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24 白馬幫洪四

《地榜》的第一頁。 “九州大地上,英雄豪杰無數。” “如那北地幽燕二州,苦寒之地,歷史上的東北王‘洪天’的八萬幽燕鐵騎,征服大半個九州。如那西北雍州的三千里秦嶺,更是誕生了‘秦嶺天帝’嬴政這等風華絕代人物,秦嶺天帝當年一掌令百丈寬的雁江江水斷流,被無數后人傳誦,而后更成為歷史上除了禹皇外,第二個統一過整個九州的大英雄、大豪杰!而位居九州中央的‘禹州’更是誕生了禹皇這等開天辟地以來最了不起的大英雄,禹皇當年五斧劈山,統一天下,劃分九州,立九鼎,為千古第一帝皇,定都禹州,這禹州為王者之地,英雄豪杰更是多……” “然而,數千年來,多少英雄已成白骨,甚至于數百年后,都被九州后輩子孫忘卻,我萬象門‘江俊’祖師每想到此,都唏噓不已。而后,才起了為九州大地,編撰《天榜》《地榜》二榜的念頭,并且舉我萬象門一門之力,行走天下,記錄各地英雄豪杰傳奇,經過我萬象門后輩完善,才有了如今的九州四榜——《天榜》《地榜》《潛龍榜》《雛鳳榜》。” “九州四榜,每半年都會重新編撰一次!記錄下九州各地的英雄豪杰。” “我萬象門,立志,讓我九州的大豪杰,盡數留名于四榜。即使千年萬年后,后輩子弟也能知道先輩的英雄傳奇。” 滕青山看得這一頁,不由熱血沸騰。 對許多豪杰而言,金錢富貴或許沒吸引力,可是流芳百世,名傳千年,卻是夢寐以求的。 滕青山翻閱到第二頁。 “九州四榜中,《潛龍榜》記錄了這九州大地上,年齡在三十以內,最優秀的一百零八名英雄少年。而《雛鳳榜》則是記錄了九州大地上,年齡在三十以內,最優秀的一百零八名巾幗英雄。” 滕青山看到這眼睛放光。 整個九州男女,才各取一百零八名,那一個個絕對都是天之驕子。 “而《天榜》《地榜》是九州四榜的核心,修煉境界,主要分為后天和先天!而先天強者,千萬人中恐怕才有一個,所以各地豪杰,幾乎都還只是后天強者。這《地榜》記錄的是七十二名最厲害的后天巔峰強者!” 滕青山眼睛一亮,暗道:“這地榜,沒有年齡限制,能夠在整個九州億萬人中排名前七十二,這才是真正的實力,含金量要比潛龍榜、雛鳳榜要高很多。這地榜上每一個人,都不可小覷。” 滕青山繼續看著。 “《天榜》則是記錄了三十六位,達到先天境界的超級強者。因為先天強者數量稀少,甚至于一二十年,《天榜》榜單變化都很細微。相反,《地榜》則是競爭最激烈的,天下間,達到后天巔峰的內勁強者,成千上萬,可名列《地榜》的僅僅只有七十二人!與半年前的地榜相比,當初榜上七十二人,已經有十一人下榜,被另外十一名豪杰頂替。” 滕青山大概閱讀了前面關于四大榜單的描述。 顯然…… 所謂的《潛龍榜》《雛鳳榜》是記錄年少俊杰、天之驕子的,雖然許多人很重視,可相比較而言,天下間的人還更重視天地二榜,只是先天強者太少太少,《天榜》幾乎沒變化,所以,《地榜》反而成為競爭最激烈的榜單。 多少英雄豪杰,不惜生死,只為留名《地榜》。 “有人為金錢所惑,有人為美人癡迷,然而,更多的豪杰,卻最是重視‘名’。”滕青山心底感嘆,便要翻閱,看一看這九州大地上,那七十二名豪杰能名列地榜。 “青山。”一道聲音突然響起。 “嗯?爹!”滕青山驚醒。 “看什么呢。這么入迷。”滕永凡笑道。 旁邊的滕青虎嘿嘿笑道:“青山他花費了十兩銀子,購買這本《地榜》書籍呢。” “你還真舍得花錢。”滕永凡也沒責怪滕青山,“東西都買好了,我們走吧。到巷子里,等待其他族人。”當即,滕永凡、滕青山、滕青虎三人離開了萬象樓,來到距離萬象樓旁邊的那條巷子里。 巷子里,人明顯少很多。其他族人還沒來,滕青山依靠著墻壁,繼續閱讀這本《地榜》。 《地榜》上描述著七十二名豪杰,并且也描述到了這些豪杰的一些出名的事跡。 “只要能修煉內勁功法,耗費數十年時間,幾乎都能修煉到后天巔峰。可是內勁一樣多,實力卻天差地遠。”看著這本書,滕青山唏噓不已,按照《地榜》描述,達到后天巔峰的人太多太多。 可因為修煉秘籍不同,或者個人悟性不同,實力卻差太多。 比如滕青山。 