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09)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09)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09)     

九鼎記13 獵人隊

“爹,娘!”滕青山大步地走入自家院子。 在堂屋內的父親滕永凡笑道:“青山,就等你一個了。其實你每天練槍有三四個時辰就足夠了。”此刻滕永凡、袁蘭和女兒滕青雨,已經圍坐在木桌旁了,滕青山也將槍靠墻放下,也坐下開始吃飯。 “我知道。”滕青山剛吃兩口,便抬頭道,“爹,娘,我想加入獵人隊。” “獵人隊?”袁蘭有些遲疑看向她男人滕永凡。 滕永凡眉頭一皺:“青山,你才九歲,就要加入獵人隊?”獵人隊,是族里最勇猛的一群男人組成的隊伍,以滕永雷為首,經常進入大延山宰殺獵物,讓滕家莊各家各戶好歹有肉吃。而且野獸毛皮也能賣錢。 “我的力氣,在莊內應該能排到前十吧。”滕青山笑說道。 提到這,滕永凡臉上不由有了一絲笑意。 九歲年祭那會兒,滕青山就舉起六百斤巨石,而且明顯,那還不是滕青山的極限。單論力量,滕青山的確能夠在滕家莊排前十。 “哈哈……你天賦好,的確也該磨礪磨礪!”生活在這個殘酷的世界里,滕永凡也看的開,笑道,“從明天起,你就加入獵人隊!我下午就去和你外公說一聲,等明天早晨,你直接去練武場,和族內獵人隊匯合!” “謝謝爹!”滕青山大喜。 旁邊的袁蘭,卻不由瞪了一眼滕永凡,似乎怨滕永凡答應兒子。 “哥,你能為我帶一只小野兔嗎?”青雨那雙不含雜質的大眼睛,盯著滕青山。 “沒問題。”滕青山笑道。 “哥對我最好了。”青雨嘻嘻一笑。 “青山啊。”滕永凡忽然說道,“我看你經常帶著幾柄飛刀,你在西邊樹林里,經常練飛刀?” “也就隨便練練。”滕青山一笑,父親是打鐵的,自己去打鐵鋪拿十柄飛刀是很簡單的。前世,自己在飛刀上耗費了很大的心血,現在只是在練槍休息的時候,略微玩玩飛刀,保持手感。 畢竟飛刀是可以遠攻的,完全可以和自己的長槍配合。 “我也就提醒你,練一樣東西,就要專心。”滕永凡隨意說一聲。 第二天清晨,天才蒙蒙亮。 妹妹青雨還在熟睡,而滕永凡、袁蘭、滕青山一家三口就已經在自家院落內了。 “青山,你雖然有天賦,槍法也不錯。可是在大延山上猛獸、毒蛇極多,你必須得小心。真正和猛獸廝殺,千萬不能有一絲膽怯。”滕永凡還是鄭重囑托道,他很清楚,許多人力量、槍法好,可遇到生死廝殺,見到血可能嚇的腿軟了,還怎么斗? 如果嚇的腿軟,有實力也發揮不出! “青山。”母親袁蘭也囑托道,“別逞能,和其他族人在一起,來,穿好這獸皮衣。” 穿著革靴,身上還外套著一件獸皮外袍,這獸皮外袍是從一些皮厚的野獸身上剝下,經過處理后制造的。穿著這獸皮外袍,等于穿上了簡單的小鎧甲,有防護作用。 “放心吧,爹,娘!我先走了。” 滕青山持著一桿青楠長槍,大步地朝院外走去。 …… 練武場上,因為現在還很早,天才蒙蒙亮,晨練還沒開始,練武場人并不多。不過獵人隊的隊員們一個個卻都已經開始聚集了,不少人正笑聲朗朗的議論著,一個個豪爽、瀟灑的很。 “哈哈……我們滕家莊未來第一好漢來了!”滕青山剛進入練武場,就聽到遠處的聲音,不由笑著朝那走去。 “青山!”滕永雷大步走來,朗聲笑著,重重地拍了滕青山肩膀一下,“好小子,九歲就加入獵人隊。我滕家莊歷史上,你可是第一個!” “我十三歲才進來,青山還真是夠厲害。”一名身材高七尺有余,同樣穿著獸皮外袍的壯碩少年笑著道。 “表哥。”滕青山笑著打招呼,那人正是滕青虎。 練武場上還有其他努力訓練的族人,那些族人看向獵人隊成員的目光中,都蘊含著一絲羨慕。能夠成為獵人隊一員,那絕對是族內有點名氣的好漢,每一個都有著不可小覷的實力。 獵人隊,包括今天剛加入的滕青山,有三十二人。 “好,人齊了,出發!” 滕家莊三十二名獵人們,一個個持著長槍,背著長弓,穿著獸皮袍子,離開了滕家莊。 “青山,上山后,你千萬別掉隊,許多人第一次上山,在山上都會迷失方向。