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第八章一鳴驚人

空曠的練武場上,擺著上百張桌子,族人們聚集在一起,痛快的笑著,大塊吃肉、大口喝酒。雖然族內不算太富裕,可是在年祭這一天,讓全族的人盡情地吃喝,這一點還是能夠做到的。 “凡哥!來我敬你。”身體粗壯的莽漢端著大碗。 “阿牛,來。”滕永凡豪爽地站起,二人碰碗后,直接一碗喝光。 “凡哥,今天你兒子青山可是要經受考核了,你有信心沒?”那‘阿牛’笑著詢問道。 “當然有。”滕永凡一瞪眼。 阿牛壓低聲音道:“我那小崽子,跟你兒子同歲,我可是暗地里測試過我兒子,他可是能舉起四十斤的沙袋。哈哈,我記得凡哥,你六歲時候的成績,也就是舉起五十斤吧,這一次,我兒子可說不定就是他們同齡人中最厲害的一個。” 在沒有修煉內勁方法的山莊內,天賦以及勤奮程度,決定以后成就。 滕永凡孩童時期,就力大,加上勤奮刻苦,又是整天打鐵,如今才有千斤巨力。 老族長‘滕云龍’的孫子,滕青山的表哥‘滕青虎’,在六歲的時候,卻能舉起六十斤,九歲的時候,更是舉起三百斤巨石。這種天賦,比當年的滕永凡更強一籌。族內對滕青虎,寄予了很大希望。 “我兒子青山他,從小就能吃,這么能吃,肯定不比你孩子差。”滕永凡看似信心十足。 實際上,滕永凡心底發虛,因為,他并沒有暗地里測試過滕青山。 “能吃就厲害?”在鄰桌上的滕青山看了父親滕永凡一眼,心中卻輕松的很。因為形意內家拳的緣故,滕青山從來沒有在父母面前表現過,至于這一次的族內考核,滕青山一點沒有壓力。 三歲開始產生內勁,到如今,練了接近三年。 加上繼承了父親的血統,天生身體素質也好,現在這副身體的力量,絕對會讓所有人目瞪口呆。 “爹娘這么看重,也不能讓他們失望。”一直隱藏實力的滕青山,決定展露一點實力。 因為昨夜的暴雪,使得練武場上的積雪深到足以淹沒到膝蓋,不過經過上千人的踩踏,早已經變得厚實,上面隨意撒些草木灰,就不怎么滑了。 今天大年三十,整個下午,滕家莊都沉浸在歡樂當中。 民風彪悍,自然,這個歡慶的時刻,大家開始了比弓箭技藝,比試摔跤角力,比試槍術…… 天色昏暗,滕青山和妹妹滕青雨,正在人群中,圍看著摔跤技藝。 “加把勁,黑熊,別給一個小家伙給打敗啊!” “表哥,表哥!”清脆的聲音從滕青雨喉間響起。 滕青山看看身前的妹妹,又看向在五丈圓圈內部摔跤角力的二人,這兩個人,分別是滕青山的表哥‘滕青虎’以及堂哥‘滕青浩’,滕青浩是槍法師傅‘滕永湘’的兒子,如今已經十八歲。 而表哥滕青虎,過了今天,才十二歲。 滕青虎身高近七尺(接近一米七五,一尺為25厘米),而滕青浩身高七尺六寸(一米九)。 十八歲,早已經成年。十二歲,卻只能算是少年。 滕青浩,有‘黑熊’的外號,就是因為他力量很大,在和他年齡相當的族人當中,滕青浩差不多排名第一。 “嘿!” “嗬!” 滕青虎和滕青浩,二人雙臂各抓住對手,宛如兩頭野牛彼此角力,二人額頭青筋暴突,都兇狠的盯著對手。他們中,一個是未來滕家莊第一好漢,另外一個則是年輕一代如今的第一人。 “嗤!”滕青浩猛地一震雙臂。 “出去。”滕青虎卻是猛地暴喝一聲,竟然借勢反纏對方雙臂,同時腳下一絆,將滕青浩猛地一推,滕青浩整個人被推得直接飛起,落在圈外。 “他娘地。”滕青浩一骨碌爬起來,就罵道,“青虎你這小子,知道你力氣大,有一天要超過我。可是,你得給你哥我一點面子啊。過了今天,你也才十二歲吧,這么小,就超過我了。看來以后,我沒機會勝你了。” 滕青虎嘿嘿一笑。 就在這時候,遠處傳來族長‘滕云龍’的聲音。 “各位族人,全都過來吧!” 頓時,各處摔跤角力,比試射箭的族人們都朝中央聚集了過去,很快,兩千多號人就內三層外三層的聚集在一起。而在眾人聚集中央的空曠圈內,族長滕云龍滿臉紅光,大聲道:“我滕家莊,人口愈多,一代男人比一代男人更強!哈哈……我族內每一個好漢都是從孩子過來的,大家應該也知道,現在該干什么的吧。” 所有人都喧嘩起來。 “青山!”父親滕永凡和母親袁蘭都看向滕青山,滕永凡低聲道,“你長這么大,你老爹我沒有對你有任何要求,而今天,你可要爭一口氣了。記住,男子漢的榮耀,是靠自己雙手來打拼的!” “知道,父親。”滕青山鄭重點頭。 他明白,在滕家莊,連族長的位置,都是誰厲害誰繼承。任何一個人要得到尊重,必須靠自己的實力! “現在,所有六歲的男孩,都到中央來吧。”滕云龍朗聲道。 