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09)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09)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09)     

九鼎記30 鐵山幫

“嗤嗤~~”寒氣彌漫在碧寒潭周圍,碧寒潭水面上浮著的人影在迷蒙的寒氣中也顯得模糊。 “這碧寒潭的潭水,看不到源頭,看似是個死水潭,可潭水卻一點不發臭。而且常年水位不降低。用木桿朝潭底戳,根本戳不到底。”滕青山思忖著。 “嗯,自上次我探查這碧寒潭潭底,也有近一個月時間了。”滕青山全身運勁,整個人就站在潭水中,潭水浸沒到滕青山的胸口,“我比一個月前,實力也提高了不少,再嘗試一次,看能不能觸及潭底!” 這幾年來,好奇碧寒潭為何這般神奇的滕青山,會經常一口氣朝潭底探尋一番。 可沒有一次,能真正抵達潭底。 “嘩啦~~”游到潭邊,滕青山雙手抱住一塊過百斤重的石頭,深吸一口氣,頓時,整個人朝潭底下沉了。其實以滕青山對肌肉筋骨力量的控制,如果是在普通是河水中,只要控制好勁力,就能輕易墜入水底。 不過,這碧寒潭的潭水,比平常的河水,密度要高很多。要進入潭底,有兩個辦法,一個是抱著石頭、鐵塊等重物,或者使用內勁,才能下壓墜入。滕青山當然不會有簡單方法不用,而去浪費內勁。 抱著一塊大石頭,滕青山不斷下墜。 碧寒潭水內沒有雜草,也沒有生物,一片寂靜。 隨著下沉,滕青山清晰感覺到,水溫在急劇下降,愈來愈冰冷。不過一開始滕青山單靠身體的強橫,還能抵御。 “這碧寒潭的水面,也就七八米寬,十幾米長,可是深度,卻是這般驚人。”滕青山抱著石頭,不斷下沉,“碧寒潭是處于雙頭山半山腰,現在,已經下沉了過百米。應該是在雙頭山的山腹深處了。” 雙頭山,僅僅是大延山上的一個小山頭,高度也就三四百米。 “還真冷。”滕青山肌肉微微一顫,此刻水溫已經冰寒到,猶如一根根尖針,刺著滕青山皮膚每一處,滲透到骨子里,“這塊凸起的石頭我記得,這次,我比上次多潛了四米,才使用內勁。” 體內雄渾的內勁,已經迅速的在體內竄動,抵御極寒。 這碧寒潭,越是往下,就越是寬廣,現在已經足有數十米長寬了。可是滕青山,依舊沒發現潭底。 “現在,已經越過雙頭山的山腳了。”滕青山估摸著深度,“這里,還真是夠暗的。”以滕青山的目力,也只是能夠辨別五六米之內,可想而知,這寒潭深處已經黑到何等程度。可是…… 此刻依舊沒有觸及潭底。 其實在水底憋氣,以滕青山的實力,憋上一兩個時辰都不是難事。作為內家拳強者,對五臟六腑的鍛煉是重中之重,強大的肺部,令他能在水底堅持很久。這是一個方面原因,單單肺活量,還不至于能在水底堅持一兩個時辰。 最重要的原因是—— 滕青山的主要經脈,包括連接皮膚毛孔的各個支脈,幾乎都是通暢的。 以滕青山對身體氣血的控制,完全能透過毛孔,吸收水中的氧氣,以補充消耗。當然這種補充速度,是比口鼻呼吸要慢的多。只是能維持低水平消耗,不能有太激烈的動作。一旦在水底激戰,以滕青山強大的臟腑,估計堅持片刻,也要到水上換氣。 “越來越冷了。”滕青山感到被筋膜皮膚包裹著的骨頭,都被一陣陣寒冷刺激。 如此低溫,滕青山使用內勁,也有些撐不住了。 “不能再下去了。”滕青山手中一松,石頭朝水底墜去,而他整個人卻是受到浮力作用,朝上方浮起。 “嘩!” 滕青山從水面冒出頭。 “這水面處的潭水,我竟然感到暖和。哈哈……”滕青山笑了起來,與碧寒潭深處相比,寒潭表面的水的確算得上是‘暖和’。滕青山也明白,這是人體的錯覺。就好比自來水,在冬天的時候,有時候感覺自來水很暖和。 而在夏天,卻感覺自來水很冰涼。 一個道理,潭底潭水,可以算是極寒,感受過極寒,再感受這水面的潭水,感到‘暖和’也不奇怪。 “深入兩三百米,那水壓,也還真大。”滕青山深吸一口氣,臟腑才好點,一般正常人能潛水十米就趕到壓力太大受不了,滕青山記得,在前世,世界徒手潛水紀錄大概是一百多米。 那都是經過長久鍛煉的人,才能達到那等水準。