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15 風雨欲來

:番茄急需大家的推薦票,有多少砸多少吧~~~ 揚州火車站。 傍晚五點左右,兩名印度人走出了火車站出口,其中一人身高近一米八,笑容溫和,讓人如沐春風。怪異的是,他的脖子和腦袋一樣的粗,而且還扎著一根辮子。而另外一名印度人身高近兩米,光頭,面無表情。 “兩位先生,來揚州旅游嗎?”這時候,一名短發青年迎上去,用英語說道,“我們是左手旅行社。” “嗯。” 這兩名印度人點點頭。 跟隨這短發青年,來到火車站不遠處的公路旁,那里正有一輛看似普通的出租車。 “孤狼的蹤跡,查了一個多月才查到,你們黑暗之手,效率還真低。”那身高近兩米的冷漠印度人冷哼一聲,說著一口流利的英語。 那短發青年只能陪笑:“那飛刀孤狼,估計是和‘神槍手’‘碎體機’一戰后受傷,才一直隱匿沒現身。而且在中國,我們受到限制太大,人手也較少,所以,我們也是昨天剛查到他蹤跡。” “和孫澤、多爾戈特羅夫那兩個小家伙戰斗都受傷,大哥,看來殺那飛刀孤狼,沒一點挑戰性,我一個人就能輕易解決了。”那高大印度人說道,世界第一組織‘神國’的三巨頭,名號分別是大梵天、毗濕奴和濕婆。 三者地位相當,可是論年紀,毗濕奴最大,為大哥。 大梵天和濕婆,都極為好斗。而毗濕奴,則比較和氣。 “嗯,不過也不能大意。”那笑容溫和的扎著辮子的印度男人說道。 神國組織的兩大巨頭,就乘著這一輛出租車,前往市區了。 …… 就在這兩名印度人離開后大概一個小時,傍晚六點左右,又有一伙人出現在揚州火車站,這一伙人從天津出發,坐了一天的火車,才在傍晚時分抵達揚州的。 “沈老大,上車。”兩輛大眾帕薩特,將這一伙四人接走了。 在第一輛帕薩特內,坐在后座的是一名帶著旅行帽,穿著休閑服的精瘦男子,在他一側,則是坐著一名腆著大肚子,滿臉橫肉的中年人。 “你們老大,還有他雇用的那個殺手,都死了?”精瘦男子皺眉道。 “是的,那個殺手死后不久,老大就死了。老大他,死在書房密道內,還是死了兩天之后,傭人打掃書房聞到臭味,才發現老大的尸體的。”那滿臉橫肉的中年人搖頭嘆息道,“我們都不知道,到底誰動的手。” 精瘦男子眉頭皺著,低沉道:“不可能是秦洪。” 秦洪是特別行動組成員,要殺人,絕對不會留下尸身,會把現場弄的很干凈。 “沈老大,這次事情很詭異,老大他在我們的重重保護下,不聲不響就死了。殺那秦洪,也不急在一時,沈老大你何必親自過來,以身犯險呢?”那滿臉橫肉的中年人勸說道。 “哼,你懂得什么。”精瘦男子一聲冷哼,嚇得那中年人再也不敢吭聲。 畢竟對方是道上有名的大人物——東北沈陽明。 “大哥,我就是死,也一定為你報仇的。”沈陽明心中默默道,一般能形成殺手組合,那么,兩個人之間肯定是能將性命交給對方,感情也極為深厚。如當年的‘狼和貓’組合,滕青山和他妻子,根本就是夫妻。貓的死,甚至于令滕青山發狂,殺向整個組織基地。 還有那‘神槍手’和‘碎體機’,孫澤一死,那多爾戈特羅夫憤怒的像瘋子一樣,瘋狂攻擊滕青山。 能形成殺手組合,感情肯定非同一般。 東北二虎中‘王慶’,當年是遭到特別行動組精英的攻擊,正是命喪秦洪之手。王慶之所以死,其實也是為了幫助弟弟‘沈陽明’,最終,沈陽明逃過一劫保住性命,可王慶卻被擊斃。 擊斃王慶的,就是秦洪! 沈陽明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仇人‘秦洪’。 他本來,想借刀殺了秦洪,可看樣子,沒那么容易。為了他大哥,沈陽明不惜一切,親自殺到揚州來了。 “秦洪,你必死無疑。”沈陽明心中暗道,隨即吩咐道,“到前面的酒店門口,你們停下,就沒你們的事情了。”關于監視秦洪的行蹤,沈陽明自然不可能讓這些流氓地痞們去干,他這次也是花了大價錢,請了‘黑暗之手’組織幫忙。 為了殺秦洪,沈陽明不惜一切。 晚上七點多,滕青山正在一家農家餐小飯館內吃晚飯。 手機震動聲響起。 “嗯?”滕青山有些驚訝,應該沒什么人打他的電話才對。 “喂。”滕青山按了接聽鍵。 “滕青山,我是林清。”