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28 最強計劃開始

女孩畢竟要外嫁,虎拳傳給女孩,容易令這宗族絕技流傳出去。 “青山,你打算怎么教?”滕云龍看向滕青山,屋內一群人都看著滕青山,此刻的滕青山在大家心中地位再次提高,能夠創出一套能練出內勁的拳法,這樣的天才,將來會有怎樣的成就?誰也不敢說了。 不管如何,在滕氏宗族的歷史上,滕青山將會是最耀眼的名字。 滕青山思忖著,說道:“外公,我一個人不可能同時教太多人,我想這樣,從族人中選取二三十名最優秀的,從明天起,晨練的那段時間,讓他們和我去西邊樹林中學習虎拳!” “好,就這樣。”滕云龍點頭笑道,“如果不是你外公我年紀太大了,我也想跟你學呢。” “外公,你身子骨好,也可以跟著練啊,如果真的能練出內勁,那也能延年益壽。”滕青山笑道。 “哈哈,好,外公我平常也沒事,也跟著去學。”滕云龍哈哈笑道。 “青山,我能學嗎?”滕永雷遲疑一下,還是忐忑詢問道。 自從斷臂后,滕永雷表面上很振作,可心底卻一直很痛苦。 “當然能學。”滕青山連道,在前世世界的歷史上,虎形拳大師中,獨臂的并非沒有。 …… 虎拳,被定為宗族秘技。 從第二天開始,族內的優秀青年、少年就被挑選出來足足三十二位,年紀最大的是族長滕云龍,年紀最小的是才八歲的孩童‘滕青海’。甚至于滕永凡、滕永湘,連斷臂的滕永雷,全部參與其中開始接受訓練。 知道虎拳能練出內勁,一個個學習起來都格外認真。 “青山,這呼吸怎么回事,一會兒緩慢且深吸氣,一會兒憋氣,一會兒又讓我們淺呼吸,還要配合動作,好別扭啊。”學習虎拳的第一天,大家都感到別扭不舒服,滕青虎第一個喊了起來。 “聽青山的,跟青山學。”滕云龍一瞪眼,嚇得滕青虎立即閉嘴。 滕青山笑道:“表哥,現在你感到別扭,等你練熟了,就感到舒服了。這虎形拳,練到后面,就要讓人感覺,你就是一頭老虎,同時這呼吸節奏等必須配合好。所以,大家現在必須認真聽,不能有一點馬虎。” 其實形意拳,形為次,意為重。 不過那是對形意宗師而言的,其他族人們畢竟才剛學,必須要一步步來,一點都馬虎不得。 “現在,也別奢望一下子就練得像一頭老虎,要一步步來,動作、呼吸等,這些基礎動作,必須要學好。基礎有了,虎拳才能練好。”滕青山手把手的教。 一天,兩天,三天……半個月,一個月…… 三個月零八天后。 滕家莊西邊樹林內,一群族人正在練習著虎形拳。 “我的筋骨連夜里都微微發麻,生長速度開始加速,現在,應該完全踏入生理發育期了。”滕青山看著一群人練拳,心底也暗道,“現在,已經完全可以開始我的最強計劃了。只是爹,叔伯他們的虎形拳,還沒一人能練出內勁來。我必須在這邊照看著。” 滕青山已經踏入生理發育期,生理發育期的黃金時間,一般是三四年左右。 這三四年,是身體發育最重要的一段時間。 雖然以后后,身體會繼續長高等等,可速度明顯不如這三四年。 “現在照看叔伯他們,我就暫時做些簡單訓練,等到差不多了,我再進山,獨自一人好好練。”滕青山做出決定,“而且,這個世界不同我前世世界,這里天地靈氣很充裕,叔伯他們,應該能很快練出內勁。” 在滕青山看來,靠虎形拳,要練出內勁來,在前世現代社會沒幾年時間,想都別想。 不過,在如今這古代,天地靈氣充足,單單那呼吸吐納之法,應該足以煉化出內勁來。 “哈哈,我練出內勁了,我練出內勁了。”狂喜的喊聲從練虎拳的人群中傳來。 滕青山連轉頭看去,只見滕青虎激動的跳了起來,興奮非常。 “青虎,你練出內勁了?”大家都圍了上去。 “嗯,我感覺得到。”滕青虎連點頭,“不過我用不出來。” “用不出來?可青山能用出來,還隔空打碎木凳的。”滕永雷說道。 族長滕云龍開口道:“我聽說過,一般沒練過內勁的人,體內經脈是閉塞的。這練內勁據說就是打通經脈的過程,不過據說,打通全身經脈,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滕云龍畢竟見多識廣,知道不少事情。 滕青山走過來,也說道:“表哥,你別著急,你繼續這么修煉,內勁就能貫穿雙臂,到時候就能使用出來了。而且……內勁,在你練習的時候,還能強化你的身體。到時候,你的力氣也會變得更大。” 滕家莊的族人們,對內勁是一竅不通,一個個心里只是認為,內勁很神奇。 “還能長力氣?”族人們一個個大喜。 “對,當然能長力氣。