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22 貪心

“取刀!”滕永凡一聲令下,族人們一個個從背上解下布袋,從包裹的獸皮內拿出一捆捆碧寒刀。 一捆捆碧寒刀落在地上,發出低沉的響聲。那位騎兵首領坐在椅子上,高傲地瞥了一眼地面上的碧寒刀:“老張,你們將這些碧寒刀每一柄都好好檢驗一番,防止這些山民以次充好!” “是,大人。”一位身形高大的中年人大步走來,同時招呼著其他人,“都過來,每一柄刀好好看看。” 繩子解開,哐當當!碧寒刀散落的一地。 一名名護衛,拿著碧寒刀仔細地觀看著。這碧寒刀通體泛著淡淡的綠光,抓著刀柄還能察覺到一陣陣涼意,刀刃鋒利,絕對是一柄好刀。 “大人。”老張將一柄碧寒刀扔給那騎兵首領。 那首領接過碧寒刀,仔細打量了片刻,微微點頭:“看樣子還算可以,不知道,用起來怎么樣。” “各位大人請放心。”滕永凡笑著自信道,“這碧寒刀每一柄在送來之前,我們都經過經驗,我們滕家莊賣出來的碧寒刀,還從來沒有一柄是次貨。” “哼,驗了才知道。”那騎兵首領瞥了一眼老張,那老張心領神會。 “取木材來。”那叫‘老張’的護衛朗聲道。 大量用來燒火的木材一捆捆被抱過來,而后直接朝地面上一扔,木材散落的一地。 “一個個都用碧寒刀劈木材,試試看。”老張說道。 這些護衛們便用這碧寒刀肆意朝木材劈去,只見那一根根木材應聲而裂開,碧寒刀沒有一柄刀刃翻卷。滕永凡看到這一幕心底只是冷笑,碧寒刀的絕技,畢竟是千年來,滕家莊歷代先輩琢磨出來的,怎么會差? “嗯?”那騎兵首領突然起身,從一個護衛手里接過一柄碧寒刀,右手輕輕了一下刀刃,隨即臉色一沉。 滕家莊一群人心里疙瘩一下。 “怎么回事,這柄刀,怎么卷刃了?”騎兵首領大怒,猛地一扔那碧寒刀,碧寒刀哐當一聲,就砸在滕青山他們一群人面前。 “怎么可能?”滕永凡連撿起來。 周圍族人們一看,的確,這碧寒刀卷刃了。 滕永凡臉色大變。 按照那立下的字據,一旦出現質量問題,那麻煩可就大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滕永凡連搖頭,面有急色,“每一柄我都檢驗過,怎么可能這樣?” “不可能。”那首領冷笑著。 “這位大人!”滕青山的聲音陡然響起,聲音非常響亮,估計數百丈內都能聽到,那騎兵首領臉色一變,喝斥道:“小子,你聲音小點,打擾到前面休息的大老爺,你們一個個都準備去蹲牢獄吧。” 滕青山快十歲,看樣子,只是一個少年。 “大人,你是不是會內勁?傳說中的內勁?”滕青山一副羨慕、激動地樣子,看著那首領。 那首領一怔。 “我剛才看到,你的手一摸那柄碧寒刀,那鋒利的刀刃……”滕青山話沒說完,那首領臉色就變了,氣急而怒聲喝斥道:“小子,閉嘴!” 滕青山臉上一副無辜之色,可心底卻是冷笑,別人沒看到,可是滕青山的六識靈敏,他剛才清晰注意到,那柄原本完好的碧寒刀,被這首領一刀刃,刀刃就卷起了,其實,滕青山也能做到。 以內勁的力量,從側面作用在刀刃上,刀刃不卷起才怪。 滕青山看得出來,這個首領明顯要想光明正大的賴賬,倒打自己等人一耙。 “怎么回事?”一道聲音響起,只見一群人從府邸內走出來,為首的是穿著黑色裘衣,面色白凈,看起來就知道是養尊處優的中年男子。在他身側,則是調皮地穿著白色雪貂裘,扎著兩根辮子的可愛少女,在他們身后,是兩名仆人以及兩名貼身護衛。 “老爺。”這后院內的一群人立即躬身。 “哦,碧寒刀送來了?既然送來了,快點付錢,讓他們走。吵什么吵!”那中年男子眉頭微皺說道。 “是,老爺。”那首領說道。 “嗨,秦三,你們剛才吵什么?”那調皮少女卻眨巴著大眼睛,疑惑地詢問道,隨即好奇看著穿著獸皮的滕氏一群族人。 那騎兵首領連躬身道:“小姐,是這樣的,我們跟他們訂貨,現在送貨過來了,我們剛才驗貨……只是,其中有一柄碧寒刀質量很一般,劈木材竟然都卷刃了。”