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14 《天涯行》

“內家拳,從鍛煉全身力量直至鍛煉出內勁,而后更是達到宗師境界,其實,這就是‘煉精化氣’階段。” “古代人,不注重肌肉筋骨鍛煉,在他們看來,那是小道。他們重視的是吸收天地靈氣,煉化出內勁。畢竟,古代天地靈氣充裕,可以煉化大量的內勁,甚至于能儲存在丹田中。而我們修練內家拳的,是靠煉化體內精血,才煉化出一點內勁,內勁極少。還都是在經脈當中罷了。” 滕青山聽了也唏噓不已。 現在強者戰斗,內勁只是輔助,大多都是靠肌肉、筋骨力量。 而古代人,純粹是靠強大的內勁。 畢竟‘錢’多就滿不在乎,而現代人,這本錢‘內勁’太少了。少到,根本不需要儲存在丹田中。 “不過內家拳,和古代的修煉功法一比,有弱勢,也有優勢。” “弱勢就是,內家拳最巔峰的大宗師,估計也就是古代的后天極限強者。而在古代,還有先天強者。先天境界甚至于分為‘虛丹’‘實丹’‘金丹’三大階段。比現在強了太多、太多。” “優勢就是,內家拳大宗師們,全身經脈都是完全打通的。” “而古代人,打通經脈極難,打通任督二脈,似乎就是了不起的成就了。” 滕青山看到這一條,也笑了。 的確如此,現代的大宗師,哪一個不是將全身經脈完全打通,不管是奇經八脈,不管是十二正經乃至各種細小的支脈,完全通徹。內勁可以瞬間達到全身各個部位。 “我一開始不理解,古代修煉者,內勁更強,應該更容易打通經脈才對啊。怎么會比我們還難打通經脈呢?” 滕青山微微點頭。 “經過了解、調查,我有了一些推測。” “古代的修煉者,他們是吸收天地靈氣,蓄積足夠多的內勁,之后,靠強大的內勁,逐漸的打通一條條經脈。這種方法,就好像清理河道一樣,是將河道的淤泥、垃圾不斷地往后擠退,這垃圾擠退的越多,后面的河道就越擁擠。” “雖然說,在這打通經脈通道過程中,不少雜質從毛孔滲透出來,可是有更多的雜質,被擠退到其他經脈當中去了。” 滕青山暗自點頭。 “每打通一條經脈,就會令其他經脈內的‘雜質’愈是密集,也令打通下一條經脈,難度更高。”滕青山完全被這個推論所吸引了,“所以,古代修煉者,能打通奇經八脈、十二正經,那都是極為罕見的。至于打通一些細小的支脈,那幾乎不可能!” 滕青山贊同的點頭。 方法決定結果。 古代人那種打通經脈的方法,純粹是靠蠻力,靠強大的內勁不斷排擠雜質,自然越往后越難打通。這也不怪古代人,畢竟他們修煉的方法,就主要是煉化出強大的內勁。 “可我內家拳不一樣!” “我內家拳,是鍛煉身體每一處,無論是肌肉、筋膜、骨頭等等,都是在鍛煉當中,連經脈也在刺激鍛煉中,變得愈來愈寬廣、堅韌。經脈內各處雜質本來就不多,隨著鍛煉,雜質逐漸的從毛孔滲透出去。” “因為我們內勁稀少,根本不擠壓,隨著長年累月的修煉,雜質不斷滲透出去,終有一天,能打通全部經脈,達到宗師境界。” 滕青山也笑了。 他自己就是內家拳宗師,他明白這一點。 如果說古代修煉方法,是強行靠內勁擠退雜質。 那現在內家拳,就是強化全身各個部位,包括經脈。那些各個連接毛孔的小經脈,在鍛煉中,支脈的雜質早就滲透出毛孔。自然的,那些主要經脈內雜質,也會緩緩流入一些支脈,而后從毛孔滲透出去。 無聲無息的,通過一條條小支脈,將所有雜質滲透出去。 可古代人呢? 一開始就擠壓,將大量雜質擠壓入支脈中,令小支脈一下子就完全堵塞了。 堵不如疏,就是這個道理。 “所以,內家拳修煉,從打通經脈的角度而言,應該遠比古代人修煉方法優秀!” 看到這個結論,滕青山非常贊同。 畢竟,古代人有幾個,能將所有經脈都打通的? “我有時候在想,如果一位內家拳宗師,能回到夏商周、春秋戰國、秦漢,那個天地靈氣充裕的時代。全身經脈皆通,再修煉古代各種秘法,那成就怕是不可限量。”最后,這位民國的內家拳宗師顯然唏噓不已。 高手寂寞。 那位‘柳神猴’宗師,在民國時期,也同樣站在人力的巔峰,當他知道古代強者修煉,竟然還有先天三大境界,心中怎么可能不向往。 滕青山看完‘柳神猴’這一長篇描述,心里也感慨不已。 “恨,不能生在遙遠古代。” 