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14 瘋狂的狼群

“咻!”突兀的,一道箭矢從遠處射向滕青山的右手。滕青山對周圍感知極為清晰,立即收手略微一退,隨即轉頭看向箭矢來的方向。旁邊的滕永雷等一群人大怒,滕永雷朗聲喝道:“哪來的沒蛋的鳥人,暗箭傷人!” “放你娘的屁!”一聲怒喝,山林中也竄出了數十人,也同樣穿著獸皮,為首的是一名身高近八尺的披頭散發壯漢。 “哦,原來是北邊王家莊的,王大頭,怎么,看到我們抓住雪貂,想動手?”滕永雷嗤笑道,滕家莊這邊的男人們一個個都笑了起來,滕青虎更是大聲笑道:“叔,這群小人也就敢暗箭傷人!跟我們斗,他們算什么東西!” “閉嘴。”那披頭散發壯漢喝道,而在他身側,一位精瘦的獸皮男子也怒道:“這只雪貂,是我們先發現的,我們花費一個多時辰,才將它從巢穴中逼出來。這雪貂慌不擇路亂跑,你們好運,才剛好撿了漏!” 滕青山默默看著這一切。 王家莊的人,或許是真的先發現雪貂,也是不惜一切想抓住雪貂。可是雪貂極為靈活,速度又快,想抓住是很難的。王家莊的人沒追上,剛好便宜了自己滕家莊的人,抓住了這雪貂。 “那是你沒本事!”滕永雷上前一步,目光凌厲,“雪貂速度快,又能跑,如果沒有我們,雪貂早跑沒了。” “這畢竟是我們,將它從巢逼出來的。”那披頭散發的大漢盯著滕永雷,“雷子,你們可不能獨吞啊。” “王大頭!王重鵬!你給我聽好了!”滕永雷語氣強硬,“你們之前將雪貂從巢穴里逼出來,真假我也懶得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情,我們在這大山里看到這只雪貂,我們的人抓住了雪貂。這只雪貂就是我們的!你,一根毛也別想撈著!軟的硬的,你盡管來,我們滕家莊的男人都接著。” 滕家轉的一群男人們都看著對方,時刻準備出手。 到了這個時候,絕不能低頭。 這個世界的規矩就是這樣! 我的就是我的!你敢伸手來奪,我就斬掉你的手!你敢和我拼命,我就收割你的小命! 那披頭散發大漢‘王重鵬’目光一掃滕家莊的男人們,而后又瞥了一眼滕青山手中那只雪貂,這只雪貂也就小腿有創傷,毛皮堪稱完整,這樣完整的雪貂皮,極為罕見,三千兩白銀是最起碼的,如果找到好的買家,價格可能更高。 三千兩白銀! 已經值得拼命了! “弓箭準備。”滕永雷的聲音響起。 頓時滕家莊的好漢們,帶著弓箭的人立即舉起弓,箭矢搭在弦上,時刻準備射箭。 “呼!”王家莊的不少獵人們也立即張弓,準備射箭。 “娘地。”王重鵬盯著對方看了幾眼,舔舐了一下嘴唇,野獸一般的雙眸掃過滕永雷一群人,冷笑道,“滕永雷!算你狠,山不轉水轉,今天我記下了,走!”雖然不甘心,可是真正殺起來,王重鵬一點把握都沒,他只能選擇帶人離開。 滕永雷等一群人都笑了。 目視著王重鵬一群人消失在前方山林,滕家莊的男人們都大笑起來,滕永雷開心的一拍滕青山肩膀,大笑道:“青山啊,你小子這次可是立了大功勞了,那飛刀耍的不錯,哈哈……一只雪貂啊,身上一點傷都沒,就腿有點傷口,這么完好的雪貂皮,賣個四五千兩也應該啊。”說著,滕永雷從滕青山手里接過雪貂,而后小心地放在自己背后的包裹內。 “有了這一頭雪貂,我們滕家莊要好過多了!”也有人開口。 滕青虎一摟滕青山,嘿嘿笑道:“你小子真行,我干獵人兩年了,獵殺的獵物,還趕不上你這一只雪貂。” “也就運氣。”滕青山也笑呵呵的。 就在滕家莊一群人樂呵呵的時候,陡然前方傳來密集的腳步聲,甚至于還有陣陣狼嚎聲。“嗷~~~”“嗷~~~”那瘋狂的狼嚎聲,令滕家莊所有人臉色大變,在大山里,遇到猛虎,遇到熊瞎子他們都不怕,一群人聯手,在大山里,他們敢于和任何野獸廝殺。 他們就怕遇到狼群! 瘋狂的狼群!數量越多,狼群就越可怕! “弓箭手在內,其他人在外!準備!”滕永雷臉色變得嚴肅。 “滕永雷!”一聲大吼聲從遠處傳來,只見王家莊的那群人正火速奔逃過來,一個個跑的都極快,不少人身上滿是血跡。而且,王家莊的人馬明顯少了很多。在這人群后面,便是奔跑的狼群。 “混蛋!”滕永雷怒喝道。 “這群狗日地!”