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第七章年祭

滕永凡贊嘆道:“六千黑甲軍,據傳是歸元宗祖師定下規矩,黑甲軍永遠保持六千人數量,每當有厲害的新人加入,就有一些實力弱的老人被踢出黑甲軍。不過雖然被踢出去,卻依舊是歸元宗一員。他們會成為江寧郡轄下各城的官兵小隊長。” “所以,雖然,外面盛傳達到能力舉五百斤,就能加入黑甲軍,實際上,因為人數固定,導致門檻再提升。能力舉五百斤,最多成為歸元宗外圍成員罷了。”滕永凡說道。 滕青山驚嘆不已。 永遠固定的人數編制,使得黑甲軍變得越來越強,絕對的精銳軍團。 “純粹武者組成的軍隊。”滕青山驚顫不已。 他終于明白,這是怎樣一個世界! 在前世的時候,滕青山也曾想過,如果有一萬名內家拳強者,形成一個組織。那這一個組織,將超越任何一個國家,只要想想,數千名內家拳強者,潛入敵國,施行暗殺。估計一夜之間,整個國家就要大亂。 不過,在前世,那種事情不可能發生。 畢竟能練出內勁的人太少太少,如那神偷門,一個內勁強者都沒有。全世界是有級強者,可是不但數量稀少,并且還都是各自支持自己祖國。 “天下九州,其中揚州的第二大宗派‘歸元宗’,就能有這么強的武力!這天下,還真是精彩。”滕青山有些熱血沸騰了。 看來,前世所謂的級別、宗師境界,在這個世界,只能算是精英罷了。 所謂高手寂寞! 前世的滕青山,在前世已經是現代社會最巔峰強者,他感到那種寂寞。而這一世,滕青山一直不清楚這是什么樣的世界,直到今天,他才知道。 “這樣的世界,才是我夢想的世界,民風彪悍,強者無數!” 當知道自己生活的是什么樣的世界,滕青山這干勁更足,每天絕大多數時間都投入在訓練中。天地靈氣充足,滕青山體內的內勁也愈加渾厚,滕青山非常奢侈的,將內勁肆意地刺激五臟六腑,肌肉、筋骨,讓臟腑器官,肌肉筋骨吸收強化。 內家拳,第一是養生,第二是殺人。 養生,是令滕青山臟腑器官強大,生命力驚人。 殺人,其實就是令肌肉筋骨,達到極高地步。 在前世現代社會,一直煩惱內勁稀少,不敢浪費,連戰斗的時候都是關鍵時刻,才使用一點內勁。而現在,一點不愁內勁不夠,而是愁筋膜、骨頭、肌肉、臟腑器官,吸收內勁速度太慢。 補給充足,滕青山的身體以內家拳修煉方法的‘極限速度’提高著。 …… 昨夜一夜大雪,將整個滕家莊覆蓋了一層銀裝。 早晨,滕家莊的族人們都用掃帚,將積雪掃到一旁,露出了一條可以行走的路,這一場雪,令溫度下降,族人們一個個都穿著厚實的棉襖。 滕青山家里的堂屋中,一家四口正聚集在一起吃著早飯。 “香酥餅!”扎著小辮子的小女孩站在椅子上,驚喜地喊道,“娘,哪來的啊?” 母親袁蘭笑著道:“你說能哪里來的?這香酥餅,是你爹,請人從宜城‘百福堂’代為購買的。今天是大年三十,能不買點好吃的嗎?” “小雨。”穿著青色棉襖的滕青山坐在椅子上,看著自己妹妹,今天大年三十,過了今天,自己也就六歲,妹妹也就三歲了,雖然妹妹年紀小,可是卻非常聰慧,只是,有些調皮。 “你肚子小,只能吃一塊香酥餅,這有兩塊。”滕青山指著盤子里的香酥餅,“這一塊是最大的,這一塊是最小的。你說,你該選哪一個?” “我?” 青雨烏溜溜的大眼睛,盯著香酥餅看看,而后站著,努力彎身,直接從盤里,將那塊大的香酥餅拿到手里,“哥,我要這個!” 小孩,的確貪心。 “小雨,你得學會謙讓。”滕青山說道,“親戚朋友在一起,你得選小的。” “為什么呢?”青雨疑惑不解地看著滕青山。 “小雨,你該和你哥學習,學會謙讓。”旁邊的滕永凡也哈哈笑道,“一盤好吃的在那,你第一個吃,不能直接選最大的,我讓你哥選,你哥就會選小的。”滕永凡在日常生活中,也逐漸教導子女。 “哥,這兩個,你選,你就選小的?”青雨說道。 “嗯。”滕青山點頭。 “這不就對了么,你選小的,我選大的,我哪里錯了。”青雨不解地看著滕青山。 滕青山愕然。 父親滕永凡和母親袁蘭也一時間怔住了,看著青雨稚嫩面孔上那滿是不解、疑惑的表情,不由哭笑不得。 “哈哈……”滕永凡大笑道,“對,對,青雨你吃大的。” “嗯。”青雨重重點頭,隨即對著滕青山嘻嘻一笑。 滕青山心中無奈,對著一個才三歲的孩子,說道理是說不通的。 不過,滕青山很享受這種其樂融融的氣氛。 在前世,他是孤兒。沒享受過父愛、母愛。而在這一世,卻享受到了父母的呵護,還有一個可愛的妹妹。 在溫馨的氣氛中,一家人吃完了早餐。 “青山,你帶青雨去練武場玩吧,今天中午,族內會舉行年祭,所有人都會去練武場。舉行完年祭,就在練武場,全族的人一起吃午飯。”滕永凡囑托道,他很放心滕青山照顧青雨。 雖然滕青山過了今天,才六歲。 可是聰明乖巧,像十歲的孩子。 其實也是沒法子,滕青山總不能裝成傻傻的孩童吧。不過他也不敢表現的太過分。說話像個十歲孩子就差不多了,這樣,族里的人只會認為他是個天才。 而如果,他兩三歲的時候,說話就和成年人一樣,恐怕會將他當成妖怪吧。 “知道,爹。”滕青山點頭,就牽著妹妹的手,走向熱鬧的練武場。 接近中午時分,整個練武場聚集了兩千余人,整個滕家莊所有族人都在這。 按照每家每戶,站在各處。 一尊巨大的鼎,擺放在練武場最前面,滕家莊兩千余人井然有序地站好,而族長‘滕云龍’是站在最前面。 “娘,外公在干什么呢?”人群中,被袁蘭抱在懷里的‘青雨’眨巴眼睛,不解說道。 “別說話。”袁蘭輕聲說道。 因為父親的關系,滕青山一家是站在人群靠前位置,滕青山清晰看到,族長‘滕云龍’走到了一旁,那里擺放著銅盆,族長滕云龍先是洗手,用白布擦干后放在銅盆之上。立即有族人,將三根高香遞到族長手上。 滕云龍,持著三根高香,朗聲喝道:“焚香!” 立即有族人,持著蠟燭靠近過來,點燃了這三根高香。 只見滕云龍持著三根高香,大步走向那巨鼎,在他身后,并排跟著三名壯漢,分明是滕永雷、滕永凡、滕永湘,族內最強的三位漢子,三人分別端著大盤子,上面分別盛放著煮熟的豬頭、羊頭、牛頭。 滕云龍肅穆的,登上臺階,而后將三根高香,插入巨鼎內。 而滕永凡等三人,也將祭品,擺放在巨鼎前的臺階上。 “奏樂,迎神!” 滕云龍轉頭看向族人們,朗聲道。 “哐!”響鑼的聲音猛地想起,隨后就是敲鼓聲,連續敲了九次。 “跪!”滕云龍朗聲道。 頓時,練武場上兩千余人轟然全部都跪了下來。 滕云龍這時候,也正對著巨鼎跪下,朗聲道:“禹皇在上……”緊接著就是一系列的歌功頌辭,聽得滕青山都哭笑不得:“外公沒有拿紙張讀,而是這么張口就說,一口氣說這么長,記憶力還真好。” 看著那巨鼎,滕青山感嘆不已。 來到這個世界,滕青山發現了,這個世界人們對‘鼎’非常尊重。 就在去年,他剛知道一個訊息。 在這個世界,數千年以前,開天辟地以來最了不起的人物‘禹皇’做了一件前所未有的事情——將天下一統。禹皇一統天下,而后將天下劃分為九州,聚集九州的青銅,煉制了九座巨鼎,分散在九州。 從此以后,鼎,成為至高皇權、神權的象征。人們的精神信仰。 “不過這個世界,武力強盛,高手如云,要統一天下太難。禹皇死后,天下再次分崩離析。數千年來,除了禹皇后,只有秦嶺天帝曾經一統天下,可秦嶺天帝死后,天下同樣恢復大亂。” 來到這個世界六年,滕青山也知道這個世界,最偉大的兩個人物—— 禹皇和秦嶺天帝。 數千年來,也就這二人統一過天下,同樣的,這二人一死,天下就亂了。 …… 當滕云龍一口氣終于停歇后,才朗聲道:“拜!”說著帶頭拜下去。 跪著的全族人,也都拜。 “再拜!”滕云龍再次喊起。 “三拜!” 所有族人再次拜下,頭磕在地上。 “起!”滕云龍朗聲道。 轟然,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禮成!”滕云龍朗聲道。 這時候,所有人都長舒一口氣,不少婦女們都不由自主揉揉膝蓋,剛才跪那么長時間,腿都跪酸了。 “哈哈……”滕云龍這時候,終于大笑了起來,“今天大年三十,各位族人,今天盡情的吃!來,擺宴!” 頓時,一張張桌子,被迅速的擺放到練武場上,各種食物也被一盤盤端到每張桌子上。 “青山。”滕永凡走過來。 “爹。”滕青山明白父親要說什么。 “過了今天,你就六歲了。吃完午飯后,下午在慶典活動的同時,也要開始檢驗和你同齡的這一批孩子了。以決定你們以后的出路。你可爭一口氣,要給你爹長臉。”滕永凡說的輕松,可是明顯有些緊張。 六歲以前,孩子們盡情玩耍,族內不會管。 可從六歲開始,或是訓練弓箭之術,或是學槍術,或是耕種等等。 “你表哥青虎,六歲那一年,可是舉起六十斤巨石。”滕永凡說道,“爹對你的目標不高,但是,你最起碼要達到中上水準。”畢竟滕永凡是下任族長,如今族內第一好漢,兒子太差,他心里也不會舒服的。 “中上水準?”滕青山只是點頭,并沒多說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