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第三章表哥青虎

滕家莊的族長滕云龍,當年堪稱滕家莊第一條好漢! 這滕云龍,也就是滕青山的外公,他是滕家莊地位最高的‘族長’,同樣,他原先也是滕家莊第一打鐵匠。 說是打鐵匠,可是這滕家祖傳的制造兵器技藝,比城內的一些兵器鋪匠師都要高上一籌。 他收弟子十數人,其中最優秀的當數滕青山的父親‘滕永凡’,滕云龍年紀大了,如今的滕永凡完全繼承了他的技藝,成為整個滕家莊的第一打鐵匠。既然是莊內第一打鐵匠,那不出意外,滕永凡,將是下一任族長! 因為在滕家莊,一般也就打獵、耕種、制造兵器三種職業。 打獵、耕種賺取金銀太少。 而煉制一件好的兵器,那可以獲得極高收入,打鐵匠,可以讓滕家莊變得富裕。加上,整個滕家莊的兵器,都是需要打鐵匠們煉制。打鐵匠能令滕家莊富裕,能令滕家莊的男人們擁有鋒利的兵器。 所以,打鐵匠,在莊內地位極高。 第一打鐵匠,不出意外,不是族長,就是族長繼承人。 父親滕永凡一天大半時間,都要呆在打鐵鋪里。而母親‘袁蘭’也是忙著各種事情。經常的,家里只有滕青山一個人。 滕青山也樂得這樣,關閉上院門,就可以安心鍛煉了。 “嗤——” 左腳如鐵犁耕地,一步劃出,右腳和右拳幾乎同時迸出。 形意三體式,最是簡單,也最是深奧。 三體式,為形意之本源,連形意宗師都要不斷的練習。而滕青山如今每一拳每一腳,絕對是宗師意境。如果仔細靠近滕青山,都能聽到很細微的聲音,這是內部筋骨運動時產生的聲音。 筋骨齊鳴! “呼!”“呼!”“吸!” 配合三體式,呼吸時而短促,時而緩慢,胸膛仿佛風箱一樣,蘊含一股奇異的規律。 這一練,就是兩個時辰! 收勢! “古代環境,的確更適合人練武。”滕青山心中已經波瀾不驚,“我修煉形意拳,短短一年的時間,體內的內勁,竟然比我前世達到巔峰時期,內勁還要渾厚。也難怪會有《天涯行》這種輕功秘訣。” 真正生在古代,滕青山才明白,不是《天涯行》消耗內勁多,而是因為前世自己內勁實在太少了。 “內勁多也有內勁多的苦惱。” 滕青山很是煩惱。 因為他現在才四歲,體內經脈根本沒有幾條是通徹的,而且滕青山根本不敢強行用內勁去打通經脈,因為那樣一來,就會導致‘經脈雜質’淤積到其他主經脈、支脈,導致以后根本不可能所有經脈打通。 為了眼前利益,斷絕以后前途? 這是滕青山不允許的。 “不過內勁多,我也能盡情強化身體。”滕青山心中暗道。 內家拳分為三個層次,其實每一個層次,都是令身體素質提高。第一個層次,純粹是肌肉力量達到一個極限。 第二個層次,練出內勁后,用內勁刺激肌肉深層,令肌肉、筋骨吸收內勁能量,再次生長,使得身體再一次變強。像滕青山當初能中那神槍手‘孫澤’子彈而不死,就是因為肌肉力量已經強勁到極可怕地步。 第三個層次,達到宗師境界后,就可以超越人體極限,繼續令身體變強。 畢竟,現代社會,天地靈氣太稀少,體內內勁少,自然,一切以強化身體為主了。 “現在我內勁多的用不了,就按照第二個層次,刺激肌肉、筋骨,強化身體吧。”滕青山本是宗師,當然知道該怎么做。 內勁就好比養料,那肌肉筋骨就好比植物,吸收了養料,肌肉筋骨就能成長。 而這讓筋骨、肌肉受到刺激,吸收內勁能量的方法,就是內家拳秘法。也是最珍貴的地方。 在滕青山前世所在的時空,一千多年來,無數天才縱橫人物前赴后繼,一代代逐漸完善,才創出內家拳這種不可思議的拳術。 “嗯,娘她應該回來了才對。”滕青山打開院門,而后鎖上后,直接朝滕家莊練武場趕去。 滕家莊練武場,是滕家莊最喧鬧熱鬧的地方。 “嘿!” “喝!” 各種雜亂的呼喝聲,還有隨意談笑的聲音盡皆傳來,滕青山走過去一看,整個練武場上,有一些青壯年,還有一些少年孩子們,一個個或是滾鐵球,或是拿石鎖,或是練習著槍術。 除了每天早晨,有族內成年漢子集體晨練外,其他時間,練武場上都是大家自發的訓練。 在練武場邊上,還有一些洗衣服、做衣服等雜事的婦女們,婦女們一邊做事,一邊看男人們鍛煉。 “青山來了。”有些婦女笑著和滕青山打招呼。 “嬸娘好。”滕青山也禮貌的回應。 “青山這孩子真乖,一點不惹事,才四歲,阿蘭她就放心讓青山一個人玩了。”