說是六歲,實際上,這些孩子到明天,才算六歲。不過相差一天而已,因為年祭是今天,事情自然也就一天解決掉。 “爹相信你。”滕永凡對著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 “哥。”滕青雨在母親袁蘭懷里,瞪著大眼睛看著滕青山,豎著小拳頭,“你是最強的!” 滕青山一笑,而后在人群中,朝中央走去,族人們都自覺讓一個個孩子朝中央走去。整個滕家莊足足有兩千余人,而和滕青山同齡的男孩足有五十五個,這些孩子們一個個都規規矩矩站在中央大圈內。 族長滕云龍一看天色,天色已經昏暗。 “點火吧!”滕云龍朗聲道。 頓時有族人,將練武場周圍一個個火把點起,令周圍更加亮。 “孩子們,你們都聽好了。”滕云龍看向五十六名孩童,“你們一個個來,走到那邊去,那邊從十斤的石頭,到一千斤的巨石,都有。你們能舉多少斤,就舉多少斤。舉過頭頂,就算成功。” “第一個,滕青凌!”滕云龍手中拿著一份名單。 頓時周圍一片寂靜。 對于滕氏一族男人而言,六歲的考核,和十六歲的成人禮,是成長時期最重要的兩件事。六歲的考核,已經能猜到,孩子將來的成就。 所有人,特別是孩子的爹娘,都緊張看著自己兒子。 “滕青凌,舉起十五斤!下一個,滕青澤。” “滕青澤,舉起十斤!下一個,滕洪!” …… 一個個孩子接連去嘗試,每當孩子們舉得重一點,周圍就是一片贊嘆聲,孩子的爹娘就開心萬分。 “六歲的孩子,一般能舉起十斤、二十斤的重量。”滕青山感嘆一聲,普通人的身體素質,的確比自己前世世界的普通人身體素質要強很多,“能舉起三十斤,就很厲害了。我爹當年六歲,舉起五十斤,就是極強了。而表哥青虎,更是舉起六十斤。” 滕青山暗自感嘆。 “喝!”一個圓頭圓腦的胖小子,一口氣舉起四十斤的石頭。 “滕青江,哈哈,很不錯,四十斤,現在最好的一個!”族長滕云龍笑著道。 “嘖嘖,阿牛家的小崽子很厲害啊,看來,將來也是一條好漢。” “阿牛,沒想到你家崽子,這么強啊。” 頓時周圍一片贊嘆聲,那個叫阿牛的壯漢臉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顯然高興的很。 …… 一個個孩子嘗試過了,大部分孩子都不超過二十斤。那個小胖子,暫時是最優秀的一個。 “去年那一批六十多個孩子,最強的一個,舉起了四十五斤。今年這一批孩子,不知道有沒有能超過的。”在家族人群中,已經有低聲議論聲,孩子的優秀與否,是父母極為重視的。 忽然—— “滕青韋,二十五斤,下一個,滕青山!”滕云龍聲音陡然高亢幾分,畢竟這是他外孫,雖然袁蘭只是他的義女,可滕云龍對女兒、女婿這一家的關心,可一點不比親兒子輕。 周圍觀看的兩千多人,一片寂靜。 所有人都盯著站著中央的那個孩童,那個不高,也不胖,很普通的孩童——滕青山! 之所以如此關注,因為滕青山的父親,是族內第一好漢——滕永凡。 虎父無犬子,父親是第一好漢,兒子呢? 滕永凡、袁蘭夫婦都屏息了,連那小青雨,也瞪大眼睛看著哥哥。 “舉多重呢?”滕青山心中想著,朝那些石頭走去。 走過十斤、十五斤、二十斤的石頭,滕青山一路不停,直接往后走。 “青山這小子……”不少人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竟然試都不試,就往后走。” “六十斤了,他還往后走!”所有人都緊張起來,一開始是看戲,現在則是緊張。因為……一族內出現特厲害的族人,整個一族將會受益。 “七十斤了,還沒停!” “還在往后走!” 在場不少族人都瞪大眼睛,連一向沉穩的族長滕云龍都有些緊張了,至于滕青山父親‘滕永凡’臉上都泛紅了。 要知道,這能舉的重物,越往上越難。到了極限,甚至于加一兩斤,都會讓人崩潰。 “我族,歷史上第一人,六歲的時候,也就舉起八十斤的石頭。”滕云龍死死盯著滕青山,“八十斤巨石他還沒停,還在走?這小家伙,是真有實力,還是故意糊弄人。”滕云龍心提了起來。 整個練武場上的氣氛,變得很緊張。 一步步前進,每一次前進,都讓所有人緊張。 陡然—— 滕青山終于停下腳步,停在了石鎖面前,這是一百斤的石鎖。 “我滕氏一族歷史上第一人,六歲的時候也就舉起八十斤,我為爹掙點臉面,也不要太夸張。就一百斤吧。”滕青山看著眼前的石鎖,心中暗自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