同樣一個滕青山,修習了《天涯行》和沒修習《天涯行》,實力完全是兩個層次。這個時候,內勁秘籍就起了很大作用。 還有個人悟性。 滕青山悟出了‘如影隨形’和‘混元一氣’兩大槍法,即使只有千斤力氣,可是持著一桿槍,就能輕易殺死過百頭野狼。而同樣千斤力氣的滕青虎,在面臨狼群攻擊的時候,還需要滕永雷、滕青山幫他。 內勁多少,只是一個基礎。 運用的方法,和個人悟性,也非常重要。這也是為什么,各種秘籍會引起一場場殺戮的緣故。 “咦?”滕青山忽然眼睛一亮,看著地榜排名第五十八的那人事跡。 “楊凡四十八歲那年,曾追殺兇名極盛的洪家四兄弟,三天三夜,追殺千余里地,洪家四兄弟死了三個,只剩下一個‘洪四’。而這洪四,逃回老家宜城,建立白馬幫。然則二十年來,洪四始終不敢去找楊凡報仇。楊凡五十二歲那年……” 這是講述楊凡故事的,其中只是略微提到‘洪四’這個人。 可是滕青山卻是驚訝了。 “白馬幫的洪四爺,竟然還有這段歷史。”滕青山驚訝了,白馬幫可以說是宜城的土皇帝,白馬幫的大當家‘洪四爺’在宜城絕對是說一不二的人物,誰能想到,這位大人物,也有這么狼狽的時候。 “爹,你看。”滕青山笑著,將書遞給父親,“你看這一段。” 滕永凡疑惑地接過一看,閱讀了一段,驚訝道:“洪四爺,竟然還有三位哥哥。難怪叫洪四!不過這個楊凡是誰,竟然這么厲害。”說著滕永凡也從頭翻閱起這本書。 滕青山苦笑。 沒想到父親也看的入迷了,不過這本書他也看了大半了。 “這洪四爺,實力應該也極強。”滕青山根據那則事情,就有了推斷,“能夠名列地榜的,都可以說在后天巔峰中,整個九州都排的上號的人物。那楊凡追殺洪家四兄弟都追殺了三天三夜,后還讓洪四爺給跑了,洪四爺實力不可小覷。而且……這洪家四兄弟能被稱為‘兇名極盛’,沒有一定手段,不可能得到如此評價。” 僅僅只是在《地榜》上被簡單說上幾句,都代表實力非凡。 畢竟洪家四兄弟如果不厲害,這則事跡就不會被記載上去。 …… 在滕青山他們三人,等待其他族人的時候。就在街道上,距離滕青山他們大概數十丈處。 “看到了嗎?就是那,那三個獵人。”一名黑衣漢子指向滕青山他們方向,壓低聲音說道。 “看到了。浪哥,你說,他們有萬兩銀票?”一個精瘦三角眼漢子驚訝道。 黑衣漢子冷笑道:“這我還騙你?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我老鄉,一個莊子里出來的,我會將這個消息告訴你?這一次,我們大人在他們那訂了兵器,剛給他們一萬兩銀票。” “一萬兩……”三角眼漢子雙眼放光,而后嘿嘿笑道,“浪哥,你放心,等我們的人馬殺了他們,劫了銀票,好處,絕對少不了你的。不過我就不明白了,你們大人,訂貨給人家銀子,咋就又泄露消息告訴我們,讓我們來劫呢?” 黑衣漢子嗤笑道:“這你就不懂了,我們那位大人,可是睚眥必報的主兒!這次本來沒打算給這些山民銀子,誰想,那些山民鬧的大老爺都出來了。我們大人沒辦法,這才給了銀子。可是以我們大人那性格,怎么咽下這一口氣,他不敢和大老爺,不敢和他那位大師兄生氣,還不敢找這些山民麻煩。” 那三角眼漢子也嘿嘿笑道:“你們那位大人,還真是夠狠夠毒的,不過,我們喜歡,哈哈。” “哼,跟這樣的大人,我們這些小的,也能拿到不少好處。如果不是大老爺出來,這一萬兩銀子,我最起碼分到一百兩。”黑衣漢子說道。 “放心吧,浪哥,如果我們真的搞到一萬兩,兄弟我孝敬你的,絕對不止一百兩這個數。”三角眼漢子說道。 黑衣漢子笑了。 “咦,看,其他獵人們都來了,看來他們要走了,你趕緊去準備。”黑衣漢子連道。 “放心,宜城這地界,我們熟地很,他們逃不掉的。”三角眼漢子一拱手,“浪哥,兄弟我就先忙了。晚上再找你。” “去吧。”黑衣漢子說道。 …… 而這時候,滕家莊一群人都聚集在一起了。 “人都到齊了,走,我們回去。”滕永凡笑著將書給滕青山,“這本書還真不錯,回去,可要借給爹好好看看。”說著,滕家莊的這一群獵人們,彼此開著玩笑,笑著踏上了歸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