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31 赤銅錘

這個世道雖然很亂,可屠莊這種天怒人怨的事情,在宜城境內已經很久沒發生過了。 旁邊的母親袁蘭驚呼道:“凡哥,那鐵山幫就這么瘋狂?難道他們不知道,這么做,會引起宜城多少莊子的憤怒嗎?還有,黑木莊……我們族內,有好幾個娶來的姑娘,就是黑木莊的吧。” “嗯,所以,族里現在也鬧騰的很。”滕永凡皺眉道,“可是,我們又能有什么辦法。” “這鐵山幫,太過殘暴。”滕青山心中也起了火氣,屠莊,實在太滅絕人性了。 滕永凡說道:“沒辦法,據我們所知,那鐵山幫的三位當家,都是曾經在九州大地上闖蕩的頗有兇名的內勁強者!一個個狠辣的很,估計,屠戮黑木莊,也是給其他莊子看的。這是殺雞儆猴!” 滕青山點點頭。 單純為了一個莊子的銀子,沒必要屠莊,顯然是為了震懾其他莊子。 “爹,娘,哥,那個幫派,會來我們這嗎?”青雨有些擔心的說道。 “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滕永凡擔憂道,“這鐵山幫,很可能就會來到我們滕家莊,準確說……是一定會來,他們一定會來收銀子。問題是……什么時候來!” “這點不能不做防備。”滕青山點點頭,這關系到宗族生存,不能大意,略微思索,滕青山便道,“爹,我看這樣……從明天起,獵人隊出去,就由青虎帶領。以青虎如今實力,在大山里,也沒什么問題了。而我,這段時間也不進山苦練了,就呆在莊子里,以防萬一!” 滕永凡點頭:“我也是這樣想的,但是這只是一個方面,還有其他許多事情都要改變。比如族內練習虎拳的,現在都應該轉移到練武場上。隨時可以抵擋可能出現的敵人。” 平常練習虎拳,都是在那樹林。 可從樹林跑到練武場,也要一點時間。 “如果那鐵山幫要求的銀子不高,我們退一步,也沒事。如果要價真的太高,沒辦法……我們只能選擇抵抗。”滕永凡說道。 “嗯。”滕青山早就做了決定。 如果真的出現危機,到時候,不必隱藏實力,直接大開殺戒。對滕青山而言……這一輩子最珍貴的親人,爹、娘、妹妹,還有很多照顧他的長輩,都是在宗族內。宗族,是他的根,也是他親人們的根。他誓死,也會保護好滕家莊。 “事情還沒壞到那個地步。”滕永凡也感覺話題沉重,笑道,“我們滕家莊,比黑木莊要強的多。那鐵山幫,也會知道選擇的。” 滕家莊,的確比黑木莊強的多。 這四年來,單單練出內勁的族人,就足有三十多個。當然曾練習虎拳的族人已經有數百人,卻只有三十幾個練出內勁,比例的確低。可練出內勁的族人,擁有的破壞力,每一個都非常驚人。 “鐵山幫如果認為我們像黑木莊一樣好欺負,那就錯了。”滕青山笑著說道,心底卻是殺機潛伏。 到了關鍵時刻,滕青山從來不會手軟。 …… 黑木莊被屠莊的事情,傳的很快。整個滕家莊的族人們很快都知道了。滕家莊也變得風聲鶴唳,族內的好漢們一個個訓練都是呆在練武場,就是不在練武場,也是在家中。很少有離開莊子的。 唯有獵人隊的三十幾人,偶爾會出去打獵。 而族內第一高手滕青山,也是留在莊內,不再進山。整個滕家莊都做好了迎敵準備。 在這個世道混亂的年代,想要保護好宗族,只能靠自己。 練武場上,一片喧鬧。 “喝!” “哈!” 一個個族人們或是在練習槍法,或是在練習虎拳,還有族人們在提石鎖,滾鐵球,提水桶來打熬力氣,各種民間流傳的訓練方式,雖然簡單,可也很有效果。