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第一章滕家莊

:今天有點事,到現在才更新,抱歉,嗯,今天兩章一起更新。 天下時分九州,其中揚州最是繁華富饒。 揚州境內,江寧郡,宜城。 宜城境內有一座大山,名為大延山,在大延山山腳有著一座莊子,名為滕家莊。整個莊子家家戶戶靠的都很近,宛如一個整體。在整個滕家莊的外圍,還有著一大片的高達九尺的木柵欄。 有這木柵欄保護,山上的狼群也不能輕易的進入莊子吃人了。 滕家莊,其中一戶人家庭院內,正聚集著十數人。其中一個年近三十的短衫壯漢正焦急地在屋門外徘徊。 “永凡,別在那晃來晃去的。”嚴肅的聲音響起,說話的是一頭發花白,卻虎背熊腰的老者。 “師傅,我……”那短衫壯漢卻不知道該說什么。 他沒法不緊張,他的妻子正在里面生孩子,女人一般第一胎都比較危險,難產導致女人死去的,在滕家莊并非沒有。他結婚近八年,妻子才懷孕,他對這孩子也非常看重。這時候,他當然心神慌亂。 “凡哥,想好你孩子的名字了嗎?”旁邊一個精瘦的漢子笑著轉移話題。 “我孩子是‘青’字輩的,名字我也想好了,男孩就叫‘青山’,女孩就叫‘青雨’。”這短衫壯漢‘滕永凡’難得露出一絲笑容。 話音剛落—— 一聲響亮的嬰啼聲從屋內傳了出來。 所有人同一時間都轉頭朝屋門口看去,只聽得吱呀一聲,一位婦女就抱著嬰兒就跑出來了,她臉上滿是驚喜的笑容,連大聲道:“永凡,是男孩,是男孩。” “阿蘭呢?”那壯碩老者卻是第一個喊道。 “族長,阿蘭她沒事,母子都平安。”那婦女笑的開心。 這時候,滕永凡已經從接生婆那接過嬰兒,還特地仔細看看,笑容盛開:“哈哈,是兒子,哈哈,我滕永凡終于有兒子了……”就在這時候,旁邊的壯碩老者一把從他懷里把孩子接過。 “師傅,你看好孩子啊,我去看看阿蘭。”滕永凡立即沖進屋內。 而壯碩老者卻是笑看著懷里這嬰兒。 “這小家伙,剛才哭聲響亮,嗯,不錯。”壯碩老者臉上滿是笑容。 “師傅,這小家伙,盯著你看呢。”旁邊一群人笑呵呵看著。 “你看,這烏溜溜的小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我看,哈哈……”壯碩老者笑聲爽朗,隨即伸手撥弄著嬰兒的小鼻子,“我的乖外孫,小青山啊,來,叫外公!”說著,這老者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畢竟孩子剛出生,怎么可能會說話? …… 周圍笑聲一片,可是滕青山腦子里卻亂的很。 “怎么回事?我,我不是死了嗎?” 滕青山清晰記得,在明月湖和神國組織兩大巨頭‘濕婆’‘毗濕奴’一戰,并且擊殺沈陽明之后,自己就死了。 等自己再度恢復意識,已經是在娘胎里了,沒多久自己就出生了。 “這個老者,就是我的外公?我娘的父親?”滕青山仔細觀察著眼前這個老頭,“周圍人語言我能聽懂,也是漢語,看他穿著,以及周圍人穿著。以及衣服樣式……明顯不是現代社會。這是古代!我,我怎么,來到古代了?” 即使滕青山經過殺手訓練,心智再堅定,此刻也完全震撼了。 可就在這時候,滕青山感到腦袋一陣疲累、犯困:“嬰兒腦袋發育還沒成熟,我才思考這么一會兒就累了。” 滕青山閉上眼睛,開始呼呼大睡了。 滕青山降臨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年的冬天。 鵝毛般的大雪肆意飄灑,整個世界宛如穿上銀裝。 “青山,下雪漂亮嗎?”面容慈祥的婦女‘袁蘭’抱著自己的兒子‘滕青山’,欣賞著雪景。 “嗯!”滕青山的小臉通紅通紅的。 出生不足一年,聲帶還沒有發育完善,孩子也只能咿咿呀呀。不過滕青山卻經常一副小大人似的,會點頭然后‘嗯’一聲,不過他也就會‘嗯’‘啊’這幾個發音罷了。 “都快中午了,你爹還不回來。”袁蘭說道。 “嗨,嫂子。”這個時候,院門外傳來聲音,門被推開了,一穿著蓑衣的青年拿著一只大野兔笑著走進來,“上山的打獵隊伍回來了,這只野兔是你們家的。嗯,收好,我先回去了。” 說著將這野兔放在門檻旁。 “謝了啊。”袁蘭笑著道。 “沒事。”那男子走了出去。 滕青山畢竟擁有成年人的智慧,短短幾個月,他已經對這滕家莊有所了解,這滕家莊自給自足,經常有隊伍上山打獵,打獵得到的獵物,就會按照各家在村內的貢獻,各家分配。