滕青山暗嘆,在這現代社會,他已經算是最巔峰的宗師人物了,可是在遙遠的古代,后天大成,只是普通高手,連先天大門都沒摸到。那高手如云的時代,單單想象,滕青山就忍不住一陣熱血沸騰。 “真不知道,為什么隋唐時期起,天地靈氣就開始銳減。”滕青山暗想道,隨即繼續翻閱這本《千年紀事》。 《千年紀事》這本書,的確是一本記載了神偷門鍛煉方法的書籍。 這本書的后面,純粹講述了‘猴拳’從入門到宗師的鍛煉方法,雖然有法可依,可是一般人想練出內勁都極難。更別說成宗師了。 “咦……” 滕青山翻閱到最后幾張紙的時候,不由吃了一驚。 “我神偷門,曾傳下數本古代秘籍,我一開始沒將這幾本秘籍當回事,不過經過調查古代修煉的秘密,我才知道,這些秘籍都是真的。只是,天地靈氣銳減。這些秘籍已經沒用了。” “不過除了修煉的秘笈,還有一本我神偷門的絕頂輕功秘籍《天涯行》,這本古代秘籍,不是修煉內勁,而是純粹的使用內勁的方法。我達宗師境界也有二十年,積累內勁也算不少。嘗試了一番,發現僅僅施展一次,內勁就耗個精光!我只能感嘆……古代人的內勁太渾厚了。” 滕青山看到這,不由苦笑。 現代內家拳的宗師戰斗,最多偶爾震出一股內勁,畢竟體內內勁少,稀少到不需要儲存在丹田里。 而古代,據說能將丹田充滿,那是何等數量的內勁。 “我柳神猴,最驕傲就的身形靈活,速度快。可是我發現,施展這《天涯行》,雖然僅僅一次,就耗光內勁,可是這速度……實在太快,太快了。我不忍這等秘籍就此消失,便記錄在本書末尾。” 《千年紀事》這本書最后幾張紙,便是記載了這一門絕頂身法秘籍——《天涯行》。 這本秘籍,在春秋戰國,秦漢那個年代,或許很珍貴。 可是,在如今這個年代,這本秘籍,最多只能當成一個‘收藏品’而已,實際作用已經極小。畢竟施展一次就能令一個內家拳大宗師耗光內勁,那誰還敢使用?畢竟,沒了內勁,在戰斗時候,那可是極為危險的。 “《天涯行》,不知道有多厲害。”滕青山仔細閱讀起來。 按照《天涯行》這本秘籍描述,達到先天金丹境界,施展這《天涯行》,可以達到最高層次‘咫尺天涯’的效果。 “浪費,太浪費了。” 滕青山仔細觀察施展方法,不住感嘆。 朝陽升起,滕青山居住的民居院落內,一道身影正踩著怪異的步子,水泥地面上,正有一個個凹陷的腳印。 這凹陷的腳印,是滕青山對照《天涯行》中描述的腳步位置,故意踩下的,而后開始不斷地訓練。按照這秘籍中記載,這《天涯行》的最基本的這一套步法,看似簡單,實則蘊含無盡奧秘。 “這步法,還真有些奇特。”滕青山按照順序,踩著這步法,從深夜踩到現在,踩的時間長了,滕青山漸漸發現,這步法中蘊含著特殊的規律。 這種規律,無法用邏輯來歸納。 可是滕青山感受得到。 “光練這步法沒用,以我形意十二形鍛煉出來的靈敏程度,不比它差。”滕青山停下,“看來,得真正配合內勁,這‘天涯行’步法,才能發揮真正實力。” 滕青山曾經是超級殺手,記憶力當然好,這《天涯行》,那短短數千字的秘籍內容,以及那三幅步法圖、六副脈絡圖,滕青山已經深深記在腦海。 “試試看,看這‘天涯行’,到底多厲害。” 滕青山心底癢的很,如同民國時期那位大宗師‘柳神猴’一樣,忍不住誘惑,還是決定試驗一番。 “勁入沖門,直行而下,經血海、地機、商丘,會于大都,返……”滕青山腦海中還清晰記得,運勁的方法,在體內內勁運轉的同時,滕青山整個人仿佛化身為一道閃電,猛地激射向前方。 咻! 攸地,就消失在院內。 “停!”滕青山猛地截斷內勁運轉。 “一眨眼,竟然就躍出院子了,這最起碼有三十米吧。”滕青山回頭看看,竟然到了院落外的一片小樹林內了,滕青山完全被這可怕速度驚呆了,自己一個虎撲,也就十米,這才一眨眼,就三十米距離了。 “這內勁消耗也太快了,我一啟動,就立即截止,可這內勁就消耗二分之一了。”滕青山有些明白那‘柳神猴’敘說的了,如果自己反應慢一點,恐怕體內這點內勁就會消耗個精光。 “不可思議,不過戰斗的時候,我可不敢這么浪費。”滕青山暗嘆不已。 這‘天涯行’輕功,的確神奇,可是消耗內勁也太驚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