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17 內勁高手

滕青山正式成為了滕家莊獵人隊新一任首領,按照常理,獵人隊平均兩天上一次山,不過因為上次死去五人,四人殘廢。獵人隊需要再一次招募隊員,所以接連六天都沒有上山打獵。 在族內,族長地位最高,其次就是槍法師傅、獵人隊首領。 接近十歲,就成為獵人隊首領。 滕青山成為了滕家莊許許多多少年心中的目標,許多族人們口中贊嘆著滕青山,這么小就這么了得,那等成年了,還了得? “呼!”“呼!” 寒風呼嘯,天氣愈加寒冷,距離年祭只剩下一個多月了。 “喝!”“哈!” 一聲聲吐氣吶喊聲響起,在滕家莊練武場上,有不少青年、少年在鍛煉著,滾石球、拿石鎖、提木桶……一個個訓練著,同時還彼此隨意談笑著。 “青山哥他們前天殺了一頭老虎,那老虎啊,爪子趕上我大腿粗。”一個扎著辮子的少年一邊甩臂拍擊著沙袋,一邊和旁邊的同伴說著。旁邊的少年嘖嘖感嘆道:“青山哥不是一般的牛啊,都是獵人隊首領了,我這輩子,如果能當上獵人隊首領,那,嘖嘖。”這少年臉上一臉的希翼。 就在這時候—— 大地微微震顫。 “馬蹄聲!”練武場上訓練的不少人都轉頭,朝大門處看去,只見遠處數十人影正騎著駿馬極速趕來。 “停下。”滕家莊的看守大喝道。 “哼。”一聲冷哼聲響起,詭異的,卻宛如響雷一般在所有人耳邊響起。 “咻!”一道寒光亮起劃過大門,滕家莊大門那厚重的鐵鑄門栓竟然斷裂,整個大門直接轟然開啟,那數十騎橫沖直撞,沒有絲毫減速,直接沖入了練武場內。嚇得滕家莊不少人們連朝旁邊閃躲。 “律~~” 數十匹駿馬猛然停下,前蹄高高揚起。 “你們這,可是滕家莊?”為首的一人喝道,那聲音之大,讓在場的族人們感到耳朵嗡嗡直響。 一名剛才訓練地滿身汗水的漢子上前一步,朗聲道:“我們這就是滕家莊,敢問,各位好漢來我們這,有什么事?”滕家莊的族人們,已經有人悄然去向族長報信了,其他人也不敢輕舉妄動。 須知,那大門的鐵鑄門閂,足有一尺厚、兩尺寬,這么一個鐵鑄門閂,一下子就被切斷。這實力,誰敢擋? “讓你們族長,趕快過來。”為首的一人冷喝道。 滕云龍很快就趕到了,老遠一看,滕云龍心中便是一驚,只見遠處為首的一人,面色淡金,身上套著黑色狐裘,他的坐騎通體赤紅,高約八尺:“這上等的狐裘,最起碼數百兩白銀,而那駿馬,通體赤紅,明顯是大戎的‘赤火馬’!價值千兩白銀!” 再一看這人的跟隨,那些隨從騎士,一式的石青色披風,身上穿著暗青色鎧甲,坐下的駿馬雖然略差一些,可也神駿:“這也是價值百兩的幽州馬,還有那制式鎧甲!恐怕就是白馬幫的大當家,也舍不得置辦這樣的鎧甲、駿馬吧,這是哪里的人馬?” 聽到族人說對方能一劍劈開門閂,又看到對方裝束,滕云龍心底已經有所猜測。 “各位大人,老朽我就是滕家莊族長滕云龍,不知道各位大人有什么事?”滕云龍一躬身。 “聽說你們這,能打造碧寒刀?”那首領居高臨下,瞥了一眼冷聲道。 “是的。”滕云龍也不否認。 “那好,我有一筆大生意,交給你!”那首領朗聲道。 “各位大人,旅途勞頓,到老朽那歇息再慢慢談這生意,如何?”滕云龍微笑道,那首領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淡然點頭道:“也好,你前面帶路。”當即,這一群數十騎人馬,朝族長所在處前進。 獵人隊的一群人談笑著,其中有四個人一同抬著一頭大黑熊尸體。 “青山,你今天那一槍,簡直快若閃電啊,輕易格開那熊瞎子的同時,就刺穿了它的大腦殼。”族人們都很開心,這些天的狩獵,他們對滕青山已經非常推崇了,首先滕青山耳朵很靈敏,有什么動靜,老早便提前發現。 第二,滕青山槍術極高,不管什么獵物,都難以抵擋其一槍。 