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16 各方匯聚

“恭喜你獲得自由、快樂。” 滕青山淡笑道,林清盯著滕青山,她一個窮苦人家出來的女孩,能夠憑借第一桶金走到今天這地步,林清也很會看人。她感覺得到,滕青山一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從來沒將她當成過知心朋友。 “滕青山。”林清遲疑,還是鼓起勇氣詢問道,“我想問你,我如果追求你,你會接受嗎?” 女方問這話,是需要莫大勇氣的。 “抱歉。”滕青山沒有絲毫猶豫。 林清臉色微微一白,自嘲道:“嫌我臟?” “不是。” 滕青山搖頭道,“我的心里,除了我的妻子,再也無法放下任何一個女人。” 林清努力擠出一絲笑容。 “林清,你該回去了。”滕青山忽然說道。 林清一怔。 她發現,此刻的滕青山目光竟然注意著遠處昏暗處,難道有人?林清也疑惑看過去,模模糊糊中,兩道人影正在逐漸靠近。在路燈光芒的照耀下,林清勉強看清楚那兩個人的模樣。 模樣,明顯是南亞國家的人! 其中一人穿著寬松的白色汗衫,白色寬松長褲,自然卷曲的頭發隨意扎成一條長辮,面容和善,雙眸如同兩顆黑玉石。 另外一人近兩米高,那顆光頭在路燈光芒照耀下反射著絲絲光芒,那一雙眼眸放射出如蟒蛇般森冷兇芒,讓人心悸。這二人赫然是世界第一組織‘神國’三大巨頭中的兩位——毗濕奴、濕婆! “啊。”林清被嚇得一陣心顫。 “看來黑暗之手效率很一般,你們到現在,才找到我。”滕青山說的是漢語。 “找,到你,你,就要,死!”那一身白衣的卷發印度男子略微停頓說道,顯然他的漢語水準比較低。 “死?”林清嚇得連看向滕青山,壓低聲音道,“滕青山,我們報警吧。” 聲音雖然壓得很低,可是三十米外的神國兩大巨頭卻聽得一清二楚,那白衣人‘毗濕奴’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至于‘濕婆’則是根本不懂漢語。 警察? 三位堪稱人世間巔峰強者的激戰,是一般警察所能插手的嗎? “林清,你回去。”滕青山身形陡然動了。 “哈哈,想殺我,盡管來吧。” 滕青山猛地一竄,就竄入了明月湖旁的黑暗中。 “想逃?”那光頭壯漢‘濕婆’則是以咆哮一聲,整個人猶如奔雷,猛地就飛竄過去。至于白衣人‘毗濕奴’則是微笑著,仿佛散步一樣也追了過去。可是每一步竟然都有四五米。 林清呆呆看著這一幕。 滕青山三人的速度,完全將她驚呆了。 “不好,他們要殺滕青山。”林清心中慌亂。 關心則亂,雖然滕青山沒讓她報警,可是她潛意識里,遇到危險狀況就報警,這林清還是選擇要報警。 自從當初林清和滕青山在楊柳茶社見面,被秦洪發現后,特別行動組就專門有人一直跟蹤著林清。此刻,就在明月湖邊上不遠處一座假山后,一名穿著夾克衫,干練的短發女子取出手機:“楊頭,突然出現兩個印度人,應該就是毗濕奴和濕婆這兩大巨頭,飛刀孤狼開始逃,而那兩大巨頭正追了過去。” …… 揚州城老城區,一棟普通的庭院內,竟然聚集著近二十人。 “現在,神國組織的兩大巨頭和飛刀孤狼,已經在明月湖開始交手,情勢很緊張,我們現在就趕過去。”楊云說完話后,立即撥通了一個電話,“劉局長,是我,剛才有人報警說明月湖有印度人要殺人?好了,這件事情我們來負責。你們無需插手。” 這場大戰,普通人摻雜進去,只會影響他們。 “小軍,你們留在這的人,幫我照顧好你們嫂子。那個沈陽明,我就擔心啥時候冒出來。”秦洪穿好防彈衣等一系列裝備,同時囑托手下。 這一次出發的十六個人,是江蘇境內特別行動組最優秀的精英,秦洪管理的一個組,就他一個人得以入選。 “放心吧,秦哥。”留在總部的人立即說道。 這時候,挺著大肚子的李冉也走出屋子,秦洪連道:“小冉,你好好休息,我們很快就回來。” “你,小心點。”李冉本身也是組織一員,知道這種行動的危險性。 “放心吧。”秦洪安慰道。 “現在,出發。”那楊云下達命令。 “快點,秦洪。”其他人已經沖出屋外了,秦洪不敢遲疑,立即跟著其他隊友,分乘四輛黑色捷達轎車,迅速的趕往西城區明月湖了。 