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17 鮮血淋漓

:請支持本書,收藏,推薦,一個不能少啊~~~ 這時候,已經是晚上八九點。 人煙稀少的明月湖周圍一片昏暗,只有遠處的路燈發出絲絲光線,在這黑夜當中,那光頭壯漢‘濕婆’是戰意高昂。 “哈哈……”濕婆大笑著,雙腿舞動如同兩柄大砍刀,肆意地劈向滕青山。 滕青山勉力一哼,雙手交叉,在身前一橫。 “噗!”那右腿極速劈來。 滕青山雙手承受這么大沖擊力,竟被壓在自己胸口上,整個人腳尖一點,連忙后退卸力。 “飛刀孤狼,你的實力很不錯,已經算是踏入‘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門,也就是你們中國說的‘宗師境界’,不過看你年紀,應該剛踏入不久吧。真是可惜了啊,哈哈……”這光頭壯漢‘濕婆’用英文說道。 滕青山知道,‘天人合一’,是印度古瑜伽術的最高境界,相當于內家拳的宗師境界。 如果沒有《虎形通神術》,身體素質沒有提升一倍,或許滕青山今天真的必死無疑。 畢竟對方二人,都是老牌級強者。 此刻滕青山暴露的實力,僅僅是初入宗師境界后的實力,真正的實力,并沒有展現。 “快點解決,別浪費時間了。”在一旁觀戰的白衣人‘毗濕奴’開口道。 “知道,大哥。” 那濕婆應下后,一聲低哼,全身肌肉立即扭曲、墳起,連脊椎都在扭曲翻騰著,整個人竟然開始長高,無論手臂、大腿,還是腰腹、頸部等位置,都膨脹了一號。此刻的濕婆,宛如惡魔降臨。 “能讓我拿出全部實力,你死,也值得自豪了。”濕婆說完后,腳下一點,如箭矢射來。 滕青山臉色大變,連極速逃跑。 “逃不掉的。”此刻濕婆速度大增,竟然迅速的拉近和滕青山的距離。 滕青山不甘心的怒吼一聲,轉身反手就是一記崩拳。 “哈哈……”濕婆很隨意的就是一腿掃來,直接掃在滕青山右臂上,同時將滕青山整個人一腳掃飛了出去,直接砸在遠處的一棵大樹上,在撞擊大樹的瞬間,滕青山后背衣服可以看到明顯的鼓起。 撞擊后,滕青山滾落在地。 “噗。”一絲鮮血從滕青山嘴角逸出。 “哈哈……”濕婆愈加得意,再次極速奔來。 “差不多了。”滕青山心中暗道,剛才那絲鮮血只是自己咬破舌尖故意弄出來的,而從頭到尾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麻痹濕婆,也是為了麻痹一旁觀戰的毗濕奴。滕青山如今展露實力,是初入宗師境界強者程度。 這剛好符合濕婆、毗濕奴的猜想,他們也沒有懷疑。 “死去吧。”濕婆以一副判對方生死的口吻,直接一腿從高處劈下,“嗤嗤~~”這兇猛到極致的一腳,帶著劃破空氣的低沉呼嘯聲,直接劈向滕青山。這一腳還沒有碰到滕青山,滕青山已經感覺到頭頂上方一股氣壓逼來。 就在這一刻—— 身形飄忽,左手如出水蛟龍,帶著一股奇特的螺旋勁接向那一腿,而右拳則已經開始蓄勢。 “噗。”滕青山的左臂,是斜著和濕婆的右腿碰觸,一下子卸去對方大半力量,即使如此,滕青山整個人還是借勢朝右邊一晃,同時早已經蓄勢的右拳,仿佛一發發出的炮彈,猛然擊出—— 如飛火流星,迅雷不及掩耳般,襲擊向對方胸膛。 “哈哈……”濕婆還是狂笑著,根本滿不在乎滕青山這一拳,他直接又是一記左腿,劃破長空,襲擊想滕青山。 此刻滕青山右拳攻擊他,自然一時間無法阻擋那劈來的左腿。 “噗!” 右臂墳起,凌厲的一拳,在靠近濕婆胸膛的一瞬間,竟然威勢再次激增。內家拳高手一般激戰的時候,都是在拳頭靠近對方一瞬間,爆發出最強威力。其中佼佼者如詠春拳寸勁,寸勁看起來神秘,其實原理并不復雜。 讓力量透過骨節、肌肉,一節節傳遞,在達至末梢‘拳頭’的一瞬間爆發出最強威力。 當然也可以通過肌肉傳遞,可這就只能算是一般內家強者的手段了。 而作為一代宗師,滕青山施展起來,這一拳剛開始不顯山不露水,讓那濕婆沒有太在意,可最后一瞬間的爆發,卻是—— “蓬!” 直擊膻中穴! “咔嚓!”低沉的骨頭斷裂聲,一股強烈的內勁直接透過皮膚,傳遞入五臟六腑。 滕青山的實力在這一瞬間完全暴露! 五行拳威力最猛的炮拳! “呼。”強大如惡魔的‘濕婆’整個身體無力飛拋起來,一大口鮮血直接噴濺出來。 “!”原本正在一旁安靜觀戰的白衣人‘毗濕奴’臉色大變,焦急地大喊一聲。 滕青山猜的出來,這‘’,可能就是三巨頭之一‘濕婆’的真名了。