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第九章族內計劃

而滕氏一族所有人,沒人敢說話,甚至于在這種緊張氣氛下都不敢大聲喘息,所有人都盯著那個看似普通的孩童。 滕青山,一個六歲孩子,要舉一百斤重物? 這可能嗎? 是故意逞能,還是真有實力? “青山!”滕永凡和母親‘袁蘭’也都緊張看著自己兒子。 “呼!”滕青山深吸一口氣,盯著眼前的石鎖,這是族人們經常用來的練習的石鎖,剛好一百斤,所以考核的時候,為了方便,也就拿過來。 只見滕青山伸出了那一雙小手,抓著石鎖的兩側。 一個只有常人腰高的孩童,要舉一百斤的石鎖?這一幕都讓人感到怪誕。 “嗬~~”滕青山吐氣出聲。 雙臂猛地一用力,那瘦小的手臂瞬間爆發出驚人的力量,猛地一抬! 呼! 一百斤的石鎖,一下子就被雙手抬到了胸前。 “這——”滕氏一族的族人,上至族長,下至普通孩童,都瞪大雙眼,緊張之極,滕青山能將石鎖舉過頭頂嗎? 一聲低哼,滕青山再一次用力,將石鎖一口氣舉過頭頂。 整個練武場一片寂靜,所有人都看著這一幕——一個稚嫩孩童卻將百斤石鎖舉過頭頂,大家腦子里都有些眩暈、混亂,過了好久,才有人清醒過來。 “好!”一聲大喊聲響起。 “一百斤,哈哈,青山這娃真厲害啊。” “青山他成功了!” …… 頓時周圍一片歡呼喊聲,一個個族人都興奮非常,滕氏一族的歷史終于被改寫,年僅六歲,就能舉起一百斤的石鎖。堪稱力大無窮!六歲就這樣,那當這個孩童長大成人的時候,又會達到什么程度? 舉著石鎖,滕青山雙腿沒絲毫顫抖,雙臂更是強有力的托著。 “這,還不是青山的極限。”滕云龍等不少人心中不由一顫。 達到極限,應該雙臂、雙腿都不由自主震顫才對。 “呼。” 石鎖墜下,轟然落在地上。滕青山這才收回雙手,笑著轉身,看向自己的父母。 “凡哥,你家崽子厲害啊。” “阿蘭,你家青山,真是……以后肯定比你男人還厲害。” 一群男人女人們都圍著滕永凡、袁蘭,而滕永凡、袁蘭夫妻二人,這時候也滿臉笑容,激動地臉都紅了。有兒如此,夫復何求?滕永凡眼眸中帶著激動、自豪,看著中央站著的滕青山。 “哈哈……我的好外孫,哈哈……”滕云龍激動地一把就抱起滕青山,“我滕云龍到了晚年,還有你這么了不起的外孫,哈哈,死而無憾了,哈哈……” 滕云龍激動非常。 擁有超強的武力,將會令整個一族都為之受益。 “青山。”周圍不少熟悉的叔伯、嬸娘等人都圍過來,一個個都夸贊,寵溺地摸摸滕青山小腦袋。 今天按照道理,這六歲孩童測試完后,就是更加受人矚目的成人禮。不過因為滕青山的橫空出世,令傍晚的成人禮失色不少,而今晚,滕永凡、袁蘭夫婦也成為了整個滕氏一族最耀眼的人。 幾乎所有人都圍著這一對夫婦,因為滕青山早就借口‘太困’,回家去了。 滕青山家里。 “哥,你好厲害啊。”妹妹青雨在堂屋內,激動地蹦跳著,“那么大的石頭,哥你呼的一下就舉起來了。” 一百斤的石鎖,體積并不大。當然對年僅三歲的女童而言,的確是很大的石頭了。 滕青山見狀,不由浮現笑容。 “今天展露一點實力,似乎是一件大好事。”滕青山心中暗道,前世的時候,因為經歷太過黑暗,導致滕青山不會輕易泄露實力,就是在殺手組織‘’組織中,滕青山都藏有一手。 就因為藏有一手,令他多次逃過死劫。 而如今,滕青山雖然年僅六歲。 可是從三歲開始,到如今三年的苦修,特別是內勁不計一切地強化身體筋骨,雖然年僅六歲,可是單論筋骨,比九歲時候的表哥‘滕青虎’都要強上一籌。滕青虎九歲時就能舉起三百斤。 滕青山現在,單靠肌肉力量,舉起三百斤很輕松。 這還是不使用內勁的情況,畢竟孩子的內勁和成年人的內勁沒區別,都是內勁!一旦使用內勁,滕青山將爆發出可怕的實力。 “嗯?”滕青山耳朵略微一動。 