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第十章對我笑了

得知世界第一組織‘神國’三大巨頭中的兩個來到中國,要追殺自己。滕青山本人沒有絲毫緊張,有的只是期待!達到宗師境界,又修煉《虎形通神術》,滕青山的實力比過去強了十倍都不止。 如果現在的他,遇到孫澤和多爾戈特羅夫,舉手投足間就能殺了對方。 高手寂寞,要找旗鼓相當的對手,極難。 “三大巨頭,無敵的傳說?在我這,傳說就要破滅。” 滕青山一大早,便離開住處,叫了一輛出租車。 “去老城區,楊柳茶社,知道吧?”滕青山進入車內后,對出租車司機說道。那司機笑著道:“知道,我在揚州可是呆幾十年了,楊柳茶社這老地方怎么會不知道。放心,十分鐘就到!” 果然,十分鐘后,滕青山就來到了楊柳茶社。 一輛白色奧迪跑車行駛在老城區街道上,林清正坐在副駕駛座上。 “嗨,林姐,這些天碰到滕青山了沒?”開車的是肖敏。 林清搖了搖頭:“一個多月了,一點消息都沒有。算了,我也不想給他帶來麻煩。就當這一切是夢吧。”隨即自嘲一笑,“我,也就只有做夢的權力。”突然清脆的手機鈴聲響起,林清從口袋里取出手機。 “喂。”林清剛開口,緊接著臉色微微一變。 “今天晚上?好吧,那老地方見。”掛掉電話,林清臉色很難看。 肖敏偷偷看一眼,低聲道:“是李明山?” “除了這個家伙還有誰?”林清目光中有著一絲恨意。 “如果他死了,就好了。”肖敏也無奈道。 “哼,我巴不得他死,可這種禍害就是命長。好了,阿敏,就在前面的楊柳茶社停下來,我在那下車。”林清說道,就在前面不遠處就是楊柳茶社了,車緩緩停下,待得林清下車后,肖敏又駕駛著跑車離去了。 步入楊柳茶社,茶社本身擺設,服務員那種古代小二的穿著,使得古樸氣息撲面而來。 不過林清可沒心情欣賞這些,來到這,只是讓她心情平靜點。 習慣性的直接上了茶社二樓,目光一掃,原本意志消沉的林清目光陡然一亮,整個人呼吸一下子都略微急促了,連兩步走過去:“滕青山!” “林清?”滕青山正悠閑喝著茶,見到來人不由一笑。 林清在滕青山對面坐下,有些驚訝又有些疑惑的詢問道:“這些日子干什么重要事情了?一直沒看到你來這。”這句話泄露了一個事實——她林清本人是每天都來這楊柳茶社的,目的是不言而喻。 “忙一些事情。”滕青山很隨意的說道。 “林清,你每天都這么悠閑?”滕青山反問道。 林清淺笑著道:“公司的事情也很簡單,一般事情下面的人都能解決了。遇到大事情才找我。對了,滕青山,你之前在安宜縣城,現在在揚州城。你總不回家,難道你妻子不擔心,不催你回去?” “家?”滕青山心底深處被觸動了。 自己有家嗎? 在孩童時候,那孤兒院被自己當成了家,那里有院長奶奶,那里有弟弟青河。后來成為殺手,只要和小貓在一起,哪里都是家。 現在呢? 自己還有家嗎? 不自禁的,滕青山摸了摸胸口戴著的那枚小鼎,那是妻子‘小貓’的遺物。 “滕青山?”林清見滕青山發愣,不由喊道。 滕青山抬頭看了她一眼:“我妻子,她死了。” “死了?”林清一瞪眼。 這么年輕就有妻子本身就很讓人驚訝,而且連妻子都死了。更是不可思議。 “你別追問了。”滕青山眉頭微微一皺。 林清也知道人情世故,她明白,這么年輕就有妻子,妻子還死了。加上滕青山身手了得,肯定有著很大的秘密。“滕青山,你對揚州城了解嗎?瘦西湖去過嗎?個園呢?”林清開始轉移話題了。 滕青山也就有一句,沒一句的隨意和林清閑聊。 可滕青山注意力卻幾乎都在弟弟‘青河’家,時而掃上幾眼,只要有一個人走過‘青河’家的門口,滕青山都會注意到。 