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23 《地榜》

在宜城主干道的中央,有一棟占地極廣的三層高樓,正門上懸掛著橫匾,上書三個鎏金大字——萬象樓! 在萬象樓旁邊十余丈外的一條巷子里。 “我和青山去萬象樓一趟,你們去前街老王那,將獸皮都賣掉。然后,我們在這個巷子集合。”滕永凡吩咐道,隨即瞥了一眼滕青虎,“青虎,你也沒進過萬象樓,想不想一起進去逛逛?” “當然想!”滕青虎昂首道。 “那就將兵器,都交給老王他們暫時保管。”滕永凡說著,“青山,你也將槍遞過來,這進萬象樓是不允許帶兵器的,。” “規矩還真大!”滕青山也將自己的鑌鐵槍交給族人們。 隨后,滕永凡、滕青山、滕青虎三人就朝萬象樓走去,萬象樓正門口的兩名英姿颯爽的女子都是腰間掛著利劍,微笑著迎接每一位客人。同時提醒那些客人們不要將兵器帶進萬象樓。 滕青山他們三人一身獵人打扮,直接走進去,那兩名女子并沒阻攔。 “這地方還真夠大的。”滕青虎眼睛一下子瞪得滾圓。 滕青山也是暗驚,這萬象樓內部空間極大,一處處柜臺,單單這萬象樓內站在柜臺內的伙計,就要過百。而且這才僅僅是一樓。 “青山,這萬象樓,三教九流都能進來。而且,這里東西很多,應有盡有。”滕永凡感慨道,“這一樓和二樓,都是賣東西的,至于三樓……根本不讓外人進去,不過好的東西,價格也貴的離譜!” 滕青山看著柜臺上,擺放著一件件商品,暗自贊嘆:“這萬象樓倒是大氣,將珍貴的物品都直接擺放在外,根本不怕人搶奪、偷盜!”滕青山目光一掃,就發現,在這萬象樓內,除了一般的伙計,還有一些專門巡邏的人。 “估計是內勁高手,防止有人偷盜的。”滕青山暗道。 滕青虎瞪大眼睛,盯著旁邊的一枚鐲子:“這不是藍花石鐲子么?我們進山碰巧采集到一大塊藍花石,也就賣了一百兩銀子。那么一塊藍花石,足夠弄數十個鐲子了,可這一個鐲子,竟然要一百二十兩銀子。” 那站在柜臺內的伙計,只是不屑地瞥一眼滕青虎。 一看就是窮山民,這樣的穿著,根本不可能買這些做工精致的鐲子。 “好了,到里面看看去。”滕永凡眉頭一皺,瞪了一眼滕青虎,隨即走到一邊,壓低聲音道,“青虎,你別咋咋呼呼的,丟臉,知道嗎?” 滕青虎嘿嘿一笑,不再多說了。 “爹,你來這買什么?”滕青山詢問道。 “買一些制造兵器的材料,這次煉制碧寒刀都耗費差不多了,該買一些了。宜城其他地方根本沒有,只有這有。”滕永凡隨即直朝里面走,“走,到制造兵器材料的柜臺看看去,讓你們開開眼界。” 一般莊里男人,第一次來萬象樓,那都是目瞪口呆。 不過對于滕青山而言,這比前世那些大型購物廣場,面積要小的多,物品也少很多的萬象樓,還不會讓他多吃驚。 滕青山他們一群人,來到賣制造兵器材料的柜臺。 “好多亂七八糟的東西。”滕青虎嘀咕道。 的確,這柜臺上一塊塊不同的金屬塊,或者石塊,乃至一些粉狀物等等,總之這里的東西,看起來很不顯眼。可是價格卻很驚人。 “青山,你看。”滕永凡指著柜臺前的一塊有著特殊紋痕的銀色金屬塊,“這叫星紋鋼,應該說是如今所能煉制出來的,韌性最好的鋼了。是制作長槍槍桿最好的材料!當然,價格也很高。” 柜臺內的伙計,見滕永凡識貨,便自得夸贊道:“這星紋鋼煉制成的長槍槍桿,就是傳說中,達到先天境界的無敵強者們,都難弄斷。” “先天境界?”滕青山暗驚。 果然如《千年紀事》所言,天地靈氣充裕的時代,是能夠誕生出先天強者的。 “什么!”滕青虎一瞪眼,盯著那一小塊星紋鋼下面的一張紙,“一斤星紋鋼,就要一斤黃金?” 滕青山也看向那價格,暗暗吃驚。 這星紋鋼竟然和黃金等價,在這個世界,黃金的購買力是非常驚人的,一兩星紋鋼等于一兩黃金,等于一百兩白銀。 “星紋鋼很重,要完全由星紋鋼制作一桿長槍,最起碼需要百斤的星紋鋼。”那伙計輕笑道,“那就是一百斤的黃金,也就是十萬兩白銀!不是巨富或者厲害的武者,根本出不起這銀子。” 滕青山倒吸一口涼氣。 老天,十萬兩白銀?制作一桿槍桿?滕家莊的余錢,湊湊也就兩萬兩白銀左右。 “千年寒鐵?”滕青山盯著星紋鋼旁邊一塊黑色石塊,一股逼人的寒氣,還沒碰就讓人感覺到了。 “嗯,這千年寒鐵無法煉制,是從各個地方挖掘出來的。不過價格要比星紋鋼低上不少,一斤千年寒鐵,需要二兩黃金!”