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11 逃犯楚天

“對你笑了?”李冉一驚。 “嗯,不知道為什么,不過,我感覺得到,這飛刀孤狼沒有絲毫惡意。”秦洪疑惑道,“其實我總感覺這‘飛刀’孤狼給我一種熟悉感,似乎在什么地方見過他。可是怎么想,我都想不起來。” “想不起來就別亂想了。”李冉說道。 僅僅過了片刻,敲門聲響起。 “楊哥應該來了,我去開門。”秦洪立即走到客廳,透過貓眼看了外面一眼,這才開門。門外是一個戴著眼鏡,文質彬彬的男子,身高也就一米七五左右。這男子進來后,秦洪立即關上屋門。 這時候李冉從臥室里走了出來。 “楊哥。”李冉笑著打招呼。 “小冉,你懷著孩子別亂跑,好好休息。”這‘楊哥’笑著說道,這楊哥,本名‘楊云’,乃是整個江蘇境內特別行動組成員的總負責人,本身實力也極高,這次因為牽涉到‘飛刀’孤狼以及神國兩大巨頭,所以,整個江蘇的特別行動組成員幾乎都集中在揚州。 這楊云看向秦洪:“秦洪,你說你看到那‘飛刀’孤狼了,去看看,看他還在不在?” 秦洪點點頭,走到客廳窗戶,透過百葉窗略微看一眼。 “楊哥,他還在。”秦洪話音剛落,楊云立即跟過去。 “楊哥你看,就在對面那茶社二樓,就是最大的那個窗戶。那男子是飛刀孤狼,他對面正坐著一女子。”秦洪眉頭一皺,“咦,是她?” “她?”楊云有些驚訝。 “嗯,之前我沒仔細觀察那女子,沒想到竟然是她。這個女子叫林清,是我們揚州城比較出名的一個人物。”揚州城說小不小,說大也不大,這出名的人物,秦洪當然是了如指掌。 楊云微微點頭,隨即取出手機,撥打了電話。 “陳三,將你那組人都帶過來,就到……嗯,秦洪家對面的白云咖啡館集中,我有重要任務交給你!”說著,楊云掛掉了電話。 “秦洪,你就在這,哪都別去。”楊云囑托完后,就立即離開了秦洪的居所。 …… 白云咖啡館的包廂內,里面只有楊云和一個貌似憨厚的中年人。 聽著耳機傳來的報告,這貌似憨厚的中年人點頭道:“楊頭,那飛刀孤狼和那個叫林清的,已經離開了楊柳茶社。我小隊中有一個人負責跟蹤林清,另外四個人將交錯跟蹤那個飛刀孤狼。” 楊云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等待著。 僅僅片刻,這中年人便無奈苦笑道:“楊頭,飛刀孤狼,消失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楊云搖頭笑道,“這‘飛刀’孤狼,可以說是人世間最巔峰強者,又曾是殺手,對隱匿、跟蹤、反跟蹤絕對很擅長。想跟蹤他,難度極高。算了,陳三,你們組,給我盯住那林清,或許,能從林清那找到突破口。” “是。”陳三立即應命。 古老的巷子里,滕青山猶如散步一樣行走著。 “剛才跟蹤的人,應該是和弟弟一個組織的人。”滕青山猜的出來,“以弟弟的身份,應該查到我‘飛刀’孤狼身份。”滕青山對此沒有一絲在意,那種普通的特工隊員,在他眼里,跟平常人無異。 滕青山耳朵略微一動,速度立即加快。 來到一個轉彎角,前面巷子里正有一個戴著帽子的精瘦男子。 滕青山之所以沒有在楊柳茶社久呆,就是為了跟蹤這精瘦男子。不過以滕青山的實力,不需要用眼睛看,單單靠耳朵,就不怕把人跟丟。 “今天上午,這個小子,路過我弟弟居所來回三次,每一次穿著都改變。而且,每次都曾仔細觀察過弟弟的居所,應該不懷好意。”滕青山注意力可都在弟弟居所那,對周圍路過的人,都曾觀察過。 以他特別訓練過的記憶力,只要看過一遍,絕對忘不掉。 特別是前面這人,偽裝能力又那么的差。 “而且這人眼神不對,看周圍事物,似乎都懷著戒心。”滕青山作為最巔峰的一個殺手,很容易就在對方身上發現很多弱點。顯然,對方偽裝能力太差。 判斷出對方應該對弟弟不懷好意,滕青山怎么會輕易放過對方?弟弟青河,可是他唯一的親人。 一路跟蹤,可那精瘦男子卻一點沒察覺身后的滕青山。 不久,這精瘦男子來到一所小區一棟六層居民樓處,沿著樓梯上去了。滕青山就在樓梯口聽著。 “三樓,左邊那家。”滕青山聽聲音,輕易辨別出對方所在位置。 當即沿著樓梯,來到三樓門外,耳朵貼著實木門。 屋內微弱的聲音,滕青山卻聽得一清二楚。 “嗨,李老板,我已經踩過點了。你可沒跟我說,這個秦洪還有個孕婦妻子啊。我去殺秦洪,到時候肯定要順手殺死他妻子。否則他妻子一喊,被周圍人發現。