前世,就是擁有內勁的內家拳宗師,一般潛水到兩百多米也受不了了。 而這碧寒潭的潭水密度比平常水要大的多。雖然滕青山這次只是潛水兩三百米,卻相當于普通水中潛入近四百米。如此水壓,就是以滕青山強悍的身體,也感到難受,胸口憋悶,需要借助內勁卸去壓力。 “每一個月深入潭底,全身筋骨乃至五臟六腑,都受到極寒刺激,也對強化筋骨、臟腑有幫助。”滕青山這幾年來,也發現了這么一個規律。 每次深潛,以后訓練過程中,五臟六腑就會變得更加強大。 就好像肌肉受到刺激會增強一樣,臟腑受到這種刺激,也會有所提升。只是……這種極限刺激,滕青山也不敢經常做。一個月左右才做一次。 “上岸!” 滕青山離開寒潭,用包裹內的毛巾擦洗了一下身體,而后穿上衣服、長褲。又取出拆卸成兩截的長槍,合并成一桿。這一桿鑌鐵長槍,已經不是四年前那桿了。因為如今滕青山身高高多了,所以,換了一桿九尺長的鑌鐵長槍,重量也達到六十八斤。 “呼!”“呼!” 滕青山在這寒潭邊上,開始練習起槍法來。 …… 天漸漸暗了下來,滕家莊外面耕作的族人們也都歸來了,最熱鬧的練武場上聚集了不少人,一片喧鬧聲。 “蘭姐,你家青山回來了。”練武場上一名婦女的聲音響起。 正在練武場的母親袁蘭連轉頭看去,只見穿著布衣長褲的滕青山,背負著包裹,從滕家莊正門旁的側門走了進來,同時還笑著和周圍的族人打招呼。穿上衣服的滕青山,顯得很清秀。 特別因為修煉內家拳的緣故,他身上沒有一絲疤痕,雖然五官不是太俊美,可也算上清秀。 就這么看起來清秀的年輕人,誰也想不到,他擁有著令人驚顫的可怕力量。 “娘。”滕青山老遠就喊到了。 “就等你回家吃飯了。”袁蘭看著自己兒子,笑的眼睛都瞇了起來,在袁蘭的身側,還有著身高近六尺的可愛少女,這是滕青山年僅十一歲的妹妹‘滕青雨’,女孩一般發育比男孩早。滕青山家的生活條件又好,滕青雨早就開始長身體了。 “哥,我肚子都餓的叫了。”滕青雨故意喊道。 “好,回去吃完飯。”滕青山寵溺地走過去,一摸自己妹妹小腦袋。 滕青雨也是嘻嘻一笑,她習慣滕青山這種寵溺動作了。 “青山,回來了。” “哈哈,青山,明天別忘記,要進山打獵的。” 練武場上,不少人熱情地和滕青山打招呼。這四年來,滕青山在滕家莊的地位越來越高,在兩年前的年祭上,滕青山就曾經一次性舉起兩千斤的巨石,讓族人們驚嘆不已。大家都在猜測,現在的滕青山,估計能舉起三四千斤的巨石吧。 畢竟,對純樸的族人而言,能舉起三四千斤,已經夠可怕的了。 對滕青山而言,沒有必要,他不會暴露所有實力。 而且,就在去年年祭,修習虎拳的表哥滕青虎,也舉起了兩千斤巨石。成為族內,力量僅次于滕青山的男人。 …… 滕青山家的木桌上,一家四口正圍在一起吃晚飯,因為滕青山每天晚上才回家,所以,滕青山家里,一天三餐中,晚飯是最豐盛的。 “青山,吃。”袁蘭關心的夾起一塊雞大腿肉放在滕青山碗里,又夾了一塊雞翅膀給女兒青雨。 “謝娘。”滕青山笑道,前世沒感覺到父愛母愛,而今世,感受到了。滕青山很滿足。 “青山,你聽說了嗎?現在,我們宜城出了一個特厲害的幫派啊。”成熟穩重的父親‘滕永凡’開口說道,滕永凡,早就將滕青山當成成年人一樣看待了。在宗族內,滕青山說話也是很有用的。 “爹,你是說鐵山幫?”滕青山皺眉道,“昨天打獵的時候,我也聽其他人提到過。” “嗯。”滕永凡有些憂慮,“這鐵山幫氣焰非常囂張,都不將白馬幫放在眼里,短短半年功夫,已經成為整個宜城境內第二大幫派。據說,核心幫眾也有三千人之多,為首的三位當家,個個都是厲害高手。僅僅半年就擴充到這么大,那鐵山幫是急需銀子,宜城境內許多莊子,都受到他們的威脅。” 滕青山微微點頭。 白馬幫收年錢,那是為了維持白馬幫的正常消耗。 而這鐵山幫,急劇發展,當然要更多銀子。 “據說他們銀子收的很多,我今天剛得到消息,昨天,三十里外的黑木莊,因為這鐵山幫索要銀子太多,繳納不起。就拒交……誰想,這鐵山幫,將整個黑木莊一千余人,全部屠戮個干干凈凈!” “什么!屠莊?”滕青山再冷靜,也為這消息震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