滕永凡在旁邊說道,千年寒鐵價格,也就是星紋鋼的兩成。 當然,這依舊不是滕青山他們所能購買得起的。 “這些材料……”滕青山心底贊嘆不已,不愧是天地靈氣充足的時代,能夠孕育出許許多多神奇的材料,在前世,千年寒鐵這種材料只有在書籍中才有描寫,現代社會早沒有這種神奇金屬了。 “青山,你們去其他地方看看,我購買完材料,再去喊你們一起走。”滕永凡說道。 “好的,爹。” 滕青山和表哥青虎,一起到萬象樓其他柜臺閑逛著。 “青山,青山。”滕青虎忽然拉了幾下滕青山,滕青山疑惑看向他:“怎么了?”同時順著滕青虎的目光,朝萬象樓正門口方向看去,只見穿著水青色長衫的俊美男子和一名穿著白色貂裘的可愛女孩一同步入了萬象樓。 在他們身后,還有護衛、仆人。 “是那個大鹽商的女兒。”滕青虎壓低聲音道。 “的確是她。”滕青山也發現了,只是,他的注意力更多在那個男子身上,“如今是寒冬臘月,可那俊美青年僅僅穿一件長衫,一點都不冷。看來是修煉內勁的高手。” “青山。”滕青虎偷偷看著遠處,壓低聲音說道,“這千金小姐,跟我們莊里的山里女孩就是不一樣,你看那皮膚白的,臉蛋……比那青樓的女的還嫩呢。”滕青虎這席話,令滕青山哭笑不得。 “要看,靠近看,遠遠偷看算什么,回莊里,以后可看不到了。”滕青山笑道。 山里的女孩從小勞作,風吹日曬,怎么能和這些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富家小姐比? “嗯,靠近看。”滕青虎還真有膽色,果然朝那邊走去。 …… “劉大哥,你和我吹噓你多厲害,那我問你,這潛龍榜上,可有你的名字?”當靠近,滕青山便聽到,那個鹽商女兒正向那名青衫青年發問。 “青鈺,能上潛龍榜的,那是整個天下九州中有數的俊杰,哪一個不是從小就修煉內勁?我修煉晚了……不過,我也不在乎那潛龍榜,我的志向是名列地榜!能夠名列地榜的,才是真正的豪杰!” 鹽商女兒‘李青鈺’捂嘴笑了起來:“上不了潛龍榜,還想上地榜?” 那青年臉色有些漲紅:“青鈺,你也別取笑我,這只是志向!還有,我青湖島大師兄,那可是同時名列潛龍榜、地榜的一代豪杰,你們歸元宗呢?潛龍榜、地榜上,你們歸元宗一個人都沒有吧。” “你們大師兄厲害,也不是你厲害。”青鈺哼聲道。 “好了,青鈺,別生氣。”那青年連哄道,“你不是要來購買潛龍榜、雛鳳榜嗎?伙計,潛龍榜和雛鳳榜,各來兩本。” 滕青山清晰看到,那伙計取出四本線裝本書籍,每本最起碼有一指厚,最上面一本上書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潛龍榜’。隨后那青年身后的仆人,立即付款,那是四張百兩的銀票。 “四百兩?”滕青山心底暗驚,“四本書就四百兩?怎么這么貴?” 書籍,應該很便宜才對。 那一對俊男美女也朝其他柜臺走過去了,而滕青山卻是來到了剛才賣書的柜臺,最醒目的就是三本書,這三本書分別是《潛龍榜》《雛鳳榜》和《地榜》,其中《潛龍榜》和《雛鳳榜》都很厚,唯有《地榜》很薄。 其中,前兩本每本價值百兩銀子,而《地榜》則是十兩銀子。 “這三本書是什么?”滕青山詢問道。 那店里的伙計,看了一眼還是少年的滕青山,笑道:“小家伙,這三本書,那可是描述九州大地上出名的豪杰,以及他們的傳記故事。要買,跟你家大人要銀子啊。”購買這些書的,大多是練習內勁之人,或者是崇拜武者的富家子弟,所以這些書籍價格都極為昂貴。 滕青山心中一動。 雖然如今,知道九州大地上有八大超級宗派,可是許多事情,他還是懵懵懂懂。 “那本《地榜》,我買了。”滕青山說道,同時從懷里取出了一錠十兩的銀子。 身為族內獵人隊首領,每個月都會給予十兩銀子。在族內,獵人隊首領、槍法師傅、第一打鐵匠,在族內貢獻最大,給予的銀子也最多。其實月俸十兩銀子,和宜城的一些護衛比,還是低了。 只是他們畢竟為族里效勞,不可能要求多高。 “青山,十兩銀子一本書?”旁邊的滕青虎,剛將注意力從鹽商女兒身上轉移過來,就發現滕青山花費十兩銀子購買一本書。 “對我,這本書值這個價。”滕青山笑著從伙計那接過這本書。 “哼,你爹知道,肯定會說你的。”滕青虎撇嘴道。 而滕青山卻是站在原地,翻閱起這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