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18 )

‘神國’組織三大巨頭中,大梵天和濕婆都極為好戰,可是這大哥‘毗濕奴’卻是最深藏不漏,本來殺滕青山,毗濕奴根本就沒有打算出手,可是他怎么都沒想到,竟然會是這么個結果。 三巨頭之一的濕婆,竟然被殺了! “我,定要殺你。”白衣人毗濕奴低沉道。 滕青山只是一笑。 “呼,呼。”白衣人‘毗濕奴’身形矯捷,移動起來化作一道白色幻影,眨眼功夫就到了滕青山面前。 滕青山甩手就是一記退步崩拳。 詭異的是,滕青山這一記崩拳,毗濕奴竟然沒有抵擋的意思,只是身形略微一偏,讓滕青山的拳頭落在他的手臂上。 “不對。”滕青山拳頭一碰到對方,就感覺,那鼓蕩的白衣內似乎有著一條游動的大蟒蛇,自己這拳頭落上去竟然滑開了。而白衣人‘毗濕奴’根本沒受傷,可他卻借勢倒地,雙腳如毒蛇吐芯,一下子夾住滕青山的右腿。 一用力。 滕青山立即整個人倒地,如果不這么做,他的右腿會被夾斷。“嗡~~”滕青山右腿肌肉猛地震蕩,猶如一根根大弓在射箭,弓弦猛烈顫動,奇特的內勁也迸射向對方的雙腿。 可是那白衣人‘毗濕奴’雙腿卻猶如兩條大蛇,猛地從滕青山上半身飛竄,一下子將滕青山整個人纏絞在一起。 蟒纏身! 這一刻,滕青山想到了一些原始森林內蟒蛇絞殺人的場景,可怕的力量瞬間傳來,令他屏息。 “哼。”滕青山一聲低哼。 白衣人‘毗濕奴’感覺到滕青山全身肌肉扭曲顫動,陡然,被他纏絞住的滕青山仿佛化身為一條龍,帶著一股奇特的旋轉勁道,化開他的絞殺之力,如潛龍升天一樣,直接飛竄而起。 鉆拳、龍型,達到滕青山這程度,全身盡可化為一條游龍。 “啪。”白衣人‘毗濕奴’猛地一拍地面,整個人仿佛一條大蜈蚣躍起,直接抓向飛躍起的滕青山腳脖子。 滕青山在半空中就翻身,雙腳宛如風火輪直接劈向那毗濕奴。 “咻!”白衣人‘毗濕奴’的左臂斜著接下滕青山的一腿,詭異的是,他的左臂反扭轉九十度,骨頭卻沒斷。必須得承認,這古瑜伽術在韌性方面的鍛煉,的確有其特殊之處。 而毗濕奴的右臂,卻是抓住滕青山的左腳腳脖子。 滕青山左右腳猛地一蹬,迫使對方松開,可是滕青山還是感覺左腳一疼。 “不好,骨頭連接處被卸了。”滕青山左腳詭異地垂拉著。 雙手一撐地,滕青山整個人再度躍在半空。 就在半空中,滕青山立即托著左腳,一壓一轉,疙瘩一聲,骨頭接上了。達到宗師境界,對全身每一塊骨頭都了如指掌,這接骨的技術那自然極高。 “肌肉筋膜竟然能練到這地步。”滕青山瞬間定下策略。 對付‘毗濕奴’,應該使用鉆拳! 白衣人‘毗濕奴’口中陡然發出尖銳刺耳的叫聲。 “嗡——”滕青山只感覺到腦袋略微一暈。 毗濕奴立即貼身靠過來,他那一雙手如同佛陀的蘭花指,而滕青山則是猛地一蹬地,強勁的反彈力順著腿部,傳遞向右拳。全身肌肉一瞬間擰成一股繩,一拳擊出,空氣仿佛被電鉆鉆爆了一樣。 毗濕奴雙掌,連擋住滕青山這一拳。 雙掌一接,掌心一凹,毗濕奴雙掌竟然卸去了這一股鉆勁。 隨即那雙手直接抓住滕青山的右前臂,十指強勁的指力直接在滕青山的右臂上留下數個血窟窿。對方雙手抓住,滕青山竟然掙脫不得,知道不妙,立即一個矮身,左手一撐,整個人飛鏟向對方。 這個時候,那毗濕奴一聲怒吼,瘋狂地猛然一拉—— 嘶啦! 滕青山的右臂硬是被拽下,鮮血噴出。 右臂斷了! 