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21 送貨

“沒問題。”滕青山應道。 滕云龍連提醒道:“你們多準備一些野獸毛皮,到時候好包裹住碧寒刀,獵人去城內賣獸皮,這應該不會引起強盜土匪們的注意。”滕云龍對這一筆生意非常的重視,畢竟其中牽扯太大數目的銀子。 或許對大鹽商,只是九牛一毛,可對滕家莊,卻是近乎全莊之力。 “外公你放心,誰敢動碧寒刀的主意,來一個我殺一個。”滕青山說道。 “好!”滕云龍笑著一拍滕青山肩頭,隨即他起身,“好了,我也要和你爹一起去忙了,你就先回去。等一會兒,你讓你娘將午飯送給你爹。” “嗯。” 滕青山看了不遠處正在全神貫注打造兵器的父親一眼,轉身就走出了兵器鋪。 第二天清早,天還暗的很,滕家莊大多人人家還沒起床,獵人隊的隊員以及滕家莊的族長、槍法師傅等一些重要成員,就聚集在了兵器鋪外。 “十柄碧寒刀成一捆,分成十八捆,最后一捆十二柄碧寒刀!”滕永凡在一旁指揮著,“青山,你們都用野獸毛皮,將每一捆碧寒刀都給包裹好了,然后裝進布袋中去。要從外表,看不出有兵器的樣子!” 獵人隊的隊員們正小心包裹著。 大量過去獵殺野獸得到的毛皮,此刻都拿了出來,片刻,一百八十二柄碧寒刀都裝好了。 “永凡,青山。”滕云龍走過來,看著二人,“這一路上,你們必須要小心!可千萬不能出紕漏!” “是,外公。”滕青山笑道。 滕永凡也說道:“師傅,你就等著我們帶回來的銀子吧。” “青山,我們出發!”滕永凡說道,滕青山當即一聲令下,獵人隊的隊員們持著鋒利長槍,有些還背負著弓箭,一群人也就離開了。而滕云龍、滕永湘等族內一批人,都遙遙看著這一幕,心中只能期盼一路能順順當當。 …… 走了半個時辰,天才完全亮了。 寬闊的道上,滕家莊的獵人們警惕注意著四周,大步前進著。 “爹,你看。”滕青山一指前方,在遠處道路旁邊隱隱有著尸體,“大家小心點。”滕永凡低喝道,同時一群人便繼續小心前進,靠近了,大家也看清了,一共有十二具尸體,都是男人。 干涸的血跡早已經發黑,這十二人早被洗劫一空。 “他們遭了強盜,看尸體樣子,是昨天半夜發生的事。”滕永凡看了一眼,“好,別看了,我們繼續走。” 滕青山邊走便詢問道:“爹,他們尸體,沒人收?” “尸體當然有人收!這天下每天死那么多人,尸體都沒人收、火燒,早就產生瘟疫了。”滕永凡剛才看了尸體,卻沒有一絲情緒變化,他淡笑著,“這塊地方屬于哪一個莊子,那個莊子的人,等他們出來耕種,發現了,自會收掉那些尸體。” 滕青山皺眉道:“強盜這么猖獗,我們途中,不會遇到強盜吧?” “青山。”旁邊一個中年漢子笑道,“這強盜殺人,也是看對象的。如果目標人少又有錢,他們當然會搶!如果人多,但是帶著一大筆金銀,他們估計也會聯合人馬動手。而像我們這些窮獵人,一看,沒多少錢。而且,要殺我們獵人,他們死的人更多。不值得,他們不會做的!” 滕青山暗自點頭。 強盜也會盤算是否值得,窮獵人,沒多少金銀,可是極為難纏,強盜很少會去惹。 “快點走,早點進城為好。”滕永凡說道。 一路前進,漸漸的,道路兩旁的耕地中已經能看到有人勞作了。 滕家莊距離宜城不算近,也不算太遠。如果靠兩條腿,一般需要近兩個時辰才能到。 宜城城門外,出現了一支披著獸皮的獵人隊伍,正是滕青山他們一群人。天還沒怎么亮就出發,如今,天地間早一片大亮,滕青山他們一群人也才終于抵達宜城。值得慶幸的是,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強盜。 “終于到了!”滕青山臉上浮現一絲笑容,這是他第一次進城。 因為世道太亂,所以山莊內的孩子是沒機會進城的。 “一人兩個銅錢。”在城門口的守衛懶洋洋地說道,這進城費也是看人收的,像這種獵人,野蠻又窮,他們也懶得糾纏,只會收最低數目的入城費。 繳納了六十二個銅錢,滕青山他們一群人終于進城了。 “哈哈,還是城里熱鬧。”旁邊的滕青虎眼睛發亮,“青山,你看,街道上多少人。街道邊上都是商販啊,一眼看不到頭!嘖嘖,在我們莊內,什么時候看到這么多商販,這么多好玩玩意。” 滕青山也感覺到這里的繁華,小販的叫賣聲,還有一些客棧、酒樓拉客人的聲音,一片熙熙攘攘。 “嗨,在城里面,不到必要,千萬別動手。”滕永凡提醒道,“即使遇到一些混蛋,要動手。記住,千萬別出人命!在城外殺人也就算了,可在城內一旦殺人,只要跑的慢一點,被抓住,可就要蹲大牢,這輩子算是完了。” 