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第十章選擇

堂屋內,滕云龍等一群大人,都轉頭看向滕青山。從頭到尾,他們根本沒有詢問過滕青山的意愿。因為在他們眼中,滕青山天賦雖然好,可畢竟只是一個六歲的孩童,六歲的孩童對未來又能有多少認識? 這種事情,孩子怎么能做主? “青山。”滕云龍慈祥地一笑,說道,“那歸元宗,是我揚州江寧郡境內第一宗派,你到了那,就可以得到秘籍,練出內勁。等到你練出內勁,將來放眼整個宜城,你都是有數的好漢!” “我不想去。”滕青山堅決搖頭。 他暫時也沒有特別好的借口,畢竟他現在身份只是六歲孩子。 “師傅,我看,再等兩年吧。”滕永凡還是不舍自己兒子,不由說道。 “哼,永凡,你得為青山將來考慮!”滕云龍臉色一沉。 旁邊的額頭有肉瘤的銀發老者面色陰沉,喝斥道:“永凡,你兒子前途無量,你可別毀了你兒子的前途!”這位三爺爺,在滕家莊都是有名的嚴厲,一般小孩子看到他,都嚇得不敢說話。 “我不要哥哥走!”旁邊的小青雨‘哇’的一聲,竟然哭開了。 “青雨,別哭。”袁蘭立即抱起女兒。 “小雨,乖,別哭。哥不走。”滕青山也摸摸妹妹的笑臉,隨后轉頭看向這一群大人,“外公,為什么一定要我去歸元宗?我不想去!”滕青山沒有其他的辦法,到了這個時候,他只能仗著小孩子的身份,耍脾氣! “青山,別鬧!”滕云龍喝道。 “青山!你一個小孩子懂什么,聽話!”旁邊的三爺爺也喝斥道。 滕青山不愿意去。 因為即使有內勁修煉方法,他也不敢修煉。因為……內勁修煉方法,其實是打通一條條經脈,并且讓內勁在體內運轉周天,增強內勁的方法。這在《千年紀事》上滕青山也有所了解,而且他也懂得《天涯行》這一本身法秘籍。 可是,如今的他,許多經脈都沒通。 如果按照內勁秘法,強行打通經脈,只會讓其他經脈雜質聚集,更難打通。那他身為‘內家拳’修煉者的優勢,將會蕩然無存。所以,在修習‘內家拳’未達到全身經脈盡皆通暢的地步,滕青山是不會修習所謂的秘籍的。 畢竟內家拳修煉者,在打通經脈上,是有優勢的,前期進步速度雖然不快,可是,到了后期,卻可以全身經脈盡皆通暢。 現在修煉秘籍,是害他! 可是,這些話,滕青山根本無法說出口! “我不去。”滕青山搖頭。 那三爺爺臉色一沉,喝道:“放肆!你一個小孩子懂什么,記住,聽大人的話!我們都是為你好!” “青山。”滕云龍臉色也沉下來。 “你們就是送我去,秘籍在我面前,我也不練!”滕青山說道,“到時候,等一年期滿,歸元宗就會將我再掃地出門。” 那三爺爺指著滕青山,想罵卻又不知道該說什么。 的確,送滕青山過去,如果滕青山有秘籍也不練,那他們的確是沒辦法。 “青山,你太胡鬧了。”滕云龍怒火上涌,常年身為族長,威信不容侵犯,喝道,“我看著你長大,你一直很聽話,這次怎么這樣胡鬧?乖乖的聽話,等你長大了,你會明白外公的苦心的。” 滕青山微微搖頭,卻不說話。 無聲的抗議! 堂屋內的一群大人們一下子都沒法子了,滕青山一直很乖巧,這是出了名的,可是今天怎么就執拗了起來?愈是乖巧的孩子,一旦真的執拗起來,還真的難說服。 “不聽話,永湘,永雷,你們兩個將青山帶出去,鎖在柴房內!”滕云龍下令道。 滕永湘和滕永雷不由一怔。 “師傅……”滕永凡不由急切道。 “沒聽到我的話嗎?”滕云龍眼眸暴睜,滕永湘和滕永雷只能選擇接受,看向滕青山。“我自己去!”滕青山沒有多說什么,大步朝門外走去。滕青山不需要人押解,卻主動朝庭院旁的柴房走去。這也出乎人的意料。 “義父。”袁蘭急了。 “師傅。”滕永凡也看著族長滕云龍。 滕云龍嘆息一聲:“真不知道青山這孩子怎么回事,他一直挺乖的,可今天卻這么固執。不過也就是個孩子……關他幾天,他到時候也就改變主意了。阿蘭,永凡,你們倆可別將青山放出來!當然,一日三餐,還是要準備好的。” “是,義父(師傅)。”滕永凡二人無奈應允。 “困在柴房黑漆漆的一個小地方,就是大人,關上幾天都會受不了。一個六歲的孩子,沒幾天就會受不了。等他服軟,再放他出來。”滕云龍說道,到了這份上,滕云龍也沒其他辦法了。 對待一個六歲的孩童,還是外孫,滕云龍沒其他法子。 用刑?他舍不得。 勸說?沒用。 