而飛鏟的滕青山面露猙獰之色,雙腿一叉開,宛如鱷魚的大嘴張開,而后一合,直接將毗濕奴的右腿給纏住!滕青山完好的左手則是一抓毗濕奴的小腿骨。 一聲怒吼,左手、雙腿猛然用力,一絞—— “咔嚓!” 毗濕奴整個右腿都斷掉了。 滕青山、毗濕奴完全纏在一起。 “啊!!!”劇痛、瘋狂的毗濕奴一聲怒吼,那完好的左腿攜帶著無盡力量,猛地一砸,直接砸在滕青山背部,骨頭斷裂聲響起,滕青山就是一口鮮血噴出,竟然連有內臟碎片吐出。 “蓬。” 滕青山一聲怒吼,雙腿猛地朝后一蹬,直接蹬在毗濕奴的襠部,幸好毗濕奴瞬間縮陽入腹,可即使如此,他整個人還是被蹬飛了,只聽得骨頭碎裂聲,顯然左大腿骨頭粉碎性碎裂。 兩大巔峰強者,只是一兩秒鐘時間,就兩敗俱傷。 “飛刀孤狼,你這,貼身技,很不錯,佩服。”那白衣人努力坐起來,看著滕青山,臉上卻是露出了一絲淡定的笑容。 “你的貼身技也厲害。”滕青山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兩大絕頂高手,這個時刻,竟然都笑了。 因為…… 毗濕奴那憤怒的一腿,滕青山根本沒一絲防御,那最強一腿,不但令背部筋骨斷裂,而且還令滕青山五臟六腑重創。滕青山知道,如此重的傷勢,除非奇跡發生,否則,即使以宗師強者的生命力,也就最多活半個月,而常人如果受如此傷勢,恐怕會當場死掉。 至于毗濕奴,右腿被撕掉,左大腿也被廢了。從今往后,他就是一個殘廢人,再也不是級強者。 兩人都完蛋了。 …… 在不遠處觀看著這一戰的特別行動組精英們,完全驚呆了。 “兩個怪獸,兩個瘋子。”楊云忍不住道。 “這飛刀孤狼,太可怕了,不但殺了‘濕婆’,竟然將‘毗濕奴’打成殘廢。”其中一名女性精英隊員忍不住驚嘆一聲,隨即她疑惑看向一側的秦洪,“秦哥,你怎么了,傻傻看著?” “沒什么。”秦洪搖頭道,可他自己卻感覺得到,當看到飛刀‘孤狼’被那一腿砸在背部,吐出臟腑碎片的時候,他心里莫名的一疼。 “各位,那飛刀孤狼明顯受到重創,估計不行了。而那毗濕奴,根本就是殘疾。站都站不起來。這是我們的好機會,我們馬上動手!一舉將他們擒住。能一舉抓住兩大級殺手,這可是大功勞。”楊云連道。 頓時這一群隊員眼睛發亮了。 飛刀孤狼,能一人戰兩大巨頭,毫無疑問,定是級高手。 現在他們竟然有機會,抓住飛刀孤狼和毗濕奴,恐怕說出去也值得自豪。 楊云立即開始布置計劃。 …… 就在特別行動組一群人們計劃著動手的時候,在不遠處亂草當中,沈陽明和他的三個手下正躲在那。因為是黑夜,特別行動組成員們,根本沒發現數十米外,還有另外一撥人。 “你們三個記著,不管發生什么事情,第一目標就是秦洪。”沈陽明低聲道,“在我動手后,你們也立即動手。一旦成功,我們就立即退。” “知道,大哥。”三個亡命之徒低聲應道。 “好。”沈陽明死死盯著遠處。 這一次,他不惜一切,也要殺死秦洪。 “他們行動了!”沈陽明眼睛一亮,只見遠處特別行動組成員開始悄然行動了,從四周開始朝滕青山、毗濕奴包抄過去。 …… 滕青山和毗濕奴都半躺在地上。 “孤狼,那些人,也想抓我們。”毗濕奴輕笑道。 “可你沒雙腿,只能當槍靶子,以你現在的情況,被槍掃射,也要完蛋吧。”滕青山揶揄笑道,隨即目光掃向不遠處,只見三個人悄然朝這靠近過來,其中個子最高的一個,正是自己弟弟‘青河’。 就在這時候—— “嗯?”滕青山陡然轉頭,只見大概四十米外,竟然還有一撥人。 “沈陽明!”以滕青山的視力,一瞬間看到其中一人模樣。 沈陽明這個時候,也是拔槍,對著秦洪頭顱射了過去。 “青河!” 滕青山全身肌肉一瞬間緊繃,幾乎條件反射的運轉起《天涯行》身法,體內的剩余內勁仿佛廉價的自來水一樣肆意奔騰,滕青山整個人瞬間化作一道模糊幻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秦洪率領的三人小隊,正在靠近向‘飛刀孤狼、毗濕奴’兩大超級高手。 可他突然發現了一柄槍。 “沈陽明。”在生死一刻,他終于看到沈陽明,那是沈陽明故意起身,讓對方看到他的。 “死吧。”沈陽明開槍了,目光中帶著一絲復仇的快意。 子彈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即使再厲害的宗師,速度也趕不上子彈。 要避子彈,那是在子彈射出前,就要開始躲避的。 “咻!” 一發子彈,穿過數十米距離,射向秦洪。 以子彈的速度,秦洪根本來不及反應。 “不——”秦洪腦海中一瞬間浮現了懷著身孕的妻子‘李冉’,難道孩子剛出生就要沒了爸爸? “噗,噗!” 詭異的是,原本消失在原地的滕青山,竟然出現在十米外一處。 連續兩顆子彈,射在滕青山身上。 “死吧。”滕青山目光冷厲。 滕青山左手甩手就是一柄飛刀,飛刀速度絲毫不比子彈慢,直接劃過長空,穿透了沈陽明的喉嚨。沈陽明眼眸中只有著驚駭,他連躲避都來不及。 “砰!”“砰!”“砰!”…… 在沈陽明身后站出三人,瘋狂地朝秦洪方向射擊,只是秦洪經過一次威脅,早就閃躲了。同時秦洪和他的隊友們,也立即射擊。槍法極準,直接三個爆頭,將那三名亡命之徒殺死。 這個時候,楊云等一大群人立即趕過來。 滕青山的身體一軟,卻是倒在了地上。 “秦洪,沒事吧。”楊云一群人關心道。 “我沒事。”秦洪感到,仿佛做了一場噩夢,后背一陣冷汗,這個時候他才完全被嚇醒。 “飛刀孤狼。”秦洪忽然想起了那一個救他的人,他立即跑過去。 特別行動組其他成員們也一個個過去,他們都不明白,為什么飛刀孤狼,要舍身救秦洪。 “沈陽明,終于死了。”滕青山心中松了一口氣,他之前請‘艾琳娜’幫忙查沈陽明蹤跡,就是要殺沈陽明為弟弟除去危險,原以為,因為這一戰,他再也沒辦法去殺沈陽明。可是,沈陽明竟然來到了這。 弟弟安全了,滕青山心中也是一陣輕松。 “飛刀孤狼,你,你為什么救我?”秦洪在滕青山面前,看著滕青山。 滕青山感到胸口劇痛,他明白,和毗濕奴一戰后,重傷要死的情況下,他還不顧傷勢,拼命施展‘天涯行’,這令傷勢變得更加嚴重。特別是那種情況下,他只是全力射出那一飛刀,再無力氣防御子彈了。 三枚子彈,射入了胸腔。 滕青山察覺得到,生機在流逝。 “秦洪……”滕青山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如同兄長一樣看著秦洪,左手勉力伸向秦洪,秦洪并沒有閃躲,滕青山摸了摸秦洪的腦袋,微笑著,“沒有什么為什么,記住,以后照顧好你的孩子,好好生活,就夠了。” 說著,滕青山感到喉間一陣洶涌。 “噗。”一口鮮血噴出,包含著內臟碎片。 “你,你,為什么?”秦洪完全不懂,可是見到滕青山這樣,他卻感到一陣心疼。 滕青山看著自己弟弟,好好的看著。 二十二年了,從來沒有這么仔細地看過弟弟。 