所有人都明白,官府力量,也就管城內,至于城外,不管是強盜土匪如何猖獗,那位高高在上的城主大人,都是懶得管的。也沒足夠的人馬去管。 “這次,大家就別亂跑,我們賣掉貨后,略微逛逛,就回去,明白嗎?”滕永凡說道。 “知道。”一個個族人都點頭。 平常時候,來一次宜城,都會好好玩玩,畢竟難得進城。比如去那賭場逛逛,玩上兩把。可這一次送貨,牽扯的金銀數額太大,大家也不敢掉以輕心。 一個幽靜的寬闊街道內,來往的人很少,滕青山他們一群人行進在這條街道上。 旁邊的滕青虎笑著道:“青山,你別看這里人少,可是到了晚上,這里就是整個宜城最熱鬧的地方。你看,那座三層樓,你知道是什么地方?哈哈,你肯定猜不到,那地方的女人啊,那臉蛋叫一個嫩啊,一個個,掐了都能滴出水來!” “哈哈……”旁邊的族人們聽了都大笑了起來。 “青虎啊,你小子真掐過那些娘么?”滕永凡笑呵呵道。 滕青虎一抹鼻子:“這地方好是好,可就是太貴了,進去喝杯茶,都要一兩銀子!據說要找個女人,更是貴的嚇人,黑的沒邊了。” 滕永凡呵呵笑道:“青虎,你不想想,周圍三家妓院,可是宜城最高等的三處了。而且就建造了各大商會館旁邊。干什么的?他們的客人,就是那些有錢的大商人。可不是我們這些人。” “青虎,如果你想嘗嘗女人滋味,去前街的那個豆腐店,搞一次也就一吊大錢。”族人們取笑道。 “去去去!”滕青虎笑罵道,“我可還沒娶媳婦呢。” “好了,別說了,前面就到揚州商會館了。”滕永凡說道。 滕青山前世,是在現代社會,見過太多大都市,那些大都市,開車橫穿城市都要一兩個小時,那是這宜城所能比擬的?當然,前世見到的都是鋼筋水泥建筑,而這里的各種建筑,充滿古代風,看了,倒是別有一番味道。 “這一片區域,各家商會館都在,其中揚州商會館占地最大。”滕永凡指著前面說道,“那就是揚州商會館。” 滕青山一眼掃過去,不由倒吸一口氣。 揚州商會管的大門,竟然足足有十余丈寬,完全可以讓二三十人并行。門口那兩尊高大的泛著金光的青色石獅,更增其威勢,滕永凡感嘆道:“青山,那兩尊石獅子,可都是用的青金石,那么大個,每個石獅子絕對有萬斤重。單單這兩尊石獅子,就價值數千兩銀子!” 揚州鹽商,富的流油,絕非虛話。 “都滾遠點。”揚州商會館門口的四名看守大漢,其中一人向滕青山等一群人喝斥道。 “我們是送貨的,是江寧郡的李老爺,在我們這定的貨!”滕永凡說道。 “江寧郡的李老爺?”其中一人眉頭一皺說道,“你們就在這等著,我就通報一下。” 滕青山等一群人就在門口靜靜等待,僅僅片刻,兩名黑衣漢子就跑過來,朝外面掃了一眼,看到滕永凡后,其中一人便朗聲道:“滕家莊的吧,進來吧。”說著,轉頭就在前面走了,滕青山他們一群人連跟上。 在商會館外,那只是這商會館奢侈的冰山一角,進入內部,才知道,巨商的生活。 “乖乖。”滕青虎瞪大眼睛。 滕青山也是倒吸一口氣,道路盡皆是巨大的青石鋪就,這么多整齊劃一的青石,要耗多少人力?旁邊的各種植物花卉,許多都并非宜城本地,絕對是從地移植過來的,還有旁邊的大池塘等各種水系,甚至于還有人工建造的泉水流淌。 “后世的豪華別墅,也莫過如此。”滕青山心底暗道,“而且這僅僅才是一個商會館而已。” 揚州鹽商,天下第一,唯有禹州巨商,才能與其一比。 商會館內的建筑,是一座座大型府邸。 “你們一個個小心點,這里的東西你們弄壞了,可賠不起。”前面帶路的一個黑衣漢子說道,“還有周圍府邸,有部分是住人的,住著的一個個,可都是和咱們家老爺一樣的大人物,你們沖撞了任何一個,你們一群人,就別想活著離開了。都小心點。” “是,我們懂。”滕永凡笑著說道。 可是族人們明顯拘謹了些,揚州鹽商,那可是能和九州八大宗派牽扯上關系的超級巨富團體,殺一些人,就是宜城城主,恐怕也不會管。 “就是這。”其中一個黑衣漢子說道,“這種小生意,跟管家說就成了,別走正門,打擾到老爺,你們就慘了,跟我來,從后門進去。”說著,沿著兩座大型府邸之間的巷子,來到了這座府邸的后院門。 這里正居住著不少仆人、護衛。 “哦,你們來了。”當初去滕家莊訂貨的那位騎兵首領,此刻正大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瞥了滕青山他們一群人,“進來吧,把貨都取出來,放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