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第六章什么樣的世界

“第三場,滕家莊滕永湘,李家莊李金福,兩位,請進入圈內。”拄拐杖銀發老者說道。 滕青山則是仔細觀看著那個李金福。 “這個李金福,看那眼神中的煞氣,活脫脫就是一個野獸。”滕青山為自己的大伯‘滕永湘’感到一絲擔憂。 “永湘,小心點,別跟他力拼。”滕永凡小聲道,“這個李金福,他的手臂力量絕對不下于我。”在滕家莊內,論力量,滕永凡是無可爭議的第一人。連滕永凡都這么說,可以想象對手實力。 “明白。”滕永湘微微點頭。 觀戰的上千人一片安靜。 那李金福銅鈴般的雙眼掃向滕永湘,而后大步走進戰圈內,低沉道:“你,快點。”滕永湘眼睛微微瞇起,而后也大步走進戰圈內,二人對峙,滕永湘此刻不敢有一絲走神,連額頭都滲出顆顆汗珠。 “兩位,開始。”銀發老者聲音一落,李金福就動了。 “吼~~~” 李金福口中發出類似于猛獸的怒吼聲,整個人雙手雙腳猛然一撐地,仿佛一只老虎極速撲向滕永湘。特別李金福身上的獸皮,使得他更加像一頭野獸。 “好快。”滕永湘暴退,“原來想靠速度跟他戰斗,可似乎,他速度比我還快。” “嘩!”“嘩!”虎撲的同時,就是兩爪子,直接在滕永湘身上留下爪痕。 李金福雙目暴睜,兇光畢露。 雙手一撐地,再度躍起,雙手宛如鐵拳,接連砸過去。 滕永湘來不及閃躲,只能迎接。 “蓬!”“蓬!”“蓬!”…… 接連重拳落下,滕永湘直接下兩拳,而后兩拳砸在他胸口上,將他整個人砸的飛起,而后重重落在圈外,鮮血從口中不斷溢出。 “永湘。”抱著滕青山的滕永凡連跑過去。 “大伯。”滕青山也仔細觀看著。 “哼,你沒殺我叔,我也手下留情,饒他一命。我拳頭落在他身上的時候,只有五分力,他還死不了。”那李金福聲音沙啞,同時盯著滕永凡,“滕永凡,你的實力不錯……滕家莊,也就你配當我的對手。” 滕永凡抬頭看去。 身高八尺的李金福,如一尊魔神,盯著滕永凡,嗤笑道:“可惜,你留在這莊內,一輩子也就這樣了。”說完就轉身,撿起那根令人心寒的狼牙棒,抗在肩膀上,大步地朝外走去。 李家莊的人立即分開一條路讓他走。 “第三場,李家莊,李金福勝。三場結束,滕家莊李家莊各獲得一場勝利,以及一場平局。按照規定,從今天起,溝渠的水,滕家莊和李家莊每天各使用六個時辰。”那銀發老者宣布了結果。 一族一半,滕家莊和李家莊也都心平氣和接受了。 “李火鈞,你那孫子,似乎,要離開你李家莊了?”滕云龍說道。 “哈哈……”李火鈞唯恐周圍人聽不見,朗聲道,“我孫,金福,他十三歲那一年,就獨自一人進入大延山,耗費五年時間苦修,和野獸為伍,琢磨出一套‘猛虎拳’,他也剛剛才結束苦修,他已經決定,去參加審核,加入‘歸元宗’。” 頓時一片喧嘩。 “歸元宗?”滕青山聽到這三個字,一個激靈。 “宗派?”滕青山從未聽說過,中國歷史上有這樣一個宗派。 “看來你的寶貝孫子,以后前途無量啊。”滕云龍哈哈笑道。 爭水的比試結束,滕家莊和李家莊的人都散了,只是大家都議論紛紛,談論著這一戰,當然談論的對象,大多是李金福。 在歸去路途上。 “爹,歸元宗是什么?”滕青山疑惑詢問道。 “一個非常、非常強大的宗派,我將來的目標,就是進入歸元宗。”在一旁的滕青虎,堅定地說道。 父親滕永凡笑著道:“青虎有志氣!青山啊,這歸元宗,是一個宗派,這宗派呢,會教導弟子修煉出內勁,這內勁和筋骨力量不同,威力極大。那些宗派出來的高手,有時候細皮嫩肉的,可是人家一巴掌,就能拍碎巨石。” 滕青山暗自點頭。 內勁的奧妙,他當然懂。 “爹你怎么不去歸元宗呢?”滕青山接著問道,“而且,難道沒其他宗派了,就一定要進歸元宗?” 滕青山聰明乖巧,雖然才四歲,可是說話很符合邏輯。 滕永凡也為有這樣的兒子開心。 滕永凡感慨一聲,詳細說道:“青山,整個天下一共九州,揚州最是繁華,揚州境內,第一宗派就是‘青湖島’,第二宗派就是‘歸元宗’,當然‘鐵衣門’和‘歸元宗’并列第二,實力相差無幾!” 