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第七章虎炮拳

滕青山腳尖一點,便猛地朝一側躍出,輕易和多爾戈特羅夫拉開差距。 “膽小鬼,你有本事別逃。”多爾戈特羅夫有些急了。 滕青山一躍,便上了屋頂,剛才短暫交手,拳頭本身倒是沒什么傷,按照練‘鐵砂掌’秘法淬煉出的一雙手,硬度堪比鋼鐵,加上內勁,即使和那金屬拳套碰觸也沒問題。真正的傷勢是上臂處。 滕青山瞥了一眼右臂上臂,不起眼的點點血跡已經滲透出來。 感受著手臂內部的劇痛,滕青山心底感到不妙:“這個怪物,身體太強。我右臂之前中了孫澤一槍,里面肌肉已經受傷,現在受傷更嚴重了。發力都受到大的影響,只剩下五成實力。” “對付這個怪物,飛刀沒用。”滕青山心底思慮起來。 那‘碎體機’多爾戈特羅夫,則是嗤笑著:“滕青山,如果你害怕了,完全可以逃。” 這不是多而特特洛夫故作大方,而是因為—— 論速度,他不如滕青山。 滕青山要逃,他根本攔不住。 不過,單論實力,多爾戈特羅夫可一點不懼怕滕青山。 雖然滕青山有飛刀絕技,可是‘黯然一刀’這一招,飛刀碎裂雖然有突然性,方向不可確定性,可有優點,同樣也有缺點。飛刀碎裂,導致勁力分散,使得那些碎片威力并不算太強! 除非攻擊在面部的脆弱部位,否則對這俄羅斯大漢不會起作用。‘碎體機’多爾戈特羅夫身體強橫,又穿有特制戰服。加上對‘黯然一刀’有準備,關鍵時刻,只需要一伸手遮擋住臉即可。 至于二人近戰…… 滕青山雖然是形意強者,只差一步,便達到宗師境界。 可是這俄羅斯大漢,也很可怕。 多爾戈特羅夫,天生力大無窮,也曾稱霸黑市拳壇,身體強似鋼鐵,又兼修古瑜伽術,剛柔并濟,他最強的還是,曾在中國機緣巧合下得到‘關節技’秘籍,并且修習成功,這令多爾戈特羅夫,成為近戰中最可怕的機器,擁有‘碎體機’之名!得以名列黑暗世界級殺手之行列。 “怕?” 滕青山戰意升騰,“真是可笑!” 當妻子死后,‘武道’已經成為滕青山唯一的追求,如今,距離宗師境界最差最后一步,可這一步,卻如同天塹。想要逾越,極難。而在生死之中戰斗,則是有可能領悟,并且超越自我,達到新的境界。 棋逢敵手,可遇不可求。 無后顧之憂,滕青山怎么會放棄這么個大好機會? “不逃最好,為猴子陪葬去吧。”多爾戈特羅夫身形如奔雷,連續五步,令地面震顫裂開,隨后整個人一躍而起。 “來的好。” 滕青山甩手就是一柄飛刀。 “蓬!”早有預防的多爾戈特羅夫,一伸蒲扇般的大手,便輕易擋住這飛刀,將飛刀震得裂開。 剛擋住這一柄飛刀,多爾戈特羅夫本人還在半空中。滕青山就居高臨下,俯沖而下,挾著一往無前的沖勢,左手一翻一扭在眉前,右手則是如炮彈轟出,直接砸向多爾戈特羅夫的頭顱。 “嗯?”多爾戈特羅夫處亂不驚,那碩大拳頭如同鐵錘,砸向滕青山的拳頭。 “轟!”“轟!”…… 滕青山的左拳、右拳瘋狂交錯,一拳又一拳,讓人眼睛都看不清,只看到一連串拳影。將朝上方躍的多爾戈特羅夫硬是打落到地面上去。 炮拳如火,快似流星。 多爾戈特羅夫剛落地就猛然暴退。 “這家伙,身體壯的可怕。”滕青山心底暗驚,剛才砸在對方身上,感覺就是砸在覆蓋著一層棉絮的鋼鐵上,“身體如鋼鐵,又兼修古瑜伽術,要重傷他都難。” 滕青山心中震驚,可是動作上卻沒有一絲遲疑,一朝占得優勢,整個人立即趁勢繼續攻擊。 “呼,吸~~”而多爾戈特羅夫胸膛鼓起又凹陷,整個人氣勢竟然高漲起來,咆哮著仿佛一頭北極熊壓迫過來,那狂暴的拳頭,如同一發發炮彈不斷砸來。 崩! 滕青山整個人如同彎到極限的大弓,連脊背都震顫起來,甩手就是左拳迸射而出。 崩拳如箭,有飛舟破浪之勢! 退步是崩拳,拗步是崩拳,順步也是崩拳。 滕青山整個人宛若一條游龍,圍著多爾戈特羅夫,巧妙躲避對方重拳,同時給對方以重擊。 “噗。”多爾戈特羅夫忍不住嘴角逸出鮮血,眼眸冷光閃爍,“這頭狼,內家拳還真夠強的,竟然讓我受傷了,只有唯一一招了。”多爾戈特羅夫發現,如果不使用‘關節技’,估計今天難以獲勝。 “這怪物,最起碼中我八記崩拳,竟然只是輕傷。”滕青山心底也震驚,如果是自己,中了八記崩拳,估計早就重傷不行了。 “嗤——” 多爾戈特洛夫的手指,抓住了滕青山的左手手腕。 “哈哈~~”多爾戈特羅夫借勢,猛地一拉滕青山,同時習慣性的就是一記左腿掃踢! 在黑市拳中,掃踢是最可怕的一招。 “關節技?”滕青山只感到自己手腕一疼,如針刺入手腕,自然的內勁一震,螺旋勁將對方的手指震開,立即如同泥鰍一樣,滑溜著收回左拳。 左拳剛逃過一劫,那腿影已經到了。 那如同大鍘刀般的腿影,狠狠砸在滕青山的胸口位置,滕青山的胸口竟然憑空凹陷下去三寸,避開最強之勢,可是那腿影依舊劈在胸口上,只聽得骨頭咔嚓一聲,滕青山整個人就吐血拋飛起來。 “不好。”滕青山一摔倒地上,臉色蒼白。 大地震顫! 多爾戈特羅夫如同高速行駛的壓路機,大笑著急沖過來。 滕青山雙目發赤,倒在地上的整個人,雙手猛地一抓地面,十指直接插入水泥地面,雙腳猛然一蹬,整個人仿佛被投石機透射出的石頭,迸射了出去,右拳劃過一個大的弧度,砸向多爾戈特羅夫。 “哈哈……”多爾戈特羅夫猛然一腳,猛踢向滕青山。 “蓬!”滕青山右拳成掌,拍擊在多爾戈特羅夫小腿骨上,只感到手掌震得發疼,可滕青山依舊借勢,右掌拍擊在多爾戈特羅夫胸膛上。 幾乎同時,滕青山臉色猛地漲紅,以腰胯為中心,一擰,全身肌肉力量幾乎完全傳遞左拳,整個左臂肌肉都墳起,青筋暴突,速度比右拳幾乎快一倍的左拳,幾乎沿著一條直線,襲擊向多爾戈特羅夫的胸膛。 “啊~~”多爾戈特羅夫則是咆哮著,對著滕青山的頭顱砸去一記可怕的重拳。 這拳頭如果真的砸在滕青山頭上,滕青山必死無疑! “一往無前,無所畏懼……” 滕青山在決定成敗的一瞬間,竟然感受到這炮拳真正的意境,力量順著整個左臂的骨頭一節節傳遞,震顫起來,強勁的力量從肩部直至傳至拳頭。 “吼~~”一股低沉微弱的虎吼聲,竟然響起。 “咻!” 如炮彈出膛,滕青山的左拳,如一道流火飛星,直接轟在多爾戈特羅夫的胸膛上,強勁的拳力,一瞬間震斷了那如鋼筋般堅硬的胸骨,體內五臟六腑更是被震得碎裂,生機瞬間斷絕。 多爾戈特羅夫身體一震,那砸向滕青山頭顱的重拳力氣一泄,落到滕青山頭上,連皮都沒傷。 “這……” 多爾戈特羅夫眼眸中還有著難以置信,似乎無法相信,以他防御竟然會被一拳打死。 隨即,眼神黯淡下去,轟然倒下。 “噗。”滕青山忍不住又是一口鮮血,剛才多爾戈特洛夫的一記掃踢,當場震斷他兩根胸骨,震傷內腑。那種情況下,滕青山無法持久戰,所以才一鼓作氣,施展出最強也最危險的一招—— 虎炮拳! 形意五行拳中,劈拳如斧,崩拳如箭,鉆拳如錐,橫拳如梁,炮拳顧名思義,如同火炮般。炮拳應該是五行拳中威力最大的。而‘虎炮拳’是結合虎形和炮拳所創,威力更勝。乃是海外滕氏一脈傳下來的形意絕招。 虎炮拳,威力雖然最大,可有優點也有缺點。 缺點就是發出這最強一拳后,無法及時轉換招式,一旦殺不死敵人,敵人可以輕易抓住機會,殺死他! 本來,就是以虎炮拳的厲害,也不可能殺死強如怪物的‘多爾戈特羅夫’。誰想,在生死一線,滕青山竟然摸到了形意拳‘宗師境界’的門檻。 形意形意,象形而重意,形為次,意為重。 達到宗師境界的象征是,能夠完美使用每一塊肌肉的力量,每一節骨頭的力量,骨頭力量運用到極限,震顫時,能不可思議的產生動物的吼聲。如剛才,打虎炮拳,竟然有‘虎吼’聲響起。 “剛才那是……” 滕青山眼睛亮了起來,臉上有著難掩的驚喜,自從妻子死去后,他從來沒這么激動過。 內家強者,追求的目標就是宗師境界! 能完美控制身體每一處肌肉、筋骨力量,內勁貫穿全身經脈,一拳一腳甚至于產生龍吟虎嘯之聲。不過滕青山只是使用最強一拳——虎炮拳,才勉強發出那一絲聲音。并未真正踏入宗師之門。 “那種感覺……”滕青山腦海中清晰記得打出那一拳的意境。 回想著那種意境,滕青山忍不住露出笑容,氣息一亂,立即感到胸口一疼,不由咳嗽一聲。 眼神一掃周圍:“我現在重傷,這地方不能再呆。”狡兔三窟,滕青山早有準備應付敵人,自然在這揚州城租下了好幾個地方。他也不進入屋內,一手壓著胸部,直接沖向旁邊院墻,單手一撐,整個人一躍便離去了。 只留下這庭院內的一片狼藉,而兩大級殺手‘神槍手’孫澤和‘碎體機’多爾戈特羅夫都躺在地上,再無絲毫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