滕家莊不少人罵起來,很顯然,王家莊的一群人遭遇到狼群,抵擋不了,竟然朝他們這跑過來,也將他們給拖下水。其實從王家莊人角度考慮也無可厚非,要命的時刻,拖住滕家莊的人,他們也就有了生存希望。 “滕永雷,別發火,我們剛走不久就碰到狼群,就是沒我們,你們也會遇到這一伙狼群。”那披頭散發的大漢‘王重鵬’連道。 “別屁話,趕緊準備。”滕永雷喝道。 那王重鵬立即轉頭咆哮道:“都準備好,跟這群野狼再殺上一場。” 滕青山環顧四周,周圍一只只野狼在聚集中,數量越來越多,顯然野狼也感到了威脅并沒有立即進攻,而是緊緊包圍著。“這野狼,每一頭都有一米五高,這么壯的野狼,比我前世碰到的野狼,要難纏的多。”滕青山時刻注意著四周。 “叔。”滕青虎低聲道,“狼數量太多了。” “乍一看有一百多頭了,遠處還看不清。”滕永雷也壓低聲音,“記住,要尋找到頭狼,殺了頭狼,氣勢震住那些狼,狼也會知難而退的!” 這些居住在大山下的男人們都明白,狼群并非是那種明知敵人強大還不顧一切送死的族群,狼群很狡猾聰明,如果一開始就殺了頭狼,沒了指揮。再在氣勢上壓住瘋狂的狼群,狼群也會退。 一頭頭野狼在周圍游蕩著,不少野狼嘴里還有鮮血,顯然剛才噬咬了人,周圍野狼數量越來越多。 “怎么會有這么多狼。”滕永雷喉嚨咽了咽,額頭滲出了汗珠,隨即瞪了不遠處的王重鵬一眼。 “之前我們也就遇到一百頭狼,沒這么多的。”王重鵬也感到了不妙。 “大延山上,即使遇到狼群,一般也就幾十頭。現在我看到的,都超過兩百頭了。”滕永雷有些緊張,看向一側的滕青山,“青山,這次情況真危險了,叔恐怕也沒把握保護你了。這么多野狼出現,只有一種情況,狼王出巡!” 滕青山心中一跳:“狼王出巡?” “對,我之前,二十歲那年,也遇到過一次狼王出巡,那次,獵人隊只逃回去三個人。”滕永雷低沉道。 “嗷~~~”陡然,高亢的狼嚎聲響起。 “攻!”滕永雷立即怒吼一聲。 時刻準備的弓箭手們,立即射出了一根根鋒利的箭矢,劃過數十米距離,或是刺入野狼體內,或是射在空處。而所有的野狼,都低聲咆哮著從四面八方不顧一切地沖過來,一雙閃爍著綠光的兇眸盯著這群人類。 “殺!”滕永雷和王重鵬幾乎同時怒喝一聲。 雙方族人都舉起長槍,朝敢于撲過來的野狼刺殺過去。 “哧!”長槍刺入野狼身體,一拔,鮮血飛濺。 滕家莊男人們分成前后兩排,前面刺殺,后面輔助。防止有其他野狼趁機攻擊,只見槍影飛舞,一頭頭野狼被刺得重傷哀嚎,或者是死去。每一個獵人都瘋狂的宛如野獸,長年累月練就的槍術,展示了強大的攻擊力。 “噗哧!”槍刺入野狼體內。 “嗷。”野狼卻嘶吼著一口就咬在滕家莊一名壯漢手臂上,咔嚓一聲,手臂就斷了,鮮血飛濺。 可是滕家莊的男人們根本來不及同情、哭泣,因為這時候,大家都很危險。 滕家莊的情況還好,王家莊的人更慘,之前就死了不少,現在還有不少人受傷。死的速度更快。轉眼只剩下七個人還活著。在滕家莊、王家莊這群人中,最為亮眼的就是個子最為瘦小的少年——滕青山! “嗤!”“嗤!”“嗤!”…… 槍影飛舞,猶如毒蛇。紅纓飄忽,鮮血飄灑,凄艷慘烈。 長槍在滕青山手里,宛如有了生命。 “蓬!”“蓬!”“蓬!…… 一頭頭野狼,盡皆是腦袋被刺破斃命,掉倒在地上。 “嗯?”滕青山臉色一變,一震長槍,長槍靈活地猶如一條游龍,猛地刺向撲向滕青虎的一條野狼腦袋,隨即收槍。 “謝了!”滕青虎感激的瞥過來一眼。 “啊!”又是一聲慘叫,一位族人的大腿被咬掉一大塊肉,整個人被野狼撲倒了,被一口咬在喉嚨上。和野狼的戰斗,進行才片刻功夫,滕家莊這一邊就已經死掉三個族人,受傷的更多。 “連伯!”看著剛死去的族人,滕青山心中一痛,那些都是族內長輩,看著他長大的長輩們。不過,滕青山清楚,他再厲害,也不可能保護所有人。 “嗷~~~”又是一聲狼嚎。 頓時野狼們愈加瘋狂,不顧一切地攻擊滕家莊一群人。 滕青山耳朵一動:“狼王就在那!”目光銳利如刀,盯著遠處一處地方。滕青山顧不得其他,整個人猛地朝前方狼王剛才發出咆哮聲音源處沖去。 “叔,你們在這,我去殺狼王!” “青山!”滕永雷臉色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