能夠在死前,好好的看看弟弟,老天也待自己不薄了。 漸漸地,滕青山感到意識一陣模糊,腦袋一陣眩暈。 “要死了嗎?”滕青山已經看不清眼前了。 這一生一抹抹場景仿佛電影一樣閃過。 幼童時期那快樂的孤兒院生活,和妻子‘小貓’一同經歷西伯利亞地獄般的日子,內家拳修煉,以及一次次的殺手任務……恍恍惚間,滕青山似乎聽到了那首最喜歡聽的歌,宛如他一生寫照的歌—— 我是一匹來自北方的狼…… 走在無垠的狂野中…… 凄厲的北方吹過…… …… “小貓,我來陪你了。” 滕青山感到似乎一陣寒風吹過,身體發冷,可臉上卻是浮現出一絲笑容。 …… 滕青山的尸體變得冰冷,他的胸口早就被鮮血染紅了,那同樣被鮮血染紅的‘小鼎’,在滕青山死去的一瞬間,消失了。可是因為小鼎在衣服內部,根本沒有人發現這一幕。 秦洪靜靜地跪坐在尸體面前, “他死了。”楊云站在一旁。 “他,他為什么救我?”秦洪怔怔道。 “不知道,除了他自己,沒人知道吧。”楊云搖頭嘆息一聲。 “楊頭。”其他隊員立即跑過來,“那毗濕奴死了,自殺死了。他寧死也不肯被我們擒下。” 楊云搖頭嘆息道:“這毗濕奴受那重創,實力不再,估計本身也不想可憐的活著。” “到底為什么救我?不惜自己性命的救我?”秦洪看著滕青山。 “到底為什么……” 沒人知道,滕青山死了,沒人再知道! “滕青山!滕青山!”就在這時候,一道聲音響起,只見遠處林清正跑來,四處找著,可是當她一眼看到躺在秦洪一側的滕青山尸體時,她完全驚呆了。 飛奔過來,林清一下子跪了下來。 “滕青山,滕青山啊,你,你怎么!”林清看著滕青山胸口的子彈傷勢,還有斷掉的手臂,眼淚一下子下來了。 “你喊他什么?” 秦洪整個人一顫,猛地轉頭盯著林清。特別行動組一直不知道‘飛刀孤狼’的真正名字,其實‘滕青山’這個名字,也是滕青山本人編的,‘滕’取的是師傅‘滕伯雷’的姓氏,‘青山’則是取的孤兒院時候的名字。 “滕青山,你怎么,你怎么會死,你怎么能死?”林清哭了,哭的眼淚直流。 “青山,青山……” “不!”秦洪驚恐地眼睛瞪得滾圓,猛地一撕滕青山腰部的衣服,在滕青山的腰部,赫然有一個紫色的胎記。 秦洪一瞬間,臉色變得煞白,無一絲血色。 “殺死那殺手,殺死李明山的,是你……”秦洪顫抖著。 “什么?”旁邊的林清身體一顫,看向旁邊的秦洪,“你說,殺死李明山的是誰?滕青山?”在林清心中,最感激的恐怕就是殺死李明山,讓她走出地獄的恩人,可是她一直不知道是誰殺了李明山。 可秦洪目光完全在滕青山身上。 “打電話的也是你……” “舍身救我的,還是你……” 秦洪全身顫抖,聲音已經沙啞。 “為什么,為什么你不告訴我,不和我相認,為什么……”秦洪痛哭的心都要撕裂了,他身為特別行動組成員,也知道飛刀孤狼結下的一些仇怨,他一瞬間就完全明白滕青山不告訴他的苦心。 “為了我安全?” 秦洪心底酸楚,悲痛,他不能公開和自己哥哥‘滕青山’的真正關系,為了妻子和孩子,他也不能這么做。 如果那么做,妻子和即將降臨到這個世界的孩子,將處于危險境地。 如果那么做,他的哥哥‘滕青山’死前都沒和他相認的苦心就白費了。 自己哥哥在面前,他卻不敢喊一聲。 “啊~~”秦洪痛苦的仰頭嘶嚎,只能在心底嘶吼一聲,“哥!!!” :第一篇,現代篇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