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12 《千年紀事》

揚州城瘦西湖旁,有一座純別墅小區,里面的獨棟別墅幾乎都五百平方以上,最低一棟價格都要千萬。 而在整個小區中央,有一棟占地面積最大的別墅,剛好毗鄰著小區內的工人湖,而且還專門將工人湖的一塊區域劃為其私家池塘,風景最是優美,價格自然也最昂貴。這一棟別墅就是明山集團董事長‘李明山’的居所。 別墅三樓的大露臺上,正有著一露天水池。 李明山愜意的躺在露天水池中,仰天看著天空的星辰。 李明山一般思考問題的時候,就喜歡獨自一人泡在水池內,身體舒服,腦袋思考問題也迅捷。 “這一訂單,足有十個億,必須得想辦法搶到這個單子。” 李明山眉頭微皺著。 “嗯?”李明山忽然感覺一陣風吹來,露出水面的上半身不由微微一涼,他瞥了一眼,陡然臉色一變。 只見在露臺上站著一名穿著黑色長褲、青色短衫的青年,來人正是滕青山。 “你是誰?怎么來到這的?”李明山臨危不亂,沉聲道。同時直接從水池內走出來,隨手將一旁的浴巾扎在腰上。 滕青山看著這李明山,審視著這李明山,李明山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儒雅中年人,風度不凡:“如果不了解李明山,恐怕,很難看穿其內在。”滕青山在來之前,也通過‘艾琳娜’查詢了李明山的訊息。 李明山,今年四十三歲。 年少時,曾經是一個小偷團伙一員,后來成為這小偷團伙的大哥人物,憑借偷取的錢財作為第一桶金開始經商。因為這人黑道、白道都有人,加上手底下也有著一大批跟著他混的人。 這資本,那是飛速的增長。 二十年來,李明山的明山集團,資產近百億之多。 “我奉勸你不用動那把藏在浴巾里的槍。”滕青山淡漠道。 李明山臉色一變,本來在扎著浴巾的一只手,迅速從浴巾內拔出一把手槍。黑道、白道均沾,他做生意不知道逼迫多少人家破人亡,放高利貸不知道使得多少人自殺,和他有仇的太多。 手槍,他一般是不離身的。 李明山剛拔槍,原本在十米外的滕青山竟然已經到了他身前。 “你。”李明山被對方竟然的速度嚇得一大跳,他手中的手槍已經到了滕青山手中。 只聽得槍械部件撞擊聲,他手中的一支槍竟然被卸成諸多部件,滕青山微笑著將這鋼鐵部件一抓,就扭曲的如同麻花,滕青山很隨意的一扔,扔在了地上。 李明山嚇得心跳加速,可他還是強迫自己冷靜,還露出一絲友善笑容:“這位兄弟,果然是好手段。竟然不聲不響就到了三樓。佩服,佩服!”能不驚動保鏢、監視系統就到三樓,這是什么手段? 握鋼鐵成麻花,這是什么手段? “我現在問你幾個問題。”滕青山表情沒絲毫變化,這種民間富豪的這點保護手段,對他而言,根本沒一點作用。常年縱橫全世界,滕青山什么森嚴的保衛沒見過? “兄弟請說。”李明山連道。 滕青山盯著李明山:“告訴我,你為什么要殺秦洪?” “殺秦洪?”李明山心底大驚,這個事情知道的人極少,畢竟秦洪可是國家特殊部門成員,他李明山也不敢大肆宣揚這事情。 “兄弟你從哪里聽到的謠言,絕對是污蔑、誣陷!”李明山連道,“我李明山雖然不算什么正經生意人,打打殺殺的手段,我李明山年輕時候也干過。可是,讓我殺秦洪,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啊。” “呼!” 只聽得一道風聲,李明山就感到整個耳朵、左臉一陣劇痛。 滕青山一巴掌,將李明山打的飛個跟頭,浴巾都掉了,狼狽的李明山,只穿著褲頭。 “兄弟你怎么……”李明山有些惱怒地抬頭看向滕青山,可是迎接他的,是滕青山冰冷的目光,以及平靜的聲音:“在我面前,你最好不要耍小聰明,如果再有下一次撒謊,明年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李明山心底一陣戰栗。 他李明山也是混過的,見過的殺人犯、狠人也有不少。