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第四章出戰名單

春天,草長鶯飛。 一條溝渠兩側的寬闊田埂上,滿是低矮的雜草,而這時候,兩側田埂上站了十數人,正赤手空拳的肉搏著。 “住手。”一聲大喝從遠處傳來。 只見遠處一大群人正飛跑過來,大聲喝斥的是跑在最前面的瘦削男子,不過已經打的火起一群人,誰也沒停下。只見那瘦削男子三步并作兩步,一會兒就沖到人群中。只見他手持長槍,一插一挑,就是一個人被挑飛。 眨眼功夫,七八個大漢被挑飛了,那七八個大漢立即一骨碌爬了起來。 “是你們李家莊的人,打傷大猴的?”瘦削男子,也就是滕家莊教導大家練槍的大師傅‘滕永湘’喝斥道。 “滕師傅,我們朝田里灌水,你們滕家莊的人,憑什么將我們的田,灌水缺口堵住!”那個身上還有著傷痕的李家莊壯漢,怒喝道。 這時候,滕家莊一群人已經都到了。 滕家莊這邊的一個婦女,立即叫罵起來:“你個沒心沒肺的狗日地,入春來,老天爺沒下過一場雨,你們田里缺水,我們田里就不缺水?好不容易發大水,怎么?水都讓你們李家莊的人用,我們滕家莊的田,就不要水了?” 這時候年僅四歲,個子瘦小的滕青山從人縫中輕易擠到最前面。 “爭水?”滕青山聽了,這才明白事情原因。 前世的滕青山從來沒做過農活,許多東西都不懂,可是麥子要生長,需要水,這點常識滕青山還是懂的。沒有足夠的水澆灌,估計就要欠收了。 “不過他們雖然打斗,卻沒有出人命,也沒動武器。”滕青山目光一掃,發現田間就放著一些鐵鍬等工具,可是剛才雙方莊子打斗,卻都是靠拳腳肉搏,雖然有人受傷、流血,卻沒有一個死。 滕青山略微一想就明白了。 “如果滕家莊死了一個人,恐怕滕家莊的男人們,都會殺過去。現在只是爭水,還好。如果出了人命,那兩個莊子可要鬧大了。”就在這時候,另外一個方向,也有一大批人火速跑過來。 “青山,別亂跑啊。”這時候,表哥‘滕青虎’也擠到最前面,立即抓住滕青山,“這里亂的很,你一個小孩子,被碰到一下,就受傷了。小心點。” “嗯。”滕青山對著自己表哥笑笑。 “嗨,那李家莊的人也來了。”滕青虎也看向遠處。 “滕永湘!”一聲大喝聲響起,一體型壯碩的大胡子猛男大步跑來。 “師傅。”李家莊的族人們立即閃到一邊。 滕永湘是整個滕家莊的槍法師傅,而這大胡子猛漢‘李良’,應該是李家莊的教導師傅。 “沒事吧。”這大胡子壯漢朝四周一看,立即有李家莊的人低聲敘說。 “李良!”滕永湘冷厲的目光掃過去,“你也應該知道,老天不下雨,你們的田要水,我們的田也要水!可水就這么多,你說,該怎么辦?”發大水,溝渠滿了。民眾就立即將溝渠壩頭給關住了。 這樣,主干道水位退了,溝渠里的水才不會倒流。可是,水也就這么多,怎么分? “怎么辦?”那大胡子壯漢‘李良’持著一柄鐵槍,嗤笑道,“簡單,我們來打上一場,我贏了,這水就讓我們李家莊用。如果你贏了,水就讓你們滕家莊先用。怎么樣,你可敢比一比?” 說著這李良將那鐵槍插在田埂地上。 滕永湘眼睛微微瞇起。 “看來,大伯他,不比那大胡子‘李良’強。”滕青山見狀,暗中推測。 “李良。”滕永湘冷笑道,“這溝渠里的水,關系重大。你恐怕還沒有這個權力,拿來賭吧。” 大胡子李良一窒。 這水,關系到糧食收成,他的確沒資格拿來當賭注。 “如果你要跟我比,我們拿其他賭注,再比。而今天,我們談的是這水該怎么辦。如果你還是那個豬腦子,還是到一邊,等你們族長過來再談。”滕永湘冷靜的很,就在這時候,李家莊密集的人群分開一條路。 一個須發皆張的老者,大步走過來。 “李族長。”滕永湘拱手。 “永湘,滕老頭呢。”這老者大大咧咧道。 “族長他馬上就到。”滕永湘說道。 滕青山聽了就明白,這個看似猛張飛般的老頭,應該就是李家莊族長。 “哈哈……”人未到,爽朗的大笑聲響起。 “外公。”滕青山立即轉頭。 只見虎背熊腰的老者大步走來,正是滕家莊族長‘滕云龍’,在滕云龍的身側還跟著一手持著鐵槍的男子,正是滕青山的父親‘滕永凡’。只見滕云龍走到最前面,朗聲道,“李火鈞,事情你應該知道的,說吧,怎么解決。” “滕云龍,你還真干脆。”李家莊族長‘李火鈞’朗聲笑著,“老規矩!” “群斗,還是一對一!”滕云龍說道。 “什么群斗?一對一?”滕青山小聲的詢問旁邊的表哥滕青虎,滕青虎低聲道:“青山,兩個莊子遇到爭執,一般會以武力分上下。群斗,就是各派出十個好漢,不使用任何武器,開始打斗。當一方人馬都被放倒爬不起來,另外一方就獲勝。群斗一般慘烈一點,說不定就會出現死亡。而一對一,不說,你也應該懂。” 滕青山微微點頭。 李家莊族長略微思慮,便笑著道:“這樣,一對一,我們比試三場。一天十二個時辰,一場獲勝,就讓一方盡情使用水四個時辰!兩場獲勝,就用水八個時辰,三場全勝,那勝方可以盡情用水。而輸掉一方,不允許使用水澆灌!” 滕云龍略微思考。 “那行。”滕云龍點頭同意。 兩大族長點頭,這事情就這么定下。 “這里地方太小,我們去血沙坡那里比。”滕云龍說道。 “行。”那李火鈞也點頭。 當即,在兩大族長帶領下,兩族人馬都出發,前往血沙坡。 “青山,你竟然也跑到這。”袁蘭一把抱起滕青山,有些生氣的訓斥道,“這地方多亂,我還以為你在莊子里,竟然在這!青虎,是你帶弟弟過來的吧。弟弟才多大,不懂事。可你該懂事了吧。竟然帶弟弟過來。” 滕青虎被教訓地低著腦袋。 滕青山也乖乖低著腦袋,聽娘的訓斥。 “阿蘭。”這時候,父親滕永凡走過來,“好了,別說孩子了,走,一起去血沙坡。”說著,滕永凡一把抱起滕青山,“乖兒子,這次比試,你可要好好看看,以后長大了,也要成為一條好漢,如果你以后能像你表哥一樣厲害,哈哈,你爹我睡覺都會笑醒的。” 表哥滕青虎,九歲就能舉起三百斤,絕對是天賦異秉,許多人都認為,將來會是滕家莊第一條好漢。父親對兒子有如此期盼,也不難理解。 “趕上表哥?”滕青山想想,卻沒有說話。 血沙坡,是一塊光禿禿空地,這個時候,這里聚集了近千人。 “這個圓圈,大概五丈長!每次比試,滕家莊和李家莊的好漢,都赤手空拳進去。到時候,誰被打倒爬不起來。或者,被打出圈子,都算輸。另一方算勝。”一個拄著拐杖的銀發老者朗聲道。 兩位族長彼此相視。 “每一場勝利,就可以用水四個時辰。”銀發老者朗聲道,“現在,請兩位族長,將派出的三位族人,按照先后順序,寫出來。” “到時候,名單上第一位和第一位比試,第二位和第二位比試,第三位和第三位比試!”銀發老者中氣很足。 滕青山聽了規則,不由暗自點頭。 這種方法,也防止了‘田忌賽馬’那種事情發生,對方都不知道對方派出族人的順序,自然無法定下計劃。 “我們好了。”滕云龍笑道,手中握著一張紅紙。 “我們也好了。”李火鈞也握著一張紅紙。 那拄著拐杖的銀發老者,收取兩張紅紙,開始宣讀起來:“滕家莊這邊,上場順序,分別是滕永雷,滕永凡,滕永湘!李家莊這邊,分別是李烏天、李良、李金福!” 滕永雷對戰李烏天。 滕永凡對戰李良。 滕永湘對戰李金福。 “李金福?”滕家莊這邊不少人都疑惑起來。 要知道,李良、李烏天都是‘烏’字輩的,李良之所以沒叫‘李烏良’,是因為‘烏良’二字諧音‘無良’,家里長輩才直接為他取名為‘李良’。至于李金福,明顯要比‘李烏天’‘李良’二人低上一個輩分。 “李金福那孩子,今年應該才十幾歲吧。”滕家莊內部傳來議論聲,“竟然也出戰。” “父親他也要出戰?”滕青山聽了,卻注意到這一點,不由轉頭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