而且,一些危險他們也不懂。你第一次來,要多看,多聽!”滕永雷一路地指點著滕青山,滕青山聆聽著。 其實在前世,野外生存本領,是殺手必須學習的。 只是這個世界的山林,和前世的山林是否一樣,滕青山也不確定,所以,不敢大意。 清晨,大延山上一片靜悄悄,一支獵人隊伍朝大山深處前進著。 “這山外圍沒什么猛獸,大多是些野兔、野雞,真正的猛獸,是在深山里!”滕永雷一路說著,就在說話的這一刻,旁邊荊棘叢中一只小野兔似乎受到了人群的驚嚇,‘嗖’的就要逃跑。 滕青山眼睛一亮,手中長槍宛如毒蛇極速刺向野兔。 “蓬!”槍頭刺在野兔身側,而后槍頭一震,彈在野兔身上,將野兔彈地翻了一個滾,滕青山一個前沖,一伸手就將野兔給抓住了。 “好槍法。”周圍不少族人見狀,都贊嘆一聲。 能不傷野兔而抓住,是有一定難度的。 “抓活的干嘛?”滕永雷笑道。 “叔,我家青雨,讓我帶一頭野兔給她玩的。”滕青山說著,就將這頭野兔給捆縛住,直接放進背后的包裹內。 周圍族人們都不由笑了起來,現在還沒有到大山深處,族人們一個個顯然都很輕松,一路上,也射殺了兩只野雞,過了近一個時辰,獵人隊終于進入了危險區域,也是獵物最多的區域。 “都打起精神來!”滕永雷低聲道。 中午時分。 大延山深處,滕家莊的一群獵人們正在靠近水源處,烤著一頭鬃狼。 “今天運氣還真一般,到現在也就弄到兩只野雞,一頭鬃狼,一頭疣豬。”滕青虎嘴里嘀咕道,滕青山瞥了一眼那已經剝皮烤著的鬃狼:“果然,可能天地靈氣的緣故,這大山里的猛獸,即使同一物種,都要比前世世界的野獸大。” 在前世,一頭鬃狼差不多五六十斤,而這頭鬃狼卻過百斤。 三十二名族人,將一頭鬃狼烤肉吃了大半。 “休息一會兒,繼續出發。”滕永雷一摸鼻子,“哼,最起碼再殺兩三頭野豬弄回去,才差不多。”滕家莊兩千余人,現在弄到的這點獵物根本不夠分,而一頭野豬大幾百斤,弄上兩三頭,就夠了。 野豬體積大,肉質好,可宰殺也難。 畢竟,大山里的野豬,攻擊力絲毫不比猛虎差。 “嗯?”滕青山耳朵一動,不由轉頭朝不遠處看去,只見一道白影一閃而逝。 “是雪貂!”族人中傳來驚呼聲。 “快追!”滕永雷一躍而起。 三十二名族人連之前獵殺的疣豬都扔在原地,分散著,朝那白影追過去! 那可是雪貂! 一般貂皮在城內可是價值千兩白銀,而一張完好的雪貂皮最起碼價值三千兩白銀,如果能殺了這只雪貂,等于殺了一百頭大野豬。在山內遇到雪貂,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三十二名族人都爭先恐后追去。 “咻!”“咻!”“咻!”…… 在奔跑的同時,族人們便將一道道箭矢射去,那只雪貂卻極為靈活,輕易閃躲,眼看著雪貂越來越遠。 “抓住它。”滕永雷急切喊道。 “追不上了。”滕青虎臉上也滿是焦急,那雪貂太靈活了。 此刻,唯一能勉強跟上雪貂的,只有滕青山!滕青山這時候靈活地宛如靈猴,極速跳躍穿梭,目光凌厲,盯著前方在荊棘叢。亂草叢不斷竄逃的雪貂。無論雪貂竄到那,滕青山都能死死跟著。 “就這時候!”滕青山目光一亮,右手一甩! “咻!”一道寒光瞬間劃過長空。 那頗有靈性的雪貂“吱”的叫起來,速度竟然再度提升,可是晚了,一柄飛刀卻直接插在它后腿上。 “干得好。”不遠處飛速追趕的滕永雷等人激動地都歡呼起來,要知道,整個滕家莊向‘白馬幫’繳納年錢,一年也就才1000兩銀子,而這雪貂,最起碼值三千兩銀子,那就是三萬吊大錢,也就是三百萬銅錢,每個銅錢,可以買一個肉包子。 這是一筆大橫財啊! “還想逃?”滕青山一個飛躍,右手就抓過去。 “嗤——”雪貂猛地轉身,一口就咬過來,那鋒利地如同鋸子的牙齒,完全能咬斷刀劍。 滕青山手掌一翻,輕易躲過這一咬,手掌直接拍擊在雪貂腦袋上。 雪貂嘴角滲出血絲,無力倒下。 拔出插在雪貂腿上的飛刀,滕青山抓著這只雪貂,直起身子,不由笑了。 “哈哈……青山,干得好。”其他族人們都已經過來了,一個個都盯著那漂亮的雪貂,臉上都露出了興奮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