大概到了上午十點半左右,一輛黑色奧迪6行駛到青河家門口停了下來,從駕駛室內走出一人,高大壯碩,目視過去,身高近乎一米九,從駕駛座另一側走出了一個穿著孕婦裝,挺著肚子的女子。 “青河!”滕青山忍不住心底一陣狂喜。 “是青河!”滕青山有著弟弟青河的一些資料,也知道弟弟青河如今的模樣,加上‘青河’面容和自己也有著幾分相像。最重要的是……那種血脈之間的聯系,令滕青山一眼看到,就倍感到親切。 “那是青河的妻子‘李冉’吧。”滕青山臉上不由露出一絲笑容。 見到弟弟和妻子恩愛,滕青山心底也開心萬分。 “小冉,東西我來拎,你挺著個肚子,別亂動。”此刻身形高大的秦洪,開啟后備箱,取出了兩個大箱子。 “我沒事。”李冉摸著肚子,臉上滿是笑容。 秦洪習慣性的朝四周掃視了一眼,可就這一眼,就令他注意到了對面那家‘楊柳茶社’二樓窗戶口,正有一人盯著他看。特別是對方的模樣,令秦洪感覺到仿佛被一桶冰水澆在身上。 “狼!” “飛刀孤狼!”秦洪驚得心臟猛地一抽搐。 雖然一個多月前就已經得到消息,可是戒備許久的精英們,一直沒發現‘飛刀孤狼’的蹤跡,也沒發現‘神國’組織的兩大巨頭的蹤跡。這使得秦洪精神上略微有些松懈了。他還以為飛刀‘孤狼’早離開揚州了。 “他還在。”秦洪一下子就冷靜了。 這時候,秦洪震驚的發現,飛刀‘孤狼’竟然對他點頭笑了笑。 秦洪也裝作很自然的,回應著向滕青山,笑了笑。 “走,我們進屋。”秦洪不敢多做遲疑,立即帶著妻子迅速的進了屋。 …… 茶社二樓,滕青山心底暢快的很,臉上都情不自禁露出了笑容。 “青河,終于見到弟弟青河了!哈哈,沒想到弟妹都已經懷孕了。太好了……”弟弟‘青河’是自己唯一的親人,二十二年沒有見,而現在再一次見到,特別是弟弟生活這么的幸福。 滕青山發自心底的開心! “弟弟生活幸福,我現在,再無絲毫牽掛了。”滕青山心底深處輕松高興,二十二年的心愿終于完成。 他沒打算去和弟弟青河交談,也沒打算兄弟相認。 因為…… 他不想讓青河,知道有這么個哥哥。畢竟他滕青山的仇敵有不少,比如雷德梅因家族!特別這么多年殺手生涯,結下仇敵極多。青河雖然也是國家特殊部門成員,可是滕青山所插足的圈子,那是人世間最巔峰的一個圈子。 高手強敵如云,一旦被仇敵知道,要殺青河泄憤,簡直輕而易舉。 “青河。”滕青山看著弟弟的居所,只能心中默默祝福。 秦洪和妻子‘李冉’進入臥室后,李冉準備去拉開窗簾,打開窗戶。 “別拉開窗簾。”秦洪這時候才長噓一口氣。 “怎么了。”李冉終于察覺不對了。 “剛才楊柳茶社二樓那人,是飛刀‘孤狼’!”秦洪低聲道。 李冉也驚得一大跳,她是秦洪的妻子,同時本人也是特別行動組成員,當然知道不少秘密。 “飛刀‘孤狼’?你說飛刀‘孤狼’就在旁邊?”這李冉之前并沒看到滕青山。 秦洪點頭沉聲道:“小冉,好了,飛刀‘孤狼’這種可怕人物不是我們所能應付的。”隨即秦洪連取出手機,撥打了電話:“喂,楊哥,是我,我發現飛刀‘孤狼’了。對,就在離我家不遠的茶社里。” “知道,我不會輕舉妄動的,嗯。一切等楊哥你來安排,好,明白!” 隨即秦洪掛了電話。 “怎么樣,楊哥說什么了?”李冉追問道。 秦洪無奈一笑:“能說什么?楊哥讓我們什么都別做,他親自來安排人……沒辦法,畢竟飛刀‘孤狼’這種人物,太強了。像他們這種人物,明知道有人追查他們,可是他們依舊可以逍遙自在喝茶,為什么?” “因為他們無所畏懼。” 秦洪忽然眉頭一皺:“小冉,我記得,剛才,那‘飛刀’孤狼對我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