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15 回家

“嗷~~”狼王那嚎叫聲再度響起,大量的野狼立即朝滕青山圍攻過來,顯然不允許滕青山靠近、威脅狼王。 “都給我死開!” 滕青山心中殺機奔騰,一桿長槍舞動地猶如萬千箭矢迸射。 “嗤!”“噗!”…… 一頭頭野狼被刺穿身體,滕青山目光冷厲,似乎回到當年獨自一人殺回組織的時候,腦海中卻回憶起之前三位族人死去的那一幕:“都怪我想著隱匿實力,不到逼不得已,不想暴露。就這一會兒,連伯他們就死了!” 前世對滕青山的影響太大了。 行走于黑暗間,滕青山習慣性的隱匿實力,可這會兒,他后悔了。 “都死去吧!” 那一柄長槍舞動地猶如游龍,將他整個人都保護在其中,手持長槍的滕青山仿佛變成了一個巨型刺猬,一頭頭敢于向他撲殺的野狼,盡皆被殺死、擊飛。長槍在滕青山手里宛如擁有了生命。 槍法——混元一氣! 滕青山練槍的第一步,就是耗費所有時間、精力,將‘橫拳’衍化為防御性的‘混元一氣’槍法,第二步,才研究出攻擊性的‘如影隨形’槍法。 “嗤!”“嗤!”“嗤!”…… 滕青山不停的前進,瘋狂朝他撲殺的野狼,根本阻擋不了他的步伐。 一路前進,只留下一地的狼尸。 …… “青山的槍法。”滕永雷眼睛頓時亮了。 “大家都撐住,再撐一會兒。”滕永雷大聲喊道,可是瘋狂的野狼們卻不會有一絲心慈手軟,就在滕青虎刺死一只野狼的同時,另外兩頭野狼從兩側分別撲殺向滕青虎,顯然它們發現滕青虎威脅較大。 滕青虎臉色一變,他只勉強用長槍抽飛右側一頭野狼,左側的野狼他卻來不及抵擋了。 “青虎!”滕永雷臉色一變,連朝滕青虎靠過去,長槍一伸一挑,立即將那一條野狼給挑飛。可是滕永雷的槍術再高,還是比滕青山差上許多,在這種群狼攻擊的情況下,他幫助別人,就代表自己處于危險中。 “吼~~”三頭野狼朝滕永雷撲來。 “滾!”滕永雷一腳踹飛一頭,長槍一縮連回防,可還是慢了一籌。 長槍槍桿震飛右側一頭野狼,左側的野狼卻是直接一口咬在他的左臂上,“咔嚓”一聲,滕永雷的左臂就斷掉了,鮮血飛濺,濺在旁邊的滕青虎臉上。 滕青虎一怔,凄厲喊道:“叔!” “大家收縮圈子,撐住。”斷臂的滕永雷,卻是靠右臂單臂持槍,刺死了咬斷他左臂的野狼,同時發號司令,他痛的額頭滿是汗珠,卻依舊堅守著他所在的位置。滕家莊每一個族人們都悲憤的殺敵。 “青山他槍法極高,一定能殺了狼王的,大家堅持。”滕永雷喊道。 族人們都咬牙堅持著,可不管是他們,還是滕永雷,心底都有些擔心——青山,真的能殺狼王嗎? “嗷~~~”遠處傳來憤怒的狼嚎聲。 頓時原本瘋狂攻擊族人們的野狼們攻勢立即一緩,所有野狼竟然都轉頭朝狼王方向跑去。 “是青山。”滕永雷有些焦急。 “叔,你處理好傷口。”滕青虎急得都哭了。 滕永雷連扯開一布條,將斷臂扎住,防止血流的太多。 …… 在一塊巨石上,一頭通體雪白,高足有兩米的巨狼正盯著滕青山,單論體積,這樣一頭雪白巨狼已經趕超猛虎了,在它身側,還有四頭體格比其他野狼大上一號的頭狼,這四頭頭狼正保護著狼王。 不遠處的滕青山,正不斷前進,大量圍攻的野狼尸體拋飛。 “嗷~~”狼王再一次發出嚎叫。 只見四頭頭狼也猛地躍起,極速朝滕青山靠近過去。 “哼,畜生!”滕青山眼眸中殺機凜冽,手中長槍沒絲毫留情,只見那四頭頭狼,狡猾地在狼群中,也時而撲殺向滕青山,那利爪也會抓向滕青山的武器,牽制滕青山。 “都去死吧!” 滕青山體內內勁,從雙手經脈灌入長槍中,手中長槍陡然速度再次提升。 “噗哧!”“噗哧!” 連續兩聲,兩頭頭狼的腦顱就被刺穿,當場斃命! 論內勁之強盛,四歲時候的滕青山,就比前世巔峰的狀態內勁還多。如今的滕青山,內勁更是洶涌澎湃,而且這六年多的內家拳修煉,也令雙手、雙腿、背部的經脈都完全打通了。 另外兩頭頭狼似乎受到驚嚇了,滕青山不由冷笑,大步上前,手中長槍如毒蛇出洞。 “噗!”“噗!” 再一次收割了這兩頭頭狼的小命,這種畜生,對早已經達到‘人槍合一’境界的滕青山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 “嗷~~”那狼王怒吼一聲,直接從巨石上躍起,朝滕青山撲來,一躍便是十數米。 “好快。”滕青山心中一凜。 手中長槍一旋,就刺向狼王頭顱,狼王身形極速低伏,輕易躲過這一槍,攸地就靠近滕青山。滕青山右手一拉,長槍迅速回縮,再一次刺向狼王。 “啪!”狼王的利爪,狠狠地抓在槍桿上,似乎要將槍桿弄斷。 早就灌輸內勁的槍桿,陡然,內勁噴發! 狼王急退。 “咔咔~~”滕青山的槍桿竟然發出怪異的聲音,早練到‘人槍合一’地步的滕青山,立即發現其中問題所在:“不好,這狼王一爪之力,絕對有數千斤巨力,即使我內勁灌入槍桿,可這青楠木槍桿還是承受不了,里面已經有了裂痕。” 那狼王再一次咆哮著,竄向滕青山,那幽綠兇眸盯著滕青山。 槍桿一轉,槍頭就如同閃電,直刺狼王眼睛。 “啪!”閃電般的一爪,拍擊在槍桿上。 早已經內部有裂痕的槍桿“蓬”的一聲,斷裂成兩截,那狼王竟然極速后退,同時嚎叫著,命令大量野狼圍攻滕青山。現在滕青山沒了兵器,所謂雙拳難敵四手,一群野狼圍攻,他一人怎么擋? “啪!”“啪!”…… 滕青山的巴掌,接連拍擊在圍攻來的五頭野狼頭上,凡是被拍中的野狼,盡皆無力墜落,當場斃命。 到了這個時候,滕青山也不吝嗇內勁了。 “咻!”一道寒光掠過。 狼王立即一閃,一柄飛刀刺在狼王的背上,狼王竟然轉頭就逃。 “這狼王速度還真快。幸虧我雙腿經脈早打通。”滕青山心意一動,在這個世界,第一次運轉起《天涯行》功法,一瞬間,滕青山整個人化作了一道青煙,瞬間沖出群狼的圍攻,一下子就趕上了奔逃的狼王。 狼王驚恐地轉頭,怒吼一下,就要咬來。 “死!”滕青山低吼一聲,右拳攜帶著無盡力量以及洶涌內勁,一拳砸出。 炮拳! “蓬!” 強勁的內勁震斷了狼王的狼爪,拳頭轟擊在胸腹部位,將這頭狼王砸的飛起,而后重重落地,狼王全身抽搐,嘴角吐出血沫,似乎還想掙扎,可是片刻,這頭狼王就生機斷絕,再也不動彈了。 “嗷~~”幸存的野狼們只有數十頭了,見狼王都被輕易殺死,它們低吼著,竟然四處逃竄,消失在山林中。 這時候遠處凌亂的腳步聲響起,滕永雷等人都朝這跑過來,可一看到滿地的狼尸,甚至于還有那桿已經斷裂的青楠槍,一個個都完全震驚了,特別看到那四頭頭狼龐大的尸體,也倒吸一口涼氣。 這樣的頭狼,每一頭都極為可怕,可竟然四頭都被殺了。 這一切,都透露了之前的戰斗,何等慘烈。 “青山。”一群族人都看到遠處的滕青山。 他們也看到了那躺在地上的比老虎體積還大的狼王尸體,狼王的背上還插著一柄飛刀。 “叔。”滕青山轉頭,可轉而滕青山臉色大變,死死盯著滕永雷殘缺的左臂,整個人腦子‘嗡’的一下,族內長輩中,外公、滕永雷、滕永湘幾人,是和滕青山關系最親近的幾個人。 滕青山的性格很特別,因為前世行走于黑暗的緣故,他很少真的接納某一個人。 可一旦接納,他就當成至親。 如妻子的死,能令他一怒而殺向組織總部,為了弟弟,他不惜自己的生命。而現在,自己的叔左臂斷了。 “青山,別難過。”滕永雷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都是因為我。”滕青虎眼中有著絲絲淚水,“如果不是為了救我,叔他也不會被咬斷左臂。” “青虎,就是我死,你也得活著。”滕永雷說道。 滕青虎一怔。 “這天下紛亂,盜匪橫行,要讓全族人活的好,必須讓更強的人活下來。青虎,你今年才十五歲,已經有千斤巨力。現在唯一差的就是槍法、經驗。”滕永雷說道,滕青虎顫抖著點頭。 他力量是強,可槍法卻遠不如滕永雷。 “我還好,只是斷臂,強子、老連……他們都死了。”滕永雷眼眸也有些泛紅。 隨即看向滕青山:“不過今天我很高興,真的很高興!青山,你一個人就殺了四頭頭狼,一頭狼王,還有過百頭野狼!現在,你可以說是我們滕家莊第一條好漢!”滕永雷到現在,才真正意識到滕青山的實力。 一人殺過百頭野狼、四頭頭狼,一頭狼王,這是何等可怕的人物? 周圍幸存的族人們目光發亮,看著滕青山。 滕家莊有這樣的好漢,未來,誰還敢欺辱? “將四頭頭狼,和那狼王的尸體抬走,我們回家!”滕永雷說道。 “對,回家。”不少族人眼中都泛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