那位可愛少女聽了,看向滕青山他們一群人,皺起眉頭,哼聲道:“一百五十兩一柄的碧寒刀,這么貴,竟然連劈材都卷刃,這樣的兵器怎么能要!” 滕青山、滕永凡等一群人心中一驚。 一百五十兩一柄? 可是那騎兵首領訂貨卻只是一百兩銀子,而且現在看樣子,連尾款都不想付。 “秦三,其他的碧寒刀,怎么樣?”那面色白凈的中年人淡漠道。 “其他的碧寒刀,還好。”那騎兵首領連道,“不過還沒仔細看。” “秦大,你去看看。”中年人說道。 在他身后的兩名貼身護衛,其中一人直接走向那些碧寒刀,同時瞪了一眼騎兵首領,這才拿起一柄碧寒刀,隨意的耍了幾下,回頭道:“老爺,這些碧寒刀很不錯,一般護衛們使用,絕對夠了。” “那好,秦三,將銀子付一下,讓他們快點走。鬧哄哄的,像什么樣子。”中年男子淡漠道,隨即看向旁邊的女兒,“鈺兒,走吧,我們今天還要去拜訪你劉伯伯,去晚了可不好。” “是的,爹。” 那可愛少女好奇看了滕青山他們一群人幾眼,而后和那位中年男子一起就離開了。 而那位叫‘秦大’的護衛,走到騎兵首領面前,壓低聲音說道:“三師弟,別什么銀子都貪,這些人賺些銀子不容易,鬧大了,老爺生氣,可別怪做師兄的不幫你。”說完,這‘秦大’便跟著那位老爺離開了。 “一點面子都不給我。”那騎兵首領見那群人離開,才恨恨說了兩聲,“還大師兄呢,他娘的,總是瞧不起我,等我也練到第六層,哪還用看你臉色。” 隨即,騎兵首領冷冷瞥了一眼滕永凡他們一群人一眼。 “你們這群山民,這碧寒刀有一柄竟然卷刃了,不過,我也懶得和你們計較,老張,給他們一萬兩銀票,讓他們滾。”這騎兵首領吩咐道。 滕青山一聽眉頭一皺。 一萬兩? 這一次貨物的尾款,可是一萬零兩百兩銀子,這騎兵首領一句話,其中兩百兩竟然不準備付了。兩百兩可不是一個小數字。畢竟這筆生意做下來,滕家莊包括人力等各種費用外,賺的很少,這兩百兩可不能少。 “大人……”滕永凡剛要開口。 “哼。”騎兵首領目光一寒,“今天一柄碧寒刀卷刃,我沒找你們算賬就算了,再在這廢話,小心老子廢了你們,都給我滾。” 這時候,那老張也取出了一萬兩銀票,遞給了滕永凡。 滕永凡接過銀票,仔細看了看,隨后壓低聲音道:“我們走!”雖然滕家莊男人一個個有血性,可也不會雞蛋碰石頭,為了兩百兩銀子,讓大家搭進去可不值得。大家都是強忍一口氣,離開這揚州商會管。 出了揚州商會管,滕氏族人們才忍不住罵娘。 “那個叫秦三的,什么玩意,一百五十兩一柄,給一百兩算了。今天還準備不付銀子。”滕青虎氣的直罵,“要不是青山他的聲音大,惹得那位老爺過來,恐怕,那個秦三,尾款都不準付了。” 滕永凡笑看向滕青山:“青山,你怎么想到引起那老爺注意的?” “我就是急了,才喊的。”滕青山笑著說道,“我剛才是親眼看到,那個騎兵首領摸了一下刀刃,刀刃就卷起來了。”滕青山話雖然這么說,可實際上,他的確是故意大聲,引起周圍的大鹽商注意。 即使不引起這家府邸的老爺,就是引起周圍哪一家的大鹽商過來,那都算成功! 滕永凡、滕青虎一群人,畢竟常年生活在莊子里,對那些大鹽商的想法不明白。 可滕青山前世身為超級殺手,一些超級富豪,上層人員的心理他是明白的。對那些人而言,錢是小事,面子是大事。 如果傳出去……某位大鹽商,為了一點銀子,跟一群山民爭執起來。那鹽商估計就會成為笑柄。所以,不管怎么樣,在揚州商會管內,那位鹽商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為了一點銀子,跟他們爭執。 “不管怎么樣,這次也算有驚無險。”滕永凡笑道,“青山,你長大第一次來宜城,回去之前,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我剛好也要去那買些東西。” “什么地方?”滕青山有些好奇。 “萬象樓。”滕永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