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第六章生死之戰

“不自量力。”孫澤不由嗤笑一聲,目光卻是愈加冰冷。 他們剛才那么說,似乎是為滕青山著想。可實際上卻是想影響滕青山意志,如果滕青山自殺,那自然最好。這樣一來,他們二人不費吹灰之力就完成任務,可如果真正的生死戰,他們二人即使能殺滕青山,估計也要負傷。 “這多爾戈特羅夫,中我一刀,竟然沒什么影響。”滕青山瞥了一眼那俄羅斯壯漢身上,“他和孫澤,都穿著黑色制服,這黑色制服應該有著很強防御能力。” 這位俄羅斯壯漢,在屋頂的時候,的確中了一記飛刀。不過他們二人早知道滕青山有飛刀絕技,這次過來,他們二人身上都穿了防御能力強的特制服裝。剛才一記飛刀刺穿衣服后,威力已經很弱。碎體機‘多爾戈特羅夫’很輕易用肌肉夾住這飛刀刀刃,擠了出來。 “猴子,這頭狼要找死,我們就成全他吧。”這俄羅斯大漢‘多爾戈特羅夫’一口漢語,卻很流利。 “威脅最大的就是神槍手‘孫澤’,必須殺死他,我才有生機。” 滕青山很突兀的,毫無征兆身體低伏,雙腳猛然蹬踏,雙手一抓地面,如同一頭下山猛虎,一躍就是近十米,一記炮拳襲向孫澤。 正站在院門口位置的‘神槍手’孫澤嘴角微微一翹,整個人便動了,這一動,如同一縷幻影飄逸地從一側包抄過來,同時手中那柄銀色手槍,也發出了細微幾近不可聞的聲音。 “噗!”“噗!” 滕青山在對方舉槍瞬間,立即身形一扭,如同一條毒蛇,硬是轉彎朝旁邊躍去。 論近戰身形之靈活,三大內家拳中,八卦掌堪稱第一,八卦掌有‘一走、二視、三坐、四翻’之說,這第一就是最基本的‘走’,而這八卦掌大師級別強者‘孫澤’行若游龍,快似閃電,飄逸如風。 那手槍子彈,更是刁鉆陰狠。 以八卦掌之靈敏,配合現代火槍支威力,的確可怕的很。 “我的速度、靈活性不及這‘孫澤’,想追他不成,他卻可以不斷攻擊我。同時還有這‘碎體機’多爾戈特羅夫……我一旦反應慢點,就是死路。我只有一次機會!”滕青山心底明白。 “噗。”又是一枚子彈,滕青山閃躲不及,而一旁還有‘碎體機’多爾戈特羅夫這可怕怪獸攻擊過來。 “不好。” 滕青山的腹部瞬間柔軟似棉絮,子彈射中腹部的瞬間,一股強勁內勁震出,子彈力道就卸去七分,同時肌肉這一震,硬如鋼板,子彈彈頭硬是被卡在其中,而后被肌肉擠出。滕青山本人則是一個鐵板橋,雙手反扣地面,整個人如同游龍翻浪,猛地竄到一邊。 不遠處的孫澤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哈哈……”那俄羅斯大漢則是大笑著,沖殺向滕青山。 “就是這時候。”滕青山身形又轉到了院落內那棵桃樹旁,左右手各抓有一柄飛刀,眼神變得黯然哀傷,同時兩柄飛刀脫手而出,各自劃過一道冰冷的軌跡,穿過空間,向孫澤和多爾戈特羅夫射去。 孫澤冷笑著,向這射來的飛刀擊出一槍。 單論槍術,孫澤絕對能在全世界排名前十,一槍射中飛刀,這是很輕松的事情。 “哼~~”那俄羅斯大漢‘多爾戈特羅夫’發出一聲低沉的吼聲,帶著金屬拳套的右拳猛地砸向那飛刀。 滕青山目光幽冷深邃,隱有一絲哀傷,那灌輸在兩柄飛刀中的內勁,則是不可思議的隱隱和滕青山心境有著一股聯系。 “蓬!” “蓬!” 就在那柄飛刀即將和子彈撞擊的時候,沒有任何物體碰觸飛刀的情況下,那飛刀竟然詭異的崩裂成七八塊鐵片,這七八塊碎裂的鋼鐵碎片軌跡略微變化,竟依舊以極快速度射向孫澤。那子彈自然是射空了。 “不——”孫澤臉色大變。 他本來和滕青山也就相距不足十米,滕青山擲出飛刀,他緊接著瞬間開槍,當飛刀碎裂時,距離他也就兩米左右。 兩米距離,以飛刀碎片射來的速度,這種突然變化,孫澤也只是神經剛反應過來,飛刀碎片就已經到他的眼前了。 “噗!”“噗!”“噗!” 飛刀碎片中足有三片直接射穿孫澤面孔,從后腦殼射出。 “呃……”孫澤眼眸中還有著難以置信,但是緊接著便黯然失去光彩,整個人軟倒在地。 黑暗世界五十二名級殺手之一,八卦掌強者——‘神槍手’孫澤,斃命! 內家強者,這臉面一般是防御最低的地方,除非是達到宗師境界,全身無弱點。像孫澤,未到宗師境界,當然必死無疑。 “蓬。”俄羅斯大漢‘多爾戈特羅夫’遭遇了同樣的險境,可他運氣卻好多了,因為他阻擋飛刀是用的右拳,而左拳是習慣性擋在面部。當碎裂的飛刀中,有兩片碎片射向他面部時,他用那帶著拳套的左手大巴掌,輕易擋住。 “你,你……”這俄羅斯大漢看向一旁已經死去的搭檔,震驚得看著滕青山。 滕青山臉上卻終于露出了一絲笑容。 “猴子,猴子……”多爾戈特羅夫看著孫澤的尸體,“飛刀,飛刀怎么會碎?” 一柄飛刀,無緣無故自己崩裂? 滕青山看著這俄羅斯大漢,卻是心中暗松一口氣。 當初在組織基地內部大戰,自己一人和眾多殺手激戰,雙拳難敵四手,眼看著要被圍攻至死。在生死邊緣,絕望黯然心態中,自己竟然發現了,那種特殊心境下,對周圍天地特殊的感悟下,竟然能夠和射出飛刀中的‘內勁’有奇異的一絲聯系。 憑借這一絲聯系,自己完全可以控制飛刀何時碎裂。 一柄飛刀射來,在靠近敵人的時候,突然碎裂成幾塊碎鐵片,怎么來得及反應?如這孫澤,短短兩米距離,根本無法反應,就被射穿了腦袋。 絕對的殺招! 雖然滕青山不明白,那種心境下,為何能和射出飛刀中的‘內勁’有一絲聯系。可是滕青山卻記住了那種狀態,記住了這一招。同時也將這一招命名為‘黯然一刀’。 “狼,為猴子他陪葬吧!”多爾戈特羅夫這個俄羅斯大漢,雙眼隱隱發紅,仿佛一個憤怒的獅子竟然低聲咆哮起來,視線范圍內,這俄羅斯大漢黑色制服竟然猛地膨脹了一號,這個強壯的殺人機器一蹬地面。 水泥地面一震,龜裂開來,如同一輛高速重型大卡車沖過來。 “哈哈,來的好!”滕青山卻是大笑一聲,不躲反而迎上去。 雙腳連續踏地面,仿佛一個巨人踐踏,令水泥地面不斷裂開,滕青山看似暴猛,身形卻飄逸如游龍,左掌橫在眼前,右拳則是如同蛟龍出手,以腰部為中樞,全身力量瞬間完全集中在右臂上。 “嗤嗤~~”右臂竟然詭異膨脹了一號。 青筋凸起,欲要爆裂般,根根肌肉如同牛筋反彈,一股強勁的螺旋勁產生,右拳如同轉動的電鉆,產生尖銳的嘯聲。 “嗬!”多爾戈特羅夫這個怪物,一躍而起,那套著金屬拳套的右拳高高舉起,而后挾著萬鈞之力,如同一發激射的炮彈,猛地朝滕青山砸去。 多爾戈特羅夫那碩大的拳頭帶著一抹殘影,和滕青山的拳頭撞擊在一起。 “嗤~~” 多爾戈特洛夫清晰感覺到一股奇特的勁道透過拳套傳遞進來,甚至于令他整個右臂忍不住扭轉,發出細微的疙瘩一聲,多爾戈特羅夫身體面色一變,幸好他在古瑜伽術上成就極高,硬是抵住了這一股螺旋勁:“如果實力弱一點,恐怕手臂都會因此被扭斷!現在,右拳估計只能發揮八成實力。” 多爾戈特羅夫不好受,滕青山情況更糟。 拳頭交擊瞬間,滕青山整個人便借勢倒飛開去,“哈哈……”多爾戈特羅夫發出猖狂的笑聲,沒絲毫猶豫,接著極速跟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