緊接著聽到院門吱呀一聲,只見滕永凡和袁蘭夫妻二人走了進來,滕永凡這時候滿臉通紅,整個人走路都有些晃晃悠悠的,老遠,滕青山就聞到了那濃濃的酒氣:“族內的酒,酒精度要比現代社會的低很多,父親要喝多少酒,才醉成這樣!” 古代社會,造酒工藝遠不如現代社會。 喝上一壇酒,許多人都不會醉。 而酒量極大的滕永凡,幾年來,滕青山就沒見過父親醉過。 “哈哈,青山,兒子,來。”滕永凡一看到兒子,就開心的上前,一把抱起滕青山,“兒子,你爹我今天真是高興啊,哈哈……我滕永凡,也有這么厲害的兒子。以后等兒子你名聲遠播,讓人知道你有個父親叫滕永凡,哈哈……” 滕永凡說話舌頭都有些不聽使喚了。 “好了,凡哥,快坐下歇息。”袁蘭扶著滕永凡坐下。 “娘,爹今天喝了多少酒?”滕青山不由道。 “青山,這晚宴上,族內一個個都來敬你爹酒,你爹今天開心,也不知道節制,不停地喝……”袁蘭話剛說到這,滕永凡就猛地站起,晃悠著三兩大步就沖到院落中,在庭院角落上,彎身吐了起來。 喝酒喝得吐,滕永凡今天喝的真的很多。 在庭院角落有水缸,滕永凡抓起水瓢,舀起冷水,就朝臉上倒。 “呼!好多了!”滕永凡直起身體。 “以后別這么喝。”袁蘭有些疼惜地說道。 “哈哈,也就這么一次,兒子這么厲害,我這個做爹的,也有臉啊。”滕永凡吐了一次,又用冷水沖洗過,明顯好多了。 就在這時候,敲門聲響起。 “咚,咚,咚!” “永凡,開門。”外面傳來聲音。 “是師傅。”滕永凡連走去,直接打開門閂,只見院門外站著五六個人,為首的正是族長‘滕云龍’。滕永凡一看,連道:“師傅,大伯,你們都快請進。”說著,引領這幾個人進入了堂屋。 來人,一共有六個。 這六人中,除了滕永湘、滕永雷二人和滕永凡是同輩外,其他四人都是族內長輩,都是很有聲望的。 “青山,快過來。”滕永凡連道。 滕青山走來,喊道:“外公,大爺爺,三大爺,大爺爺,大伯,叔!”滕氏一族因為人口太多,今天來的幾個老者雖然都是滕青山的長輩,可是其中只有三爺爺,是滕青山爺爺的親兄弟。其他兩位‘大爺爺’,都是滕青山爺爺的堂兄弟。 至于滕青山的爺爺,很久以前就在和土匪強盜廝殺中死掉了,奶奶也生了重病,很快就去了。 “青山啊。”滕云龍等幾個老頭看向滕青山目光都發亮,這可是滕氏一族未來的希望。 滕云龍隨即轉頭看向滕永凡:“永凡,我和你幾位大伯都商量過了,青山這孩子前途無量,如果讓他呆在我們滕家莊,只是錘煉些力氣,以后前途有限。不如,我們族內出五百兩銀子,送青山去歸元宗,看青山能不能練出內勁。” 要加入歸元宗,只有兩個辦法。 一個是十歲以下孩童,花費五百兩銀子,可以在歸元宗待一年,這一年中,練出內勁,那就是歸元宗弟子,練不出就踢出門外。 再者,是成年人,進行考核,加入黑甲軍。 “去歸元宗?”滕永凡最后一絲酒意也被驚沒了。 “青山他才六歲。”旁邊的袁蘭有些不舍,“義父,我舍不得青山他……” “哼。”滕云龍不由冷哼一聲,低沉道,“慈母多敗兒!青山他前途無量,資質這么好,在我們這,誰來教他?教他我們一族自己歸納出來的槍術?這些莊稼把式,是浪費青山的天賦!” 族內是沒能力,讓每一個孩子都送去歸元宗。 可是滕青山天賦如此好,他們還是愿意拿出五百兩的。 被義父滕云龍一聲訓斥,袁蘭不敢吭聲了。 “師傅你說的也對,我們這點水平,的確是浪費青山的天賦。”滕永凡畢竟是族內第一好漢,也見過不少大場面,點頭道,“不過,青山才六歲,現在就急著送去歸元宗?歸元宗的要求,不是十歲以下嗎,可以再等兩年。” 滕云龍旁邊的一個額頭有著一個小肉瘤的銀發老者低沉道:“糊涂!永凡,難道你沒聽說過,這練內勁,是越早越好!” 滕永凡、袁蘭,畢竟是父母,怎么早讓兒子離開,他們心底的確是不舍。 滕永凡看看妻子,最后一咬牙,點點頭道:“那好吧,就讓青山他……” “外公,爹!”在一旁的滕青山突兀地開口,“歸元宗,我不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