現在,表哥他練出內勁了,只要努力,大家也應該會練出來的。”滕青山說道。 嘴上這么說,可是滕青山心底明白,要吸收天地靈氣練出內勁,并不是人人都行的。這是要看資質的。雖然選出的這些人都是族內最優秀的,可是其中估計只有部分人最終能練出內勁。 不過滕青山并沒說。 …… 半個月后,斷臂的滕永雷,竟然成為第二個練出內勁的。滕青山也明白,自己這位叔叔雖然斷臂,可估計暗地里在家,會沒日沒夜的練。第二個成功也不意外。 又過去一個多月,父親滕永凡和那八歲的滕青海二人接連練出內勁。 …… 一群族人在練習著虎拳,而滕青山則是整個人倒立,右手食指撐著地面,練習著指力。如今的滕青山雖然才十歲,可畢竟擁有千斤巨力,最重要的是他年齡小,體重小,加上指力強,也就能做到了。 單指倒立,對他而言,只是基礎。 “呼。”滕青山落地,站好。 族人們也都停止練習了。 “外公,爹……從明天開始,這虎形拳,就大家自己練吧。”滕青山說道。 “也好,這虎拳的一招一式我們都知道,青山,你就忙自己事情吧。”滕云龍笑道,“看青山你這段時間,在旁邊練,我才知道……青山,你的力量,比我猜測的要強的多啊。” 滕青山謙遜一笑:“外公,爹,我感到族里,不太適合我研究拳法和訓練。我決定,從明天起,除了帶領獵人隊進山打獵外,其他白天時間,我都在大山里苦練。等晚上,我再回來。” “白天都進山苦練?”一群族人們議論紛紛。 “青山,你訓練要什么工具,可以告訴我,我幫你打造出來。”滕永凡說道,“何必要進山。” 滕青山連說道:“我這次進山,其實也是想要好好觀察老虎,再一次完善我的虎拳。說不定,我能創出更厲害的拳法呢。至于訓練用的工具,當然需要,等一會兒回家,我再告訴爹你,我需要哪些器具。” 見識過滕青山的槍法,滕永凡也不擔心滕青山在大延山里會有危險。 滕云龍開口道:“好了,大家不用說了。那李家莊的李金福,都在大山里呆上幾年,而青山他每天晚上還回來,大家不必阻攔了。而且……大山里的猛虎、熊瞎子,還有狼群,可都威脅不到青山。” 族長發話,大家也都不再多說了。 獵人隊兩天才進一次山,這一天,天蒙蒙亮。 滕青山家的庭院里。 “青山,進了山,凡事小心點。”母親袁蘭不放心的叮囑道,同時她也為滕青山收拾著包裹,包裹內擺放著拆卸成兩截的鑌鐵槍,還有幾件滕青山要求的訓練工具。 “放心吧,娘。”滕青山背上包裹,一摸旁邊站著的妹妹青雨小腦袋,“青雨,在家聽爹娘話。” “我最聽話了,哥。”青雨脆聲說道。 滕青山看著自己父母,深吸一口氣,咧嘴露出一絲笑容:“爹,娘,我就先進山去了。” “山里猛獸毒蛇多,小心點。”滕永凡終于開口了。 “嗯。”滕青山點了點頭,隨后不再猶豫,直接走出了庭院,離開了滕家莊。 天地一片寂靜,滕青山站在大山腳下,深吸一口氣,清晨的寒氣讓滕青山腦袋清新的多。 “終于,終于……終于開始最強計劃了。”滕青山感到自己血液在沸騰,為了這一天,自己已經準備了太久太久。 人體潛力一旦壓榨過了,以后成就將很低。而滕青山幼時,從未壓榨過身體潛力。 一直都是養身過程,強大精血體魄,增強生命力。 “生理發育期,是人這一生,身高增加最快,骨骼、肌肉、內腑等等增長最迅猛的階段,開發潛力最好的階段。也是最危險的階段。”滕青山很清楚這一點,在青春發育期,讓身體多長高十公分很容易。 可是,等身體骨骼成型,再想長高十公分,難上千百倍。 可生理發育階段,一旦壓榨身體過頭,也將導致不可彌補的遺憾。 “富貴險中求,而且以我宗師境界,對筋骨肌肉的控制,可以隨時調整。生理發育期,這是開發潛力的黃金階段,一旦錯過,以后都將不再有。”滕青山仰頭看著高山,“體內擁有海量內勁做能量儲備,以供身體提高過程中,骨骼、肌肉生長時的能量極速消耗。而且,以我內家拳宗師境界,根據實際情況細微調控。兩相結合,不知道,我這身體能達到什么程度!” 在前世歷史上。 從未有內家拳宗師,有幸生存在天地靈氣充裕的年代。 也從未有內家拳宗師,能從嬰兒時期,就擁有意識,開始有意識的強化身體。 這么多年來,可以說,滕青山沒有走過一點彎路,他的身體,堪稱人體極限的一個標桿。 “等最強計劃成功,我就知道,我這身體有多強了。”滕青山很期待,數年后的自己。 “開始吧!” 滕青山背負著包裹,步入了大延山中,開始了他的最強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