將滕青山關起來,這是暫時唯一的辦法。 按道理,小孩子都喜歡玩,最受不得束縛。雖然滕云龍等人高看這個天賦異秉的小孩子一眼,也只是認為滕青山能撐個兩三天,可是他們怎么都沒想到……滕青山一個六歲孩童,被關押在柴房內整整六天,竟然還沒有喊叫。 滕青山一直很平靜的呆在柴房內,每次詢問他是否改變主意,滕青山依舊一句話——“不想離開滕家莊!” 滕云龍也急了! 難道就這么關著?長期關押,恐怕會導致孩子心性受到影響。在心底,滕云龍也是極為疼愛這個外孫的。這一次讓外孫去歸元宗,他也是為了外孫未來著想。 …… 柴房內。 滕青山在狹窄的空間內,一遍遍的練習著三體式,三體式號稱形意之本源,滕青山雖然在境界上早是宗師,可是他依舊感到這三體式的深不可測,經常會有一些感悟。柴房內的關押,滕青山沒有一絲不耐煩。 相反,他可以盡情地練習。 前世作為殺手,什么樣的折磨沒受過?被關押?對滕青山而言,根本算不上懲罰。 “嗯?”滕青山耳朵略微一動,立即停止修煉,便坐下依靠著旁邊的木材。 每次有人靠近,滕青山都會停止修煉。 “青山。”一道聲音響起。 “三爺爺。”滕青山開口道,因為擔心滕永凡夫婦暗中放滕青山出來,起不到關押效果。所以,這位三爺爺,親自在這看守滕青山。 “青山,三爺爺跟你說,你在滕家莊是真的浪費你的天賦,你是我滕家莊千年不遇的天才,這個關鍵時候,你不能耍小孩子脾氣啊。”原本三爺爺還很冷酷,可是他一發怒,滕青山根本不出聲不理會。 時間長了,這位三爺爺也只能好言相勸。 畢竟好言相勸,滕青山還會和他說話。 “青山,你現在,還不愿意去?”三爺爺詢問道。 “三爺爺,我說了,我不想離開滕家莊,至少,我現在不想!別說你們關我六天,就是關我六個月,我都不會改變主意的。”滕青山聲音平靜,可是說出的話,卻是沒有絲毫猶豫,堅定的很。 柴房外的三爺爺,也是無奈。 一個六歲孩童,能被關押六天,還沒有一絲急躁。這心性,如果以后去歸元宗,肯定有大成就。 “吱呀。”柴房房門開啟了。 “怎么了?”滕青山驚訝轉頭看去。 柴房門外的三爺爺,看著滕青山,哭笑不得,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好了,小青山,三爺爺承認你厲害!我和你外公,都服輸了!從現在起,我們不強迫你去了,你什么時候想去,我們再送你去!” 不管如何,滕云龍他們都很疼愛滕青山,是不可能一直關著的。 六天,是滕云龍等人商量的一個期限,如果六天,滕青山還不肯就范,他們只能服輸。 “三爺爺。”看著三爺爺臉上的一絲疲倦,滕青山心中也起了一絲愧疚,他知道,這些族內老人們,也是希望他有大成就,才這般的,可是他的原因,根本無法說出口。這次的對抗,他贏了。 可滕青山卻感覺得到,這些族內長輩內心對他的關愛。 “三爺爺,你放心,我就是在滕家莊,也不會讓你們失望。”滕青山說道。 “哈哈……被關了六天,還不急不躁。你今年才六歲!哈哈,你這樣的孩子,三爺爺我一輩子都沒見過,你將來的成就,三爺爺我也不敢確定啊。”三爺爺此刻,只能接受滕青山呆在滕家莊的結果。 片刻后,庭院內聚集了滕云龍等不少人。 滕云龍看著自己的外孫,無奈一笑,而后看向滕永凡:“永凡啊,你這兒子,別看他平時乖巧,這一執拗起來啊,我也拿他一點辦法沒有。” “這孩子太不聽話,不懂師傅你的好心。”滕永凡這時候只能勸慰族長滕云龍。 “青山。”滕云龍轉頭看向滕青山,“說吧,你想要學什么,只要你想學的,你外公會想盡辦法找到好的師傅來教導你的。” “我想學槍!” 滕青山說出了早就計劃好的。 “槍?”滕云龍眉頭一皺道,“青山啊,我們族內很多人是都練槍,可這都只是莊稼把式,一代代積累的經驗罷了。而且,這槍是諸多兵器中最難練的,沒有十年苦功,根本用不好槍的,而要在槍上有大成就,那更是需要一輩子浸淫其中。宜城境內,我還沒聽說,有誰是真正的用槍高手。要為你找一個厲害的槍法師傅,很難啊,你換一種兵器吧。” “我就練槍。”滕青山說道。 :哈哈,滕青山以后兵器敲定了,其實當年番茄在看李連杰演的那部少林五祖的時候,那手持一桿長槍,不是一般的帥氣、痛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