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18 揚州鹽商

“不知道這位大人,出價多少。”滕云龍笑呵呵看著這名黑狐裘首領。 那首領輕笑道:“材料完全你們負責,價格,取一個整數,一百兩白銀一柄碧寒刀!相信,你們沒問題吧。” “一百兩?”滕云龍眉頭一皺,雖然說一百兩白銀數額很大,可是碧寒刀……是滕家莊的獨門絕藝,材料也極貴,煉制難度極高,賣給外面,最起碼要賣一百兩,乃至更多的。如果只賣一百兩白銀,賺的就太少了。 “這位大人,少了點吧?”滕永凡說道。 那首領冷笑道:“好了,別將我們當成傻子!我們如果出價高,就不需要親自跑到你這了!一百兩白銀,你接是不接?” “接!” 滕云龍擠出一絲笑容,逢迎道,“這位大人,不過182柄碧寒刀,我們滕家莊也從來沒有接過這么大的生意。莊里儲存的材料,也就夠煉制兩柄碧寒刀的。這材料就需要花很多銀子了……大人是不是先將銀子給我們?” “東西沒到到手,銀子就給你們?”黑狐裘首領嗤笑道。 在一旁靜靜看著這一切的滕青山心中一驚:“這個首領難道不想給錢?一百兩銀子一柄,那可是價值近兩萬兩銀子的大生意。莊里就是拿出所有余錢,恐怕才能勉強籌上吧。這個首領,難道想用強?”滕青山已經蓄勢待發,防止出現最糟糕局面。 “這位大人說笑了,我們滕家莊一個普通山莊,能有幾個錢?我們連購買材料的錢都籌不上,怎么給大人們煉制兵器?”滕云龍笑道,“請大人明白我們的難處。” 那首領面色一沉。 旁邊的滕永凡連笑道:“這位大人,你這等身份的人,難道還擔心我們一個普通山莊貪墨你的銀子?我們滕家莊祖祖輩輩在這,不可能逃掉。大人將銀子先墊付給我們,到時候,我們自會將碧寒刀奉上。” 黑狐裘首領遲疑片刻,隨即冷笑道:“你們這窮山莊,恐怕是難籌集這份錢。” 說著,他從懷中取出一疊銀票,朝桌上一扔。 “這是八千兩銀票,上面有揚州錢莊的大印,你們仔細驗驗。”黑狐裘首領說道。 揚州錢莊? 滕青山仔細地看看,這是第一次看到銀票。 銀票上有著‘揚鹽’二字的大印,上面還有著‘壹貳叁肆’等復雜的數字編號,在最下面還有著一行字‘九州八大宗派諭令,偽造銀票者,殺無赦’。 滕青山看了心底一驚:“九州八大宗派?這天下九州,最強大的宗派,有八個?” “銀票?這……”滕云龍眉頭一皺,“大人,這到錢莊匯兌,也是要交錢的。而且……這筆生意,近兩萬兩銀子,這點錢,遠遠不夠啊。我們一個小山莊,怕是……”滕云龍遲疑說著。 那首領‘呼’的站了起來,臉色陰沉。 “哼,八千兩銀票,多一個銅錢都沒有!我們立下字據,到時候,你們去宜城送貨,我們再付尾款。”首領冷漠道,在這首領身后的兩名手下,也同樣手附在腰間的長刀刀柄上,院外的不少騎兵也虎視眈眈盯著院內。 滕青山暗吸一口氣,時刻準備出手。 滕云龍、滕永凡相視一眼。 “既然大人這么說了,我們就立下字據。”滕云龍哈哈笑道。 “這才對嘛。”那首領笑了。 雙方當即簽字畫押,立下字據,上面詳細說明了送貨地點、時間,以及付錢等等。 “咦,這位大人,讓我們送到宜城揚州商會中去?”滕云龍驚訝道,“原來各位大人,是揚州商會的人啊。” “你們知道就好,別和我們玩什么心機,還有,那碧寒刀每一柄,到時候我們都會經過檢查,如果質量上有問題,哼……”那首領說完,拿著字據,也不說話廢話,直接大步走出院落。 “兄弟們,走!” 一聲令下,這一群騎兵浩浩蕩蕩,呼嘯而去。 “爹,這揚州錢莊是怎么回事?”滕青山疑惑地看著那銀票。 滕永凡笑著解釋道:“青山,這天下九州,最有錢的就是揚州鹽商和禹州巨商們,畢竟,揚州和禹州,是九州中最繁華的兩個。所以,在這天下間,真正值得信任的錢莊,也就兩個,一個是‘揚州錢莊’,另外一個是‘禹州銀號’。