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第三章揚州城

春雨肆意飄灑著,覆蓋了古老的揚州城。 在揚州城老城區楊柳茶社二樓,靠著窗戶的一個位置。戴著眼鏡的滕青山正靜靜坐在那,他面前桌上擺放了一杯豆漿和一籠包子。 “我的行蹤泄露,估計殺手找到我也就在最近一兩天。”滕青山心底很清楚國際第一情報組織‘黑暗之手’強大的能量,安宜縣城只是揚州轄下的一個小縣城,他昨夜也僅僅是從縣城趕到一百多公里外的市區,不是他不能逃,而是因為他不想逃! 因為,揚州這有他最想見的人! “青河!” 滕青山遙看遠處一棟兩層樓高的老宅。 吃完了包子,喝完了豆漿。甚至于點了一杯茶水,邊喝邊等,茶水添了三次,已經是中午十一點了。滕青山依舊沒發現想見的人。 “回去!” 滕青山結賬,便立即離開了茶社,回到他在揚州的臨時住處。 …… 這是處于揚州西城區的一處民宅,市場上這種住宅月租金大概一千元,而滕青山僅僅要住三個月,可他卻是拿出了一萬塊,那民宅的主人便沒有再要求看滕青山的身份證,甚至于沒一句廢話。錢給這么多,這民宅主人還怕什么? 客廳內,滕青山躺在沙發上,剛倒下一杯茶,手機響了。滕青山眉頭一皺。 這手機是臨時買的,知道他手機號碼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林清,一個是福利院的劉姨。當初也是為了和福利院聯系才購買的這手機。 “喂,滕青山,中午一起吃個飯吧。”熟悉的聲音響起。 滕青山搖頭無奈一笑,便開口道:“很抱歉,林清,我現在已經離開了安宜縣城到外地了。” “什么?”電話里傳來驚呼聲。 “你怎么到外地了,昨天不是還在……”林清有些急切。 “林清,我的兄弟昨天打給我電話告訴家里有事,所以,我急著要回老家,而且當時天黑了,我也就沒通知打擾你。”滕青山隨便編了一個借口,他不想讓這些平常人摻雜到他的世界里。 “哦……”林清聲音低落下來,顯得有些失望,片刻,才又開口,“滕青山,你老家在哪?我有時間說不定會去旅游。” “我老家在偏遠的山區,說了你也不知道。”滕青山說道,“林清,等以后我再來安宜縣城,到時候一定會找你的,哦,我要去吃午飯了,以后有時間有機會再聊吧。”說著滕青山也就掛了電話。 滕青山自嘲一笑,將手機這桌上一扔。 隨后從衣領口取出了掛在胸前的一個手指頭大的黑色小鼎,輕柔的著這小鼎,宛如著情人。 “小貓,你男人的魅力大不大?這么快就有女孩追了。” 滕青山就這么看著小鼎,自言自語輕聲道,“小貓,我在安宜縣城居住了近一個星期,我也看到了院長奶奶。她還是和當年一樣的慈祥,見到院長奶奶,我也算完成了一個心愿。現在,還剩下另外一個心愿,見見我弟弟青河了。青河就在揚州,估計,我應該能看到。” “等見了弟弟青河,我便再沒有遺憾!” “到時候,我會踏遍祖國大江南北,追求武道巔峰。當然,一路,有你陪著我!” 滕青山雖然表面看似一個剛出大學門的年輕人,可實際上,他已經年近三十,只是因為修煉內家拳達到極高層次,過去苦修導致的身上一些老繭、死皮都掉落,整個人重新煥發活力,年輕許多。 將旁邊的背包拿過來,取出背包內的筆記本電腦。 接上電源,打開電腦后,便打開音樂播放器,隨后便將筆記本電腦放在面前的桌臺上。 “我是一匹來自北方的狼,走在無垠的狂野中,凄厲的北方吹過……”一首齊秦的《狼》回響在廳內,這一首歌是滕青山很喜歡的一首歌,因為他在近二十年時間內,只有一個名字——狼! 就如同他心愛的女人,只有一個名字——貓! 自從被帶到俄羅斯西伯利亞的那一天起,‘青山’這一個名字就成為過去,在經歷諸多生死磨練篩選,從死人堆里走出來后,他才有資格擁有一個代號——狼! 七歲前,他無憂無慮,是孤兒院的孩子。 七歲那一年,他被收養,原以為生活會變好,可是,卻進入了地獄。他成為殺手組織的殺手候選者,第一輪篩選,一大群孩子廝殺著只為了一點食物,360人僅僅活下113人。而后他被送入可怕的西伯利亞訓練營。 十歲那一年,當初的113人只活下38人,他憑借意志撐下來了,他被賜予了名字——狼!也是那一年,他碰到了他的師傅,一位華裔形意拳大師‘滕伯雷’,滕伯雷當初收了四人,其他三人只是記名弟子,唯有他,是滕伯雷的親傳弟子!這一點連殺手組織都不知曉。 