電話里傳來林清激動的聲音,“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有急事找你。” 如今的滕青山也沒其他事情,只是一心沉浸在武道當中。 “急事?”滕青山有些疑惑。 “嗯,非常緊急的事情,你能過來一下嗎?就在西城區明月湖那。”林清連道。 滕青山略微思慮,隨后點頭:“好,我馬上到。” 隨后滕青山直接攔下一輛出租車,立即趕往西城區明月湖,滕青山滿肚子疑惑:“和這林清的幾次接觸,她似乎是一個很冷靜的人,沒有過這么急切過。不過聽聲音,也不像遇到什么危險。” 想不通林清有什么事,可畢竟有過不少次接觸,滕青山還是選擇去。 …… 現在已經完全黑下來了,西城區的明月湖,只有昏暗的路燈亮著,這么晚,那里已經沒幾個人了。一輛銀色奧迪4正靜靜停在明月湖旁,駕駛座里面正坐著一名女子,正是林清。 嗤—— 出租車停下后,滕青山付了錢,下了車,直接走向湖邊。 “滕青山。”林清立即從車內走出來,激動地連揮手。 “嗯?” 滕青山仔細看了看,周圍除了林清沒有其他人,心存疑惑的走過去。 “滕青山。”林清立即跑過來。 “這么急著找我,有什么事?”滕青山詢問道。 “哈哈……”林清忍不住笑了起來,“我很開心,非常的開心,所以,就像找你啊。”這時候林清的笑容很燦爛,連眼睛都笑的瞇了起來,那是發自心底的,極為純粹,極為放肆的笑容。 湖風吹拂,發絲劃過林清的臉龐,此刻肆意笑著的林清,別有一番特別魅力。 “這么開心?”滕青山淡笑道。 “嗯,我告訴你,那李明山死了!”林清激動萬分,“他死了,這個惡魔,終于死了,我太興奮了,我從來沒有這么開心過。哈哈……” 滕青山一怔。 李明山? 難道是自己殺的那個李明山? “誰是李明山?”滕青山詢問道。 “就是明山集團的李明山,你不是揚州人,估計也不知道。”林清說道。 滕青山這才確定,就是自己殺的那個狡猾中年人。 林清雙拳緊握,身體都微微發顫,目光閃爍著狠光。 “我做夢都盼著有人殺了這混蛋。想殺他的人很多,可是,他一直沒死。我甚至都絕望了,只能期待,期待他哪天得了絕癥。可是沒想到,他竟然死在自家書房密道里。”林清快意地笑了,“死的好,死的太好了。” “他似乎和你有大仇。”滕青山說道。 “大仇?”林清冷笑道,“或者說,他對我還有恩吧!” 滕青山眉頭一皺,有恩? 林清繼續道:“其實,我家境很差,從小母親就得重病死了,父親在外打工,意外從高處跌下,跌成半身不遂。我只能努力,照料弟弟,讓弟弟上學。你也明白,我一個學歷一般的女孩,能有什么辦法?” “是李明山包養了我。”林清冷笑道。 滕青山心境沒一絲波動,他見過的慘事太多了,像他當年七歲就在死人堆里掙扎,什么慘況沒看過。對包養這種事情,滕青山也沒有一絲歧視。所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人人都有各自的苦難。 “我用從他那得到的錢,照顧好弟弟,照顧好臥床的父親。包養約定是一年,我靠部分錢,做生意,生意越來越大,我根本不需要依靠他。可是,我卻甩脫不掉他。因為,他權勢通天。黑道、白道通吃,要捏死我,比捏死只螞蟻還容易。我還有弟弟,還有父親……我必須得忍著。” “在他面前,我就如同一個奴隸。” “我一直在驚恐中度過,惶恐中度過,別看我外表光鮮,可實際上……” 林清看著滕青山:“也就那次,滕青山,你背著我走過那二十里路,我在你背上卻感到了心的寧靜,我第一次感到安全。” 滕青山心中明白那種感覺,因為當初在西伯利亞訓練營,他也是處于驚恐中,沒有一刻敢松懈,因為隨時都可能死亡。唯有到了師傅‘滕伯雷’門下,才過上寧靜的日子。 “現在我解脫了,沒了李明山,他手底下那批人早就分崩離析了。”林清前所未有的感到解脫,常年累月懸著的心,終于可以放下來了,“我再也不用過那種日子了,再也不用了。我很開心,我想找人訴說,訴說這一切,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你!” :仰天大喊,我要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