而這庭院內,李冉臉上也忍不住有著一絲擔憂。 “小冉姐,你小心點,別站在屋外,趕快進屋,你忘記了前幾天那個電話了?”這總部的其他成員,立即跑過來。 “我知道。”李冉也回憶起當初那個電話。 她當時就在電話旁,清晰聽到了電話內容,對方提醒秦洪,說東北‘沈陽明’要殺他,并且是請了‘李明山’幫忙,那李明山則是雇傭了一個亡命之徒‘楚天’,楚天就在老城區某一個出租屋內。 后來,他們發現了楚天的尸體,就在今天早晨,也知道李明山的尸體在自家書房密道內發現了。 秦洪他們才完全確定,沈陽明真的要殺他。 加上,秦洪自己的確殺了沈陽明的大哥‘王慶’,沈陽明報仇,那是完全符合邏輯的。所以,秦洪才將妻子轉移到總部這。 “電話,誰打的呢?對方,又為什么要幫自己呢?”李冉、秦洪他們都疑惑,而對方并沒留名。 這個電話是滕青山打的,沈陽明要殺自己弟弟,滕青山當然不會讓對方活下來。所以他請了‘艾琳娜’幫忙查探沈陽民蹤跡,好去動手。 可查探一個人蹤跡,也是需要時間的。所以,滕青山在揚州城靜等艾琳娜的消息。 可消息還沒等到,神國組織兩大巨頭已經來了。 老城區的一套出租屋內,住著沈陽明和他的三個手下。 “哦,秦洪他離開老窩了?朝西城區方向?”沈陽明正和‘黑暗之手’組織電話聯系,“好,我立即出發。隨時保持聯系。” 沈陽明傍晚時分抵達的時候,從‘黑暗之手’組織那,知道滕青山竟然躲在特別行動組總部,只能無奈慢慢等待。沒想到這么快,秦洪就出來了。 “好了,哥幾個。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殺死秦洪!” 沈陽明如一頭惡狼,目光掃過身側三人。 “放心吧,大哥。”那三個人既然選擇和沈陽明過來,那也是亡命之徒。 “拿好槍。” 沈陽明四人各自藏好槍,立即出了出租屋,屋外就停著一輛帕薩特。四人上車后,立即也朝西城區方向趕去。 行駛了片刻—— “沈陽明,秦洪他們一批人,抵達西城區明月湖。現在,飛刀孤狼,和神國兩大巨頭也在那。那里很危險,我建議你最好別去。”電話里傳來黑暗組織成員的聲音。 “什么?” 沈陽明嚇得一跳。 飛刀孤狼,神國兩大巨頭?這三個人,可都是他需要仰視的存在。 “謝了,不過,這次機會難得,我就是死,也要為我哥報仇!”沈陽明立即命令駕駛座上的手下,“快,去西城區明月湖。”在車載導航地圖上正標有通往明月湖的準確線路,沈陽明一行人,不斷的超車,極速趕往明月湖。 …… 明月湖,成了各方匯聚的地點。 在距離明月湖湖邊大概八百米左右的一片荒地上,滕青山一口氣跑到這,那兩大超級強者也是一口氣追到這。 “飛刀孤狼,你只會逃嗎?”憤怒的‘濕婆’,一口流利的英語。 “要同時對付兩人,想贏幾乎不可能,只能讓他們麻痹大意,才有獲勝可能。”滕青山在逃跑的同時,心中迅速制定了作戰計劃,陡然,極速奔跑中的滕青山猛地轉身,揮手就是一柄飛刀。 黑暗當中,一縷寒星攸地射向‘濕婆’的喉嚨。 速度之快,已經不容濕婆用手格擋。 這身高兩米,光頭壯漢‘濕婆’腦袋怪異的一扭曲,脖子似乎拉長朝一側橫移了,輕易地躲過這一柄飛刀。 作為一名已經將古瑜伽術修煉到圓滿境界的‘大成就者’,濕婆的腦袋可以輕易轉三百六十度。筋骨肌肉的鍛煉,已經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咻!” 一道銳利的尖嘯聲響起。 滕青山已經靠近過來,一只閃電般的拳頭朝他擊打過來,光頭壯漢‘濕婆’咧嘴一笑,他的拳頭如同炮彈般轟出。 “蓬!” 滕青山整個人猛地一震,同時朝后方連退數步。 “大哥,這個家伙實力不錯,哈哈……你就在旁邊看著吧。”濕婆似乎很是興奮,印度傳說中三大至高神中‘濕婆’是毀滅破壞之神,這光頭壯漢能得到‘濕婆’這稱號,也透露了一點訊息—— 此人,極度好戰! 那白衣人‘毗濕奴’站在一側,默默觀看著這一切,說不定某一刻,他就會突然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