十六歲那一年,他回歸殺手組織,開始真正的殺手之旅。 偽裝、潛匿等等,都是在生死之旅中不斷學習,不斷提升。 在漫長的日子里,他一直有著一個同齡的女孩‘貓’陪伴,他們是當初同一批360人中的,一起經歷篩選,一起經歷生死訓練,一起在滕伯雷師傅門下學習,一起在殺手組織中……他們互相扶持,相濡以沫。 在殺手的黑暗旅程中,不知不覺間,他們二人已經誰也離不開誰。 本計劃,有一天能脫離組織,二人能過著自由的生活。可是—— 29歲那年年初,噩夢降臨了。 那爆炸的火焰,讓滕青山絕望了,那一次,他生命的另一半,一個叫‘貓’的女殺手死了!那是他最愛的女人,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貓’的死,讓滕青山陷入絕對的瘋狂,令滕青山變成了復仇的孤狼,瘋狂的孤狼!不顧一切開始了復仇! 殺,殺死那制訂計劃的組織高層! 他抱著必死的念頭去復仇,可誰想,在生死最后霎那,他的飛刀絕技得以突破,竟然活著從組織基地逃出來了。 …… ‘貓’的死,讓滕青山心境完全改變了,他這一次潛回祖國,就是想見見如母親一般的‘院長奶奶’以及親弟弟‘青河’。完成這兩個心愿,滕青山便將了無牽掛,一心追求武道了。 …… 滕青山聆聽完一遍歌曲后,便深吸一口氣,將那小鼎小心翼翼放在懷里,而后關閉了音樂播放器,同時連接了寬帶。隨后滕青山熟練的打開了一個國外網站。 滿篇的英文。 可他卻是非常熟悉的點擊,輸入。英文字母輸入,極為熟練。 “每次要和艾琳娜聯系都這么麻煩,這個‘甲蟲’軟件每次都要下載。”滕青山下載了一個甲蟲軟件后,安裝在電腦上,甲蟲軟件是類似于的一種聊天工具。 不過,甲蟲軟件,是滕青山的朋友‘艾琳娜’獨自編寫的。 如果說有千萬用戶,那這甲蟲聊天軟件只有兩個用戶——一個是艾琳娜,一個是滕青山。這款軟件,只是單純為二人聊天所編寫的。 啟動甲蟲聊天軟件后。 整個屏幕陡然一片漆黑,只有兩滴鮮血那般凄美,而后露出了帳號、密碼方框。輸入登錄后。 “艾琳娜!”滕青山輸入了英文后,就等待對方回應。 僅僅片刻,對方回應了。 “狼!哦,現在應該稱你滕青山了。”在遙遠的歐洲,英國倫敦郊區的一棟別墅內,一位赤著腳,穿著睡袍的金發美女正敲擊著鍵盤,眼眸中滿是興奮。 “艾琳娜,你上次告訴我,當年叫‘青河’的孤兒,現在就在揚州,對嗎?”滕青山再次詢問道。 “當然,你懷疑我的情報?在孤兒院的時候,他叫青河,后來被養父養母收養后,改名‘秦洪’,高中畢業那年,他進入了部隊。后來加入國家某特殊部門,現在就負責揚州區域。我給你的地址絕對沒問題。”艾琳娜確信無疑。 滕青山點點頭,今天他只是等候了半天,雖然沒等到,卻不代表弟弟就不在揚州。 “對了,狼,我必須得再一次提醒你!強大的雷德梅因家族不可能讓你活著,你這次可等于是在雷德梅因家族臉上狠狠抽一巴掌。死亡鐮刀組織已經接下殺你的任務,他們組織的兩大超級強者早已經潛入中國,你必須萬分小心。一旦行蹤暴露,就必須立即遠遠逃離。” “哦,死亡鐮刀組織的兩大超級強者?是‘神槍手’孫澤和‘碎體機’多爾戈特羅夫吧。”滕青山敲擊著鍵盤回應。 “聰明,就是他們兩個,這可是兩個級殺手,每一個都不比你弱,你可不能大意。”艾琳娜提醒道。 滕青山眼眸中爆發出一絲精芒:“死亡鐮刀組織除了這兩個,其他人我根本沒放在眼里。不過既然來了,剛好和我一戰!” “這么囂張?嘖嘖,不愧是‘飛刀’孤狼,你現在名氣可一點不比他們兩個弱,可是,你也就一個人而已。他們是兩個人,一個近戰,一個遠攻,配合起來威力倍增。狼,我以朋友身份提醒你,一旦行蹤泄露,必須立即逃。”艾琳娜勸說道。 “你勸說的晚了,我的行蹤昨天就暴露了。”滕青山臉上卻是露出一絲特殊的笑容,自從妻子‘小貓’死后,他滕青山最看重就是武道了,能夠和超級強者一戰,他求之不得。 “什么,已經泄漏了,趕緊逃啊!”艾琳娜急切道。 “哈哈,逃什么逃?我就在揚州,靜等他們二人……來與我一戰!”滕青山目光凌厲起來。 妻子已死,了無牽掛,到了如今這份上,他滕青山還怕什么? 來多少人,他滕青山都接著! 大不了,豁出去了,就在這小小揚州城,靜等全世界超級強者到來,來一個戰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我很想看看,誰能殺我!”滕青山目光銳利如刀。