那些婦女們笑著贊嘆道,青山在滕家莊除了‘能吃’出名外,第二個出名的地方就是‘乖巧懂事’。小孩子很煩人,許多養過小孩子的人都知道。 可滕青山卻乖巧的,不讓他父母操一點心。 “娘。”滕青山走過去。 袁蘭正坐在練武場邊上,懷里抱著一個嬰兒。這嬰兒是滕青山的妹妹,出生快三個月了,名叫‘青雨’。 “青山,你表哥在那邊呢。”袁蘭笑道。 滕青山轉頭過去,只見一身高近六尺的少年,正不斷地懸提著一大石鎖,那大石鎖一看最起碼有一百斤。一百斤的石鎖,這樣不斷交手地懸提,那是需要極強的臂力、肩部力量的。 “這個世界,天地靈氣充足,一般人身體素質,都比我前世現代社會平常人強上兩三倍。”滕青山心中感慨。 “你表哥青虎,在過年的時候,可是舉起三百斤巨石啊。九歲舉起三百斤巨石,估計,將會是我們滕家莊第一條好漢。”袁蘭感慨一聲。 滕青山“嗯”了一聲。 滕青虎,十歲年紀,身高近六尺,這個世界的長度,一尺相當于25厘米,也就是說,滕青虎身高近一米五。按照這個世界正常情況,九歲的少年能舉起七八十斤的重物,算是正常。 舉起一百多斤,長大后,定是一條好漢。 如果九歲,就能舉起三百斤,那堪稱‘天賦異秉’,母親袁蘭,說滕青虎將來可能會是滕家莊第一條好漢,這也不是無的放矢。 “表哥他能舉起三百斤巨石,如果能跟我學習內家拳,成就將不可限量。”滕青山心中暗道,內家拳練習條件是很苛刻的,現代社會練習者眾多,可是一些小門派,如神偷門,甚至于頹敗到一個練出內勁的人都沒有。 畢竟,要由外而內極難。 要練成內勁來,萬中無一,而達到宗師境界,恐怕一億人中才有一個。資質要求可想而知。 表哥‘滕青虎’資質的確不錯。 “可惜,我現在只是個孩子,說的話,誰會信?而且現在也不能公開,公開的后果……”滕青山也就不再多想。 “嗨,青山。” 這時候遠處傳來聲音,只見那滕青虎將石鎖放下,赤裸的上半身上滿是汗水,他笑著走過來,“青山,你每天都呆在家里干什么?多到這練武場來,你現在年紀小,雖然不能練力量,可悶在家里不好的。” 一個小孩子老悶在家里,性格會變得內向,的確不太好。 “謝表哥。”滕青山笑著道。 “啊,青雨,小青雨。”滕青虎頭伸到嬰兒一旁,嬉笑著逗玩著。 “嗨,青虎,你這一身汗的,別滴到青雨身上,快去沖洗一下,穿上衣服。”袁蘭不由訓斥道,“今天中午就去我那吃飯,昨天打獵的兄弟送來一只野雞,我已經弄干凈了,正在爐子上悶著。” “好勒。” 那滕青虎笑著沖到不遠處,抓起那葫蘆瓢舀起那涼水直接朝身上沖洗,而后拿起一條毛巾在身上擦拭一下,套上了衣服。 滕青山挺喜歡著表哥的,有著滕家莊男人慣有的豪爽,而且對自己和妹妹青雨,很不錯。 “嗯?”滕青山耳朵略微一動。 修習內家拳,滕青山的六識極為靈敏,他已經聽到遠處微弱的嘈雜聲,漸漸的,聲音變強,隨后只看到三個婦女抬著一個滿頭是血的男人,快步跑過來,其中一個婦女大聲地喊道:“快來人,將大猴他抬回家!” “出什么事了。”滕家莊大門開啟,立即不少人沖出去。 整個練武場一片嘈雜混亂。 “出事了。”袁蘭抱起懷里嬰兒,猛地站了起來。 “第一隊、第二隊的男人,都留在莊內,其他男人,都帶上武器,跟我走。”一聲大喝從莊門口響起,滕青山一下子分辨出來,說話的是整個滕家莊教導大家練槍的‘大師傅’——滕永湘。 大師傅一聲令下,頓時整個滕家莊一片喧鬧,消息很快傳開。 “是外莊的人跟我們的干上了,操他娘的,干死他們。”滕青虎也是抄起一根長槍,轉頭看向滕青山,“青山,去不去?” 滕青山在地上隨意抄起一把石子。 “你準備用小石頭砸人?”滕青虎不由笑了,“這么小的石頭,你的力氣,沒用的。” “走吧,表哥,母親她將妹妹送回去了,如果她來了,就不準我去了。”滕青山沒多做解釋,他現在體內大多經脈未通徹,可是孩子本來經脈雜質稀少,加上雙手經脈最好練,當初滕青山第一次擁有內勁,就一巴掌穿透地面。那時候,他雙手經脈就通了。 使用內勁,以扔飛刀的手法扔石子,灌輸內勁的石子,威力不比子彈弱多少。 當然滕青山本身力氣還是小,也只能靠內勁。 “走吧,放心吧,表哥我會保護你的。”滕青虎自信滿滿,持著一柄長槍就帶著滕青山,跟著大群人馬,朝外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