可是李明山感覺……那些兇狠的殺人犯和眼前人一比,只是張牙舞爪的寵物。 低頭看到那別扭彎曲的槍管,李明山完全清醒了,他抬頭看向滕青山,連道:“這位兄弟,我李明山和秦洪是無冤無仇,對,這次我是請了一個人,幫忙去殺了秦洪。可是,我也是受人之托。” 滕青山眉頭一皺,受人之托? “誰?”滕青山追問道。 李明山遲疑看著滕青山,滕青山目光陡然凌厲起來。 李明山頓時嚇得連道:“是沈陽明!東北沈陽明!” “東北二虎的沈陽明?”滕青山眉毛一掀,他沒想到,竟然是沈陽明。 在黑暗世界中,東北二虎也是比較厲害的獨立殺手組合,其中一人叫‘王慶’,另外一人叫‘沈陽明’,這兩名殺手都是級殺手,‘東北二虎’的名氣不小。不過,一年前,東北二虎之一‘王慶’身亡,這殺手組合也就解散了。 殺手中,有的是隸屬于某大組織的,也有獨立自由的。 東北二虎就屬于自由的殺手,純粹是自己喜好這一行業。 “對,你也知道沈陽明?”李明山苦笑道,“兄弟你既然知道,應該知道我的苦衷。這沈陽明,在道上,他的名字就是金字招牌!我李明山再狠也不敢招惹他啊。這次,他拜托我殺死秦洪,我敢不給他面子嗎?” 滕青山目光如刀子,審視著李明山。 “沈陽明,哼。”滕青山目光一寒。 李明山聽得一驚,眼前這個神秘青年,似乎并不將‘沈陽明’放在眼里。 “很可惜,你派人殺秦洪,我必須給予你懲罰!”滕青山聲音依舊冷漠。 “不,等一下。”李明山驚恐的連道,他是個人精,怎么猜不出滕青山的意思,“別殺我,你殺了我,對你沒多少好處。只要你不殺我……我可以給予你很多很多。我整個明山集團給你都成。” 李明山知道,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所以,李明山早在國外賬戶存了一大筆錢,關鍵時刻逃命用。即使將明山集團給對方,他依舊可以做個富家翁。 “金錢,我不在乎。”滕青山淡漠道。 李明山腦袋里極速轉動。 對方不在乎金錢,那該怎么辦? “我,我還有秘笈!”李明山眼睛一亮,叫了起來,“我知道兄弟你很厲害,雖然我也修煉內家拳,可是實力卻不入門。不過……我卻有秘籍,修煉成為絕頂高手的秘笈。” 滕青山忍不住臉上有著一絲笑意:“秘笈?成為絕頂高手?你看武俠電視劇入魔了吧。” 滕青山已然踏入宗師境界,又修煉《虎形通神術》,可以說是人世間最巔峰強者。還有什么秘籍能吸引他? “不,是真的秘笈。”李明山連道,“我年輕的時候,其實是個小門派‘神偷門’的弟子,嗨,其實也就是個小偷,不過我們這門派很落魄,整個門派,現在一個練出內勁的人都沒有。” 滕青山哭笑不得。 神偷門? 一個練出內勁高手都沒有的門派? “不過,我們神偷門歷史悠久,歷史上也出現過宗師境界的高手的。”這李明山連道,他明白,對付這種超絕高手,或許只有秘籍能救自己,“那是我們神偷門,傳承了兩千余年的秘笈,是一個民國時期,宗師高手筆述的。” 滕青山眉毛一掀,心底起了一絲好奇心。 “秘笈藏在哪。”滕青山開口道。 “在我書房里面,就在三樓。”李明山心底松了一口氣,連道,“你跟我來。” “建議你別想逃,你別墅的這幾個保鏢,有與沒有,對我沒區別。”滕青山說道。 李明山一回憶起對方將槍管握的扭曲的場景,就明白,那幾個退伍兵恐怕還真的一點用沒有:“我不敢有別的心思的,請隨我來。” 滕青山跟隨這李明山,來到三樓的書房內,李明山的書房很大,有一個幾乎占了半壁墻壁的書架。李明山走到書架旁,按動書架一側的按鈕,而后整個書架宛如一扇門一樣朝一旁開啟。 露出了一個鎖著鐵門的通道。 “藏的挺秘密的。”滕青山輕聲笑道。 李明山連笑道:“畢竟也算我神偷門傳承的寶貝。”說著,拉開那鐵門,伸手從里面拿出了一本線裝本古書。 “你看。”李明山連將那本書遞給滕青山。 滕青山接過一看,這線裝本古書上有四個字——《千年紀事》,在邊角有兩個字——柳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