數丈外,眨眼功夫,就到了這。這速度,可真是夠快的。而且……內勁,也極強。” 憑著那聲大喝,二當家已經認定對方是個內勁高手。 “青山!” “青山,你來了。” 滕氏一族的男人們一個個大喜,滕青山點了點頭,看向一旁滕永湘:“大伯,沒事吧?” “沒事,不過青山,你小心點。這馬賊中高手不少。”滕永湘壓低聲音,“特別是那個騎著赤火馬的首領,就是他,用那赤銅錘,一錘就轟掉我們滕家莊的大門。絕對有萬斤巨力,是個一流武者!” 擁有萬斤武力,才是一等武者。 “放心,大伯,這里交給我。”滕青山說道,同時滕青山也松了一口氣,之前,他是在自家庭院里面練習形意三體式,感覺到那馬蹄聲就立即沖過來。不過馬賊從轟破正門,沖進來劈人,到對滕永湘出手,時間太短。 滕青山家,距離練武場,也要好一會兒。畢竟,這是一個擁有兩千多人的大莊子。 幸好,滕青山速度極快,總算在最后一刻趕上了。 “見過各位鐵山幫的各位好漢。”滕青山一拱手,目光如刀,掃過鐵山幫的一群馬賊。剛才因為一聲大喝,就嚇得不少馬賊掉下馬來,顯然,不少馬賊對這滕青山還是有些忌憚的。 “哈哈……好一條漢子!”那二當家大聲贊道,“沒想到滕家莊有如此好漢,佩服。” “一錘破我滕家莊大門,鐵山幫的好漢,我也是佩服的很。”滕青山朗聲說道。 在說話的這一會兒,在家里的男人們一個個也接連趕到了練武場,那滕云龍也到了,不過滕云龍沒有開口。 “不過,傷我鐵山幫的人,我也得給兄弟們一個交代。你有兩條路,一,賠一萬兩銀子。二,我手下有十三個小家伙,他們出手,如果你能活著。那這事情也就這么算了。”這馬賊首領居高臨下,說道。 這二當家也清楚,如果今天不壓下滕青山,恐怕從滕家莊這拿不到多少銀子。 “哦,那我就試試鐵山幫的好漢,有什么手段。”滕青山輕笑道。 “很好,有膽色。”這馬賊首領一揮手,“讓開一個圈子,兄弟們見識見識這滕家莊的漢子,有什么本事。” 馬賊們立即讓開一個大圈。 “青山。”滕云龍、滕永凡等幾個人都在一旁,擔心的說道。 “青山,抵擋不住,我們就給點銀子,算了。”滕云龍壓低聲音小聲道,在旁邊的母親‘袁蘭’也是擔憂的看著自己兒子。 “放心,外公。”滕青山輕松一笑,笑容似乎感染了周圍滕云龍等人,“既然人家鐵山幫首領,要讓我指點指點他手下的十三個小家伙,我也不能不給面子。就幫他,指點指點手下吧。”滕青山故意讓那些馬賊都聽到他的話。 “哼,說大話,不怕閃掉了舌頭!”一聲怒喝,那十三名騎在青鬃馬上的男人一個個都躍起。 嘩!嘩!嘩! 在半空中,這十三名男子就從背上拔出了一柄利劍。 “有本事,過來與我們一戰。”那十三名青年盡皆持著長劍,一般在大量人馬廝殺中,砍刀比較有優勢,而在單打獨斗中,用長劍則比較有優勢。這些青年都背著長劍,很顯然……在劍上,都浸淫了很久。 “馬賊圍成那么一個大圈,一旦青山他進入圈中。如果馬賊不守信譽,一群馬賊圍攻,那可就危險了。”滕青虎壓低聲音,有些擔心地說道。 “青山!” “青山哥。” 不少族人們都擔心的看向滕青山。 滕青山只是一笑,便手持一桿長槍,直接走向馬賊中央的空曠圈子內,獨自一人,面對諸多馬賊。而那十三名持劍男子已經包圍了滕青山,為首的一人嗤笑道:“我們給你機會先出手,否則……你就沒機會出手了。” “信不信,我一刀射穿你的喉嚨。”滕青山笑看向那持劍男子。 那持劍男子臉色微微一變,滕青山的飛刀,這些人剛才可都看到了。 “各位師弟,動手。”那為首一人暴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