只有這兩家的銀票,才能在天下間通行無阻,當然,我們民間一般是不收銀票的。” “為什么?”滕青山不解。 銀票,不是儲存方便嗎? “這銀票,其實是將金銀儲存在錢莊、銀號里面,獲得的‘匯兌證據’,這銀票上都有特別編號,制作也有特別工藝。防止偽造。錢莊既然幫你存錢,當然要收一定的錢財。所以,這看似是八千兩銀票,可我去取,到時候,卻取不到那么多。” 滕青山心中明白。 在現代社會,存錢是有利息的,可是在古代,存錢反而要交錢。 這也能理解,古代社會,商人們做生意,大筆的金銀帶著都麻煩,銀票好攜帶,也更好藏匿,安全些。 “難道銀票沒人作假?”滕青山反問道。 旁邊的外公滕云龍笑了起來:“哈哈,誰敢?你沒看這下面一句話……九州八大宗派諭令,偽造銀票者,殺無赦。” “八大宗派是什么?”滕青山追問道。 滕永凡解釋道:“青山,我過去和你說過,在我揚州,最強大的宗派就是‘青湖島’,而在其他八州,同樣有超級宗派,這天下間,有八大最強勢力,被稱為八大宗派。他們的共同諭令,如果有人違背,那在這天下間,將無處可逃!” 九州,卻只有八個。 看來,其中一州沒有超級宗派,或者說,一個超級宗派,控制兩州之地。 “這八大宗派,簡直是八大諸侯!”滕青山心中暗道。 宗派,是這世界的最巔峰武力,各自擁有著強悍的軍隊。須知,連那歸元宗,都有六千黑甲軍! 那八大超級宗派呢? “揚州鹽商,錢財無數,手下高手也多,他們可不怕我們貪墨這筆錢。”滕云龍嗤笑一聲,隨即轉頭看向滕永凡,吩咐道,“永凡,今天晚上,你悄悄的去找那王老三那訂貨!讓他告訴他們老大,我們要購買的那些材料。讓他們老大,趕緊將材料送過來。” “放心。”滕永凡點頭。 “現在最麻煩的就是時間!”滕永凡皺眉道,“師傅,還有一個多月時間,要煉制182柄碧寒刀,真的很難。而且其他兄弟,對碧寒刀的工藝根本沒掌握,這族內,沒其他人可以幫忙。” “沒事,材料一到,我和你一起煉制。”滕云龍說道。 “師傅……”滕永凡大驚。 “怎么,你以為我老的不行了?”滕云龍哈哈笑道。 滕云龍如今已經年過六十,體力、精力都下滑,而煉制碧寒刀對臂力、技巧等要求都很高。 “放心,我也就幫幫忙,182柄碧寒刀,到時候,大半還是要你煉制的。”滕云龍說道。 “嗯。”滕永凡隨即轉頭看向青山,“青山,我有一件事情讓你去做。明天,你就帶領你的獵人隊,再一次進山。去‘碧寒潭’那邊取水。” “碧寒潭在哪?”滕青山疑惑道。 不過,碧寒刀、碧寒潭,滕青山也猜出,恐怕有些聯系。 “放心,青虎他們那些老成員,都是知道的。你告訴他們,他們會帶你去。這煉制碧寒刀,用的淬火劑,必須是碧寒潭的水。你帶兩個水箱過去,全部裝滿。”滕永凡感慨道,滕青山對煉器是一竅不通,只是點頭:“放心,爹。” 這一筆生意,對宗族影響很大。 畢竟價值近兩萬兩白銀,滕家莊不敢有絲毫松懈,第二天一大早,滕青山就帶著獵人隊進山了。 “青山,我們滕家莊族人,能吃的好,穿的好。靠的可就是這碧寒刀。”在大延山里,滕青虎笑著解釋道,“而這碧寒刀煉制,一是煉制技藝外人不知道,二是這碧寒潭的水。青山,你是不知道……那碧寒潭的水,那叫一個冷啊。” 滕青山有些驚訝。 “就是夏天,那水都冰冷,比冬天的冰雪都要冷的多,可詭異的是,就是不結冰!”旁邊也有族人說道,“用這水淬火,煉制出來的兵器鋒利、堅韌。” “如果手伸入寒潭里面,手一下子就麻了。” “上次一頭野雞被我追的掉進去,一掉進去,就凍死了。根本爬不上來。” 周圍的族人們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顯然都見識過碧寒潭的神奇。 “這么神奇?”滕青山很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