滕青山點頭:“那為什么,不加入‘青湖島’呢,青湖島不是第一宗派嗎?” “揚州有十三郡城,揚州十三郡城,其中有九大郡城,完全被‘青湖島’這一宗派掌控,在那九大郡城內,青湖島是唯一的宗派,九大郡城以及轄下的上百個城池的官府人馬,都是青湖島任命的,準確說,官府人馬,是青湖島的外圍成員。” 滕青山聽的腦袋發蒙。 這是什么世界? 這是什么時代? 一個武林宗派,竟然完全操控九大郡城?所謂的官府人馬,竟然是由宗派任命,并且算是宗派外圍人員? “揚州十三郡城,第一宗派‘青湖島’就完全控制九大郡城。而歸元宗,則完全控制我們江寧郡!我們江寧郡九大城,所謂的官兵,其實都是歸元宗的外圍成員。那些官員,都是歸元宗的弟子!在江寧郡,歸元宗就是天!沒有任何一個宗派,敢插足江寧郡!” 滕青山腦袋依舊處于發蒙中。 滕青山敢肯定,中國歷史上,絕對沒有宗派控制天下的事情。 這個世界,絕對不是中國歷史上任何一個朝代! “青山。”那表哥‘滕青虎’也眉飛色舞地說著,“你說,那白馬幫厲害吧?八千核心幫眾。可是,它也要每年孝敬宜城城主大人!如果城主大人不高興,帶領一批武者,殺過去。哼,別看他八千人,隨便來一兩百個武者,就能殺得白馬幫片甲不留!” 滕青山完全明白了。 在江寧郡,歸元宗就是皇帝! 官府官員是歸元宗的弟子!連白馬幫等幫派,都要小心翼翼地,不敢惹惱了歸元宗。 “要進歸元宗,很難嗎?”滕青山詢問道。 “嗯,是很難。”父親‘滕永凡’感慨道,“要進歸元宗,只有兩個辦法。一個是,十歲以下的孩子,繳納五百兩白銀就有機會去學習秘籍,如果一年之內沒修煉出內勁,就會被掃地出門。” 滕青山心中明白,即使有秘訣,吸收天地靈氣練出內勁,也不是每人都能做到。 練習內家拳成功,那是萬中無一。 而吸收天地靈氣煉化內勁,雖然簡單,可恐怕數十人中,才有一個達到條件。 “單單五百兩銀子,換取一個機會。一般人根本舍不得。”滕永凡感慨道。 “不是還有第二個辦法嗎?”滕青山緊接著詢問道。 “宗派內,也有征伐、殺戮的軍隊!如歸元宗,就有‘黑甲軍’。我說的第二個辦法就是,想辦法進入黑甲軍!”滕永凡感慨道,“這考核規則很簡單,能舉起五百斤巨石,算是三流武者,就有資格加入黑甲軍,能舉起兩千斤巨石,為二流武者,能舉起一萬斤巨石,為一流武者!” 滕青山暗驚。 一流武者?一萬斤巨石?前世自己達到宗師境界,修煉了《虎形通神術》以后,巔峰時期的自己,也就勉強能舉起萬斤巨石。 這個世界天地靈氣充足,人的身體素質好,力量大的猛人,也有不少。 “一個普通成年男人,能舉起近三百斤巨石。可是這力量,越往上提高越難。舉起四百斤,十人中恐怕才有一個。而舉起超過五百斤,百人中才有一個吧。”滕永凡感慨道,“我從小苦練,如今也能舉起一千兩百斤!是滕家莊力氣最強的,可是……在武者中,也僅僅是三流武者。” 五百斤到兩千斤,都是三流武者。 兩千斤到一萬斤,為二流武者。 能力舉一萬斤以上,方是一流武者。 “三流武者,在黑甲軍中是小兵,是戰斗中的炮灰。我去那,或許能得到最簡單的內勁修煉秘法。可是,我三十多歲,修煉內勁早就沒前途了。”滕永凡嘆息道。 滕青山暗嘆不已。 父親這樣的,在黑甲軍都是炮灰。 “白馬幫這種幫派,在我們看來是厲害。可是歸元宗‘黑甲軍’眼里,隨便派出一個百人隊,穿著‘黑甲’,一般箭矢刀槍根本傷不得,幾個沖殺,就仿佛滾石一樣,將白馬幫碾成粉碎了。”滕永凡滿不在乎說道。 滕青山倒吸一口涼氣。 在中國古代歷史上,有這么可怕的軍隊嗎? 沒有! 能舉起千斤重物的,竟然只是小兵、炮灰。舉起兩千斤、萬斤的,那才是精英! 這樣的軍隊,身披厚實鎧甲,絕對是鋼鐵洪流,無法阻擋。 “有這樣軍隊八千,普通人軍隊就是一百萬,也是被橫掃的份。”滕青山有些明白,為什么,在這個世界,宗派能成為最高統治的存在。 “爹,歸元宗黑甲軍,有多少人?”滕青山詢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