像滕青山的父親‘滕永凡’是滕家莊第一打鐵匠。 打造的兵器,在宜城都很受歡迎,自然,在滕家莊地位也很高。 忽然—— 大地震顫,仿佛地震了一般。 “強盜們來收‘年錢’了。”袁蘭臉色一變,立即將滕青山系在背上,而后隨手抄起家里的一柄紅纓長槍,朝外奔去。 整個滕家莊,無論壯漢,老頭,還是婦女們,都是拿著長槍、弓箭朝外沖。 “強盜?”滕青山一驚。 “青山,別怕,沒事的。”袁蘭在奔跑的同時,還安慰著背上的兒子。 很快,袁蘭就來到了滕家莊最大的練武場,這練武場長寬盡皆有兩百米,這個時候,練武場上已經聚集了上千人,男女老少,幾乎每一個人都持著一柄紅纓長槍,也有不少人持著勁弓。 “阿蘭。”一簡單披著毛皮,赤裸著胸膛的壯漢也是持著一柄長槍過來了,來人正是滕青山的父親‘滕永凡’。 “凡哥。”袁蘭立即靠近過去。 滕青山看過去,在這寒冬臘月,自己的父親僅僅披著毛皮,那粗壯的手臂,強壯的胸肌都露了出來,顯然是一個極強壯的漢子。能夠成為一名優秀的打鐵匠,這沒有足夠的臂力是不可能的。 “兒子,別怕。”滕永凡寵溺地摸了一下滕青山。 “你們在這,別亂跑。”滕永凡囑托一聲,立即沖到前面去了。 滕家莊的好漢們都站在練武場最前面,婦孺老幼都是持著兵器在后面。 “嗨,滕家莊的小崽子們!”一聲大喊聲從柵欄外傳來。 滕青山透過人群縫隙,看到了柵欄外的人群,那一群人盡皆騎著高頭大馬,為首的男子赤裸的胸膛上滿是黑毛,他的面孔上有著一道深深的刀痕,他朗聲喊著,“交年錢了,老規矩,一人半兩銀子!” “那人在寒冬臘月,僅僅穿著單衣,絕對是個高手。”滕青山一眼就有了判定,“這強盜數量,看不清,但是好幾百,還是有的。” “不過滕家莊幾百好漢,也絕對不是那么好欺負的。”滕青山也看的出來,滕家莊的男人們,每一個都是經歷長年累月的鍛煉,站在那,一個個就好像一頭猛獸。外面的強盜雖然狠,雖然多。可也難贏。 這時候—— 滕家莊人群分了下來,一個壯碩的頭發花白的老者走了過去。 “外公。”滕青山一眼就辨別了出來。 滕青山的外公,名叫‘滕云龍’,是整個滕家莊的族長,在滕家莊擁有絕對的威信,而滕青山的母親‘袁蘭’是滕云龍當年收養的義女。 “哈哈,這次竟然是三當家你親自來。”族長滕云龍笑聲朗朗,“我們也知道規矩,一人半兩銀子,我們滕家莊五百戶兩千人口,一千兩銀子,我說的可對?” “哈哈,滕老頭,你說的沒錯,一千兩銀子!”那刀疤男子大笑著。 滕家莊的人口,當然不會是準準的兩千人。不過差不多也就行了。那強盜匪首,也不會計較這一點。 “開門。”滕云龍喊道。 “嘎嘎~~~”滕家莊那高門被轟然開啟,同時,兩個族內漢子分別抱著一個大箱子,直接來到大門前,一把放下,砸在雪地上。 “三當家點點,每個箱子里面,各五百兩銀子。”滕云龍喊道。 “去點點。”那刀疤男立即命令手下。 當即有兩個手下跳下馬,跑過來打開箱子。箱子里面只有部分是銀子,其他都是一串串銅錢,每一串銅錢是一百枚,那兩個強盜匪徒顯然經常干這個,很熟練。僅僅片刻,就完全點了一遍,回頭向那刀疤男點了點頭。 “滕老頭,你們回去吃飯吧,哈哈,孩兒們,走嘍!” 數百強盜騎著駿馬,呼嘯而去。 …… 滕家莊練武場上,族人們也一個個開始散了。 “兒子,我們回去吃飯。”那滕永凡笑著一只手抱起滕青山,滕青山心底卻還思量著:“那強盜們竟然有數百匹駿馬,每一匹駿馬價格都不低,能購買這么多駿馬,看來也是一個很強的強盜團伙。” 根據剛才那一幕,滕青山心里也明白:“交年錢?既然是‘年錢’,應該是每年都交。這個團伙,能讓滕家莊每年交保護費,出動的這數百人,應該還不是全部人馬。” “原來是白馬幫來收年錢,我還以為是別的強盜。”旁邊傳來族內其他漢子們談論的聲音。 “別的強盜團伙,來惹我們滕家莊,是找死。”那些漢子們一個個血性十足。 不過顯然,對于白馬幫他們也是沒辦法。 “這白馬幫,到底多強?”滕青山思考著。 奈何,他年紀太小,聲帶還沒有發育完善,根本無法說話。即使能說話,他難道敢問他父親——‘爹,白馬幫有多厲害?’,他父親估計會被嚇呆,估計整個滕家莊都會鬧的沸沸揚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