其實濕婆論真實實力,應該和滕青山相差無幾。濕婆達到‘天人合一’境界超過十年,滕青山也修煉了《虎形通神術》。 不過,對方一開始就認為滕青山實力弱,甚至于他們就沒打算,讓兩人圍攻滕青山。 這種大意,終于在關鍵時刻,令‘濕婆’受到了慘烈的教訓。 滕青山,和他同樣實力的超級強者,施展的又是威力極猛的‘炮拳’,加上濕婆太過自信,直接用身體硬抗。這一拳后果可想而知。那吐出的鮮血中,隱隱還有一絲內臟碎片。 “大哥。”濕婆在落地后,知道不妙,竟然要爬起逃跑。這濕婆作為古瑜伽術的‘大成就者’,無論是肌膚、骨骼,還是內臟等都鍛煉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即使內臟受損,他也不可能這般輕易死掉,其生命力,比之螳螂也不遜色。 “逃?” 滕青山身形低伏,雙腳雙手猛地撐地,宛如一只猛虎撲出,只聽得地面顫動,滕青山一躍便是十米,銳利的雙眸盯著‘濕婆’,猶如一只下山猛虎,誓要將對方生撕了一般。 “嗖。”那白衣人‘毗濕奴’在自己兄弟重傷一瞬間,就立即沖向滕青山。 就在這時候—— 從古城區總部出發,一路上開車,以一百多碼速度狂飆的特別行動組成員,這時候已經趕到了明月湖,那緊急剎車聲,眾多腳步聲,以滕青山以及‘神國’兩大巨頭的感知能力,當然發現了。 “哈哈,我師門中人來了。”滕青山笑聲響起,“今天你們一個都逃不掉。” “師門?”這一句話,令毗濕奴、濕婆二人心底一驚。 他們最忌憚的就是中國內地的內家拳宗派,如形意門、武當、八卦門這等大宗派,哪一個宗派內沒幾個宗師?他們這次追殺飛刀‘孤狼’,卻來兩個人,就是為了遇到危險情況,能夠安然退去。 在心底,一開始他們根本沒在乎過飛刀‘孤狼’。 畢竟飛刀‘孤狼’原先只是級殺手,即使成為了宗師,也只是初入宗師,不值一提。 可是事實,和他們想象的甚遠。 ‘師門’這兩個字,令毗濕奴、濕婆二人心境有了一絲變化。 高手戰斗,心境、氣勢極為重要,心境震顫,那這實力也就弱了一兩成。 “呼。”濕婆正在拼命逃跑,雖然他知道大哥‘毗濕奴’就在身后遠處,可是他根本不敢轉頭,不敢轉彎,因為他略微一點遲疑,與他距離越來越近的滕青山,就能抓住機會,一舉殺死他。 越過亂石,越過馬路,一路飛奔。 “停下。”白衣人‘毗濕奴’速度快的詭異,竟然和滕青山相差無幾。 “殺我?”光頭壯漢‘濕婆’咆哮一聲,怒吼著返身就是一記鞭腿,可能距離動作引起內傷加重,鮮血從他嘴角流下。 滕青山對‘濕婆’的色厲內荏,不屑一顧,他很自信他那一拳已經重傷了‘濕婆’,此刻這濕婆,只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滕青山宛如旋風一樣,雙手如同開弓之箭,瘋狂地對方擊出。 崩拳如箭,此刻接連數記崩拳落在了‘濕婆’的頭顱上,打的‘濕婆’腦袋如同西瓜一樣爆裂。 就因為這一瞬間的耽擱,白衣人‘毗濕奴’追上來了。 “噗哧。”憤怒的毗濕奴,狠狠就是一拳由上,宛如盤古開天地,帶著無盡威力,朝下砸下。 “嗤嗤~~”滕青山的后背詭異地凹陷下去一大塊,硬是讓對方拳頭碰不到自己。 陡然,白衣人‘毗濕奴’的右拳伸展,成爪型。如同美洲的雄獅撕裂獵物一樣,那利爪直接在滕青山的背部狠狠地劃下,直接扣下一大塊血肉。滕青山這時候也剛將濕婆打死,整個人立即飛竄出去。 背部被硬生生扣掉大一塊肉,這種劇痛可想而知。 一片鮮血淋漓! 可是幾乎瞬間,滕青山背部肌肉蠕動,鮮血停止流動。滕青山靠對肌肉控制力,硬是暫時控制好傷勢。 “不好,背部肌肉被撕裂一塊,這背部發力受到大的影響,左右拳威力也要下降兩成。”劇痛滕青山不在乎,可實力下降,滕青山有些頭疼。畢竟拳頭威力,和背部肌肉有著相當緊密的關系。 如果是常人,背部被扣下大一塊肉,估計都無法揮拳。 “不過還好,犧牲這一點,總算殺了濕婆。否則他不死,我和這毗濕奴激戰,也要時刻擔心這濕婆下黑手。”滕青山瞥了一眼那一具躺在泥地中的尸體,像這種古瑜伽術大成者,只要給一點時間,他們就能控制住內傷,至少能發揮七八成實力。到時候,肯定能威脅到滕青山。所以滕青山才不顧一切,殺死濕婆。 白衣人‘毗濕奴’深吸一口氣,那寬松的白衣竟然鼓蕩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