有這樣的首領,他們怎么會不開心? “這熊瞎子,不算太大。”滕青山一笑道,“你們不是說,族內先輩曾見過一丈多高的巨熊嗎,一巴掌能拍斷大樹嗎?”這一頭熊瞎子,雖然一巴掌也有千斤巨力,可是速度遠不如那頭狼王,殺它,滕青山只需要一槍。 “到家了。”滕青山笑著道。 一看遠處,滕青山臉色就一變,因為莊門大開了。滕家莊的大門一般是不開啟的,即使是族人們耕作回來,都是從一旁的一個小門進來。一般獵人隊回來,或者大隊人馬到來,才開啟大門。 “不好,快點。”滕青山喝道。 獵人隊的一群好漢們一驚,連沖向莊內。 滕青山目光一瞥,發現那粗長厚實的鐵鑄門閂竟然分成兩半,切口處鋒利光滑,滕青山瞳孔一縮:“好鋒利的武器,好強的力量!能閃電般劈斷這樣的鐵鑄門閂,我也只有全力使用內勁,以及一柄好的兵器,才能達到這個效果。” “青山哥!” “青山!” 練武場上不少人迎過來,凡是少年都稱呼滕青山為‘青山哥’,即使滕青山比他們或許還小一兩歲,也都這樣。因為滕青山的特殊地位,許多少年都將滕青山當成了大哥,一個個崇拜的很。 大人們也一個個,將滕青山當成族內能主事的人之一。 “怎么了?”滕青山連問道。 “青山。”一壯碩男子連道,“是一個騎兵隊伍,都是騎的高頭大馬!那騎兵首領,一劍就劈斷了鐵門栓,不過他們卻說,和我們滕家莊做生意。現在,那些人已經被族長帶到他那去了。” 滕青山略微松一口氣。 “好,你們在這,我去看一下。”滕青山手持著鑌鐵槍,連朝外公滕云龍住處趕去。 老遠,滕青山就看到了一匹匹駿馬以及一名名身穿鎧甲、青色披風的壯漢站在外公住所門外,那些騎士們目光凌厲,一個個實力明顯不弱:“看他們身形,眼神,絕對是武者!不知道哪來的隊伍。” 能力舉五百斤巨石,便算是三流武者。 能力舉兩千斤巨石,方是二流武者。 “小子,到一邊去。”一名騎士喝斥道。 庭院內正在商談的幾人,似乎聽到動靜,朝外看了幾眼,連道:“那是我外孫,讓他進來吧。” 那騎士冷冷瞥了滕青山一眼,滕青山卻是微笑著步入庭院,絲毫不惱。 “爹,外公。”滕青山發現庭院內,己方只有兩個人,外公滕云龍和父親滕永凡。滕青山掃了一眼那正坐著的大漢,那穿著黑色狐裘的男子同樣朝他看來,滕青山只覺得對方目光凌厲如刀。 滕青山心中暗驚:“高手。” “滕永凡!”那首領盯著滕永凡,“你是你們族如今的第一兵器匠師,那你說吧,我這筆生意,你做是不做?” “時間,緊了些!”滕永凡皺眉道,“碧寒刀煉制工藝,是我們滕家莊的絕技,每一柄碧寒刀我們都需要認真煉制,不敢有絲毫大意。而大人你們要足足182柄,而且,還要在年前,將貨送給你們。這……” “嗯?那就是不行了?”那首領面色一變。 “呼!”一股無形的氣勁從這首領體表噴發,旁邊的木凳瞬間崩裂,地面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小孔。 滕永凡、滕云龍臉色一變。 “好強的內勁。”滕青山心中暗道,“能從體表噴發,而且隔空噴射到地面,還能有這么強的威力。這首領的內勁,應該比我要強的多。”滕青山明白,內家拳方法雖然也能煉化天地靈氣為內勁。 可是內家拳,主要還是對身體的改造。 而這個世界的各種秘籍,卻是專門煉化內勁,速度要比內家拳煉化內勁更快。 “這位大人,別生氣嘛。”滕云龍笑呵呵道,“182柄碧寒刀,一個多月煉制成功,是有難度。不過我們會日夜不斷地去打造,一定會在年前打造成功。” 那首領臉上露出一絲滿意地笑容:“很好。” “不知道,這煉器材料是大人你們提供,還是……”滕云龍道。 “材料等等你們自己負責!”首領滿不在乎地說道,“價錢,我們當然不會虧待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