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122 斤的狼牙棒

:白天要出去辦事,今天中午十二點的章節,提前更新。順便呼喚一下推薦票~~~ ———— 父親滕永凡,這個時候和滕永湘、滕永雷二人呆在一起了,他們三人都在活動筋骨。 “我滕家莊出戰的這三個人,滕永湘大伯,是族內的槍法師傅,實力數一數二。滕永雷叔叔,是莊內打獵隊伍的首領,實力也很強。我爹他雖然極少出手,可看樣子,應該也是個高手。”滕青山心中有些感嘆。 民風彪悍,一個山莊就有不少好手,可以想象,整個世界強者到底有多少。 “終于打了。”在滕青山身側的‘滕青虎’雙眼發亮,很是激動。 “第一戰!” 那拄著拐杖的銀發老者,環顧眾人朗聲道,“滕家莊‘滕永雷’對戰李家莊‘李烏天’,兩位好漢,請進入戰圈。” “雷子,加油。”父親滕永凡拍了拍滕永雷肩膀。 “小心那李烏天的腿功。”滕永湘囑托道。 “看我的吧。” 這滕永雷自信笑著,大步走入了那戰圈之內,而那李烏天同樣也和周圍族人們說幾句話,隨后同樣自信十足,赤手空拳的就步入了直徑五丈的圓圈內。只見滕永雷一拉身上的布衣,隨后一扔,衣服就扔到了圈外,露出了那精干的上身。 那李烏天也將上衣一扔,露出精壯的身體。 “滕永雷,今天你必輸無疑,早點認輸,還少受罪。”那李烏天皮膚黝黑,彪悍精干。 “這一戰后,你準備在床上躺半年吧。”滕永雷不屑一顧。 兩族的這兩位好漢,還未動手,已經針鋒相對。 “兩位。”拄拐杖的銀發老者目光掃過二人,“開始吧!” “請。”李烏天一拱手。 “請。”滕永雷同樣一拱手。 一時間,周圍聚集的上千人圍成一圈圈的,個個都盯著場中央的兩個人。這戰斗不但關系到‘水’,也關系到自己一族的榮譽。大家都期盼著,能夠讓自己一族能贏。 滕永雷一手放在下顎前,一手放在腰側部位,小心謹慎地開始在圈內游走。 那李烏天,卻是雙手都在胸前,左右腿時而提起,似乎準備隨時踢出。 一時間,場內一片寂靜。 滕青山默默看著:“滕永雷大伯,功夫都在一雙手上。而那李烏天,似乎雙腿比較厲害。那雙手僅僅是為保護要害的。”俗話說,雙手是一扇門,全靠腿打人。不過這也不是絕對,如滕青山的功夫,大部分也是在拳頭上。 滕永雷、李烏天都在觀察著對手。 “嗤!”李烏天猛然前進,左腿猛然一個上踢,掃向滕永雷下巴。 “呼!”勁風聲掠過滕永雷的臉,滕永雷急退。 那李烏天在左腿上掃過后,接連右腿再上踢掃向滕永雷,滕永雷雙眸如毒蛇般盯著對手的這一腿,陡然的,那一直蓄勢的右手猛然出擊,如同閃電一般,猛然一拍,直接拍擊在對手的腳面上,“蓬”的一聲,李烏天右腿被硬是拍下,不由身形不穩。 “喝!”滕永雷一聲低喝,借勢直接一個轉身旋風踢。 “呼!”左腿宛如大鍘刀,掃向對手。 李烏天來不及后退,整個人直接一個后仰躲過這一腿,右手一撐地,宛如一個風輪,直接一個掃堂腿。 滕永雷靈敏的一個后躍,就躲過這一次攻擊。 在后躍一瞬間,滕永雷竟然又猛然前撲,壓向還沒來得及起身的李烏天,雙拳就如同炮彈一樣瘋狂砸下。 “蓬,蓬~~”那被壓在地上的李烏天臉上中了兩拳后,只聽得骨頭碎裂聲,鮮血飛濺,那李烏天喉嚨間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咆哮,腰板一挺,雙膝瘋狂地頂向上面的滕永雷,強勁的大腿力量,硬是將滕永雷給頂飛了。 “死吧。” 臉上滿是鮮血的李烏天咆哮著,雙腿如同幻影,接連踢向還未站穩的滕永雷。 “噗!”“噗。” 滕永雷靠雙手,接連擋住兩腳。 “啊~~”李烏天嘶吼著,猛然前進,雙腿瘋狂掃踢,打得滕永雷一瞬間接連后退。 “不能退了!”滕家莊這邊忽然有人喊道。 滕永雷一怔。 原來,他已經退到邊緣了,再退,就出圈子了。 “啊。”這時候,李烏天一個飛躍,雙腿不顧一切蹬踢。 閃躲不及。 “蓬。”對方右腿踢在他胸口上,滕永雷口噴鮮血,整個人就要飛出去。 就在這時候! “給我出來!”滕永雷一聲低吼,竟然雙手一伸,硬是抓住對方的右腿,猛地后仰,將對手朝后面一甩。那李烏天整個人竟然被甩地拋飛起來,足有兩丈高,而后“蓬”的一聲重重落在地上,濺起灰塵無數。 而滕永雷也半趴在地上,捂著胸口。 “雷子。” “永雷。” 滕家莊頓時不少人涌上去。 “天哥!” “爹!” “阿天。” 李家莊同樣不少人去抱起李烏天。 “爹,叔他沒事吧?”滕青山連問他父親。 滕永凡摸了莫滕青山腦袋:“放心,只是胸口受了一腳,估計要修養一兩個月,問題倒是不大。” 滕青山暗松一口氣。 對那‘滕永雷’,滕青山是很熟悉的,畢竟滕永雷是打獵隊的首領,經常會將獵物送過來,一來二去,和滕青山也就熟悉了。 “第一戰結束,滕家莊滕永雷和李家莊李烏天,同時出圈,平手!”那拄拐杖的銀發老者朗聲道。 圍觀的兩族族人們都感到了緊張。 沒想到第一戰就出現這樣的情況。 “爹,小心點。”滕青山忍不住道,他看得出來,這種打斗,很可能會出現死亡的。 “放心,兒子,看你爹收拾那個家伙。”滕永凡笑笑。 “凡哥,別大意。”母親袁蘭,也擔心地看著自己丈夫。 滕永凡點點頭,隨即和周圍不少人打招呼。 “滕家莊‘滕永凡’,李家莊‘李良’,兩位,請進入戰圈。”拄拐杖銀發老者朗聲道。 “阿凡,給我狠狠的揍那個李良。”族內大師傅‘滕永湘’不由說道。 滕永凡笑著便進入了戰圈。 “哈哈,滕永凡,早就想和你交手了,可你整天都龜縮在你那滕家莊里打鐵。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李良的鐵拳。”那大胡子猛漢‘李良’大笑著,猛然脫掉衣服,隨手一扔,就大步走入戰圈。 李良身上毛發很發達,胸口一片漆黑,胸毛極為濃密。 “好,就讓我看看你的鐵拳如何吧。”滕永凡微笑著,也是一扔布衣,露出那精壯的身軀,滕永凡的肩背部位肌肉極為發達,背部、肩部都隆起,似乎下面藏著一雙翅膀。那粗壯的手臂,堪比少年的大腿。 滕青山眼睛一亮:“爹雖然很少動手,可是長年累月打鐵,雙臂力量達到極為可怕地步。” 對父親,滕青山愈加有信心。 只是二人對戰,除了實力外,還需要臨場發揮。 “兩位,開始吧。”拄拐杖的銀發老者發話了。 “請。”“請!” 父親滕永凡,和那個李良同時拱手,隨后都略微后退,謹慎觀察對手。 “李良,你不是說,讓我見識你的鐵拳嗎?”滕永凡大笑著,大步上前,霸道之極。 “哼。”李良冷笑一聲,閃電般從側部靠近,雙拳已經在蓄勢當中,當臨近滕永凡一瞬間,右拳毫不留情的朝滕永凡的肩窩位置打去。 “哈哈……”只見滕永凡左手隨意的一揮,就將李良那一拳給揮到一邊,順勢,滕永凡就是一記直拳。 李良左手早就阻擋了。 “蓬!”如同敲鼓一樣,沉悶的聲音響起。 滕永凡的一記直拳砸在李良的左手后,速度幾乎沒變化,又砸在李良的胸口上。 “咔嚓!”骨頭碎裂聲,李良感到胸口劇痛,而后整個人就拋飛了起來,直接掉出圈外。 一片寂靜! 誰都沒有想到,李家莊的教導師傅‘李良’,竟然一個回合就被滕永凡打飛,實力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 “凡哥好樣的!” “凡哥!” 滕家莊這邊響起一片歡呼聲,所有人大喊著,激動的很。 “李良!” “師傅。” 李家莊不少人才驚醒過來,連涌上去。 “放心。”滕永凡的聲音響起,“我在最后收了三分力,這個李良,還死不了。”隨后,滕永凡笑著便朝妻子‘袁蘭’和兒子‘滕青山’走去,一把抱起滕青山,寵溺地道:“乖兒子,你爹怎么樣?” “厲害!”滕青山笑著豎起大拇指。 一個孩子豎起大拇指,這一幕,令滕家莊不少人都大笑起來。很顯然,滕永凡的壓倒式勝利,讓滕家莊的人非常痛快。 而李家莊不少人卻是目瞪口呆,這滕永凡太強了吧,他們可是親眼見過,他們的師傅‘李良’能夠舉起七百斤的巨石,手臂力量這樣強,可是在滕永凡面前,卻沒反抗之力。滕永凡到底多強? “不愧是滕家莊下任族長,永凡這孩子,不錯。”觀戰的李家莊族長‘李火鈞’笑道。 “哈哈。”滕云龍卻是得意地笑了起來。 滕永凡可是他的女婿,又是得意弟子,他自然自豪。 “金福,準備一下吧。”李火鈞面帶一絲得意,朗聲道,李家莊第三位出場的,便是叫李金福。 “是,爺爺。” 渾厚的聲音響起。 滕青山不由轉頭過去,滕家莊不少人轉頭看去。身高八尺,虎背熊腰的青年走了過來,這青年一雙眼眸如同銅鈴,那頭發一根根仿佛鋼針一樣沖天豎著,身上還簡單包著野獸的毛皮,似乎是一個從大山里走出來的野人。 他的肩膀上還扛著一根黝黑,布滿一根根尖錐的的狼牙棒。 “哼。”這個強壯的如同野獸的少年,很隨意將狼牙棒揮舞兩下,讓人懷疑這狼牙棒是木質的,隨后他朝旁邊一扔。 砸在地上,發出“蓬”的一聲,低沉沉悶的聲音,完全能想象這狼牙棒有多重。 “這狼牙棒純粹是鐵鑄的吧,有多重?”滕云龍有些震驚得看向李火鈞。 “還好,我孫兒金福的這根狼牙棒也就一百二十二斤!”李火鈞嘴里隨意說著,可是臉上不無得意。 滕家莊的族人們都是嚇得一大跳,要使用一百二十二斤的武器,并且揮灑自如,雙臂絕對需要有過千斤的力氣。所謂一力降十會,單單這可怕的力氣,已經讓滕家莊民眾們感到了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