我可就倒霉了。你這價格應該漲漲,漲個十萬吧,對李老板你而言,這不算什么。” 在屋門外的滕青山聽得心中頓時起了殺機。 要殺自己弟弟,還要殺弟妹? 在這世上,弟弟是他唯一的親人,他絕對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哈哈,李老板果然爽快。沒問題!等事情一辦完,我會立即離開。放心,這秦洪是厲害,可我早有計劃,他是必死無疑。那好,你只管等我的好消息。”屋內的男子掛了電話。 滕青山抓著門鎖,內勁一震,隨后很輕松的一推屋門,這屋門好像沒鎖一樣就被推開了。 屋內客廳沙發上,那精瘦男子正愜意躺在沙發上,嘴里哼著不著調的歌,手中正拿著遙控器,剛打開電視。而后這精瘦男子目光一掃門口,竟然有一個戴著眼鏡的年輕人推門進來了,對方還很自如的又關上房門。 “你,你什么人?”精瘦男子嚇得一跳,心中還疑惑的很,難道自己沒關門?不可能,自己不可能這么大意啊。 “我什么人?”滕青山笑著走過去。 這精瘦男子眼中狠光一閃,閃電般,從腰后拔出一把手槍。 可之前還在門口位置的年輕人,詭異的,竟然到了他面前,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槍。 “嗤嗤~~”手槍的槍管竟然被掰彎掉了。 精瘦男子臉色大變。 手槍槍管的硬度,那根本不需要懷疑。一個人單靠手勁就能掰彎掉槍管,這種人是他所能反抗的? “這位大哥,你,你是哪條道上的?”精瘦男子嚇得心里發顫,連道,“兄弟我楚天,在道上也有些名聲……前些時間剛在老家犯事,被通緝,所以就來到貴寶地,如果有什么地方得罪大哥你的……” “閉嘴。”滕青山淡漠道。 這‘楚天’嚇得立即閉嘴。 “我現在問你一句,你回答一句。”滕青山聲音沒有絲毫起伏,可是那冰冷的眼神,卻讓楚天心悸。 “大哥請說。”這楚天連道。 “你是不是計劃要殺秦洪一家。”滕青山淡漠道。 楚天一怔,不由遲疑起來。 “咔嚓!”楚天幾乎沒看到對方動手,就感到自己右臂一疼,整個臂骨竟然硬生生被捏斷了,疼的楚天要喊叫。可是看到對方那眼神,楚天也是一咬牙,強忍住沒有大喊。因為他明白…… 這種情況下,他越是喊,死的越快。 疼的額頭冒汗,楚天還是顫聲道:“是的,我犯事的,反正已經受到通緝,死豬不怕開水燙。所以路過揚州,順便干一票,然后立即走人。那秦洪是大哥的朋友?如果是,那是兄弟我不對,我二話不說,馬上就走人。如果大哥有什么不滿,盡管吩咐。” “誰讓你干的?”滕青山聲音依舊沒絲毫起伏。 “這,這我不能說。”楚天努力擠出一絲笑容,“這不合規矩……” “咔嚓。”一瞬間,左臂臂骨也被捏段了。 不管是這份手勁,還是冷酷,都讓楚天要崩潰了。 “我說過,我問你答。我不想再多問第二遍,否則,你知道后果。”滕青山冷漠道,“李老板是誰!” “你知道?”聽得滕青山說出‘李老板’三個字,這個亡命逃犯‘楚天’心中不由一肚子火氣,你知道還問我?可是雙臂臂骨都被捏碎,楚天根本不敢說什么。 “回答我。”滕青山說道。 楚天深吸一口氣,強忍雙臂臂骨傳來的劇痛:“大哥,如果我回答你,你,你可不能殺我。如果你不答應,今天就是折磨死我。我也不說。”說著楚天咬著牙,眼神死死盯著滕青山。 滕青山只是冷漠看著他:“好!” 楚天暗松一口氣。 在他看來,這等實力的人物,承諾應該很看重。 “讓我動手的,是明山集團董事長‘李明山’,那李明山在道上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很了不得。”楚天說道。 “李明山,明山集團。”滕青山記住了這個名字。 隨即滕青山一揮手,食指中指并起成劍指,直接刺在這個逃犯的眉心部位,那楚天只感覺腦袋內部一疼,整個人意識就模糊了,同時他驚駭、怨恨的看著滕青山,隨后眼神黯淡完全失去光彩。 他恨滕青山沒遵守諾言! 滕青山冷漠瞥了這人一眼。 七歲開始,就在死人堆里掙扎,作為一個全世界堪稱最可怕的殺手,從小灌輸的就是不折手段殺人,他豈會因為可笑的一句承諾就放過對手?更何況對方是要殺自己弟弟一家,任何威脅到自己親人生命的,滕青山絕對不容易對方存在。 留下一具尸體,一把扭曲的手槍,滕青山離開了這間屋子。 “李明山!” 滕青山心底默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