在感到危機的情況下,族人們訓練更加刻苦。 婦女們,則是做耕作、洗衣、做飯、照顧孩子等眾多瑣事。 強壯的男人們只需要苦練,只有弱小的男人,才會和婦女一樣去忙瑣事。 “二娘,你別哭了。”三個婦女邊洗衣服,邊在一起說著,其中一個婦女眼睛發紅。 “我弟弟被殺了,被那挨千刀的鐵山幫給殺了。”那婦女說著淚水不由往下流,“我弟弟最聽話了,小時候,喜歡跟我睡。最喜歡吃我做的面餅。”說著,還抽泣著,“可是,就這么死了啊。” 其他婦女也被說的眼睛泛紅。 “二娘,你娘家大李莊還好,只是死了幾個人,鐵山幫拿了銀子也就走了,那黑木莊可是被屠莊的。我家男人三弟他家的媳婦,她的爹娘、弟弟妹妹,可是全部死光了。唉……”那些婦女們感嘆著。 “還是嫁到我們滕家莊好。” “嗯,滕家莊,畢竟是方圓數十里內,出名的厲害莊子。” “我老家那,我有個外甥女,叫芳蘭,長得很是標致,我也想,將她介紹給我們滕家莊的漢子。” 這些婦女們彼此談論著,在這個時代,哪一個莊子強大,不受欺負。那這個莊子的男人們也容易找到女人。畢竟,父母也要為孩子考慮,送到強大的莊子,吃好穿暖不受欺負,這已經是夢想中的好生活了。 “那個鐵山幫已經去了很多莊子里,不知道,啥時候會到我們這。” “別烏鴉嘴,那些挨千刀的,我一輩子不想看到他們來。” 就在議論聲中。 大地忽然震顫起來。 “馬蹄聲!”整個練武場上幾乎所有人都轉頭看向莊子大門外,白馬幫每年收年錢,那馬蹄聲到來的動靜,大家早已經熟悉。這大地震動,明顯是馬蹄聲導致的。可是……這一次,來的不是白馬幫! 今天沒有去打獵,而是在練武場上的滕青虎一群人臉色大變。 這是一支騎兵隊伍,單單眼睛一掃,竟然看不到這馬隊的盡頭。很顯然……這支隊伍,人馬眾多。 “是鐵山幫!” 凄厲的喊聲響起! “哈哈……滕家莊的小子們!”一聲大笑聲,宛如雷聲轟隆,只見那密密麻麻騎兵隊伍最前面的一人,那是穿著背甲的強壯光頭壯漢,這光頭坐下的駿馬全身赤紅,高足有八尺,正是來自大戎州,價值千兩白銀的赤火馬。 在這赤火馬馬鞍上,還搭著兩柄巨大的赤銅色大圓錘,錘子上還有著一個個小尖錐。 單單目測,這赤銅色大圓錘,每一個都有百斤重。 這光頭壯漢猛地從赤火馬上飛起,輕飄飄宛如鵝毛,同時他雙手持起這兩柄赤銅錘,兩柄赤銅錘之間有著足有一丈長的鐵鏈連接,直接那光頭壯漢大笑一聲,猛地揮起左手的大銅錘,同時暴喝一聲:“開!”大鐵錘,宛如流星一樣劃過長空,產生一股可怕刺耳的空氣銳嘯聲,轟然砸在滕家莊的大門上。 “轟!” 整個大門震顫,而后蓬的一聲,猛地爆裂開來,碎裂的粗壯木頭亂飛。 隨后光頭壯漢收回銅錘,從空中落下,那赤火馬頗通人性,竟然跑過去,令光頭壯漢剛好又落在馬上。 “怎么可能?”滕青虎等人倒吸一口涼氣,目瞪口呆看著大門碎片。 族內的大門,那是采用大延山的一些堅硬的巨木建造而成,就是十幾個壯漢,搬著木樁轟,都轟不開。當初揚州鹽商麾下的那騎兵首領,是劈開鐵門栓,是用的巧勁。可是這個光頭壯漢卻直接轟門。 “要轟開大門,沒有萬斤力氣,不可能。”這是滕云龍當初說過的一句話。 此刻,族人們完全被驚呆了。 難道…… 這個光頭壯漢,擁有著萬斤巨力? “轟隆隆~~~”大量的馬賊,在這光頭首領的帶領下,仿佛一陣風一樣沖入練武場。 “滾開。”馬賊們大笑著,就用手中的砍刀肆意朝練武場上的滕氏族人們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